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六四感言 两个三十年都要否定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09年以来胡温当局和习近平实际上都是按照“王廷连思想——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办事的。

    
    但结果却是左一脚一右脚不成方圆。因为任何人都只能走一条路,不可能首鼠两端。两条路线可以斗争,却不能一同运作。
    
    说“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意思是说“两个三十年都有用”。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说“两个三十年都有错”,所以不能否定它们的对立面——另外一个三十年。
    
    现在情况清楚了:只有否定两个三十年,中国才有未来。
    
    否则,共产党中国不会再有三十年了——它将被“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给吞没掉!
    
(一)

    网文《“两个三十年”,为何不能相互否定》(王廷连,2009年8月17日,人民网-理论频道)说:
    
    当前,全国各族人民正以喜悦的心情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如果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前后两个时期刚好在这60年里各占大体30年时间。对于这两个30年,有的人在认识上还比较模糊。比如,有的以后30年否定前30年,有的以前30年来否定后30年。为此,专家强调, 要正确认识这两个30年的关系。一方面,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另一方面,也不能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8月17日《人民日报》)
    
    笔者感到,专家在这里强调的“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观点,非常重要。不仅决定着能否正确评价新中国60年的历史,决定着能否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决定着能否正确评价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定着能否正确评价我们的国体政体和国家制度,而且决定着能否正确评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
    
    首先,“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决定着正确评价新中国60年历史的大是大非问题。
    
    应该说,“两个三十年”虽然在发展阶段、发展水平上有所区别,但却是构成为新中国60年辉煌历史的“两个三十年”,因此,“两个三十年”的关系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相辅相承的关系,它们共居于新中国60年辉煌历史之中,比如,头30年,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根本的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基本的物质和技术条件、宝贵的实践经验和必要的国际环境;而改革开放后的30年,则是在前30年基础上实现大跨越的30年,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还是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都是对60年辉煌历史的自我否定。
    
    第二,“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决定着正确评价毛泽东历史地位的大是大非问题。
    
    新中国成立之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中国人民经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中国人民革命的历史表明,毛泽东是人民共和国的伟大缔造者。在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邓小平说:“回想在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样,中国各族人民就还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下,我们党就还在黑暗中苦斗。所以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48页)
    
    事实上,毛泽东不仅是人民共和国的伟大缔造者,而且是中国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主要奠基人。如通过宪法的形式,明确了人民共和国的国体和政体,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等等。为巩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成果,尤其是为中国进行现代化建设、为中国尔后的一切进步和发展,创造了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如提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我国的具体实际进行“第二次结合”的思想,强调要找出在中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道路,为中国共产党人探索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确立了基本的指导原则和正确的方向。阐明关于建设社会主义的若干重大理论原则;制定中国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建设等方面的重要指导方针;论述在执政条件下加强共产党自身建设的思想;制定马克思主义的国际战略和外交工作方针,捍卫了民族独立和国家安全。等等。总之,尽管我们犯过一些错误,但经过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我国大大缩短了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差距。毛泽东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他的名字和丰功伟绩,将永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史册。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还是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都涉及到对毛泽东历史地位正确评价的大是大非问题。
    
    第三,“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决定着正确评价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大是大非问题。
    
    因为“两个三十年”,虽然在发展阶段、发展水平上有所区别,但有一个重大的理论事实是否定不了的,那就是无论是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在指导思想上,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的,都是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发展的,如前三十年,我们坚持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后三十年以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换言之,都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指导下发展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还是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都涉及到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正确评价的大是大非问题。
    
    第四,“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决定着正确评价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大是大非问题。
    
    因为无论是前30年,还是后30年,中国的领导核心始终是中国共产党,历史证明,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也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发展中国。中国共产党的核心领导,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共和国60年的辉煌从根本上说,是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的结果。60年的辉煌成就证明,在中国,离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将一事无成。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还是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都涉及到正确评价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大是大非问题。
    
    第五,“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决定着正确评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大是大非问题。
    
    如前所述,新中国前30年,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通过宪法的形式,明确了人民共和国的国体和政体,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等等。为巩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成果,尤其是为中国进行现代化建设、为中国尔后的一切进步和发展,创造了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我们党形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相应的一整套方针政策,使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使中华民族大踏步赶上时代前进潮流。实践证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完全正确的。正如专家所言,看不到后30年对前30年的巨大超越,混淆前后两个30年的显著区别,就看不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究竟“特”在哪里。而看不到后30年与前30年的这种连续性,把前后两个30年割裂开来,就看不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是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别的什么道路。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还是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都涉及到正确认识和评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大是大非问题。
    
(二)

    网文《为什么说不能全盘否定两个三十年是正确的》(2015年4月21日,共识网,张树斌)说:
    
    两个三十年的全盘肯定和两个三十年的全盘否定错误思潮,都是哲学上的极端主义在作祟。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一思想引起了全国网民的热议。(其实,“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不是习近平2012年以后提出的,而是王廷连2009年提出的。)
    
    思想左倾的人认为,如果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那么,通过什么途径解决后三十年的腐败问题和贫富两极分化严重问题?
    
    反之,思想右倾的人则认为,如果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那么,社会体制改革怎样前进,还让恢复人民公社体制?人们再回到饿肚子的时代?显然,两头都有话要说,都不满意。那么,应当如何认识这一问题呢?下边谈谈我自己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一 为什么说不能用后三十年全盘否定前三十年
      
    社会上存在用后三十年全盘否定前三十年的思潮吗?可以肯定地说是存在的。其主要原因是认为,前三十年的时期是老百姓饿肚子的时期,谁也不愿意再饿肚子。这就是用后三十年全盘否定前三十年的主要思想原因。其实,这话说的有些太绝对,太极端。诚然,前三十年的大部分时期处于饿肚子的时期,这用粮票制实行了二十多年就可以说明。但前三十年并不全部是饿肚子的时期,五十年代初,或说实行统购统销前的那几年就并不是饿肚子的时期,相反,是一个丰衣足食的时期。这就是说,前三十年也有其正确的时期,也有其正确的事情。正确的事情当然不能否定,同样,正确的时期当然也不能否定。特别是五十年代初期,这个时期的大针方针是正确的。人民群众土地到手,物有其主。同时,实行传统社会留传下来的市场经济,政府极少干预群众的正常生产与生活,基本不存在现在的所谓“行政审批”, 所以,老百姓安居乐业。即便是农村搞的互助组与初级社,也是实行的劳资共股制。劳动分到劳动股红,而资本分到资本股红。如农村的骡、马和土地等物产都有分红权。人人平等,谁也不剥削谁,谁也不压迫谁。政治清明,吏治严谨,那时的干部都穿的老羊皮袄,下乡吃派饭,平时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同富裕。如果连五十年代初期的市场经济和劳资共股,劳资共富社会制度都否定了,那就真成了历史虚无主义。
      
    当然,前三十年正确的时期,正确的事情不能否定,但并不是说,前三十年错误的时期,错误的事情也不能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把文化大革命全盘否定了,人民公社体制已经全部撤销了,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已经被市场经济所取代了,大冒进已经回归理性了,把农民划为“二等公民” 的城乡二元体制也已经不存在了,反右运动已经得到纠正了,刘少奇、彭德怀等冤案已经得到平反了。由此可见,是党中央自己顺应人民的意愿与要求,已经将前三十年中错误的东西,错误的时期否定了,而并不是其他人要否定前三十年中错误的事情,错误的时期。
      
    从目前来看,前三十年中形成的错误的事情否定的还不够,还不足以回到正常的社会轨道上来。比如,行政审批制,这还是计划经济的那一套,严重阻碍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当然,许多行政审批制度都是后三十年中形成的,而不是前三十年中形成的。但它的管理模式是计划经济模式,而不是市场经济模式。还有,前三十年中形成的冤、假、错案,并没有完全纠正,比如,所谓的高、饶反党案,胡风案以及反右运动中没有纠正的所谓“五大右派” 案。其实,这些都应当纠正。特别是计划经济式行政审批制,中央三令五申,出台了一系列变审批制为登记制的条款,而一些部委的主要官员以各种借口就是顶着不办,不落实。这些省部级官员是形成“政令不出中南海” 的主要阻力。李克强总理要求的“壮土断腕” 式的改革,有那几位部长做到了呢?极少见。所以,实行大部委制才是当前最重要的改革任务。反之,如果对前三十年中那些错误的事情,错误的时期也不能否定,那么,就要推翻十一届三中全会及改革开放以来所形成的所有路线、方针、政策。如恢复人民公社,重新给右派戴帽子,重新实行粮票、布票、油票等票证制度,重新实行阶级斗争那一套,重新划“红五类”、“ 黑五类” ,重新给已经平反的刘少奇、彭德怀等人定罪,重新把农民划为“二等公民” 。如此等等,试问:这样做老百姓愿意吗?

二 为什么说不能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
      
    社会上存在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的思潮吗?可以肯定地说也是存在的。要不然,习总书记也不会无的放矢。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的人,所持的理由主要是认为,前三十年并无大面积贪腐和贫富两极分化,而后三十年发生了大面积贪腐和贫富两极分化,由此说明改革开放错了。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极端化的认识。这里存在两种偏见:其一是,闭眼不看后三十年解决了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而这一点恰恰是前三十年没有解决的。至于大面积贪腐和贫富两极分化严重问题,不是改革开放本身引起的,而是后三十年只搞经济体制改革,而不搞政治体制改革所造成的。所以,面对这些积重难返的局面,我们只能加大社会政治体制改革的力度,而不能再退回到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模式中去。如果再退回到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模式中,那么,全国人民就又要饿肚子,又要“吃二遍苦,遭二茬罪” 。试问:全国人民愿意吗?
      
    由此可见,后三十年中的八十年代是不能否定的,那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那是一个走向世界文明的年代。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主要应当归功于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行政审批,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管、卡、压” 。老百姓办一切事情都大体能如愿以偿。前三十年中的五十年代初和后三十年中的八十年代,是我们共和国六十多年历史上的顶梁柱时期。如果我们把后三十年中的八十年代也否定了,那么,我们共和国六十多年的历史,除过五十年代初的那几年还有些亮色外,其余时期就全是漆黑一团。你能说前三十年中的文化革命时期是好的吗?你能说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困难时期” 是好的吗?你能说“亩产万斤” 的“大吹牛” 时期是好的吗?你能说整知识分子的“打右派” 时期是好的吗?同样,在后三十年中,你能说以百分之几的人占有了百分之八十社会财富的九十年代是好的吗?你能说形成坍塌式大面积腐败的二十世纪的头十年是好的吗?所以我说,不能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如果否定了后三十年中的八十年代,那么,中国只有再退回到朝鲜的水平,这可能吗?
      
    不能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中正确的事情,但并不是说连后三十年中错误的事情也不能否定。后三十年中错误的事情主要是贫富两极分化严重和官员大面积腐败。如果连这两件事情也不能否定,那么,中国别说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即便是连封建社会也不如了,那怎么能行呢?老百姓会答应吗?

三 只有既不否定两个三十年中正确的事情,又能坚决否定两个三十年中错误的事情,中国社会才能前进
      
    由上可见,习近平说既不能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后三十年,同时,也不能用后三十年全盘否定前三十年的立论是正确的,并没有错误。因为,如果全盘否定了前三十年,那就连共和国建政五十年代初正确的市场经济道路与劳资共股,劳资共富的历史时期也否定了。那样,我们的一切就失去了根基,那我们全国的军民人等浴血奋战的结果,就失去了正当性。这恐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同样,如果我们用前三十年全盘否定了后三十年,那么,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也属于后三十年。这样,让全国人民再度回到饿肚子的时代,恐怕也是全国人民不会答应的。与此道理相同,既不能用前三十年的饿肚子就全盘肯定后三十年的整个改革开放时期的事情,同时,也不能用后三十年的全社会腐败和严重的两极贫富分化就全盘肯定前三十年整个历史时期的事情。如果全盘肯定前三十年的一切,那么,“一大二公” 和人民公社及国进民退等祸害了中国几十年的左的思潮和错误做法又会重演。同理,如果全盘肯定后三十年的一切事情,那么,“打虎灭蝇” 式反腐和为解决贫富两极分化而出台的一切制度和措施,诸如取消劳教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和车改及养老统筹并轨等等,就都成了“破坏维稳” 之举。可见,全盘否定两个三十年和全盘肯定两个三十年都是错误的,都会给中国带来灾难性后果。
      
    两个三十年的全盘肯定和两个三十年的全盘否定错误思潮,都是哲学上的极端主义在作祟。或则左倾,或则右倾,就是不往正道上走。特别是左倾思潮,它几乎贯穿了中国建政六十多年来的全部历史过程,直至现在,正如邓小平所言,它仍然是制约中国社会向前发展最主要的思想障碍。我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是正确的。他抓住了中国现存各种矛盾的主线,只有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社会才有可能向前发展,并实现长治久安。
    
(三)

    2009年以来胡温当局和习近平实际上都是按照“王廷连思想——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办事的。
    
    但结果却是左一脚一右脚不成方圆。因为任何人都只能走一条路,不可能首鼠两端。两条路线可以斗争,却不能一同运作。
    
    说“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意思是说“两个三十年都有用”。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说“两个三十年都有错”,所以不能否定它们的对立面——另外一个三十年。
    
    现在情况清楚了:只有否定两个三十年,中国才有未来。
    
    否则,共产党中国不会再有三十年了——它将被“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给吞没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916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谢选骏:孙中山是祸乱中国的“共工”
·谢选骏:《圣经》进中国语文教材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谢选骏:日本帝国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谢选骏:解放军没有子弹
·谢选骏:他者与外人
·谢选骏:良心与恐惧
·谢选骏:毛泽东读不懂孔门的《论语》
·谢选骏:共产党是类似“旗人”的特殊民族
·谢选骏:犹太人的复杂来源
·谢选骏:俄罗斯是东正教国家还是野蛮国家
·谢选骏:缠足是汉人的救命稻草
·谢选骏:文革是马列主义的“猎巫运动” (图)
·谢选骏:最高法院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思想的胜利
·谢选骏:联邦主义者正在“弄死美国”
·谢选骏: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谢选骏: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谢选骏:弗洛伊德的本能学说偷窃了耶稣基督的生死观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