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之锋:看到这样的同学 便是最好的回报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4日 转载)
     黄之锋 学民思潮召集人
    
    黄之锋:看到这样的同学 便是最好的回报


    
    早几天去了N+N的电影分享会,完场以后有位身穿校服的小妹妹走过来,那当然是按惯例拍照留念,接着她递了一封自已写的亲笔信给我。
    
    其实很久很久没有收过人们的亲笔信(始终不是Lester嘛),但看了这位中三女孩的信以后,除了有着感觉「我都老啦」,就是有着无尽的安慰和满足。
    
    在占领结束至今,一般人总以为能够休息,但其实每周也有无尽的行动、会议、论坛、分享会,即使回家以后,每天也要写很多声明很多单张,有着很多很多很多任务作要做。
    
    以为付出必有回报,但政府仍是十问九唔应,立场还是硬得不可思议,连对话也容不下,却在全面开展统战工作,甚么分化泛民、港大副校、陈振彬、青年军面对着国家机器的穷追猛打,参与了四年社运,很少心灰至这种程度。
    
    大概在上周的某个时刻,实在很累很累很累,甚么也不想也不管,就在很毒地打了个多小时高达后,忽然有总感觉:「好辛苦,好想放弃,不如新年以后唔搞休息啦。」
    
    但在那天收了信,回家时看着内里的一文一字以后。我想,我没有放弃和退下来的本钱,虽然几年来尝试爬上高峰,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地战斗,但那又如何?继续在一个高峰攀上另一个高峰,就可以了吧。
    
    相信那位同学也想不到,这封信,能够为我打了一技强心针。看着她如何描述跟家人政见不同的挣扎,包括占领期间,在家中垃圾筒出现黄丝带,以及占领高峰过后,老师叫她脱下黄丝带,她响应:「这只是个开始,我会一直继续戴下去。」
    
    回想起同在中三开始踏足社运,能够唤醒你们每一人,身旁的友人,还是不认识的你们也好,也必然是我最满足的事,亦为我带来动力,勉励我要继续走下。
    
    占领时我们常说「我们回不了去」,甚么「政权已失去一个世代」,这封信便引证着这个说法。
    
    我确信「赢得校园 便会赢得未来」,也是中共疯狂在学界这个「桥头堡」进行统战的原因,新年过后学民必不停下脚步,街头的行动我们继续组织,政改的角力我们必然参与,网络和小区亦是不可忽视的战场,但最重要的是在校园的撤种工作,我们会全力参与其中,在付出过后,在未来看到更多这样的「中三同学」,便是最好的回报。
    
    -------------------
    
    全信内容如下(为保私隐已删去姓名和校名):
    
    致黄之锋同学:
    
    你好,我是一名中三学生。
    
    一开始我并不是对学民思潮有很深的认识,只是知道这个组织曾在反国民教育中出现过,半年前,无知的我都以为梁振英政府做得很好,对于他任何施政都没有意见,因为那时根本对政治不了解,我只是个十三岁的学生,决定权永远不在我手上。
    
    至于当时载耀庭教授提出的「占领中环」运动,我是「支持」的,但其实连详情也不清楚,目标是要求「我要真普选」也不知道。直到九月二十二日,看到一万八千人到百万大道罢课,才开始想去了解香港发生了甚么事,原来当时已有「人大八三一」决定,连落「三闸」。最可怕的原来是香港政府,包装到这个真是真的普选,原来只是在三个烂橙中选一个,叫我们「袋住先」,而他们认为一千二百个提名委员能够代表我们,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
    
    九月二十八日,看着警方边喷射胡椒喷雾,边放出催泪弹,我只能坐在家中看直播,由于父母担心我的安危,而母亲也属「蓝丝派」,坐在家中只有无力感,而多次要求父母批准罢课亦不成功,加上自己比较软弱,唯有在九月三十日才偷偷送物资到占领区。然而母亲反对我支持关于占领运动的任何事情,我多次解释,她仍坚持己见,很多时发现自己的黄丝带竟在垃圾堆之中。在占领数月,我和她吵了很多次架,最后被她禁足,不能到占领区。
    
    有人说过「占领区是我第二个家」,后来才真正明白这句的意思。差不多两个月不能到占领区后,我又开始回到金钟,感觉比九月三十日去的那次不同,就像一群有共同信念的人聚在一起,很和平很强烈很深刻,去了一次后便「上瘾」了,接着的几个星期直至清场,也以大量project为借口,几乎每个星期也到占领区几次。
    
    我很感谢每一个团体在运动中的付出,特别是学民思潮。老实说,虽然学民有时比较偏激,亦有时会太过冲动,但我最认同你们的理念,除了佩服之外,就是很欣赏你们。虽然我已经是个中三生,但由政治冷感到热衷于雨伞运动,或多或少都是因为学民思潮的关系,很感谢你们对运动的付出,但记着也要爱惜身体(绝食实在是太伤身了)。
    
    一国两制,以前我会认为是一个国家两个制度,现在才知我真相是一个国家的限制和牵制。我没有更多东西能做,只能跟你们说声加油,不胜感激。到现在在学校我还是戴着黄丝带,曾经有老师叫我把它脱下来,然而我跟她说:「这只是个开始,我会一直继续戴落去」。
    
    争取到真普选,才是我们的终点 :)
    我要真普选!支持你们
    
    伞下香港人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PS 很喜欢听思潮起动 :P
    PSS 希望学校能批准邀请你们来讲座XD 有缘再见!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1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之锋:林郑月娥,眼不见为净既处事心态只会引火自焚!
·黄之锋:优化无补于事 剖析特首部署连任大计
·黄之锋:「一群愤怒的家长」系咪真系沙田吕明才中学嘅家长?
·黄之锋:跳出政府的Agenda Setting
·张铁志:在黑暗的道路里寻找光明──对话黄之锋、黎汶洛 (图)
·黄之锋:妈妈,我欠你的生日饭 (图)
·我们可以为黄之锋、黄子悦及卢彦慧做些甚么? (图)
·顾干玥:在黎明未到之前,我们不能倒下!——遥寄黄之锋
·我们撑着雨伞走过第二个月/黄之锋
·黄之锋:响应封海富天桥及大台冲突事件
·黄之锋:为何雨伞运动要出现超区辞职公投? (图)
·黄之锋:夺回属于港人的未来
·黄之锋:警察暴行,誓不容忍 (图)
·黄之锋:继续占领与否不由少数人决定 (图)
·黄之锋:事到如此有些话不得不说
·我全球华人,请关注港学运领袖黄之锋遭上铐逮捕 /汉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香港当局失去正当性
  • 大型中国传统灯会将在法国尼斯亮相
  • 新国会在争议声中通过安乐死法案 明年公投
  • 北京确诊2名鼠疫患者 官媒:未出现后续病例
  • 玻国宪法法院核准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指控政变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