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守鱼:民间公益差不多到头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1日 转载)
     守鱼 法律学者
    
    守鱼:民间公益差不多到头了


    助学扶困类组织和社会服务型组织开始占据公益市场的主角,并且持续至今。
    
    中国的民间公益,作为民间社会自组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处于公民社会成长的一个重要地位。而当今政府对社会的全面掌控是与全盘掌控权力是从未实质性放松的,中国民间公益能否发展就取决于是否有机会冲破或者影响政府控制。可悲观的现实是,最终是公益继续受制于权力,最终成为政府的一部分。
    
    虽然民间公益长期以来在本质上与反对运动和维权运动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尤其是早期的参与者,基本上是横跨两个领域,但是在策略是,民间公益还是主动的去政治化,与政治反对与维权划清界限,从而为高压的社会中争取一些活动的空间。但是,这样的一个不稳定的空间迟早会走到一个尽头。如今,这样一个尽头就已经开始到来了。
    
    国内民间公益的开端,如果从真正有代际延续的时间开算起,还要数1993年自然之友的创立。其创立人之中,后来被人记住的主要是梁从诫,而重要的创立人还有杨东平、梁晓燕和王力雄。梁从诫虽然身份相对主流,然而其在八十年代就是索罗斯在中国的代表,其余的三人更是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
    
    如果认真研究自然之友能在89年后的第四年就成功的注册,并且持续的存在了那么多年,与其说选择了一项相对不敏感的议题,更不如说自然之友本身就很少有实质性的活动。作为一个组织,直到1998年,依然不过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俱乐部,主要是创始人利用其自身的身份做了一些事情以后,再归入组织的成绩。
    
    而在2000年前后,新的组织开始不断增加,除了有一定社会基础以媒体人和白领为基础的环保组织以外,还有就是以艾滋病人和维权为主而发起的各种组织。相对幸运的是,在这一时期,国外的基金会还能有限的在国内活动,包括福特基金会、加拿大公民社会项目还能支持民主选举类型的项目活动。而艾滋病人组织,则获益于安南发起的全球基金,不仅从资金上得到了支持,从政策上也获得了相对宽松的环境,当时尚不富裕的中国政府非常倚重这些国外资金的进入,作为另一种类型的招商引资。
    
    甚至于传统的环保组织也基于社会公众对于权利问题的重视,以及基金会资助的倾向,和社会声誉的获得,也有一定的意愿加入到权利维护的行动中来。
    
    然而,和维权运动的兴衰类似,当政府的经济实力加强,管控能力升级以后,这些短暂活跃的组织也马上开始遇到冬天。一方面是国际基金会严格的控制资助的范围,越来越减少对真正民间行动的支持,另一方面则是国内活跃的组织资金减少,骚扰增加。最为知名的艾滋病活动家万延海也以流亡海外而告终,更多的草根艾滋病组织则告别媒体头条,几乎一夜之间不见踪影。
    
    随着国外基金会资助的逐渐淡出,国内的资金支持逐步成为公益组织活动的主要来源。然而,相对于国外资金相对宽松的资助策略,国内募集资金不仅仅受限于政策环境,也受限于长期以来基金会支持模式下的公益组织并不善于与公众打交道。这一时期,相对而言此前较为沉寂的助学扶困类组织,和社会服务型组织开始占据了市场的主角,并且持续至今。
    
    然而,国内公益组织的各方面困境,从未有过实质性的改善。从长期以来的注册难问题开始,经过政府筛选管控后的公益组织才能以相对正式合法的身份出现,而不受政府待见的权利类组织等则依旧很难获得注册身份上的便利。而相对于政策上的困难和打压,资金的来源问题,更是直接的影响着公益组织的发展与走向。即便是打着资助良心犯的旗号行动的「送饭党」,也极力的以娱乐化和市场化来粉饰行动本身,从而寄希望于能够获得官方、主流社会和民间的多重认可。然而,这一愿望已经被现实击碎了。但凡是有组织的行动,只要触碰了政治红线,就没有任何持续大规模运作的可能。
    
    如今,放眼望去,除了少数还在苦苦挣扎的权利组织以外,在市场的筛选下,只有社会服务型组织还能保持活跃。而这些扶贫济困的组织,尤其是寄希望于在主流社会中还获得声誉和影响的组织,都积极主动地与政府靠拢。前媒体人邓飞和王克勤分别发起的免费午餐、大爱清尘,其民间性已经在主动地消除。而颇有意味的是,这些组织的捐款人都认为自己捐赠的是民间的组织,而不是为政府服务的马仔。这些组织为了获得资源而取悦民间,同时为了博得声誉而献媚政府,完全是一套公知的操作手法。
    
    而对于更多的缺乏足够公共资源的民间组织而言,非常忌惮于得罪政府,又无法有效地靠民间性获得资源。为此,投身政府是一项更为理性和经济的选择。在当下所谓的民间公益热中,一大批政府直接扶持或者从政府采购中获取资源的组织正在形成。虽然国际上公益组织也大量的从政府获得预算支持,然而在不同的国体下,国际组织获得政府支持并不影响其操作理念和服务公众的实质,而国内组织一旦将政府采购服务作为生存的主要来源,那么服务社会只是一项副产品,而更多地将将逐渐的成为政府分赃体制的一部分。
    
    这就是当下中国公益组织的悲观现状,政府采购服务,和政府许可下的公众募款组织成为主流,这样的现状导致的结果就是公益组织逐步成为政府的附庸,而越来越失去其独立性与民间性。包括公众也将逐步的意识到所谓的民间组织并不民间以后,将因为失望而进一步的减少对于公益组织的支持。这样又反过来刺激公益组织不得不更多的倚重政府采购。而政府也在不断地加大社会采购的资金比重。
    
    这样的社会现实下,或许当前还能看到一些民间组织在做免费午餐、扶贫济困,然而长期下去,公益组织在民间和政府之间的摇摆,也将正式的告一段落,拥抱政府最终成为主动或者被动的选择结果。民间公益,就将如公知一样,成为死亡的历史名词。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6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守鱼:产生公民社会幻觉的五点基础 (图)
·守鱼:法不责众就是统治者眼中的社会运动 (图)
·守鱼:民间组织的非法原罪 (图)
·守鱼:隋炀帝见了诸蕃酋长以后 (图)
·守鱼:野百合还有春天吗? (图)
·守鱼:SM界的克周求贱 (图)
·守鱼:控制北京雾霾的终极方案揭秘 (图)
·守鱼:法治有两类 开撸要谨慎 (图)
·守鱼:把中国大学建成世界一流的文工团 (图)
·守鱼:见坏为何上 见好如何收 (图)
·守鱼:再不上街就老了 (图)
·守鱼:人人都爱王五四 (图)
·守鱼:非暴力也要面对鲜血 (图)
·守鱼:新闻的理想就是空想 (图)
·守鱼:今天有人被警察带走了吗 (图)
·守鱼:立人图书馆被关,还有多少草席可以割开 (图)
·守鱼:地毯轰炸时代 躺枪无需见怪 (图)
·守鱼:行动者需要坦诚勇敢的剖析自己 (图)
·守鱼:再温和的行动也不是免死金牌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