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08日 来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7月8日
    
    1、半年前截访路上出车祸两个警察先后死亡,访民李秀霞受重伤目前仍不能正常生活
    
    李秀霞姊妹,在去年的11月5日被截访,在回黑龙江牡丹江的路上,出了车祸。一名截访的警察当场死亡;据说另外一名截访的警察重伤,在抢救一个月后也死亡;一名警察临时雇用的司机重伤;访民李秀霞重伤,脊椎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
    
    李秀霞姊妹近来发来微信中说到“徐长老你好:我3月31日出院在家养病,现在什么活也干不了,只能维持自己的生活。······。徐长老我主要的病情是:脊椎爆裂性骨折,因为岁数大钙吸收率低,骨密度不够必须依赖护具,不能干活只能靠养。······。没有一个忧患,耶稣不能担当,没有一个痛苦,耶稣不能背负,相信他,跟随他!······。我们所走的路都是十字架的路,有主与我们同行,我们什么都不怕。感谢神!”
    
    去年的10月24日、10月31日李秀霞姊妹和王红霞姊妹,两次来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11月1日李秀霞姊妹发表了一篇文章《不合理拆迁被逼到北京》。因此,在11月2日被截访,即从亲戚的家中被抓到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派出所,后被强行带回黑龙江,结果路上出了车祸。
    
    2、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是实实在在地走在十字架道路上,请为我们祷告
    
    在去年的1月24日,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1个月。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没有罪,而且我们学习《圣经》,是来被耶稣感动,是来拿去心中的恨,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当今的中国是最需要我们的基督信仰。
    
    《游行示威法》第二条:“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与“非法集会罪”扯不上任何关系。为此出狱后的我们,我们先后经历了,到区公安分局的申请、市公安局的复议、中级法院的诉讼(申请)阶段,来要求国家赔偿,以此来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我们坚持信仰,坚持聚会学习《圣经》;我们坚持为信仰争辩,要求国家赔偿。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是实实在在地走在十字架道路上,因此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如在我们13人出狱之后,仅仅在去年,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又有王素娥、胡石根、杨秋雨、王玉琴、叶国强、岳爱玲、赵作媛等又先后被拘留。李秀霞仅仅在我们这里聚会2次后,就被截访,路上出了车祸。
    
    3、冤假错案使我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为此我要上访,来使我能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
    
    在15年前的2000年,辽宁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酷刑,我们揭露了此事。2003年我被抓,2004年我被判刑2年,2006年出狱。在我被抓之前,2003年浙江萧山凸渡沙教堂被强拆,刘凤钢受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主席的委派,两次去浙江萧山,并报道了此事,为此刘凤钢被抓。受此牵强,我也被抓。因此2003年的这次坐牢,我是在浙江坐的牢。
    
    出狱后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如昨日(七七事变纪念日)早上警车停在院门口,警察到了监视房里(平时只有联防在此上班,来监视我)值班。如此监视、软禁,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医保,有病也不能及时治疗。近来生活是陷入困境,面临着吃不上饭,为此我不得不将开始走上上访的道路。
    
    2006年出狱后,我就想上访维权,可是因为要到辽宁鞍山去了解基督徒被酷刑的情况,还要到浙江区申诉,而这需要不少的钱,而我没有。为此,上访的事情一直耽搁着。可是,现在,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将上访。为此在前日(7月6日)星期一,我来到了永定门西街甲一号,这里应当是国务院、最高法、全国人大的信访接待处。这里人山人海,有访民,有截访的。我是先来看看情况,好以后来上访。我只能先在北京上访吧。
    
    前日(7月6日)星期一,在这个国家级的信访中心,我见到了王红霞,她也来上访。去年她曾和李秀霞一起来京。结果,王秀霞在被截访回黑龙江的路上出了车祸,还死了2个警察,伤了一个司机;王秀霞受了重伤,现在无法正常生活。王秀霞不能再来北京了,而王红霞的问题依旧是没有解决,为此王红霞再次来北京,来上访。王红霞向我说了,他们为什么要上访,他们所要反映的问题。
    
    4、王红霞说:拆我们的住房,每平方米只补偿360元(三百六十元人民币)太不合理了
    
    王红霞说到:
    
    我是王红霞,住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管理局855农场7队,父母都是农场的老职工,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响应国家号召,来到这北大荒支援边疆。我1976年出生,一直是农场职工的子女,因不会走关系,一直没有能成为农场的正式职工。
    
    2010年我结婚时,公公婆婆给我们夫妻买了一所房子,有近百米的住房,还有一个半亩多的院子。房子是80年代盖的,还比较新(绝对不是危房)。院子内有半亩多的地,种的菜够我们一家人吃。房子有房产证,在我做小买卖需要钱时,可以到银行做抵押。
    
    2013年农场以“危房改造整体搬迁”的名义,强拆了我家。每平方米只补偿360元,近百米的住房只补偿了5万多元,半亩多的院子不给补偿。
    
    而农场卖给我们的楼房却是,每平方米1800元。我买不起原来那样大的面积,只买了86平方米,是16万多。为此,我们不得不从银行贷款10万元,又从亲友那里借了7万元来装修。
    
    而且这楼房还是(我家住3层)小产权房,不能到银行做抵押。由于我做小买卖,有时周转不开,现在也不能靠抵押房子来贷款,这样就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我们只是农场职工的子女,职工是每人可以承包75亩地,我们作为女子(实际上都快成老年人了)每人只能承包30亩地。我们一直以务农为生,有时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17万元的债务成了我们极大的负担,加上孩子还要上学,我们实在是无法生活。
    
    “危房改造整体搬迁”本来应当是改善我们的生活(而且我们原来的房子也不是危房)。可是,每平方米只给360元,实在是太不合理了。这样的“危房改造整体搬迁”使我们的生活质量明显下降。住房面积减少了,院子没有了,还欠下17元的外债。
    
    为了生活,在去年,我和有着同样遭遇的李秀霞来到北京,打算上点货,做点小买卖,维持生活。结果,因李秀霞以前曾来北京上过访,而被截访。
    
    在去年的11月5日,在从北京到牡丹江路上,出了车祸。一名截访的警察当场死亡;另外一名截访的警察重伤,在抢救一个月后也死亡;一名警察临时雇用的司机重伤;访民李秀霞重伤,脊椎骨折,盆骨粉碎性骨折。
    
    李秀霞住了近半年的医院,因为脊椎爆裂性骨折,因为岁数大钙吸收率低,骨密度不够,必须依赖护具,目前是不能干活,只能靠养。
    
    我们是农场职工的子女(实际上都快成老年人了),一直以务农为生,再做点小买卖,生活已经很艰难。现在“危房改造整体搬迁”更是害得我们生活质量进一步下降。每年还要还不少的外债(贷款),我们实在是无法正常生活。为此我来京上访,向有关领导反映我们的问题,希望有关领导给予解决。
    
    拆我们的住房,每平方米只补偿360元(三百六十元人民币),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王红霞,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管理局,855农场7队,身份证号:231026197605255524。手机号,15094636249;13555062658
    
    5、每周一在市政府门前的街心花园都有很多访民,大家在这里述说心中的痛苦
    
    王红霞进入到了永定门西街甲一号这个“国家级的信访中心”。我离开了这里,来到北京市政府门口的街心花园。每到星期一这里都会有更多的访民,他们在进出“市政府信访办”登记(上访)前后,都会在这里待上更多的时间。都到星期一上午,这里都会有很多访民,大家在这里述说心中的痛苦。
    
    在这里,我见到了很多北京的访民,如苗维荣、常诚、张洪斌等等,他们都是上访十多年的老访民。尤其是苗维荣,因为拆迁问题,已经上访10多年了。她是老北京人,却一直居住在日本(有绿卡了)。北京的房子被强拆了,这些年来一直是北京、东京的“来回飞”( 据说上海访民坐高铁就不花钱),花的钱都够买原来的房子了。
    
    在2004年,苗维荣也曾被抓坐牢,关了一个来月。说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是向境外非法刺探、提供情报罪,是间谍等等。她那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呀。2003年,我们(徐永海、刘凤刚等)把“鞍山警察酷刑基督徒的事情”说出来,也给我们打的是“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罪”,这不是明确的冤假错案吗。
    
    而且,还给我们泼了一身屎,说我们向境外敌对势力提供情报,是“汉奸、卖国贼”。明显是对我们的污蔑,为此我将不得不上访。在谈到这件事情时,苗维荣也是十分生气,表示也不能不上访,来为自己讨个公道。
    
    6、为此,请肢体们为我祈祷,求主给我力量
    
    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街心花园里,我见到了吴田丽,她也是老访民。她说老访民王卫平在二炮总医院住院,得了癌症。此医院在我家边上,下午我和吴田丽看望了王卫平。王卫平1年前患了直肠癌,很是痛苦。我们很想帮助王卫平,可是我们都是访民,在经济上没有什么能力,只能是单单地来看望一下。
    
    想想王卫平,也就60岁上下,生气、着急得了癌症。再想想我们这些访民,很多也是如此。为此,我们需要信仰,需要基督信仰,让耶稣进入我们每一个访民的心里,让我们拿去心里的恨,让我们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为此我要坚持信仰,坚持聚会,坚持传福音。我向王卫平再次介绍了耶稣,希望重病中的王卫平接受耶稣。为此请肢体们为他祈祷,为他的身体祈祷,为他的灵魂祈祷。
    
    我今年55岁了,想想以后如何生活呀,如果我得病,我还不如王卫平呢,我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只能等死。为此我要上访,来解决这些问题。我曾作为医生工作20来年,我不应当如此。为此,请肢体们为我祈祷,求主给我力量。求主与我同在。
    
    2006年1月我出狱后,面对如此的艰难,我依旧坚持基督信仰传福音,并且继续坚持科学研究,如对脑科学的研究,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在此,我请求朋友们、肢体们,来支持、帮助,如帮助我出版《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一书。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1、李秀霞姊妹车祸后在医院住院时的照片一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2、李秀霞姊妹车祸后在医院住院时的照片二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3、李秀霞姊妹车祸后在医院住院时的照片三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4、王红霞走进“国家级的信访中心”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5、徐永海、王红霞在“国家级的信访中心”门前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6、在“国家级的信访中心”门前,访民人山人海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7、在北京市政府门前街心花园内的访民
    从截访路上出车祸两警察先后死亡谈起/徐永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413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强拆、截访的悲剧何时了1/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于建嵘: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成都访民被截访受伤 亲友询问被警方抓走
·周燕琼遭遇截访、殴打 ,押送时被访民拦截
·河南可怕的截访与欺骗:一个截访干部的忏悔录
·张淑平反抗截访被起诉 法院怕声援者多推迟开庭 (图)
·上海1308人集访党中央,不被截访不被登记 (图)
·南方某县信访局长挂北京地图,标出“截访”重点区 (图)
·李延香被截访丢弃抢劫后 还不知道她情况怎样 (图)
·湖北襄阳十三名访民被三十余截访殴打、强行遣返
·退伍军人霍传强因上访在“劳工节”被截访拘留 (图)
·五一劳动节各地政府忙截访 倪玉兰再被公安逼迁 (图)
·在京访民大集访 有访民被截访者逼得爬树顶躲避 (图)
·伍立娟揭维稳产业链:截访者在京吃喝玩乐都报销 (图)
·河南嵩县近百访民被截访 黄随强重病被重复拘留
·访民高靖春车祸后任不时被地方截访骚扰 (图)
·内蒙古7牧民赴京上访 遭截访带回两人被扣留逾日
·制度不倒,没有幸存者:【截访干部杀死上访者】
·内蒙古访民被发怒截访者捅死 其子接力上访
·内蒙古访民被截访者捅死 其子接力上访
·福州市女访民郑建烟“两会”遭遇流氓化截访 (图)
·青岛维权人士林秀丽被截访回当地后拘留十日 (图)
·浙江女冤民陈彩味遭截访,上衣被扯光受凌辱
·河北周本顺截访拘留罗秀玲10天 绝食6天获释
·七一前夕广西访民彭海清遭截访人暴打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悲情:同是有情人 生死两重天
  • 方方: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 穿山甲走私猖獗 20年近90万只受害
  • 韩国出现第2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新增确诊100人 总数升至20
  • 法国A-380向湖北运送医疗物资 返程再撤数十侨民
  • 若未来一周暴力袭击减少 美国或与塔利班签约撤军
  • 伊朗新冠疫情再死2人 累计4死 18确诊病例
  • 暴力对待本国隔离者 异端教会群聚感染...疫情世界新奇闻
  • 台湾扩大追查新冠肺炎不明感染源人心惶惶
  • 穿山甲疑带新冠病毒但捕猎走私仍然猖獗
  • 中国监狱爆发新冠疫情 超过500人感染
  • 中国宣布豁免美国部分产品额外关税
  • 李克强要求早日实现口罩日产过亿只
  • 苏贞昌:武汉第二批台胞包机至今谈不拢阻碍在中国不在台湾
  • “复制-粘贴”的发明人走了 享年74岁
  • 防暴警出席同袍退休宴后确诊网民齐声喝彩开香槟
  • 浙江山东监狱分别爆发疫情多名官员立即落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