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清华帮如此教训习近​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2014年10月20日在《环球时报》刊发题为《“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一文。文章称,全球近200个主权国家中,可称大国仅有十数个,分别来自安理会五常、七国集团和金砖国家。而一等大国则为美国莫属,二等大国之首,“或为中国”。
    
     文章澄清了撰写此文的意图,称早年在《大国论》中提出“有力乃大、有功乃大、有德乃大、有容乃大、有梦乃大”的大国担当在当时并没有指出只针对老大或并列老大,为此现今补做此片“做二”之文,泛论做二之道。

    
    在居人之下与居二位者中,何茂春独探究居二位者,这与当今中国在全球格局中的位次不谋而合。文章称,做二需有过人的甘于做二的忍耐心和责任感。二位,是治理结构中特殊的稳舱石或粘合剂。有时,老大是屋嵴,老二就是栋梁。二位不稳,整个结构就不稳。
    
    文章批判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言论,认为其害人不浅,“多少不循做二规矩之人,死于二位”,而更大的悲剧则在于古往今来,多少后人前赴后继,重蹈覆辙。
    
    鉴于近年来抛弃“韬光养晦”战略的言论逐渐增多,文章强调,韬光养晦是专门给位居二位者量身定做的为二之道,中国应继续保持此种战略。“家国社会,老大可以知无不言,三四一下可以嘟囔抱怨,唯独要做二者慎言、不言、低调、模煳。”
    
    做二者既不可能像老大一样“放手作为”,也不能像三四以下“难以作为”。做二,可以“有所作为”,但要严格把握分寸、节奏、时机。历史上,“作为”失当的做二者,轻躁盲动,最后解体、衰亡者数不胜数。对此,文章总结了做二失败的教训:
    
    一是与错误的敌人不负责任地恶斗。文章称,老二只有把恶贯满盈、气数将尽的老大打倒才是正义,但暂无领导德才能力,随意破坏现行秩序,就是对社会、组织和体系的不负责任。当今世界,虽然美国作为老大的领导能力在下降,但中国目前无法代替其成为全球领袖。
    
    二是在错误的动机下轻举妄动,破坏和局。文章,要挑战旧秩序,就必须要有新秩序,否则难以服众。虽然老二有自己的利益范围和尊严底线,但不能将自身利益置于全局利益至上,放大自身利益只会引火烧身。
    
    三是在错误的时间、时机拔刀亮剑。文章称,为避免利益受到损害,老二可以磨刀,但不能轻易亮剑。在敌我分明的同时,要广泛交友,但不可轻率结盟。现如今,中国在积极发展军力的同时,仍有意愿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并在全球各地投资置业。
    
    历史上,做二者古有商周两朝,外有荷英美三国,在不急于打破就有秩序的同时,也获得自身成长的机遇。文章称,做二者若要打倒老大,推翻旧秩序,就必须有:首先“老大颓废,民心向背、力量对比发生根本变化;其次则找到新的体系,并且在恰当的时机。如今,美国并没有到“树倒猢狲散”的地步,中国还是应该继续“做二”——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
    
    这明显是在教训习近平,指责其锋芒毕露、挑起事端。
    
    而这个何茂春,作为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显然属于胡锦涛的清华帮,并作为清华帮的代言人向陕西帮发起了攻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604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红脖子(Red neck)为什么是白种人?
·解龙将军:金发人种可能起源于某种病变
·解龙将军:黄色娘子军的先锋队
·解龙将军:朝他吐口水算不算间谍罪?
·解龙将军:王室婚礼(the Royal Wedding)观后记
·解龙将军:河南共产党比猫还要狡猾
·解龙将军:变态的解放军
·解龙将军:1989年六四政变独缺六君子
·解龙将军:毛狗与邓狗
·解龙将军:蒙古征倭失败是由于宋人破坏——毛泽东用国民党降兵发动抗美援朝
·解龙将军 :国共双方都是汉奸的证据
·解龙将军:马云是笫五纵队的傀儡司令
·解龙将军:巴顿死于艾森豪威尔密谋的车祸——为中国的经济崛起铺平了道路
·解龙将军:天要杀妖人普京
·解龙将军 :苏联和美国算个屁
·解龙将军:江青是被邓小平偷偷做掉的
·解龙将军:毛泽东流下鳄鱼的眼泪
·解龙将军:建议习近平复兴衍生公制度
·解龙将军:向西方扩张的野蛮主义
·解龙将军: 邓江李胡,四大家族,一网成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