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守鱼:隋炀帝见了诸蕃酋长以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6日 转载)
     守鱼 法律学者
    
    守鱼:隋炀帝见了诸蕃酋长以后


    隋炀帝借着父辈休养生息的积累,攥着一大把GDP在手中,不仅热衷东征西讨,也乐得炫耀富庶。
    
    《资治通鉴•隋纪》中记载,大业六年,帝以诸蕃酋长毕集洛阳,丁丑,于端门街盛陈百戏,戏场周围五千步,执丝竹者万八千人,声闻数十里,自昏至旦,灯火光烛天地;终月而罢,所费巨万。自是岁以为常。
    
    隋朝时期,还是远东地区在人类历史上相对辉煌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俄罗斯和欧洲人还不过是正在成长的小屁孩,西域诸国也没达到最强盛的历史时期,而隋炀帝正享受着做皇帝的好处。隋炀帝家族虽然也算贵族出身,可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头,文明很难得有充分的积累,所以人的成长就全靠造化了。
    
    话说隋炀帝的父亲,还算是经历过文明的洗礼,也经历了创业的艰辛,为此好不容易夺得天下之后,还是勤勤勉勉,如履薄冰,深知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为此民间也能有个休养生息。
    
    中国古代的所谓君王治理技术,看来看去都异常的简单,政府只要能做到少收税少管事,就天下太平,欣欣向荣。而但凡这些君王们有了些个古怪的想法,还一定要坚持把各种奇葩的想法实践下去,那民间一定要怨声载道。总结来总结去,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君王,又爱好折腾,又巩固了江山的。而所谓勤勉的君王,就是务必将手下的各个虎狼之人管好,控制好内斗,把握好平衡,这样手下的王侯将相们被绳子拴好以后不去骚扰民间,还民间一个清净。
    
    而那些无良的文人骚客,都是可鄙的肉食者,他们务必将那些暴君塑造成伟人,将舔菊和犬儒激发下的全部创造力,都贡献给这些人。而那些温和的君王,给不了文人骚客们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给不了舔菊者鲤鱼跳龙门的渠道,激发不了舔菊,也因为不爱取人人头,而激发不了犬儒,为此往往倒是默默无闻的就这样去了。
    
    而与暴君的口味最匹配的,莫过于智力和情商还未发育完全的少年,或者余世存先生曾定义的类人孩,以为建功立业就是大拆大建,滥杀无辜。到了成年以后,方才意识到什么叫坏人活千年,当皇帝也是如此,不是坏皇帝,根本进入不了历史。
    
    隋炀帝借着父辈休养生息的积累,攥着一大把GDP在手中,不仅热衷于东征西讨,也乐得炫耀富庶,给蕃人酋长们表演了一回大型人肉LED,就此就迷上了,还每年都搞。
    
    再往后的故事,当然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史书记载:诸蕃请入丰都市交易,帝许之。先命整饰店肆,檐宇如一,盛设帷帐,珍货充积,人物华盛,卖菜者亦藉以龙须席。胡客或过酒食店,悉令邀延就坐,醉饱而散,不取其直,绐之曰:「中国丰饶,酒食例不取直。」胡客皆惊叹。
    
    不过老外智力不低,隋炀帝在自己的隋朝梦里自High到不能自拔的时候,这些蕃人们白吃白拿是不拒绝的,而其黠者颇觉之,见以缯帛缠树,曰:「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凓不能答。
    
    然而就在蕃人酋长们看了大戏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大业七年(611年),王薄率领民众在山东起义,引发隋末民变。而隋炀帝依旧兴致不减,荒诞依旧。
    
    终于,到了大业十四年,隋炀帝被叛将宇文化及所弒而终,缢弒时享年五十岁,就此结束了荒诞的一生。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506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守鱼:野百合还有春天吗? (图)
·守鱼:SM界的克周求贱 (图)
·守鱼:控制北京雾霾的终极方案揭秘 (图)
·守鱼:法治有两类 开撸要谨慎 (图)
·守鱼:把中国大学建成世界一流的文工团 (图)
·守鱼:见坏为何上 见好如何收 (图)
·守鱼:再不上街就老了 (图)
·守鱼:人人都爱王五四 (图)
·守鱼:非暴力也要面对鲜血 (图)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图)
·守鱼:今天有人被警察带走了吗 (图)
·守鱼:立人图书馆被关,还有多少草席可以割开 (图)
·守鱼:地毯轰炸时代 躺枪无需见怪 (图)
·守鱼:行动者需要坦诚勇敢的剖析自己 (图)
·守鱼:再温和的行动也不是免死金牌 (图)
·守鱼:天地之大无处立人 (图)
·守鱼:如何建立良好的捐赠与行动关系 (图)
·守鱼:要求公开帐目就是耍流氓 (图)
·守鱼:维权募款依靠组织更好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