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教育部红七条框住了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1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教育部红七条框住了谁?


    针对高校教师师德的问题,教育部首次划出高校教师的师德禁行行为「红七条」。
    
    10月9日下午,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向记者介绍,针对近来暴露出的高校教师师德突出问题,教育部已首次划出针对高校教师的师德禁行行为「红七条」,具体包括:损害国家利益,损害学生和学校合法权益的行为;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有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行;在科研工作中弄虚作假、抄袭剽窃、篡改侵吞他人学术成果、违规使用科研经费以及滥用学术资源和学术影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工作的兼职兼薪行为;在招生、考试、学生推优、保研等工作中徇私舞弊;索要或收受学生及家长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等;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不可否认,教育部的红七条是十分必要的,也是非常及时的,对于高校教师的职业伦理约束、行为约束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也同时不可否认,教育部的红七条很显然是避重就轻的,因为大学的真正问题不在于教师的不端行为,而在于大学的行政权,大学行政权的滥用。不解决大学的行政化问题,其实红七条是框不住大学教师的,如果真要框,那一定是大学里的行政官员。
    
    下面就逐条进行初步性的分析。
    
    第一条,「损害国家利益」具体指向不明,语言不清。何谓国家利益?何为损害国家利益?教师损害国家利益有何特殊性,应该有具体的明确界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按国家法律有关规定处理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单独列出来呢?教育部为什么要把国家法律单独列为红七条呢?难道教育部的红七条是高于国家法律。
    
    第二条,「在教学活动中有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何为违背?这一条更难界定,是大而无当,其实质是政治威慑。学术研究无禁区,学术研究既有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一致的地方,也有不一致的地方,如果完全一致,学术研究就没有意义了。比如,中国共产党宣传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平等博爱,但学术研究这些概念的内涵上、实现程度上具有与中国共产党不同的观点,是不是就违背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中国共产党本身的路线方针政策也是不同的,也需要与时俱进的,是不是党自身也违反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如果自身违反了应该如何处理呢?
    
    第三条,从这些年大学里揭露出来的问题来看,都是大学的行政权力腐败问题,比如基建、招生问题,这些问题,和普通教师基本没有什么关系。学术腐败也是官员学术腐败。我曾在一篇文章说,在大学里,有一种教授是官员,有一种学问叫官学,简称官学教授,「官学教授使学术腐败猖獗。他们不会写论文,不会搞课题,他们可以通过关系发论文,通过关系搞课题。论文也不是自己写,而是让臣教授写,臣教授写完论文之后,官学教授在臣教授前面写上自己的名字,成为第一作者,臣教授成为第二作者,然后官学教授通过关系,在国家级A类、B类、C类发文章,臣教授实质上成了官学教授的科研秘书。搞课题也基本是这个套路,只要官学教授的官当得足够大,发文章自然是一路绿灯。课题需要团队作战,这样官学教授可以让团队的任何人写论文,任何人都主动地把官学教授的名字写在第一位,官学教授表面看来都是成果甚丰。」在科研工作中弄虚作假、抄袭剽窃、篡改侵吞他人学术成果、违规使用科研经费以及滥用学术资源和学术影响的大都是官员教授,普通教师一没资源二没关系三没能量的能做什么呢?就是发论文,都是教师自己出钱,何谈腐败。
    
    第四条,「影响正常教育教学工作的兼职兼薪行为」。不可否认,这条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一些教师的兼职兼薪行为确实影响了正常教学,但要真正操作起来解决这种问题就困难重重。什么叫影响正常教育教学工作?兼职兼薪一定会影响正常教学?难道就没有大学教育资源共享的成份?难道就没有促进学术交流的内容?如果有,那又如何界定呢?又如何处理呢?
    
    第五条,「在招生、考试、学生推优、保研等工作中徇私舞弊」。这些内容,都与大学的行政化官员有关系,与大学教师没有关系,大学教师不管招生,不管学生推优,不管学生保研究,这些内容都是党支部书记和辅导员的事。大学教师即使和大学官员在招生中有联系,如果官员不去做,徇私舞弊也是不可能的。只有在考试这件事上,大学教师徇私舞弊的现象,其实这种事又很容易解决,现在都按题库出题了,大学教师徇私舞弊机率极小。
    
    第六条,能「索要或收受学生及家长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等」的人,基本上和大学教师无关。因为大学教师既解决不了学生的招生、入党、提干、评三好学生、就业等直接利益问题。学生的利益解决不了,就是教师索要,学生也不会给。只有给学生解决具体利益的人,向学生索要,学生才会不得不给。能解决学生具体利益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学行政官员,而非教师。
    
    第七条,「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一条,只要是法律的问题,就通过法律解决,如果不涉及法律问题,就通过学校的具体规章制度去解决。但是如果法律能解决,教育部的规定就没有用,如果学校的具体规定已经规定了这一条内容,这一条内容就显得多余。可就是这条,成了吸引眼球的媒体标题,看着就滑稽。
    
    教育部的红七条,说得再好,在实践中也难以操作。所以与其公布红七条,不如加强法治建设,不如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通过法治建设,保障学术自由。通过政治体制改革,使政教分开,去行政化,实行教授治校。这才是解决大学问题的根本出路,其它的这条那条的,听起来好听,做起来无效,其实质是人治在大学教育的表现,是权力意志支配大学的标志。让大学成为权力意志的附属品,让教师成为权力的工具。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210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香港能否承受大陆的政治焦虑 (图)
·木然:为爱放逐──评析《黄金时代》 (图)
·木然:金正恩病了,中国网民为何高兴? (图)
·木然:被不断扭曲的共产主义 (图)
·木然:阶级斗争理论重新燃起 (图)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图)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图)
·木然:微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图)
·木然:教师的节操碎了一地 (图)
·木然:媒体的腐败谁来管? (图)
·木然:学术不是政治的嫁衣裳 (图)
·木然:国企高管的薪酬只能由市场决定 (图)
·木然:法治无小事 (图)
·木然:解决纪委工作灯下黑必须打组合拳 (图)
·木然:文革遗风来袭 (图)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新突破 (图)
·木然:政治语言的堕落 (图)
·木然:党报必须市场化 (图)
·木然:我们以什么方式纪念邓小平?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