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非韩:越斗越团结
请看博讯热点:令计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5日 转载)
     非韩 专栏作家
    
    非韩:越斗越团结


    副国级领导人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
    
    快到2014年底了,反腐又出重磅消息,副国级领导人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其实这算不得什么新闻,按照官媒的说法,这只不过是证实了大家的预期,从令家在山西的基业垮塌开始,令计划的倒台已经若隐若现,这一幕不过是周永康石油系统和四川的基业垮台到他本人倒台那一幕的重演。令计划一倒,大陆媒体就抛出许多关于他的家族政商业务的报道,说明早有准备,只是等到中央的发令枪而已。
    
    令计划倒台本不意外,但是有外媒分析称中共高层愈演愈烈的斗争如果持续到十九大将会影响其执政地位的稳定。这一推断在我看来缺乏对共产主义国家的政治规则的了解。国家高层的斗争能够影响政权执政地位,必要条件是高层的斗争能够分裂国家机器,甚至能够分裂武装力量和国土。这又需要高层能够分别掌控一部分国家机器、武装力量和国土,即使在中国古代也只有明代以前某些朝代具备这种条件,皇权时代各个朝代的政治控制尚且能吸取前代的经验与时俱进。而效仿苏联建立起国家权力体系的共产主义国家对国家强制力量的控制更是超越任何国家。无论是军队还是政府,迭床架屋的领导机构都是为了有效的保证上级的控制。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套班子的并立,以及随之形成的大量人事储备不但有助于控制各级干部,而且形成了后备力量,让人事更替不至于形成真空、影响工作。中国的各级办公厅制度更是方便上级组织直接掌控下级干部的行程甚至人身自由。要论起对国家机器统一性的维护,共产主义国家是人类历史上的最高峰,当然这需要极大的行政成本,不过对于一个可以随意攫取财富资源的政权来说这并不是问题。
    
    在这样严密的制度设计之下,共产主义国家尽管历来高层斗争都无比激烈,但是都没有影响到政权本身的稳定,哪怕极端的例子如赫鲁晓夫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被赶下台,苏共政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运作。中国也提供很多例子,文革时期那样的动荡,高层领导此起彼伏的落马,但是政权依然稳固,抓反革命依然毫不放松,任何挑战共产党政权的行动都受到国家机器的一致镇压,而其党的高层之间即使身陷囹圄或是家破人亡,都不会产生动摇政权的力量,即使个别人开始彻底反思制度,也会被排除出制度之外,无法影响国家机器的整体性和一致性。用毛泽东的话说,这叫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样的辩证法对于没有极权社会生活经验的人或许云山雾罩难以理解,但是有切身体会之后,可以发现这是共产主义国家机器的内部斗争中屡试不爽的宝贵经验。
    
    有人在令计划被调查的消息发布后评价令计划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其在儿子车祸死后、兄弟姐妹被抓捕后,不逃跑、不自杀、不自首,而是安安稳稳的完成组织交代的各项任务,直到自己的末日降临,期间的公开讲话还大量引用习近平的指示,显出顺服的姿态。令计划作为高层领导,自然明白游戏的规则,明白如何理性的选择应对,当党的意志瞄准他后,这样的顺服就是他唯一可行的选择,当年的刘少奇、彭真都是这样选择。这些人自己的行为就给了斗争会影响政权稳定的说法一个否定的回答。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0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非韩:杀死那个倒霉蛋 (图)
·非韩:抗日神剧才是中国最大公约数 (图)
·非韩:冤案平反何其难 (图)
·非韩:2014,困局依旧的一年 (图)
·非韩:无产阶级的政治不好玩 (图)
·非韩:法制进步应该怎么衡量 (图)
·非韩:女贪官曝通奸与女权、隐私无关 (图)
·非韩:念斌再成嫌犯与漠视人权的刑事司法 (图)
·非韩:自干五讨伐「体制婊」 (图)
·非韩:党国对网络的操控越来越娴熟 (图)
·非韩:辽宁日报批评高校不是孤立事件 (图)
·非韩:APEC蓝是社会治理失效的象征 (图)
·非韩:网络大一统 带鱼安天下 (图)
·非韩:反间谍法并非针对民间 (图)
·非韩:为四中全会欢呼请先搞清楚法治是什么 (图)
·非韩:维权时代或终结 抗争或成下一关键词 (图)
·非韩:方舟子的遭遇体现理中客自由观的荒谬 (图)
·非韩:周小平动了谁的奶酪 (图)
·非韩:谈法治不能回避现实中的专政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