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胜寒:《可兰经》,伊斯兰国的法理教义黑后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3日 转载)
    
    伊斯兰国(ISIS)是由一批地痞流氓加野心分子,假借伊斯兰宗教名义来招摇撞骗的撤头撤脑暴力集团,至今没有任何国家承认其主权地位。由于拥有一万余名军事人员,加之以绝对的残暴手段来统治其占领区,使人既惧怕又担忧。
    

    伊斯兰国本来是本拉登基地组织的分支,由于过于残暴与胡乱解释《可兰经》,基地组织与之划清界线,甚至于公开谴责之。
    
    2015年11月13日,伊斯兰国(ISIS)派出八名所谓的圣战暴徒,在巴黎的剧院、餐馆,大街,体育场,咖啡店、等六个地方,同时发动恐怖袭击,导致132人死亡,超过352人受伤,震惊全球。
    
    巴黎大屠杀,不是伊斯兰国残暴行凶的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它不仅屠杀异己,屠杀别的宗教,也屠杀同时伊斯兰的什葉派。翻查伊斯兰国使人发指的兽性暴行,可谓罄竹难书。
    
    伊斯兰国之袭击法国,是可以理解的,一来显示它的残暴合法性,二来显示它的报复能力----报复法国自今年9月以来,在伊拉克对伊斯兰国发动的1285次空中军事行动,与271次的空袭袭击。
    
    八名伊斯兰国暴力恐怖袭击分子,全部身背自杀包袱,在行凶后,七人引爆自杀,一人被警察的子弹射爆,全部死亡。
    
    是什么力量使这些暴徒视死如归?除了愚昧外,还有被洗脑的因素在内,究其根源,全是来自《可兰经》的暴力征服论,与烈士天堂论。
    
    伊斯兰国是人类历史上最没有是非标准,最愚昧落后,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赤裸裸残暴集团。基地组织的袭击目标,是美国与欧盟的文明国家,但不袭击同是穆斯林的其它派别,属于遜尼派的伊斯兰国暴力集团,每次到了新征服的地方,首先放火焚烧的,就是基督教堂和什葉派清真寺,甚至同时遜尼派的异己反对者,亦在它的屠杀范围之内。
    
    在鼓吹伪真理的舞台上,世界各地的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扮演了一个愚昧而封建、落伍的角色,而伊斯兰国正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典型代表。
    
    随着文明的进步,奴隶制度已经逐渐消失,但在伊斯兰国那里,却是方兴未艾。英国作家娜欣蒂.白吉克尼(Nazand Begikhani)曾为文揭发说,伊斯兰国已经抢掠与贩卖了高达七千余名的妇女,每到征服地,只要是非遜尼派穆斯林妇女,一律将之轮奸,然后将之贩卖为性奴而图利。
    
    伊斯兰国在其官方网站上无耻地宣称,根据《可兰經》指示,他们“有权”强奸甚至于屠杀被俘虏的非穆斯林妇女。
    
    联合国在2014年10月2日发布声明说,伊斯兰国是在大作奴隶买卖的,年青的伊拉克雅兹迪族(Yazidi)少女,可以贩卖到一百六十美元,只能做体力劳动的四、五十岁女性,只值四十美元。伊斯兰国以宗教信仰与圣战理由,对雅兹迪族进行空前绝后的灭族式集体屠杀。
    
    2014年8月,伊斯兰国攻下辛贾尔后,以“异教徒”的所谓罪名,立即屠杀五百名雅兹迪族壮丁,作为下马威。
    
    2014年11月,伊斯兰国攻进了在伊拉克安巴尔省,将不愿归顺的322名阿布尼姆族人,用机枪屠杀殆尽。
    
    在伊斯兰国的荒唐杀人有理宗教遗毒下,连看足球,养鸽子,都可以成为被砍头的罪名。养鸽子行为,是“意图成为美帝特务嫌疑”,当然要杀。2015年,在伊拉克摩苏尔,有十三名青年人,因为在电视上观看伊拉克对约旦的足球比赛,而全被枪毙。
    
    2015年8月,《纽约时报》揭发说,伊斯兰国鼓励并认可:战士有权对不论年龄的雅兹迪族妇女施暴,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更接近真主”。
    
    2014年12月,伊斯兰国研究教令部出版了备忘录,以《可兰經》第23章第5節为依据,鼓励战士们不论自己是否已婚,就像与自己的女奴一样,一律可以与被俘虏的非穆斯林妇女性交。
    
    伊斯兰国在欧洲、印尼与非洲各地,以“嫁给真主的战士亦算是圣战”的骗术,将一些不明事实的天真女性,骗到伊斯兰国占领地,与真主战士“圣战”,而美誉之为“结婚”,但在真主战士兽性发泄后,却立即“离婚”,再将之交予另外的战士去“结婚”。明明是军妓和性奴,却美其名为“圣战婚姻”。
    
    这种“圣战婚姻”,平均是两个小时。这种兽性乐趣,往往成为吸引轻浮年轻人加入伊斯兰国为其卖命的诱饵。更可悲的是,这种“圣战婚姻”诈骗,是被《可兰經》认可的。
    
    皮尤研究中心发表的民调显示,在西方文明国家全盘否定伊斯兰国外,即使是在穆斯林世界里,伊斯兰国的名字,亦是声名狼藉,有如过街老鼠:在黎巴嫩,无论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超过98%的穆斯林厌恶并唾弃伊斯兰国,以色列是91%,巴勒斯坦是84%。伊斯兰国不仅是穆斯林的公敌,也是文明人类的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笔者曾多次为文,探讨《可兰經》的暴力征服论和封建愚昧,并以事实为证据。在《可兰經》里,处处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与羞辱。至今为止,没有一个穆斯林国家的女性,拥有与男性平等地位的权利。
    
    《可兰經》第2章第223節说:“你的女人就像你的农田一樣,你可以隨時耕種。”《布哈里聖訓》中,甚至于规定,伊斯兰女性在性行为上,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可兰經》第4章第34節:“男人的权力压倒女性,因為真主令男人的地位比女人高一等,而且男人花自己的財富去供养她們。”
    
    《可兰經》第4章第34節说:“若担心妻子不服從,就要適當提醒她(以真主的教誨),在床時冷落她甚至打她。不過若妻子表現服從,你就無权這样做。”
    
    《可兰經》第23章第5-6節说:“信徒应该坚守自己的私處,不過與妻子,以及那些被合法佔有的女奴发生性行为則不受此限。”
    
    《可兰經》第4章第3節说:“你可以娶兩、三甚至四个女人,但如果你不能公平地对待她們,你就应该只娶一个,或者娶你的女奴。”
    
    穆斯林以彪悍勇武驰名于世,除了民族个性,还受到其宗教信仰的影响。《古兰经》的某些经文是穆斯林经常采取暴力解决矛盾的理论依据。
    
    《古兰经》第5章第45节说:“我在《讨拉特》中对他们制定以命偿命,以眼偿眼,以鼻偿鼻,以耳偿耳,以牙偿牙;-切创伤,都要抵偿。自愿不究的人,得以抵偿权自赎其罪愆。凡不依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判决的人,都是不义的。”
    
    《古兰经》是穆斯林行为的最高准则。在《古兰经》某些鼓吹暴力的教义指导下,穆斯林对付真主的敌人,尤其对异教徒是毫不手软。
    
    《古兰经》第8章第12节所指示:“你的主啓示衆天神:我是与你们同在的,故你们当使信道者坚定。我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的人的心中。故你们当斩他们的首级,断他们的指头。”在宗教这块面纱的掩护下,斩首断指等暴行,成为追求真理的合法手段。
    
    对伊斯兰教徒来说,真主的圣战啓示是不容任何人加以怀疑的。其理论基础在《古兰经》第1章第4节就说得非常清楚:“不信真主神蹟的人,必定要受严厉的刑罚。真主是万能的,是惩恶的。”
    
    圣战在伊斯兰教义里是一种后发制人的自卫行为,是得到真主授权的合法暴力行为。伊斯兰教义认为同异教徒、被教者、叛教者和土匪这四种人打圣战是合法的、正义的,亦是必须的。根据这个教义,穆罕默德于公元631年用武力统一了阿拉伯半岛,为后世的穆斯林奠定了阿拉伯帝国的基础。
    
    基本教义派伊斯兰教徒对圣战之狂热,一是由于他们相信为圣战牺牲,就可以不经真主最终审判而直接上天堂,享受八万名奴隶与七十二位漂亮处女的温馨款待;二是在穆斯林圣典《古兰经》与《布哈里圣训》中宣扬以暴力来解决问题的训词随处可见。
    
    《古兰经》第4章第74节说:“教他们为主道而战吧!谁为主道而战,以致杀身成仁,或杀敌致果,我将赏赐谁重大的报酬。”
    
    《古兰经》第4章第84节也说:“你当为主道而抗战,你只负你自己的行为的责任,你当鼓励信士们努力抗战,是为真主阻止不信道者的战斗。真主的权力是更强大的,他的刑罚是更严厉的。”
    
    《古兰经》第8章第17节又说:“你们没有杀戮他们,而是真主杀戮了他们;当你射击的时候,其实你并没有射击,而是真主射击了。(他这样做)原为要把从自己发出的嘉惠赏赐信道的人们。真主确是全聪的,确是全知的。”有了这个杀人有理和替天行道的宗教理论,因此参与圣战者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磨刀杀人而毫无犯罪感。
    
    《古兰经》在第3章第169节中赞美那些为圣战殉教的亡魂说:“如果有谁在同不信道者作战时阵亡了,那他不应该是战败者,而是战胜者,他甚至没有死,为主道而阵亡的人,你绝不要认为他们是死的,其实,他们是活着的,他们在真主那里享受给养。”
    
    《古兰经》第9章第111节又说:“真主确已用乐园换取信士们的生命和财産。他们为真主而战斗;他们或杀敌致果,或杀身成仁。那是真实的应许,记录在《讨拉特》《引支勒》和《古兰经》中。谁比真主更能践约呢?你们要为自己所缔结的契约而高兴,那正是伟大的成功。”这是穆罕默德在《古兰经》中为参加圣战而死亡者定下的可以直接上天堂的保证书。
    
    因参加圣战而牺牲的人,进了天堂后的温馨美妙待遇,在《古兰经》第44章第52节至第57节中有详细的描写:“住在乐园之中,住在泉源之滨,穿着绫罗绸缎,相向而坐。结局是这样的:我将以白皙的、美目的女子,做他们的伴侣。他们在乐园中,将安全地索取各种水果。他们在乐园中,除初次死亡外不再尝死的滋味。真主将使他们得免于火狱的刑罚。那是由于你的主的恩典,那确是伟大的成功。”
    
    这种鼓励烈士的许诺又在《古兰经》第55章第54节至第67节中再度的出现:
    
    “他们靠在用锦缎做的坐褥上,那两座乐园的水果,都是手所能及的。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些乐园中,有不视非礼的妻子;在他们的妻子之前,任何人和任何精灵,都未与她们交接过。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她们好象红宝石和小珍珠一样。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行善者,只受善报。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次于那两座乐园的,还有两座乐园。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那两座乐园都是苍翠的。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两座乐园里,有两洞涌出的泉源。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两座乐园里,有水果,有酸枣,有石榴。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些乐园里,有许多贤淑佳丽的女子。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她们是白皙的,是蛰居于帐幕中的。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他们的妻子之前,任何人或精灵,都未曾与她们交接过。你们究竟否认你们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他们靠在翠绿的坐褥和美丽的花毯上。”
    
    在一段经文中重复两次“任何人或精灵,都未曾与她们交接过。”----那是强调处女的保证。
    
    《古兰经》第56章第15节至第38节里再进一步地保证处女说:
    
    “在珠宝镶成的床榻上,彼此相对地靠在上面。长生不老的僮仆,轮流着服待他们,捧着盏和壶,与满杯的醴泉;他们不因那醴泉而头痛,也不酩酊。他们有自己所选择的水果,和自己所爱好的鸟肉。还有白皙的、美目的妻子,好象藏在蚌壳里的珍珠一样。那是爲了报酬他们的善行。他们在乐园里,听不到恶言和谎话,但听到说:祝你们平安!祝你们平安!幸福者,幸福者是何等的人?他们享受无刺的酸枣树,结实累累的香蕉树,漫漫的树荫,泛泛的流水,丰富的水果,四时不绝,可以随意摘食;与被升起的床榻。我使她们重新生长,我使她们常为处女,依恋丈夫,彼此同岁;这些都是幸福者所享受的。”
    
    在这种赤裸裸在锦缎做的坐褥上享受七十二名处女八万名奴隶的服务,与随意可得的美酒、水果、园林等等许诺下,逐渐形成了伊斯兰圣战烈士独特的精神价值,而这一价值观经过了一千三百余年的传播与鼓吹,又形成一种视死如归的暴力精神力量。
    
    在这种暴力精神力量的号召下,阿富汗的游击队凭小米加步枪,仅用十年就打败装备精良的苏联侵略军。在这种宗教圣战的感召下,原教旨穆斯林所笃信的普世价值就是暴力加圣战。
    
    有几句流行的口号,在伊斯兰教徒之间广为流传:“诵经千遍,不如争战一宵;祈祷万次,不如洒血一滴。”“站立在战斗行列的人,要比在家做六十年的祷告还有价值。”
    
    穆斯林与圣战的因果互动关系,鼓励信徒为圣战去拼命去流血,俱缘于此。在圣战的面纱掩护下,原教旨主义者的人肉炸弹可以前赴后继、接二连三地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发引爆。这使真主的敌人和异教徒的西方世界,因为错愕而失落在误解的迷雾中。
    
    来自《古兰经》的啓示,使伊斯兰教义极端仇视异教徒,并为不信伊斯兰教的人起了一个充满藐视的宗教名词:以物配主者。
    
    《古兰经》第3章第12节,要求伊斯兰教徒:“对不信道者说:你们将被克服,并被集合于火狱,那卧褥真恶劣!”
    
    《古兰经》第3章第19节中说:“真主所喜悦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曾受天经的人,除在知识降临他们之后,由于互相嫉妒外,对于伊斯兰教也没有异议。谁不信真主的迹象,真主不久就要惩治谁,因为真主确是清算神速的。”
    
    《古兰经》第8章第36节中说:“不信道的人花费他们的钱财,以便阻止别人遵循真主的大道;他们在花费之后,必定悔恨,而且被战胜。不信道的人只有被集合到火狱去。”
    
    《古兰经》第8章第22节中宣布所有的异教徒为:“据真主看来,最劣等的动物确是那些装聋作哑,不明真理的人。”
    
    《古兰经》第8章第37节中教导伊斯兰教徒要处理异教徒的理由是:“真主甄别恶劣的人和善良的人,然后把恶劣的人一层层地通通堆积起来,然后把他们投入火狱,这等人就是亏折的人。”
    
    《古兰经》第8章第55节中再度确认异教徒是:“在真主看来,最劣等的动物确是不信道的人,他们是不信道的。”
    
    《古兰经》第25章第52节中向着伊斯兰教徒宣布:“你不要顺从不信道者,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
    
    《古兰经》第8章第50节中,穆罕默德宣布真主安拉对异教徒的看法是:“衆天神将鞭挞不信道者的脸部和嵴背,而使他们死去,并且说:你们尝试烈火的刑罚吧!”
    
    《古兰经》第9章第2节中警告异教徒说:“以物配主者啊!你们可以在地面上漫游四个月,你们须知自己不能逃避真主的谴责,须知真主是要凌辱不信道者的。”
    
    《古兰经》第9章第123节中,穆罕默德唆使伊斯兰教徒要用暴力对付异教徒:“信道的人们啊!你们要讨伐邻近你们的不信道者,使他们感觉到你们的严厉。你们知道,真主是和克己者在一起的。”
    
    《古兰经》第9章第113节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兰教徒要与所有的异教徒即真主的敌人划清界限:“先知和信士们,既知道多神教徒是火狱的居民,就不该为他们求饶,即使他们是自己的亲戚。”
    
    基于这种绝对不允许被怀疑的理论,在伊斯兰宗教狂热者眼里,异教徒即真主的敌人是无可赦免的,哪怕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行。
    
    《古兰经》第9章第114节中训示:穆斯林必须放弃亲情。穆罕默德说了一个历史例证:“易卜拉欣曾为他父亲求饶,只为有约在先;他既知道父亲是真主的仇敌,就与他脱离了关係。易卜拉欣确是慈悲的,确是容忍的。”
    
    《古兰经》第9章第80节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兰教徒要大义灭亲:“你可以替他们求饶,也可以不替他们求饶。即使你替他们求饶七十次,真主也不会饶恕他们。因为他们不信真主及其使者。真主是不引导放肆的民衆的。”
    
    《古兰经》第9章第74节中,穆罕默德宣布异教徒的命运:“真主就要在今世和后世使他们遭受痛苦的刑罚,他们在大地上没有任何保护者,也没有任何援助者。”
    
    《古兰经》第9章第85节中,穆罕默德宣布异教徒的死刑:“他们的财産和子嗣不要使你赞歎,真主只愿借此在今世惩治他们,他们将在不信道的情况下死去。”
    
    在将异教徒宣布死刑后,在《古兰经》第9章第114节中,穆罕默德唆使伊斯兰教徒去动手了:“你们应当讨伐他们,真主要借你们的手来惩治他们,凌辱他们,并相助你们制服他们,以安慰信道的民衆。”
    
    正常的宗教是劝人为善,劝人宽恕,不可报复,不可杀人,更不可以暴易暴。耶稣说如果有人打你左脸,你就用右脸向之,绝对不可以用暴力处理问题,可是《古兰经》教导人要用暴力去处理矛盾,“安慰信道的民衆”的方法是“惩治他们”“凌辱他们”“制服他们”!
    
    这就是穆罕默德为真主传达的仁慈吗?如果这也可以称之为仁慈,那么什么才是残暴呢?在《古兰经》里看不到任何有关的人权概念和人性尊严。
    
    《古兰经》第8章39节中,穆罕默德为伊斯兰教徒的屠杀罪行加油:“你们要与他们战斗,直到迫害消除,一切宗教全为真主;如果他们停战,那么,真主确是明察他们的行为的。”
    
    《古兰经》第9章29节中,穆罕默德强调圣战的重要性:“当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经的人,你们要与他们战斗。”
    
    《古兰经》第9章73节中,穆罕默德替真主转告伊斯兰教徒:“先知啊!你当对不信道者和伪信者战斗并严厉地对待他们,他们的归宿是火狱。”
    
    《古兰经》第8章第60节中,穆罕默德替真主对伊斯兰教徒保证:“你们应当为他们而准备你们所能准备的武力和战马,你们借此威胁真主的敌人和你们的敌人,以及他们以外的别的敌人。你们不认识那些敌人,真主却认识他们。凡你们为主道而花费的,无论是什么,都将得到完全的报酬,你们不会吃亏。”
    
    《古兰经》第9章88节中,穆罕默德替真主放话道:“使者和他的信士们,借自己的财産和生命而奋斗;这等人正是有福的,这等人正是成功的。”
    
    《古兰经》第8章65节中,穆罕默德向伊斯兰教徒转告了真主的先见:“先知啊!你应当鼓励信士们奋勇抗战,如果你们中有二十个坚忍的人,就能战胜两百个敌人;如果你们中有一百个人,就能战胜一千个不信道的人;因为不信道者是不精明的民衆。”
    
    《古兰经》第8章66节中,穆罕默德为伊斯兰教徒许愿:“现在,真主已减轻你们的负担,他知道你们中有点虚弱,如果你们中有一百个坚忍的人,就能战胜两百个敌人;如你们中有一千个人,就能本着真主的意旨而战胜两千个敌人。真主是与坚忍者同在的。”
    
    为了确保伊斯兰教徒的胜利,《古兰经》第9章41节中,穆罕默德教导伊斯兰教徒:“你们当轻装地,或重装地出征,你们当借你们的财産和生命为真主而奋斗。”
    
    《古兰经》第9章第5节中,穆罕默德真正的目的赤裸裸地暴露了出来:“当禁月逝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那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
    
    《古兰经》第47章第4节中,穆罕默德要求伊斯兰教徒坚定地执行真主对异教徒格杀勿论的圣旨:“你们在战场上遇到不信道者的时候,应当斩杀他们,你们既战胜他们,就应当俘虏他们;以后或释放他们,或准许他们赎身,直到战争放下他的重担。”
    
    在宗教面纱的掩护下,暴力杀人被合法化、道德化、真理化、神圣化。各种利欲熏心的宗教骗子在财富、版图与权力的驱使下,不论是伊斯兰教徒为了执行《古兰经》的圣战也罢,或者基督教教徒打着护教旗帜的十字军东征也好,世人见到的不是豪抢硬夺、横征暴敛,就是奸淫烧杀、荼毒生灵。又何曾有着一点一滴宗教的慈悲与仁爱?
    
    这就是真主的意愿吗?如果这些暴力行为也是真主的原意,那么那位真主就是彻头彻尾的恐怖大师、暴力贩子!
    
    佛陀讲究与世无争,四大皆空,舍身为虎,割肉喂鹰;耶稣基督宣传的是爱世人也爱敌人;儒家鼓吹的是仁义道德,廉耻智信;但是伊斯兰教却公然推行以剑传教,以圣战养教,以捐躯积德,以残暴来换取未来天堂上的美酒佳肴、鲜果蜜乳、绫罗绸缎、另加八万名奴隶与七十二位处女的个人享受。
    
    一千三百多年以来,基本教义派伊斯兰教徒就从未与任何非穆斯林国家真正和平共处过,他们也永远不会、更不愿与之和平共处。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古兰经》本身就是在鼓吹、歌颂、美化和神化暴力,白纸黑字的经文就是最强有力的直接证据。
    
    联合国与欧盟,于2004年相继宣布伊斯兰国为暴力非法恐怖组织,美国、英国、加拿大、土耳其、澳大利亚、吉尔吉斯斯坦、沙地阿拉伯、阿猷联、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印度、俄罗斯、约旦、埃及、叙利亚、巴基斯坦等国,亦相继宣布伊斯兰国为暴力非法恐怖组织。
    
    在大选季节来临之际,美国政客为了避免被戴上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的标签,与惧怕失去八百万美国穆斯林的选票,往往不敢直言谈论伊斯兰国的残暴行为来源,就是出自《古兰经》的经文。
    
    在基本教义派穆斯林的暴力威胁下,几乎所有的文明社会,都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不敢或不愿直接讨论《古兰经》的暴力倾向,以免惹祸。但是如果不深入探讨其是非对错,就永远无法了解伊斯兰国这种基本教义派的意识形态,就永远处于被动的状态,就永远是恐怖袭击的被害人。
    
    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用实际的军事行动来回应恐怖袭击挑战。虽然伊斯兰国宣布拥有新疆和西藏的主权,甚至于公开屠杀中国人质,但是外强中干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关起门来抓异己分子,凶残得像强盗,但是对于比他更凶残的国外伊斯兰国,却懦弱得像一只把头埋到沙子里的鸵鸟,比满清还满清。只识意淫“中国梦”,只识强奸“全面依法治国”的习特勒,却依然在犹豫不决,静观其变,“外交部强烈谴责”。
    
    昔日汉朝边远小军官陈汤,率兵显军威,奔赴三千里外,砍下侮辱汉朝的北匈奴直至单于脑袋,递向长安汉帝,其奏表有豪言道:“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在此豪语下,习正恩的“外交部强烈谴责”,更像一只无能的缩头乌龟。
    
    《可兰经》已经被穆斯林神圣化,神圣化到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地步,在愚昧的宗教洗脑下,穆斯林是不惜用暴力甚至于生命去维护《可兰经》的。这种暴力行为,本身就是心虚心理的折射。任何文明人都会承认,真理是不需用暴力来保护的,需要保护的真理,绝对是靠不住的伪真理。
    
    谁都无法否认,绝大部分的穆斯林是爱好和平,反对暴力的,但谁也无法否认,《古兰经》中存有大量白纸黑字的暴力经文,而这些白纸黑字暴力经文,恰恰正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杀人有理的凭据。
    
    现在应该是指出皇帝新衣的时候了,应该是检讨《古兰经》是否基本教义派伊斯兰国的黑后台时候了!
    
    2015年11月22日 美国华府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7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胜寒:习近平的国际大洋相
·高胜寒:中国梦里的全面依法治国
·高胜寒:司法的叛乱与民权的升华
·高胜寒:画皮政治与屠刀党天下
·高胜寒:融入家庭婚姻体制与改变家庭婚姻体制
·高胜寒:改变美国文明面貌的法兰克•约翰逊法官
·高胜寒:宣扬党章也是宪法的无耻文痞
·高胜寒:毁誉参半的草莽民权领袖俱往矣
·高胜寒:宪法权利与国家安全间的选择
·高胜寒:习近平皇帝的新衣神话
·高胜寒:无法无天的无耻世界
·高胜寒:谈判是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失败的开始
·高胜寒:从傀儡堆里选出来的傀儡香港特首
·高胜寒: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高胜寒:势如破竹的四性权利民权运动
·高胜寒:罗姆尼的亿万富翁之路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越南1919年廢科舉試:為國語字“崛起”大開綠燈? 
  •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 宿命:中国梦只能在与美国精英梦博弈中实现
  •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 老鼠冒险雷探长
  •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 民主已深入生活憂兩岸敵意變深
  • 中國海外人士觀選團來台爆拜訪韓國瑜陣營被拒絕
  • 桂从友大使又口舌招尤 瑞典再掀驱逐浪潮
  • 桂从友大使又口舌招尤 瑞典再掀驱逐浪潮
  •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徐文立贺信彤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谢选骏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0)
  • 谢选骏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胡志伟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七)——中道感受/乾坤草
  • 少不丁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胡志伟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台湾小小妮蔣萬安:心態才是真正關鍵!加油💪⛽🇹
  • 李芳敏144000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18耶和華眷
  • 台湾小小妮朱立倫:搭捷運、、.加油💪⛽
  • 胡志伟斯大林向毛澤東洩露雅爾達密約
  • 台湾小小妮馬大九:一日外送員,哈哈😄
  • 胡志伟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论坛最新文章: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五节 理性与疯癫之二
  • 港专家警告武汉疫情入第三波家庭与医院传染
  • 中国卫生部新报告疫情 14省份受侵呈遍地开花
  • 第一篇指控官员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揭文微信疯传
  • 加拿大能否帮助美国摆脱中国稀土?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成长
  • 法国时装设计大师戈蒂埃告别高定时装秀
  • 竹鼠或是武汉肺炎疫情始作俑者
  • 韩国军队决定独立巡航霍尔木兹
  • 伊朗承认俄产导弹击落民航 暂缓交出黑匣子
  • 武汉肺炎疫情突升 再曝2死病例 台湾沦陷
  • 武汉肺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似乎已经证实
  • 欧盟峰会或涉华为 默克尔指会后在决定华为取舍
  • 总统选举惨败 国民党疑要跟共产党翻脸了
  • 日本严防新型肺炎从中国进入日本
  • 穆迪再下调香港评级 指管治差 自治制肘严重 若再受限会进
  • 武汉肺炎疫情扩大 中国14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