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程映虹: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21日 转载)
    
    自从苏联瓦解以来,这个历史事变在中国官方和形形色色的左派那里成了一具被翻来覆去再三解剖的死尸。官方和左派以死者家属自居,认定死因是他杀,背后有一个惊天大阴谋,凶手是西方的和平演变加上戈尔巴乔夫的叛变所造成的里应外合。各种书籍、文献和纪录片竭力要让人们相信这个验尸结论。
    

    然而,苏联瓦解的最根本原因是制度。这不但是指那个完全失去了活力的政治和经济制度,而且更是那个难以维持的多民族国家。在苏联放弃了世界革命的努力后,那个国家制度就蜕变成了一个过时的大帝国的框架,无法适应20世纪的世界,迟早会崩溃。所以苏联的死因可以说是老年综合症和并发症的结果。
    
    但是,就算我们按照中共的逻辑,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出那么一个政治集团,那么一批人,他们一心一意要搞垮苏联并最终成功的话,那恐怕首推毛和邓的中共。这个中共恩将仇报,背叛苏联,在它后背插上一刀,不但分裂国际共运,而且迫使苏联兵分两路。不但如此,这个中共还在国际上大声疾呼,要西方警惕苏联,不要和它搞缓和。更有甚者,这个中共还把越南当作苏联的走卒,出兵教训,不惜将自己多年援助的成果毁于一旦。追随中共的那段历史,可以说它做的一切,都是唯恐苏联不亡。
    
    恩将仇报,分裂共运
    
    站在国际共运的立场上,应该说五十年代是一个兴旺发达的时刻。尽管赫鲁晓夫反斯大林导致了波匈事件,但毕竟社会主义阵营有一个世界上疆域最大的国家和一个人口最多的国家,有十几个仆从国,再加上1959年革命成功的古巴,就和西方对比的政治实力而言是大有可为。但就在这个时候,毛泽东发起了向苏联的挑战。无论是出于意识形态还是个人权欲,毛泽东向苏联的叫板导致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分裂,用中共的话来说,做到了西方帝国主义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今天回过头来看,当时究竟有什么使得中苏非得分家不可?对于这个问题,当时中共党内对苏强硬派邓小平1989年对戈尔巴乔夫的一番话已经很说明问题了。邓说当时我们两家都说了一些空话,其意就是那场争论在理论上是站不住的。现在中共内部对那场争论找出的唯一理由是民族主义,说那场争论反对的是苏联老子党的态度,大党大国主义。这纯粹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算苏联态度有一些傲慢,但和在所谓的”帝国主义威胁”面前保持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这个大局相比,孰轻孰重应该一目了然。何况,中共夺权、在国际上站稳脚跟,这些都离不开苏联。1949年建政后苏联又给予中共方方面面大量的援助,甚至导致了所谓的全盘苏化。
    
    毛的中共挑起和苏共的争论,在当时受到绝大多数国家共产党的质疑和反对。站在它们的立场上,这纯粹是无事生非,不知毛究竟搞的什么名堂。真正跟中共态度完全一致的只有阿尔巴尼亚。它除了意识形态的极端化,还有赫鲁晓夫的苏联和阿尔巴尼亚民族主义的宿敌南斯拉夫修好这个原因。其他一些国家例如北越和北韩,则被迫在中苏之间骑墙。尽管他们国内政策和毛的中共类似,但在国际上还是希望从社会主义阵营的大团结中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古巴也是如此,但最后它不得不清除了党内亲华的格瓦拉,完全倒向苏联。
    
    从整个国际共运来看,由毛挑起的中苏冷战不但在实践上、而且在理论上宣告了共产主义革命这条道走不通。由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起的国际共运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周折,总算迎来了一个全球范围内四处开花的大好局面。但在毛看来,这不是大好局面,而是最危险的时刻,所以要大张旗鼓地反苏。这等于是说在千辛万苦到达目的地之后,领路人却告诉你走错了地方。这种自我拆台的事,只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才干得出来。
    
    背后插刀 包围苏联
    
    毛的中共和苏联分家后,十年内两党关系很快从意识形态的争论发展到政治对立,又从政治对立到军事对峙。
    
    中共在国内猛烈批判苏联修正主义,把毛的反对派作为苏修的代理人挖出来,在全世界范围内揭露苏修的真面目,到处拆苏联的墙角,文革期间红卫兵的反修斗争甚至搞到莫斯科红场上。这一切迫使苏共做出相应反应,认为中共的真正意图是要搞垮自己,于是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在国际政治上,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国家行为。
    
    本来,五十年代中苏边境太平无事。苏联全心全意在欧洲对付西方。现在,中共的反苏迫使苏联兵分两路,这很像苏德战争初期苏联时刻要担心德日同盟,日本会从远东发难,从而将很大一部分兵力留在远东地区那样。站在苏联的立场上,毛的中共简直就是在冷战中自发地配合西方帝国主义,从背叛自己到在自己背后猛插一刀,和西方一起形成对苏联的东西合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从60年代末开始,冷战的格局发生了一个极大的转变。这个转变今天很多研究冷战的学者都没有把它纳入东西方对峙的整个格局来衡量。这就是究竟如何看待中苏分裂给世界政治带来的后果。今天我们至少可以说,中苏分裂第一是大大削弱了社会主义阵营,第二是迫使苏联兵分两路。这两个后果,西方都是直接受益者。所以,毛泽东不但是国际共运的叛徒,而且是西方国家送上门来的意想不到而又求之不得的同盟者。这个历史事实,今天那些毛粉和左派们应该搞搞清楚。
    
    大声疾呼 警惕苏联
    
    到了70年代,中共和西方以及国际反共势力缓和关系,全力对付苏联。当时苏联和西方一些政治势力提出”缓和”的口号,在核武器和其他问题上举行谈判。苏联和西方国家也发展了经济贸易和各种文化关系。如果翻阅一下当时中国的报章,可以看到中共的反苏在此刻又有了新的重点,从苏联修正主义到苏联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向世界、首先是西方不遗余力地揭露苏联以缓和为名、行扩张之实的真面目。当时中国的所谓世界大战的预言,基本上都是把苏联想象为进攻的一方的。
    
    毛泽东和复出的邓小平在70年代会见了很多西方和第三世界国家的政要,尤其是那些被它认为是对苏软弱或是存有幻想的政治家。在谈话中,他们不厌其烦地告诉客人不要相信苏联,苏联霸权主义是如何危险,如何阴险,如何不择手段,和它搞缓和是上当受骗,是绥靖,是纵容侵略,你们迟早会发现吃大亏的,等等。唯恐西方对苏联不狠。相反,对西方那些极端反苏的政客则是待之以上宾。
    
    今天中共想联俄反日,对俄日之间的所谓北方领土问题不置一词。但70年代时这个北方领土问题在中国报刊上是被大肆渲染的,好像成了中国自己的领土问题一样,中共唯恐日本人忘记,唯恐他们不敢向所谓的新沙皇追讨,要中共出面。
    
    不但如此,中共的反对”苏联霸权主义”成了它在全球区分敌我友的标准。按照这个标准,政治上再反共独裁的人也可以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而两个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和古巴则成了苏联的走卒。越南甚至被称为是”东方的古巴”。中共领导人就是如此向美国证明自己”教训”这个昔日小兄弟的正当性的—你就把越南看作是另一个古巴好了,它是苏联的走卒,我替你揍它一顿。
    
    苏联瓦解 假装无辜
    
    明了这段历史,就可以发现,如果说苏联是被人谋杀的话,那么凶手之一今天正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和手套站在解剖桌旁忙活。这个真凶假装无辜,不但一本正经地向世人宣布他已经找到了”凶手”,还危言耸听,说自己现在又成了这个”凶手”的下一个谋杀目标。
    
    今天澄清中共在苏联瓦解中的历史作用,同时也必须强调,苏联的瓦解符合世界和平、人类进步的价值,但这并不是说,凡是为苏联的瓦解出过力的政治势力都是进步的。中共主动迎合西方反苏势力,配合西方的冷战,为苏联的瓦解出力极大,也付出了政治、经济和道义的代价。但它当时用来批判苏联的那些意识形态教条和口号,比苏联当时奉行的离人类普世价值更远。如果当时苏联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中共则站得比它更远。今天它用来解释苏联瓦解的那些历史原因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来源:《动向》杂志2015年9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008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程映虹: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程映虹: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程映虹: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程映虹: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图)
·程映虹:希特勒的女阿凡达,从反民主到反人类
·程映虹:“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程映虹: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程映虹: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程映虹: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程映虹: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程映虹: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图)
·程映虹:带走与跳楼
·程映虹:“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程映虹: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程映虹:“黄种人”的崛起?—当代“中国人”认同中的种族因素
·从昆明惨案想到“炎黄子孙”/程映虹
·程映虹:党籍,干籍,军籍和户籍
·请神容易送神难——红歌运动的前景/程映虹
·把辫子当巨龙甩的国民/程映虹
·程映虹: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卡斯特罗无耻剥夺华裔古巴人的历史见证 /程映虹
论坛最新文章: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