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贡钦:香港观察: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27日 转载)
    
    
    香港自由撰稿人 林贡钦
    
    林贡钦:香港观察: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


    
    在香港,近年,评论中国内地政治事务的出版物异军突起,十分畅销
    
    言论自由和法制都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当两者发生矛盾时,孰重孰轻,应以公共利益为重认真考虑。
    
    政治出版物异军突起
    
    香港是一个经济社会,长期以来政治出版物不是市场的畅销书;特别是进入互联网时代,香港出版界是每况愈下。然而近年有关报导和评论中国内地政治事务的出版物却异军突起,十分畅销,购买者以内地游客为主。
    
    这些出版物,不乏有严肃的政治理论书籍、当代历史人物传记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秘辛,更多的是描绘中国官场云里雾里的政治宫斗,被查处官员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政治新星鲜为人知的历史背景,甚至还有涉及国家领导人隐私的传闻。
    
    有的出版物的内容,挂一漏万,捕风捉影,甚至胡编乱造,总之是为了满足部分国人的猎奇和偷窥心理,为茶余饭后提供谈资。当然,最终的目的,出版商和作者可以从中获取丰厚的商业利润和稿酬。
    
    由于香港对政治出版物没有类似淫亵物品的审查制度,更没有类似广播电视的投诉机制,加上有些出版机构没有执行香港公司信息披露的注册经营制度,而变成了类似BVI公司,隐匿了出版、印刷、发行、责任编辑、作者等真实信息,不披露公司股东和董事数据,不公布办公地址,不披露受益人身份,只留下网络邮址甚至海外信箱。由于诽谤官司在香港是作为民事诉讼,公权力不介入,使律师信都无门投送。
    
    林贡钦:香港观察: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


    
    近年有关报导和评论中国内地政治事务的出版物异军突起,十分畅销,购买者以内地游客为主。
    
    香港与内地的法律制度不同,昂贵的诉讼成本和漫长的诉讼时间,加上名誉被侵犯者大多数不在香港居住,有的身陷囹圄,有的身居高位,很难跨境进行以追究妨碍名誉为目标的法律
    
    诉讼,即当事人很难到香港打诽谤官司。这实际上使有些人规避了法律责任,滥用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以牟取暴利。
    
    何为“诽谤 ”
    
    “诽谤 ”,也称毁谤、诋毁、中伤、恶语中伤、名誉损毁等。 一种明示或暗示,可能给个人、企业、产品、团体、政府或民族带来“与事实不符”的负面影响。大多数普通法司法体系国家允许采取民事或刑事的法律行动,以阻止各种“诽谤”和毫无根据的批评。而在大多数大陆法司法体系国家,“诽谤”被认为是刑事犯罪而不是一种侵权行为。
    
    林贡钦:香港观察: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


    
    香港出版“禁书”,不乏有严肃的政治理论书籍、当代历史人物传记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秘辛。
    
    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有些出版物的文章可能被界定为“诽谤”:例如,让思想健全的公众人士降低对有关方面的评价;让其他人避开或回避有关人士、公司或企业;在有关人士的生意、行业、职位或专业方面使这些人被贬低;令有关人士遭受敌意、嘲笑或蔑视;在合理情况下的有关材料(包括基于真人的戏剧中的虚构人物等)可以被认为是提及某人;重复其他人先前发布的“诽谤”性质评论,无论你是在录音中引述其内容或在访谈中加以引述等。
    
    新加坡以讼止谤
    
    针对外国媒体对新加坡及其领导人进行不实报导甚至诽谤,新加坡反应强硬,如不澄清,直接告上法庭,以讼止谤。美国《华尔街日报》、彭博社、英国《经济学人》等一些国际大牌媒体都先后在新加坡法庭上输了官司。
    
    例如,多年前,美国《纽约时报》因为在它的属下报刊报导,指现任总理李显龙不是因为功劳而获得总理的职位,因此被告上法庭,败诉并付出赔偿。新加坡以峻法和通过诉讼制止诽谤。
    
    实际上,世界各国对言论自由和公众利益都有明确界限:在欧洲,为希特勒招魂的言论没有自由;在美国,严禁散布种族歧视的言论。
    
    香港法院有淫亵物品审裁处,是艺术品还是淫亵物品,由法院裁定。香港媒体报导和评论,是诽谤妨碍名誉还是言论自由,是名人隐私还是公众有知情权,都以香港法庭审判得到判决。
    
    世界各地都在用法律来约束绝对的言论自由,以维护各自的公共利益。
    
    扑朔迷离的书商失踪
    
    香港5名书商失踪已持续数月,案情扑朔迷离,仿佛是一部谍中谍、案中案的电视连续剧。当事人称,“回国自首”或“协助调查”,“进展顺利”以及“生活及健康状况良好”。香港坊间传闻因出版敏感书刊经非正常途径返回内地,并质疑内地执法人员钳制香港言论自由等。
    
    林贡钦:香港观察: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


    
    香港示威者手持李波照片就失踪事件举行抗议。
    
    近年,不时传来出版政治刊物的书商或记者在内地身陷囹圄。由于信息的蔽塞,难以判断真伪,随着有关信息的继续披露,事件真相总会水落石出。
    
    香港是法治社会,不时有诽谤官司发生。通过法律诉讼来调整名人隐私与公众知情权,诽谤妨碍名誉与言论自由的利益关系。
    
    言论自由与诽谤官司,有时相伴而至,如影随形,反应了任何自由都是在法律制约下的相对自由。这是法治社会的文明象征,应也适合香港与内地的交往与互动。
    
    来源:BBC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906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林贡钦:香港观察:从“一地两检”到“两地一检” (图)
·林贡钦:实现自有住房的“香港梦” (图)
·林贡钦:改变香港政治生态的民主游戏 (图)
·林贡钦:资本无国界 李嘉诚的选择 (图)
·林贡钦:香港观察:当大兵遇到秀才以后
·林贡钦:“一带一路”给香港带来的发展机遇 (图)
·林贡钦:香港反水货的政治倾向 (图)
·林贡钦:没有“创科局” 不吃混毛猪? (图)
·林贡钦:面朝大海 居屋幢幢 (图)
·林贡钦:香港观察:国际化的“弃婴” (图)
·林贡钦:香港已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图)
·林贡钦:香港甘地去哪儿 (图)
·林贡钦:香港反占中与占中的较量 (图)
·林贡钦:香港观察: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 (图)
·“光纤之父”高锟获诺奖给港人的启示/林贡钦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谢选骏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张杰博闻三股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拉开中共大败局的序幕
  • 胡志伟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谢选骏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滕彪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