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变态的解放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话说誉满天下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被吃人不吐骨头的中国共产党迫害致死,这类事情在文革中十分普遍。我们知道,那是一个毛老大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年代。连毛的走狗、匪伪政权的“国家主席”都不能自保,惨死狱中,别人也就不要奢望苟活了。
    
     严凤英是吞葯死的。吞葯这种事情在那个年头很平常。不过,严凤英的丈夫很快就察觉了,马上找来了医生,并告知了军代表。军代表来到时,严凤英还可以说话,神智还算清醒。实事求是地说,文革中有不少试图自杀的人由于发现及时,还是被救活了。当迫害者发现被迫害者试图结束生命时,多半会出于政治考虑,或者怕日后担当责任,或者出于某种内疚,一般是要设法把被迫害者救活的,美其名曰〝留个反面教员〞。有些人自杀不成后,当权者便严加看管,防止再次自杀。

    
    然而,这个解放军的军代表特别特别变态。他得知严凤英吞葯后,不但不准站在旁边的医生去抢救,反而幸灾乐祸。他甚至还抓紧最后的时刻,对严凤英进行最后的〝现场批斗〞,逼严凤英〝交代罪行〞,故意耽误抢救时机,致使一代黄梅戏大师英年夭折。
    
    所有关于严凤英的故事片段里,最惨烈的莫过于她的死。
    
    关于严凤英惨死的经过,严凤英的儿子王小亚对三联生活周刊的作者有一段这样的回忆:
    
    大概23点钟,全家人都睡着了。〝然后我被叫醒了,我爸爸说,你妈妈吃了什么东西,赶快叫医生来检查。〞王小亚对我回忆说。
    
    大院里有医务室,医生来了以后,发现血压太低:〝问她这怎么回事,她始终没有说。那两个人跟我爸爸说,这不行了。〞
    
    〝我爸要把她送医院,我妈就哭,说你要听爸爸的话,你要带好弟弟。我当时也吓坏了,问,妈妈你怎么了?我妈始终没说。没过多久,我给我妈妈端了一杯糖水,我妈妈没有喝。她靠在床上,我就再次端水给她,她都端不动,后来我端给她,喝了一小口,放到旁边去了。然后说,你爸爸呢?我说他去找板车去了。〞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一大拨人,军代表来了。军代表对生死悬于一线的严凤英开始了床头审问:〝你怎么回事?你装病!你想自绝于人民!〞审问持续了大概有半小时,〝然后我爸爸找到了板车,回来了。我爸爸跟一个要好的老演员借了板车,老演员实在看不下去,求军代表,你让她去看病吧。人送下去以后,我就发现,在床头柜那个地方有一个瓶子倒了,我一看是一个空瓶子,我知道这个瓶子里原来有很多安眠药,现在一点都没有了。我赶快跟我爸说,是不是吃了安眠药?这时候我爸爸看到瓶子,他说不得了,这是大事了。再到医院跟医生说,医生说这没办法,要送到住院部去。从门诊部送到住院部耽误了很长时间,住院部的医生一看说,你服毒活该,你是反革命。我们要抢救的话,要有证明文件,没有文件我们怎么抢救?像这种反革命,死一个少一个。〞
    
    证明开出来以后,病人已经连呼吸都没有了,那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
    
    其实,在文革中吞葯、跳楼、溺水、上吊自杀的人有成千上万。一般来说,人死了,迫害者便不再追究。再坏的人也知道,死人不会说话,没有痛觉和知觉。所以,迫害再狠,也莫过置人于死地。
    
    但那个变态的军代表,在严凤英死后还要把迫害继续下去。
    
    人都死了还怎么迫害呢?军代表自有办法。他叫一个医生来给死了的严凤英当众开膛剖肚。他的理由是,严凤英有可能把国民党给她的特务发报机和照相机吞到肚子里了(其实这根本就是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试想,在这个世界上谁能把发报机和照相机吃到肚子里呀)。
    
    医生一听吓坏了,差点瘫在地上,连忙推托说:革命领导同志,俺只会按照医书上的步骤给病人开刀治病,开膛剖肚的事俺还真没有学过,那是法医做的事。军代表大怒:你他妈的X是个什么东西!老子又没有叫你给她看病,不就是叫你找她肚里的发报机吗?你怎么这点革命立场也没有?开刀、开膛不都是开吗?你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迫于军代表的淫威,那个双腿打软的医生战战兢兢地找来一把医用斧头,当着众面把死去的严凤英的衣服剥去,然后就像杀猪那样,照准严凤英的咽喉〝喀嚓〞一斧子劈下去,再左一刀右一刀地断开她的所有胸骨,然后掀开肚皮。看着严凤英的裸露着的全身和血淋淋的内脏,那个军代表越发得意,开始说起下流话。接着,就叫那个医生翻遍五脏六腑找发报机和照相机,连肠子都给翻过来。除了找到了一百多片安眠药外,其它什么也没有找到。医生另外还发现她五脏严重下垂,心、肝、脾、肺、胃都不在其位,这显然是〝斗争〞的结果。对此,军代表不满意,下令那医生继续〝深挖〞。最后,医生一刀劈开严凤英的耻骨,膀胱破裂了,死者的尿喷了出来。军代表这时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严凤英,我没看过你的戏,也没看过你的电影,今天我看到你的原形了!〞
    
    变态的解放军,不仅在文革中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到了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时候还变本加厉,一边朝群众开枪,一边哈哈大笑,极尽淫乐。
    
    这些人妖哪里是人,完全是变态的解放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00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1989年六四政变独缺六君子
·解龙将军:毛狗与邓狗
·解龙将军:蒙古征倭失败是由于宋人破坏——毛泽东用国民党降兵发动抗美援朝
·解龙将军 :国共双方都是汉奸的证据
·解龙将军:马云是笫五纵队的傀儡司令
·解龙将军:巴顿死于艾森豪威尔密谋的车祸——为中国的经济崛起铺平了道路
·解龙将军:天要杀妖人普京
·解龙将军 :苏联和美国算个屁
·解龙将军:江青是被邓小平偷偷做掉的
·解龙将军:毛泽东流下鳄鱼的眼泪
·解龙将军:建议习近平复兴衍生公制度
·解龙将军:向西方扩张的野蛮主义
·解龙将军 :欧洲社会背叛圣经、纵容兽交
·解龙将军:中国文明是谁的爸爸和谁的爷爷
·解龙将军:共产党就是祈福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解龙将军:伟大领袖铁面无情
·解龙将军:中国人对“普京大帝”最不感兴趣
·解龙将军:不与太子党决裂,就不是中兴领袖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什么不杀要杀他的人
·解龙将军: 邓江李胡,四大家族,一网成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