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漠视生命的上海踩踏“人祸”(壹议共产党漠视生命)/伦敦客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7日 来稿)
    漠视生命的上海踩踏“人祸”(壹议共产党漠视生命)
    
     漠视生命,是古今中外土匪、强盗、奸臣暴君、杀人犯的行为规范,也是地球上共产党的一大特征。

    
    冷酷、疏忽、无睹鲜活生命的存在,并客观使鲜活生命丧失的行为,称为共产党的“一次漠视生命”;
    
    生命丧失后,对其难属伤感、逝者权益、人性关怀、媒体效应、民意反馈等冷酷、疏忽、无睹的共产党行为,称为共产党的“二次漠视生命”。
    
    2014年12月31日23:35分发生在上海外滩陈毅广场36死49伤(民间认定70多死300多伤)的踩踏惨剧,是一起罕见的共产党“人祸”!
    
    它活暴了以韩正为首、杨雄为副的共产党上海政府相关部门,是玩忽职守、严重渎职的“一、二次漠视生命”!
    
    他们掌控媒体,掩盖真相,践踏公民知情、问责、抗议权,死命推卸罪责,拒不低头道歉,企图走2010年11.15胶州路火灾找几个“替罪羊”结案、和1987年12月10日陆家嘴轮渡踩踏事件,仅《新民晚报》发一条很短消息的陈腐老路。
    
    如今,已不是28年前江泽民在位年代,一场抗议中共渎职、呼吁韩正下台、要求彻查事件、讨还死者公道的自发维权的“元月风暴”已经来临。韩正成热锅蚂蚁、瓮中之鳖,处境困艰,倒台已呈倒计时。
    
    ------------“一次漠视生命”,用迟到的政府信息杀人--------
    
    生命与政府信息息息相关。
    
    改动连续三年外滩观景台的跨年“灯光秀”的地址,为何到提前不足10天的12月21日才公告?这么短时间能产生明显效应吗?究竟有多少游客、多少初到上海者,知道哪个从未闻睹的、陌生的“外滩源”,竟然是在虹口区管辖下的东大名路国际航运码头的外滩北段呀?!
    
    莫非原苏驻沪领馆的外白渡桥地段是“外滩源”?莫非杨浦区管辖的北外滩是“外滩源”?莫非10号地铁终点的吴淞口码头是“外滩源”?如此众多的歧义地点让民众去乱猜、去瞎摸,去四处打听,岂不是误导、忽悠、愚弄百姓吗?
    
    世界著名的可容纳6.75万人的英国西南部的切尔滕纳姆障碍赛马场,每年观赏赛马的日期,会提前最少10个月公告售票事宜等,他们会在广告或报刊或网上多次重复公告信息,做到家喻户晓,人人明白,每次6万多人观马,秩序井然,创下多年零事故记录;
    
    伦敦周末轮修的几十条地铁、火车线路的信息,会在数月前,在运输报章、网站公告或相关车站张贴,并于周末两天里,在伦敦所有地铁站,不间断地广播、说清停驶、转换线路的便民内容,使9条百年的“老地铁”,如最老的,152年前的1863年的地铁 Hammersmith & City Line 汉默史密斯及城市线,几十年来一直保持零事故记录。
    
    民主国家早早“安民告示”,心系的是百姓的生命,民众的安危、公民的选举箱;
    
    而共产党韩正政府是临时“抱佛脚”,公告迟到信息,心系的是侥幸、省力、保饭碗、多奖金,把百姓生命置之脑后,当然,也不在乎百姓选不选他。
    
    一个“外滩源”,多了一个“源”字,可以把36条生命活活杀死。“外滩源”成了中共、韩正漠视生命的代名词!
    
    -----------“一次漠视生命”,导致拥挤踩踏,再用缺乏生命风险意识、疏忽制定大型活动的“人流、道路管制预案”的行为杀人---------
    
    2004年2月5日,北京市密云县密虹公园迎春灯展,因窄桥拥挤发生37死15伤踩踏事故;2005年10月25日四川通江县中心小学,因楼道拥挤发生8死37伤踩踏事故;2007年11月10日,重庆家乐福,因促销拥挤发生3死31伤的踩踏事故等,都是因人流太多,拥挤发生踩踏导致死亡。
    
    此上海“人祸”,除了迟到公告信息和以上共同点外,还有对已出现的风险隐患掉以轻心、疏于防范的特点。如事故当晚,监控录像显示陈毅广场周边有20万人,已超出“十.一”国庆规模,方才调集500警力补救,但南京东路地铁仍未封站,中山东一路、北京东路、四川路、南京路等主干道仍未交通管制,陈毅广场更未采取任何人流流向和限量管制;
    
    到22:40,当显示当日地铁载客量已达1003万人次时,政府仍未采取较大措施,坐视隐患蔓延,最终让3米多高的层层阶梯,突变成上下人流对撞、不可退撤的“死亡之梯”,人们质疑:踩踏发生的10多分钟全程,现场根本就没看见警察露面!
    
    据《新京报》报导,来自陕西的余小姐当晚和同事、朋友一起去外滩跨年。他的一位24岁的女同事在踩踏中受伤被送往医院,余小姐说:“我感觉被挤得都没办法呼吸了。当时旁边也看不到警察维持秩序。”
    
    1日下午,一直守在长征医院等待朋友消息的王先生称,相比2013年及2014年跨年夜,王先生觉得今年的人数要多,但相应的管制措施却有限,这次“发生事故了才见到穿制服的人的影子”。
    
    据财新网报导,踩踏事故发生时,小虹、小兰和朋友一起从台阶上往观景台上走,忽然间,平台上一股强大的人流往下走,上下人流的冲突把她们冲散了。小虹一把将被人流裹挟的小兰拉了出来,她们的朋友却倒了下去。小虹说:“在台阶那里,我只看到一个警察,没人维持秩序。”
    
    连分管的黄浦分局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蔡立新也不得不承认事件是“人流估计不足、警力配备不够”。但小虹只看到一个警察,那还有499个警察当时去了哪里?
    
    我几乎每年会观赏12月31日晚至元旦凌晨1点,在以特拉法加广场(华人称鸽子广场)为中心的会场,举办的有50万人参加的,跨年伦敦新年盛会。
    
    当晚,大家穿着漂亮整洁衣服,兴奋不已、满面笑容亲临此会,因人多,沿途警察会指引你,沿单一方向汇入人群,到莱斯特广场唐人街附近时,会沿一排排铝金属架栏(香港称铁马)隔开的区域或道路行走,一点也不会发生人流对撞,即便走同一条道,大家也会自然形成靠左行走的有序队形(如同英国左驾驶),看见警察会在人流拥挤路段一字型排成人墙,阻挡乱闯的人群;
    
    尽管人多,由于铁马分隔地段留有10多至几十平米预撤空地,一旦发生踩踏或事故,空地会变成疏散、分流人群、处置突发事件或驶停应急车辆或救护伤员的理想场所。越靠中心会场,越采取限制人员数量入场措施,并采取进出场分开设口,一般只出不进,或视情况少量放进人,让人流处于相对静止流动、和严格控制中心区域处于不拥挤并有足够预撤空地的良况。
    
    英国警察三人为组的若干组别形成的机动性高、灵活性强的执勤名声,在整个欧洲是首屈一流的,所以,多年的50万人盛会,基本未发生大事故,也留下了零死亡记录。
    
    为此,某一年观赏,我也大胆而热情地吻过一位英国美女警察(当晚男女自由接吻已成伦敦一道风景)她说她也是来迎接新年的,并向我连说“Happy New Year !”
    
    为何共产党不学英国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为何韩正政府不学伦敦政府?为何中国警察不与游客有同样的迎新年心态,而只是执行“抓坏人”的“维稳任务”呢?
    
    ----------------“二次漠视生命”,就是“人祸”酿成、生命丧失后,共产党第一时间干了什么事?-------------
    
    上海东方卫视、东方电视台当晚未报事件新闻,直到次日7小时后才播报,还对照麦加千死踩踏事故,反衬上海死35人还算好的;
    
    上海党报《解放日报》元月1日头版头条刊登习近平元旦讲话及其大幅照片,只在右下角刊登130字有关踩踏事件的“豆腐块”文章,《文汇报》亦同样。这在明示百姓:共产党党魁是神,党魁的讲话是神旨,他们比民众鲜活生命更重要、更宝贵;
    
    据新浪微博户名“绿袖缇香”元日15:10微博写道:事故死亡70多人,伤300多人,韩正亲自下令,不得透露死伤人数的真实消息,其后又亲自下达死亡35人、并非特大事故的宣传基调。韩正故事是真是假,有待证实;但是,上海市委宣传部元日下达“紧急通知”,要求各网站一律不得做头条,并严禁将此事与反腐关联乃是铁的事实;
    
    据法广报导,上海政府在预防踩踏事件上不仅无能且不负责,但却在封锁消息上纯熟老道。英国《金融时报》驻上海记者报导,“踩踏发生后不久,政府即采取舆论管制措施,针对对政府有批评性的文章、评论予以删除、屏蔽,多数中国媒体只对踩踏过程进行报导。”
    
    上海警方还责令在采访现场工作的外国驻华记者离开;甚至有数十名在微博上发表批评言论的网民遭警方盘问;南华早报报记者在过去两天采访数个遇难者家属时,都遭到自称是上海市人民第一医院“义工”打断;
    
    李娜丧生后,其未婚夫周嘉明在市政府门口,冒寒风下跪4小时才获入医院见尸,但元月2日仍未领尸。李娜之母赶到医院一度哭晕厥,瘫在长女怀里;
    
    有爆料:死者潘海琴在市一医院抢救,其家属在外苦等20多小时,多次询问无果,后院方突然宣告潘死亡,遗体送殡仪馆。家属质疑院方为何未通知家属,私自抬走遗体,要求院长作出交代;
    
    许多死者亲属事发后被带到一政府部门内,无法与外界自由接触,也无高级官员来慰问。一位死者家属对美联社记者说:“我们基本上已经被软禁起来”,随后,那位美联社记者即被责令离开;
    
    一位不愿透名的湖北遇难者的父亲说,有6名政府官员全天候跟着他们,他们住的酒店大门也有武警把守。有一家武汉的媒体记者假装是他的亲戚才进来采访他。如果他们说是记者,官员肯定不让他进来采访。
    
    一名来自四川成都男子表示,他的一名亲友在事件中死亡,但当局却对死难者家属进行严格监控,“我们被安排住在不同的地点,我们每到那里,都有3个人跟住”。他所指的人,相信是政府派来的监控人员;
    -
    -----------“二次漠视生命”,是共产党韩正政府在“人祸”的死者未寒尸骨上“撒重盐”,是次生危害,是“第二次人祸”!对比民主国家英国政府的直面事件、痛定思痛、彻底整改、根绝灾祸、珍爱生命的行为,形成天壤之别,万里之差!---------
    
    例一、1989年4月15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市希尔斯堡体育场举行的利物浦队对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中,由于球场结构问题和组织秩序混乱,在比赛开始后尚有5千名利物浦球迷未能入场,警官开启了大门却未给予必要引导,致使5千人涌向同一看台,拥挤造成96死200多伤的严重踩踏事件。
    
    当时警察、媒体及英政府把骚乱引起踩踏惨案的矛头一致指向利物浦球迷,22年后的2011年10月17日,英政府公开此事全部绝密文件,继续调查。2012年9月12日,调查真相大白,谎言的警官受惩,利物浦球迷冤情昭雪。
    
    负责调查事件的法官泰莱在其报告中,把事件归咎于警方控制不力以及球场安全欠佳。此报告导致如今英国所有足球场都改建成全座位的球场,并拆除看台与球场之间的任何障碍物。1989年至今的26年间,英国球场无大事故发生,也保持零伤亡记录;
    
    例二、1883年6月16日,英国桑德兰市,不少儿童在观看演出时发生踩踏,183名儿童死亡。此后,英国议会通过法案,规定所有公共娱乐场所都必须使用安全逃生门。
    
    这种门上装有一个横杠,不管这门锁还是没锁,横杠上的压力达到某个数值,门就自动开启。这个法案至今仍有法律效力。
    
    美国很快效仿英国的相关法规,也规定在公共场所,尤其是医院商场和学校等人员密集聚集地区需要安装这类防拥挤踩踏门。这类门锁比普通门锁要贵不少,但由于强力的行政干预和极高的公共安全标准,没有哪所学校不采用这种设计的门。
    
    在中国,除了一些外资的大型商场可见这种一个多世纪前的古老发明,其他地方却非常罕见。
    
    例三、1987年11月18日,伦敦国王十字圣潘克拉斯火车站发生有31人身亡的破坏性火灾。大火是因一根未熄灭的火柴点燃了垃圾和自动扶梯木面的油脂引起。
    
    事发后,英国整个地铁系统开始全面禁烟,木质的自动扶梯全部更换成今天大家看见的安全可靠的防火材料的扶梯,以及采取了大量其他预防措施来防止此类事件的再发生。
    
    总之,漠视生命,是古今中外土匪、强盗、奸臣暴君、杀人犯的行为规范,也是地球上共产党的一大特征。有关共产党漠视生命的浅议文章,笔者将在今后再陆续发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11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正必须坐牢/伦敦客
·伦敦客:情人(献给2015年的表演诗)
·伦敦客:假如周永康是顾顺章二世
·伦敦客:蒋公精神永垂青史
·伦敦客:65载中国,我想说
·十分荒诞的“伊力哈木审判” /伦敦客
·自由挽歌/伦敦客
·呼吁“习惠公”释放浦志强等五人/伦敦客
·呼吁“习惠公”释放浦志强等人/伦敦客
·伦敦客:为柴玲说几句
·两记“耳光”打在习近平脸上/伦敦客
·祭老爸,一个民国的儿子 / 伦敦客
·浅感中共军费增长/伦敦客
·无悔无愧骆家辉 伦敦客 2014-03-01
·伦敦客:声援93岁的王晶垚!——兼评宋彬彬的虚伪道歉
·五千年前的彩陶、羌人文化和圆圈舞---谈谈舞蹈文化/伦敦客
·勿忘的元月肆虐/伦敦客
·七律·爱人一世终慷慨/伦敦客
·一胎政策的十恶与失独家庭的悲痛 /伦敦客
·65载中国,我想说 / 伦敦客
·捅开朱令案叠加权力恶行的黑洞/伦敦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