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德元:谈论“百姓父母官毕可旦的自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杂志《炎黄春秋》,2010年第10期,赵宗礼文章“以左反左醇成的唐河事件”,读后感想。
    
     文章探讨的是1960年河南省唐河县县委第一书记毕可旦全家6人(毕可旦夫妇2人及二儿子,还有3个女儿)跳井自杀的原因(二儿子未死)。

    
    文章摘录:
    
    “为了完成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可旦提出:‘拼命干,死了算’,‘要发高烧到40度,就是烂掉一批干部,也要确保任务的完成。’毕可旦常说:‘粮食问题上,阶级斗争尖锐极啦!’1959年10月29日,毕可旦在全县粮棉油入库电话会议上说:‘在唐河大寺[县大会场]搞了半个月,回去后还翻案,可见有些人资本主义思想是严重的······粮食工作上不去,就是资本主义当道,对资本主义一定要打倒后还要踹上几脚,同时还要打击富裕中农思想。’唐河县书记处书记张书楷在秋粮入库的电话会议上说:‘认真发动群众,大反右倾,大反瞒产,确保粮食征购任务的完成。’毕可旦补充一句说:‘必须完成征购作务,这是在对农民的改造!’县福利办公室干部钮丹给他反映说:‘上屯公社大郭庄大队因粮、棉、油入库死了人!’毕可旦说:‘真要是因为粮棉油入库死了人,也没啥!’指示属下给下屯公社党委书记打电话,要他‘不要怕’。······。在一次县委扩大会议上,县委书记处书记李华亭介绍了城关公社有人在棉被内装了24斤棉花,一个棉裤内装了8斤棉花,各公社第一书记也介绍了各自发现的典型。对于这些‘典型’怎样处理?几天之后,有了鲜明的态度,李华亭主持召开了棉花征购工作电话会,下面请示说:棉花都装成被子、棉衣棉裤了,怎么办?李当即表态说:‘装上也要扒出来!’从而唐河全县上下开始扒掉群众的棉被、棉衣、棉裤里面的棉花,拿出来充当当年棉花任务的疯狂行为。毕可旦常说:‘马列主义必须加两分秦始皇才可治县······某些人对第一书记制度不满意也不中。’县委委员、城关公社党委第一书记罗保全更进一步发展为:‘只有马列主义与秦始皇手段相结合,才能实行合理独裁’;又说:‘心不狠不能治国,手不狠不能治事,面软不能立事。’郭滩公社第一书记在强调完成粮棉油征购会上说:‘完不成任务我非喝你们的血,吃你们的肉,砸你们的骨头不中!’大河屯公社党委书记薛云瑞更在会上恶狠狠地说:‘完不成任务者,给我照死处整!’ 综上所述,把毕可旦自杀的原因归纳如下:身为主政唐河多年的‘父母官’,毕可旦对唐河县后来饿死那么多的人感到无颜见唐河人民,也为自己一定要为此承担的重大责任而后怕;县委扩大会议上‘墙倒众人推’的世态炎凉现实,不顾事实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而又不给解释的机会,使他感到很冤枉又很憋屈;省、地委要把他当‘敌人’处理的极端作法,外地不少地、县有问题的领导人已经被抓或自杀的残酷现实,使他感到在劫难逃;‘爱人刘桂香家庭妇女,身体又太坏,觉得再活下去,抚养儿女也将成大问题,决心根他一起走。’······.所以他选择了和家人6口一起自杀的绝路。······。以‘左’反‘左’,诿过于下,对犯错误干部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不近人情的极端做法。‘左’祸害人也害己,这就是毕可旦事件给人的沉痛教训。······。”
    
    [想说]
    
     从文章中可看出,‘毕可旦是个‘乌托帮’式空想社会主义的积极推行者,左得发狂与出奇。’当年在他领导下的唐河,上报产量及粮棉征购过程中,书记们的疯狂与残暴。这真是‘左’祸猛如虎,使得唐河县在1960年春饿死了9万多人。我认为;这情况在全国是普遍现象,只是轻重不同而已。那帮书记,把上级的讲话、指示当成圣旨,把百姓当成是牲畜。只要完成上级的任务,还管百姓死活吗?这都是极权制度造成的。毕可旦如因查出饿死那么多人感到无颜见唐河人民而自杀,可说还尚存人性。但从他及其他书记对党的忠诚上,对领导的服从上,从他们在当时言论的蛮横程度上,从他们当时处事的凶狠程度上,就可看出,这帮书记的人性早已完全丧失,他们对老百姓的凶残,己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所以我认为:他并不是为无颜见唐河人民而自杀,而是因为他确实感到冤枉、憋屈,上级还要把他当作‘敌人’的‘极端’做法,使他感到自己的在劫难逃,难以面对残酷现实而自杀。谁应为造成全县大饥荒、九万人的饿死负责?共产党及顶层领导肯定是不会负的。全国几千万人的饿死,不杀几个,不关几个能平民心吗?一个县委第一书记,对于组织的上层来说,只是一只卒子,还是舍他出去吧,以平民心。
    
    毕可旦,他是罪恶政策的贯彻落实者,他只是一部罪恶机器上传输作恶信息的一个部件。但组织、上层领导为了揩清自己的罪恶,‘极端’的要把他当成‘敌人’,把罪恶推在他一个人身上,只有如此,才能证明党、领导的永远正确;同僚们对他进行了‘墙倒众人推’,只有如此,才能揩清他们自己的罪恶。毕可旦确实感到冤枉、憋屈;他忠诚于党,服从于领导,积极贯彻实施、安排完成组织、领导下达的征购任务。却想不到落得如此下场。
    
    给已故唐河人民的‘父母’官毕可旦追加的悼词:
    
    “••••••,毕可旦的自我了断,这是他为党作出的最后贡献,他放弃了为自己的辩解,因为这辩解可能会给党的光辉影像抹黑;他的自我了断,是他给领导完成的最后一项工作,他个人替领导们抗走了群体共同的罪恶;他的自我了断,是给同僚、下属竖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当组织、上层领导要他负担罪恶责任时,他毫不犹豫的自我了断,这就可便于组织、领导给他追加任何的罪行;他的自我了断,是他为自己找到了最好去处,他生前忠于组织、服从领导,为的就是飞黄腾达,步步高升,谁曾想到会被组织、领导当成卒子舍掉。今后是前途茫茫、路途昏昏,还是一步跨出苦海,奔向极乐;他的自我了断,也是他对唐河人民最好的交代,是给活着的人民一个说法,也是对在这场罪恶中丧生人民亡灵的告慰。他自我了断,这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即解脱了自己,又解脱了组织与领导,即平息了活着人民的民心,又告慰了这场罪恶中已故人民的亡灵。毕可旦,你应该走了,请你带走组织与领导要你承受的冤枉,一路走好;请你忘却组织与领导要你承受的憋屈,安息吧。”
     2010-10-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01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学习‘吴邦国报告’的讨论发言/丁德元
·人权日上海维权者丁德元遭警察绑架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博客最新文章: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谢选骏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张杰博闻三股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拉开中共大败局的序幕
  • 胡志伟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谢选骏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滕彪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谢选骏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