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肩担道义,法律卫人权——记著名律师浦志强先生/王德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7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5期 2014年11月28日—12月11日
    
     闻知“浦志强”其名是1989年4月22日。当天,他在天安门前学生送别中共前总书记、开明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先生时,因激愤于三名学生请愿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前下跪,而用手持的扩音器叩破了自己的头,以致广场上许多学子,在看到浦志强血流满面屹立于学生队伍前的悲壮情景后,都不禁失声痛哭。后来整个“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期间,由于浦志强前往天安门广场绝食,而我在高校对话代表团中,彼此并未有机会见面。但浦志强的名字自那以后就铭记于我脑海中。

    
    直到2003年春节前某日,北京一批老师,如包遵信、张祖桦、刘晓波、江棋生等十几人在海淀区北太平庄附近一酒店聚餐,我也应约前往。记得那日在聚餐快结束时,浦志强才匆匆赶到。只见他先端起酒敬了大家一杯,然后拉了张椅子在靠近门口的座位坐下,静静听大家聊天。不一会儿服务员就上来结账了,张祖桦老师上前要结帐,结果浦志强眼明手快,一把将账单抢在手中,并且说了句:“您又不挣钱,整天争着买什么单。”当时逗得满堂大笑。
    
    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前夕,在一个网络论坛中,有网友发帖说1989年6月4日前后的“六四屠杀”死了三万多人。只见下面浦志强先生以一个当年八九反腐爱国运动的亲历者跟帖,坚决否定死了那么多人的说法。
    
    说实在的,当时我看到这个帖子时,对其中的死亡人数也表示怀疑。以我当年亲身参与那场运动的感受及综合各方披露的信息,死亡人数应该不至于达三万多人。所以,我认为浦志强先生以一个亲历者出来否定那种说法,显示出一个法律人的严肃认真,同时也彰显出参与当年反腐爱国运动者的客观理性,这与那种为了政治目的而造谣的专制极权者的行事准则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在一个信息被严密封锁、“六四”被严禁讨论的社会,无论说“六四屠杀”死亡三万多,甚至十万,或者说在天安门广场没死人,或总共死了二百来人等等说法,都没有充分的依据来证实或证伪。对于这些争执,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大家应该争取对“六四死难者”展开公开、独立的调查,通过对一个个个案的公布,最后才能得出客观准确的死亡人数。
    
    考虑到这些,我就在浦志强先生的留言后面跟了一句:“你怎么证明没有死那么多呢?”我原本的意思是想以此唤起大家对寻求真相途径的探讨,但由于我当时急着出去办事,并没有详细说明自己对此事的看法,结果可能导致浦志强先生误认为我也认同“六四”死亡三万多人的说法,进而对我做人做事原则产生怀疑。由此事也可看出浦志强先生做人做事的严谨与求真精神。
    
    之后多年,由于浦志强奔走在以法律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的第一线,而我也长期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因此,偶尔在一些重大人权案子开庭时,我会给浦志强先生打电话了解情况。每次他虽在匆忙中,总是能将我所要了解的情况包括一些法律问题予以耐心解答。2009年8月12日,成都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调查汶川大地震死亡人数的谭作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浦志强担任谭作人的辩护律师。谭作人案所涉及的证人被警方控制,未允许出庭,也没有在庭上播放有关的影音证据,浦志强的辩护还遭到多次打断。开庭结束后,我给浦志强先生打电话,只听电话那边接通,但很久没有说话,只传来哽咽难语的抽泣声,我在电话中唤了好几声“浦律师”,又等了一阵后,才听到浦志强律师低沉而断续的回应。我问他开庭情况怎样,他说:还能怎样?真不是一个“黑”可以表达。后来我才从当日前往庭审现场的朋友处获悉,浦志强先生在开庭结束后去到厕所中呕吐并嚎啕大哭的情形。可见,浦志强先生对成都公检法构陷谭作人先生之卑劣与黑暗是多么悲愤痛苦。
    
    多年来,浦志强律师用法律武器在全国各地为弱势群体维权,因此他被法警抬出过法庭,被不明身份者威胁、跟踪、殴打过,被当局拘押过;为了废除违宪的劳教制度,他前往重庆调查劳教案,前往湖南代理唐慧案,用大量铁的事实揭露劳教的违法侵权;1989年之后的每年6月4日,他只要不被当局控制,就必前往天安门前默默祭奠那些死难者,因此招致当局忌恨,而经常遭到绑架、软禁与强迫“旅游”;2013年2月6日,浦志强公开实名举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要求中共当局清算周永康及其在任时的政法委系统十年维稳的问题,并要求中国建立法治社会和宪政体制;2014年5月3日,浦志强与北京十几名学者在家中举行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研讨会,5月4日,浦志强被北京警方带走,随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关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6月13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批捕。两个月后,被延长羁押期限一个月。延长的一个月羁押期限届满后,又第二次被延长了羁押期限两个月,到11月13日期满,案件被移送检察院,之后被以涉嫌“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等四项罪名起诉。
    
    闻此消息,我不敢相信!联想到二十几年来对浦志强先生的接触了解,从他的一言一行,断难与这些罪名建立联系。一个爱国爱民、求真求义、遵法守纪、扶弱济困、不畏强权、为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敢于舍生忘死的律师,怎么会触犯那些刑律?但回过头来一想,也许正因为浦志强先生在这个污泥浊水的世界,卓然独立,捍卫人的尊严、原则与信念,为推进社会人权改善与法治建设而不懈抗争,才招致这种被入罪的命运。当此四中全会作出“依法治国决定”之际,我们希望当局真正践行法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原则,还浦志强以公正与自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21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图)
·王德邦:《辽宁日报》公开信辨析
·王德邦:「尺子、刻度」和「普世、特色」 (图)
·王德邦:改变拳头代替法槌的「依法治国」 (图)
·王德邦:人权领域的“野骆驼”——记杰出的人权活动家胡俊雄
·王德邦:中国更需召开亚太政合组织(APPC)会议 (图)
·王德邦:极权特控的常态化 (图)
·王德邦:中国“社会生态危机”浅析
·王德邦:防范人文关爱的社会必填充暴戾与极端 (图)
·王德邦:从政法委不同定位看「依法治国」 (图)
·王德邦:如何解开信访不信法的中国困局?
·王德邦:公民社会是智库成长的沃土 (图)
·王德邦:黑夜明灯——纪念陈子明先生
·王德邦:决策责任追究制的绳索将套向何方?
·王德邦:戴着「紧箍咒」的依法治国能走多远? (图)
·王德邦:记1986年末北师大学生雪夜争选举权游行
·王德邦:回避时代苦难的文艺缺失良知与责任 (图)
·王德邦:公民言论、出版权利与繁荣文艺 (图)
·王德邦:反腐上的官心与民心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