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守鱼:人人都爱王五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9日 转载)
     守鱼 法律学者
    
    守鱼:人人都爱王五四


    朋友圈是功利与坦诚的园地,在这里做传播,是要有直闯入每个人卧室的勇气。
    
    BBS、个人网站、个人博客、微博、微信,一轮又一轮新媒体的时髦赶下来,终于老牌的名人们开始喘不过气来了,新人横空出世,笑傲江湖。最近最火的人是谁,不用说,当然是网络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四大妈王五四。
    
    微信是微信的规则,手机是握在每个人的手里的,朋友圈是功利与坦诚的园地,在这里做传播,是要有直闯入每个人卧室的勇气。那些老牌的名人、赚过一笔的营销公司,都在摸索和试验这样的田地。毫无意外的是,传统类型的个人和公司们,还在兜售着情怀、bigger、鸡汤与情色,艰难的攒人气。
    
    话说这些传统的招数,也并非没有发挥过作用,朋友圈里浓浓的鸡汤起初是弥漫着芬芳,但浓厚的鸡油逐渐让人腻歪。还有什么招数没有用过?刚准备卖弄茶杯就有人知道要倒开水了,手还没伸出去就知道会烫,不用摸就知道该放下,再可劲的卖弄也就三板斧。
    
    话说传统的媒体界,也没有常青的鸡汤,可是有另外一本杂志,已经卖了一个甲子还经久不衰,那就是《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的热卖,不仅仅有大腿和大胸,没有凶兆再大的波峰也能见底,这本杂志还谈论严肃的政治。
    
    人就是政治的动物,而在大陆扭曲的舆论环境下,政治和色情是同一般的洪水猛兽,乳头和反对一样是不可触及的禁区。无论是被关门的立人,还是正在发起的一场环境签名,或者是有组织化的慈善,虽然这都是政治,可鲜有人敢于承认这是政治,高举着去政治化的大旗。不过这样小心翼翼的犬儒政策,并不能掩盖活动政治化的本身,即便是去政治化口号喊得最响亮的机构和个人,也不可避免的要被政治吞噬,要么关门,要么流亡。
    
    而在卧室里,是最适合讨论政治的场合。大陆人在公共场合拥有的最大的自由,就是批评他国政府的自由,但北朝鲜、古巴等除外。而大陆人拥有的最大的言论自由,则是在卧室和厨房里窃窃私语,臧否政局,纵谈古今。如果到了卧室之内,还不说点大家的心里话,这聊天就没法继续了。
    
    五四的文章直指政治评论,而又脱离了一般的说理。评论从2000年后兴起至今,该说的道理都说了,该解读的问题也剖析完毕了,就这样一具骨架扔在这里,骨髓都要吮吸干净,还能说出多少道道。和当局良性互动的愿望表达完毕,再说下去就像个骗子。对当局和当今社会的时弊,也已经扎满了银针,无处下手。这个时代,不是写作者征服读者的时代,而是读者挑选作者的秀场。不同的观点自然有不同的看客,可如果还将绝大多数看客当做傻乎乎的木鱼,只能被读者反过来打屁股。而绝大多数还在兜售不可反对的政治评论,或者卖弄素质与情怀的作者,还是冷清的面对屈指可数的阅读数而傲娇。
    
    五四的评论,不仅内容真诚,也诙谐幽默,但不是生硬干瘪的二人转,取笑弱势人群的赵本山。民间的媒体,从来以讥讽强者而得以传唱。对于把握着话筒津津乐道于教育人的传统名人而言,在接受读者拣选的年代,还摆出说教的姿势,无异于卖丑。
    
    这样轻松愉快的政治评论,虽然免不了偶尔被和谐的结果,但文章充满了活力,在朋友圈间流淌,全文读下来,如音符在五线谱上跳跃,态度和观点流于文字之间,如此鲜活自然地文章,没有生命力好难,和《花花公子》一般,不忍放下。
    
    微信时代,不用卖力的装点门面了,纯真自然直指核心的文字,符合人性的阅读,自然就有市场。人人都爱王五四的年代,如果有人要问我微信文章该怎么写,我会轻声的告诉你,请学习我的朋友王五四。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61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守鱼:非暴力也要面对鲜血 (图)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图)
·守鱼:今天有人被警察带走了吗 (图)
·守鱼:立人图书馆被关,还有多少草席可以割开 (图)
·守鱼:地毯轰炸时代 躺枪无需见怪 (图)
·守鱼:行动者需要坦诚勇敢的剖析自己 (图)
·守鱼:再温和的行动也不是免死金牌 (图)
·守鱼:天地之大无处立人 (图)
·守鱼:如何建立良好的捐赠与行动关系 (图)
·守鱼:要求公开帐目就是耍流氓 (图)
·守鱼:维权募款依靠组织更好吗 (图)
·守鱼:行动募捐之使用问题有哪些 (图)
·守鱼:傲慢而粗鲁的行动晒帐单
·守鱼:河南大旱与水权的斗争 (图)
·守鱼:被刻意遗忘的鲁甸 (图)
·守鱼:借助内斗改变公共规则就是幻想 (图)
·守鱼:什么是社会力量的理性救灾 (图)
·守鱼:群殴死老虎与潦倒的殷玉生 (图)
·守鱼:廉价改变的迷信是随手公益行骗之基础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帝王學和造神術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梦的迷蒙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2)
  • 台湾小小妮還是厚黑:臉皮越厚心腸越黑🖤官位越大!
  • 谢选骏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 台湾小小妮地球🌍運轉與社會控制
  • 谢选骏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 毕汝谐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毕汝谐(纽约作家)
  • 张杰博闻武汉市长豁出去了一句实话戳破了一个惊天谎言
  • 台湾小小妮疾病與人性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四)社会的文明结构(4)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 毕汝谐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毕汝谐(纽约作家)
  • 吴倩救恩之母:请你们为我圣子在世的教会所需的保护祈祷。
  • 谢选骏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 台湾小小妮中國人民不需要造反,只需要選舉!!!
  • 谢选骏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