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中国人的野心原罪思维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3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中国人的野心原罪思维


    刘汉犯罪,不是因为他野心太大,而是他不走正道,乖违大道。
    
    2月9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人称「黑老大」的刘汉在鄂被执行死刑,没年不到五十,套用一句古话,叫「法不允其年」。临刑前,他面对媒体记者进行了忏悔,自我总结说:「我这辈子就是想得到的太多,换句话说就是野心太大!」
    
    媒体照录了一名死刑犯的说法,但我不认为这种忏悔有何意义,相反它有可能对社会形成某种误导。野心是一样坏东西吗?传统儒家强调中庸,道家强调不争与无为,他们是反对大概只能永远停留在原始状态。
    
    野心是人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拿破仑名言「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说明野心是一种正能量。培根看到了野心的两面性,他说:「野心好比胆汁,胆汁是一种体液,如果它通行无阻,可以使人变得积极、热情,充满活力,轻松愉快;如果受到阻碍,没有出路,人就会变得阴沉、焦虑、狠毒。」他还说:「有野心的人,如果他们发现自己升迁的道路敞开,青云直上,官运亨通,那么与其说他们是危险人物,不如说他们是大忙人。」
    
    实际上,野心处于人类经济社会结构的基础位置,是历史车轮前进的隐秘动力。对野心的中性表述,叫做欲望或曰抱负。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第二章专论「野心的起源」,他提出一个重要问题:「贪婪和野心,追求财富、权力和优越地位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的回答是,为了满足虚荣心,中性的表述就是出于荣誉感、想得到大家的认可。用马斯洛的概念衡之,则是「自我实现」。
    
    但在中国,野心堪称是一种原罪,它可以扭曲人的思维,可以杀人。在中国古老的专制传统中,臣子的野心意味着偷窥神器,所以要将它妖魔化。从忠的伦理规范出发,野心成了一种大逆不道。对臣子本身而言,虽然野心跟食色一样自然,甚至可以说它就是食色的本质,但它终究是一种难言之隐,不敢对外人道,不足与外人道。直到「文革」时代,野心和野心家也是两个贬义词,「有野心」和「是野心家」就是政治上的大是大非,是重罪,安在谁的身上,谁就是革命和专政的对象,必须在肉体和精神上被消灭。
    
    即使到了今天,指一个人有野心,仍然是一个相当负面的评价,意味着某人不安于位、不承认上级的领导地位,妄图颠覆某种既有秩序。刘汉怪罪自己野心太大,固然是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奶,但他视野心是一种应当被收束、被坚决彻底地否定的东西,已经昭然若揭。
    
    就当下人类整体而言,人类社会的生产力用以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已经绰绰有余,各国汲汲乎改革与发展,无非是想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人类社会一种整体上的欲望,说它是野心,也未尝不可。很多精英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以求某种形式的创新,想推出更优质、更高效的产品。洛克菲勒执意把标准石油公司发展成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托拉斯,比尔‧盖茨以windows一统操作系统江湖,乔布斯甩掉windows自创一个苹果独立王国,他们个个野心勃勃,但这对人类难道有何坏处?用培根的话说,他们无非是些大忙人,燃烧自己而照亮别人。
    
    如果否定人的野心、欲望,人类世界就失去了人之作为社会人的目标,而且必然地「失速」。克制野心即克制欲望,既然没有欲望,人类社会就根本不需要劳神费力地去积累知识,更不需要怎么创新,采采野果,抓抓耗子,日子就过去了。刘汉否定野心之后,很自然地就回到了「摆个小摊子,做点小生意」的境界,表面上看他是重新认识到了生命和亲情的重要性,而其实是返回前现代。
    
    刘汉的逻辑是,因为野心、抱负太大,他才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深渊。这是一个逻辑错误。刘汉犯罪,不是因为他野心太大,而是他不走正道,乖违大道。他迷信靠山,迷信暴力,利用「黑道」与「红道」两手为非作歹,视人命如草芥。自然,他想得到的愈多,也就作恶愈多。但既然敢于做了恶人,就算野心小些,也不可能就能平平安安,迟早免不了要恶有恶报。
    
    很难想象,在一个全球化时代,如果中国人个个没野心,那中国人还能为人类贡献点什么?市场经济实际上是供野心表演的舞台,如果人人没有野心,满足于做点小生意,那现代市场本身就属多余。到了深度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人的野心不是太大,而是先天发育不足。任正非把华为做成了通信设备的世界第一,但在当今世界IT业界,其年营业额不及三星、苹果的零头。雷军立志把小米做到智能机世界前三,看起来野心勃勃,但将来世界有没有老三的活路,却是一个未知数。
    
    实际情况可能是,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野心小了行不通。即使是在政治领域,没有野心,也无非是甘于被奴役的命运。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706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国家政治不需要形象宣传片 (图)
·杨彼得:「政治诉求公开化」非错更无罪 (图)
·杨彼得:八亿农民大办「懒汉农业」 (图)
·杨彼得:监狱里的「人性化」与横死 (图)
·杨彼得:中纪委帮安邦生吞民生银行? (图)
·杨彼得:北京外迁高校就是瞎折腾 (图)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溯源 (图)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习近平瞧不起共青团出身的 (图)
·杨彼得:在中国免费加油? (图)
·杨彼得:大陆每年公款吃喝花销有多大? (图)
·杨彼得:中国公共政治的密室特征 (图)
·杨彼得:周永康死刑猜想 (图)
·杨彼得:上帝死了但先知活着 (图)
·杨彼得:只许州官作秀 不许百姓陈情 (图)
·杨彼得:「百官共廉」神话被杨卫泽再踩一脚 (图)
·杨彼得:反腐败终于露出权斗底色 (图)
·杨彼得:作家莫言的诺奖 党组党官的政绩 (图)
·杨彼得:文革式「造成舆论」的复活 (图)
·杨彼得:中国CEO李克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