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位百岁老人见证的美国历史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12日 转载)
    
    在20世纪的新闻摄影领域,约翰•莫里斯有杰出成就。在他看来,特朗普当选是他毕生所见的最糟糕的政治事件。
    

    约翰•莫里斯(John Morris)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他的父亲出生在美国内战刚结束的时候——也见证了大段的美国历史。然而这位身在异乡的美国人觉得,今年11月他算是目睹了他毕生所见的最糟糕的政治事件,当时99岁的他在巴黎观看了整晚的电视。“我的孙女和我在一起,她泪流满面,”他说,“我不像她那么难过。我经历过其他悲剧,通常是有人离世。但是我想特朗普当选让我更容易去思考早点死这件事。在我身上说早不太准确,但无论如何,我很庆幸我快走了!”
    
    近年来,美国百岁老人——该群体在现代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数量增加到了7万人以上,并且还在增加之中。莫里斯于12月7日跨入了百岁老人之列,但从他脸上异常平滑的皮肤和浓密的白发上你丝毫猜不出他的年纪。他可能是在记录20世纪的历史方面贡献最大的图片编辑:他从西班牙内战时开始投身这行,在《生活》(Life)杂志上刊登了他的朋友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拍摄的、诺曼底登陆日(D-Day)的11张照片,1972年他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头版刊登了越南“烧夷弹的女孩”(Napalm Girl)照片。他现在仍然坚持工作。他在家里有办公室,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屋里摆着成堆的报纸——一张美国报纸的头条标题写着《令人震惊的新政治现实》(A Startling New Political Reality)——和整齐码放、标着“紧急”和“谢谢”的文件篮。不过在特朗普胜选后,莫里斯不由得开始琢磨他毕生奋斗的两项事业——政治行动主义和新闻摄影——是否有任何意义。
    
    他的人生在25岁生日时出现了转折,当时日本轰炸了珍珠港(Pearl Harbor)。《生活》杂志派他搭乘一艘挪威货船前往战时的伦敦,他在那里亲眼见到了“最早的无人机”——希特勒的V1飞弹。“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想要拍摄无人机,其实故事都写在人们抬头看天的脸上。”
    
    1944年,在诺曼底登陆事件后,莫里斯跟随盟军进入法国。他和卡帕、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一起,拍摄了许多精彩照片——他最喜爱的一张是一个被俘虏的年轻德国士兵的照片,那个看起来还是孩子模样的士兵盯着镜头。解放巴黎几天后,他来到了这座城市。一位名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的当地摄影记者带他四处参观,他爱上了巴黎。“有朝一日,我们一定要在巴黎住,”他给当时身在美国的妻子写信说道。1983年,在他妻子去世后很久,他终于迁居巴黎。
    
    他计划在巴黎终老,但在这之前还有太多未了之事。他仍然主持着民主党海外部(Democrats Abroad)的竞选活动,并且对于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没能获得党内提名耿耿于怀。“他被那些把民主党当成权力工具的有钱人坑了。我现在的目标是试着改革民主党。”
    
    因此,如今莫里斯只要不是在布展或写新书,就是忙着发表政治演讲。我们翻阅了他的摄影集《我的世纪》(My Century):一张张抽烟、调情或取乐的漂亮面孔,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经离世了。就连他那共和党籍的姐姐也终于离世了,享年103岁。
    
    上世纪70年代初,《纽约时报》准备了莫里斯的讣告,以为他不久人世了,但他至今健在。“我有两个子女过世了。我有4个子女。第一个女孩在襁褓中夭折,第二个活到了72岁。我三次失去了伴侣。有时我会想,‘上帝啊,让我就这样了此一生吧。’不过我也有快乐的时光。我太太老好了。她有时很让人头疼。她总想一些对我来说不太重要的事情,比如我穿了什么衬衣。但是爱;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勇气。”
    来源:约翰•莫里斯(John Morris)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他的父亲出生在美国内战刚结束的时候——也见证了大段的美国历史。然而这位身在异乡的美国人觉得,今年11月他算是目睹了他毕生所见的最糟糕的政治事件,当时99岁的他在巴黎观看了整晚的电视。“我的孙女和我在一起,她泪流满面,”他说,“我不像她那么难过。我经历过其他悲剧,通常是有人离世。但是我想特朗普当选让我更容易去思考早点死这件事。在我身上说早不太准确,但无论如何,我很庆幸我快走了!”
    
    近年来,美国百岁老人——该群体在现代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数量增加到了7万人以上,并且还在增加之中。莫里斯于12月7日跨入了百岁老人之列,但从他脸上异常平滑的皮肤和浓密的白发上你丝毫猜不出他的年纪。他可能是在记录20世纪的历史方面贡献最大的图片编辑:他从西班牙内战时开始投身这行,在《生活》(Life)杂志上刊登了他的朋友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拍摄的、诺曼底登陆日(D-Day)的11张照片,1972年他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头版刊登了越南“烧夷弹的女孩”(Napalm Girl)照片。他现在仍然坚持工作。他在家里有办公室,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屋里摆着成堆的报纸——一张美国报纸的头条标题写着《令人震惊的新政治现实》(A Startling New Political Reality)——和整齐码放、标着“紧急”和“谢谢”的文件篮。不过在特朗普胜选后,莫里斯不由得开始琢磨他毕生奋斗的两项事业——政治行动主义和新闻摄影——是否有任何意义。
    
    他的人生在25岁生日时出现了转折,当时日本轰炸了珍珠港(Pearl Harbor)。《生活》杂志派他搭乘一艘挪威货船前往战时的伦敦,他在那里亲眼见到了“最早的无人机”——希特勒的V1飞弹。“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想要拍摄无人机,其实故事都写在人们抬头看天的脸上。”
    
    1944年,在诺曼底登陆事件后,莫里斯跟随盟军进入法国。他和卡帕、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一起,拍摄了许多精彩照片——他最喜爱的一张是一个被俘虏的年轻德国士兵的照片,那个看起来还是孩子模样的士兵盯着镜头。解放巴黎几天后,他来到了这座城市。一位名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的当地摄影记者带他四处参观,他爱上了巴黎。“有朝一日,我们一定要在巴黎住,”他给当时身在美国的妻子写信说道。1983年,在他妻子去世后很久,他终于迁居巴黎。
    
    他计划在巴黎终老,但在这之前还有太多未了之事。他仍然主持着民主党海外部(Democrats Abroad)的竞选活动,并且对于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没能获得党内提名耿耿于怀。“他被那些把民主党当成权力工具的有钱人坑了。我现在的目标是试着改革民主党。”
    
    因此,如今莫里斯只要不是在布展或写新书,就是忙着发表政治演讲。我们翻阅了他的摄影集《我的世纪》(My Century):一张张抽烟、调情或取乐的漂亮面孔,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经离世了。就连他那共和党籍的姐姐也终于离世了,享年103岁。
    
    上世纪70年代初,《纽约时报》准备了莫里斯的讣告,以为他不久人世了,但他至今健在。“我有两个子女过世了。我有4个子女。第一个女孩在襁褓中夭折,第二个活到了72岁。我三次失去了伴侣。有时我会想,‘上帝啊,让我就这样了此一生吧。’不过我也有快乐的时光。我太太老好了。她有时很让人头疼。她总想一些对我来说不太重要的事情,比如我穿了什么衬衣。但是爱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勇气。”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014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谢选骏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李芳敏144000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 少不丁“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陈泱潮20.習近平當前面臨兩條道路、兩個前途、上天入地、天壤之
  • 台湾小小妮北大專家王廣發:我沒帶護目鏡、、.
  • 谢选骏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台湾小小妮共匪一慣阻撓我進WHO……
  • 谢选骏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陈泱潮19.中共國免於民族大殺戮大流血四分五裂的唯一道路,只有
  • 谢选骏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上官天乙“颜色革命”终需退场,香港人民亟待安宁
  • 谢选骏苏轼的汉奸哲学
  • 张杰博闻孔识仁:是自由主义呢?还是改良主义呢?何时正本清源呢?
  • 台湾小小妮中美貿易協議的玄機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八)—生命的感受原理/乾坤草
  • 台湾小小妮賴清德: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
    论坛最新文章:
  • 美中达成的贸易协议将转移欧洲出口商业务
  • 野味致武汉肺炎泛滥 病毒中间宿主可能是蛇
  • 诺曼底大桥--二十世纪世界最美桥梁之一
  • 加拿大检方:向银行欺诈是孟晚舟案的核心
  • 湖北组织感冒演员演出 省委书记省到场观看
  • 英机场对武汉旅客隔离检查 英媒估计数千人感染
  • 武汉封城 疫情或已失控 焦虑增高
  • 欧盟或按最新5G政策对供应商设限 华为疑中枪
  • 武汉肺炎井喷 蔓延逾七成省市 澳门病例增
  • 肺炎肆虐致口罩涨价1至10倍 配给、限价、立案查处作应对
  • 吃药混过检测入境?驻法使馆找到武汉发热女了
  • 韩国旅游业受到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冲击
  • 武汉肺炎:各国纷纷加强防疫措施
  • 世卫:中国的措施将“减少”武汉肺炎扩散风险
  • 切断病毒传播 武汉机场火车站公交今起关闭
  • 奥运女足资格赛异地举办拳击资格赛取消
  • 世界首富贝佐斯手机遭黑 沙特否认王储涉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