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器之:浅谈川普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30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作者:器之
    

    按照传统的观念,川普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即使上帝不知动了那根弦,让他当了美国大统领,他能够得上一个至高无上的‘主义’头衔吗?是的,不管川普本人有意无意,他正在改变整个世界,冠之以“主义”,一点也不为过。那这个川普主义的中心是什么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川普主义的核心就是美国与其贸易国之间的收支必须平衡。这个‘平衡’对美国和世界又意味着什么呢?
    
    当今最流行的词汇之一就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旗帜是首先被英国在三百多年前就打起来的,一直被认为是西方的核心价值之一。
    
    这一点中国人应该是最熟悉了。170年前鸦片战争以来,世界列强曾经在1860年和1900年两次攻陷北京,打得满清政府狼狈不堪。但列强在占据北京城后,既没有像忽必烈那样宣布占领中原,建立新朝廷,也没有扶植如满洲国,汪伪政权那样的代理人政府,而是把满清朝廷请回来谈判。城下之盟,搞出一个‘不平等条约’。如果仔细审视这些条约,并没有伤害大清朝廷权力的一丝一毫,也没有破坏大清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洋人要的就是‘五口通商’,即今天所说的‘自由贸易’。这也是在庚子条约之后,老佛爷与外国公使的关系反而更加亲密的道理。当然,当年中国人不愿意自由贸易,洋人逼着中国人这么干,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不公正和不平等。
    
    发起鸦片战争的,是当时统领世界的第一强国英国。以英国几千万人口的弹丸小国,能够建立和统治一个日不落帝国,它不靠古罗马和成吉思汗那样的直接占领和直接统治,而是以工业化的经济优势——新型的工业产品和大规模工业生产,在全世界通过自由贸易获得它的最大利益。当皇家海军用它的炮舰打开一个又一个贸易壁垒,维护着‘自由贸易’的世界秩序时,无疑西方工业化国家是最大的受惠者。而那些被侵犯的处于前工业化的亚非拉美国家,也在被侵犯中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国家形像和生产方式,在痛苦中慢慢地接受西方的意识形态,开始走上现代国家和工业化的道路。应该说,那个时代的‘自由贸易’是一条有进步历史意义的道路,只不过是一方愉快地走在这条道路上,而另一方是不情愿地痛苦地走上了这条道路。同时,自由贸易原则也被奉为圭臬,成为西方核心价值之一。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当皇家海军被美国航母取代之后,西方工业国仍然在全球资本和市场方面,占据统治地位,在自由贸易中获取利益。
    
    但是,事情正在悄悄的发生变化。
    
    随着殖民时代的结束,全世界一百多个独立国家都要发展经济,先后不同程度的走上了商品社会和工业化道路。他们共同的缺陷,在硬件方面是缺乏资金和市场,在软件方面是没有技术,共同的优势是人力资源。于是聪明的第三世界国家,想出的办法无一例外的都是引进美欧的资金,再利用美欧的市场出售产品,发展自己的经济。先有中东石油出产国,后有日本和亚洲四小龙,最后中国跟上。在80年代,赵紫阳制定的‘来料加工,两头在外’的经济开放方针,是对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最贴切的注解。而事实上,中国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也一直走在这条道路上。在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到很大的规模后,仍然没有培育出与之相适应的国内市场,外贸仍然是经济发展的不可或缺的三驾马车之一。这就是问题了,也是川普主义应运而生的背景。
    
    有一些经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在具有一定的资金和生产规模之后,市场——是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你生产的东西必须卖出去,才有资金回笼,才有继续生产,扩大经济规模的可能。就像当年英国炮舰在全世界为英国商品打开市场一样,在全球工业化时代,为自己的商品找到市场,是后进工业化国家能够进一步发展经济的关键。
    
    我们说‘事情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就是指在1970年代之后,‘自由贸易’渐渐地对于后发的发展中国家有利了。在自由贸易的原则下,发展中国家从发达国家开放的市场,为自己找到经济不断发展的动力。
    
    而欧美的发达国家,对于这种变化一开始并不在意。毕竟家大业大,让出一小部分市场,关闭几家工厂,能够享用便宜的进口商品,何乐而不为?
    
    时至21世纪,在航空,海空运输和互联网技术发展成熟之后,信息,人员,货物(包括原材料和成品)在全球的便捷流通,不可避免的带来资本,生产和物流的全球化进程。资本逐利的天生本能,使得资金流向更低成本的地区,在那里设厂招工,生产出产品,再运往它在全球的消费市场。
    
    事实也是如此。当川普表示要退出TPP时,日本首相安倍脱口说出了一句老实话,说如果没有美国加入,TPP将没有意义。这不是指美国的什么霸权,而是这些环太平洋国家之所以对TPP感兴趣,就是看中了美国的市场,准备把美国当商品销售地的冤大头。美国之对于TPP其他诸国的意义,全在于此。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组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区,美国说什么,墨西哥就答应什么。因为墨西哥知道,只要允许它的产品能够自由地销往美国,它的便宜就占着了。
    
    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世界,资金在不断的流向后工业化国家,利用那里的低人工成本和低环境保护成本,创造更高的利润。商品源源不断的进入发达国家的市场。而欧美国家所面对的是工厂关闭,工人失业,外国商品充斥。
    
    这些道理谁都懂得。而描述和反映这个道理的关键,就是一个数字——各国相互贸易的顺差/逆差。抓住这个数字,就是抓住了整个‘自由贸易’症结的牛鼻子。
    
    让我们来审视这个牛鼻子。
    
    2015年,中国的对外贸易顺差是1.6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16%。美国的对外贸易逆差是7,456亿美元,占美国GDP的5%。其中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657亿美元,约占美国总贸易逆差的一半。紧随中国之后的是德国,日本和墨西哥,美国对这些国家的贸易逆差分别为742亿,686亿和583亿。中国在加入WTO之后的2002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首度突破1,000亿,以后就一路飙升,一年高过一年,到达今天的三千多亿美元。
    
    这个数字后面的意义是什么呢?从总体上看,中国有16%的产品销往国外。如果没有这个国外市场,中国的经济将会萎缩六分之一。对于美国,有5%的生产被移往国外。如果这与你无关,你可能会享用到更便宜的商品。如果你就在这5%里面,你将丢掉工作和收入。
    
    当代的‘自由贸易’不但在国与国之间重新分配利益,也导致了国家内部利益重分配。在后发展国家,一般缺乏健全的民主制度,劳工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虽然国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都有提高,但是经济发展的大头都会落到权贵阶层的手中,一部分落进精英阶层的口袋,只有小部分能够到达广大劳动群众的手里。因此我们看到的是贫富急剧分化,亿万富翁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这正是是我们在中国所看到的现象。而在美国,资本在全球化中获得最大的利润。华尔街的资本推手,跨国公司高管们,以及附庸于他们的各种精英群体,得到的收入越来越高。靠劳动挣钱的白领和蓝领中产阶级因‘外包’和‘进口’,工作机会流失而陷入萎缩和贫困化的困境。
    
    连年不断,日益增长的贸易逆差对美国经济带来的恶果,美国政府也有所察觉。试图弥补贸易逆差对美国社会和经济带来的恶果。
    
    在日本经济崛起的年代,其实日本也是利用了美国市场对它开放的好处,大量日本货倾销美国市场。于是就有了饱被国人诟病的所谓“广场协定”,迫使日元升值。这项协定,被说成是美国阴谋,导致了日本的经济停滞20年。确实可以认为,日元升值是对日本以出口为手段,进一步经济扩张的打击。但从美国方面看,当日本的经济不是很大时,日本对于美国市场的侵蚀,或许还可以宽容。当日本经济体已经发展到“可以买下美国”的规模时,再容许日本占美国市场的便宜,是完全不可接受了,必须达到美日贸易的基本平衡,这就是‘广场协定’出笼的背景。毕竟日本的经济和金融制度,与西方国家是完全一致的。只用改变汇率的小手段,就可以不伤大体,修补了‘自由贸易’的缺陷。
    
    西方国家,误以为汇率的改变,就可以有效地修复一切外贸不平衡的问题。于是就有了喋喋不休的指责中国操纵汇率,要求人民币升值的鼓噪。其实,中国的事情,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到了小布什和奥巴马的时代,美国政府也认识到,中国不是日本,汇率不能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于是美国出头倡导TPP,希望引领世界贸易规则的修改。当前的WTO规则是纯经济规则,是一道君子协定。美国人发现,在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人充分使用他们的‘智慧’,如政府补贴进行倾销,用行政手段阻止外资入场和外汇流出,低人权和低环境保护造成的低成本优势,暴力干预股市汇市,山寨侵犯知识产权等一系列手法,把WTO玩残了。于是在TPP里,美国政府试图加入新的,与贸易相关的社会和制度条款。例如,自由市场原则,政府不得干预市场,劳工保护,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条款,并引入惩罚和排除规则,以惩治流氓。奥巴马在其任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不仅推动“环太平洋贸易协定”——TPP,还在与西欧协商“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议”——TTIP,试图在‘自由贸易’的框架下,在WTO的基础上,为新时代制定新的贸易规则。
    
    新贸易规则的制定和实行,将是一个以十年为单位计量的漫长时期。世界还有耐心等待这个新时代的到来吗?于是专家们都在预测,在这个新时代到来之前,在属于中国的WTO时代,中国将崛起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的第一强国。中国人民在习近平的引领下,也开始做起一个伟大的“中国梦”。
    
    这个时候,川普来了。
    
    川普作为一个粗俗的,没有那么多政治和价值观训练的商人。他说,他已经看不下去那么多的美国工厂关闭,美国工人失业的现实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他没有耐心等待你们慢慢地修补‘自由贸易’的大厦了。他不想再完善诸如奔跑,带球等一系列技术细节,就是要直接起脚射门!
    
    川普的直接目标,就是贸易平衡。他的基本手段就是两条,典型的商人谈判手法。
    
    第一,我没兴趣和你们商定多边协议。在这些‘高大上’的集体协议中,用不分青红皂白的一般性条款,再加上‘政治正确’的哄抬,来束缚我的手脚。咱们就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直接就事论事吧。
    
    第二,我们不要搞什么汇率,成本之类的曲线救国,你就直接了当的对我说,怎么消除贸易顺差,把双边贸易搞平衡。这才是公平,公正的贸易。
    
    对于美国外流的企业,他的办法简单有效。降低美国本土的企业税,从35%降到15~20%,让‘美国制造’的成本降低,具有与外国制造的竞争力。同时对美国国外企业回流的商品课以重税。这样不但吸引美国企业回流,还能吸引外国资本在美国的投资,提高美国的就业率和制造业能力。有人说,美国政府赤字高筑,降低税率不是雪上加霜吗?其实,降低企业税只是给予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因为税率降低,鼓励企业扩大再生产。企业由于降税而多出的收益,转为资本利润和人员收入,仍会由资本税和个人所得税的形式收回。
    
    如果川普真能如愿做到他的贸易平衡,使得美国企业回流,扩大美国的生产能力,让美国实体经济重新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这就是他的竞选口号MAGA(MakeAmericaGreetAgain)。
    
    在MAGA的同时,世界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美国的市场和经济仍然是开放的。只是不允许你到我这里只卖不买,这就是川普所谓的公平贸易。事实上,少许的贸易逆差仍会被允许,譬如对日本,德国等国的百亿元量级的逆差。尤其不能容忍的是美国的企业走出国门,利用国外的廉价资源,再把产品返销美国,两边占便宜。而美国企业在国外设厂,在国外销售,不在他的设限之内。
    
    从当前的贸易数据来看,美国最大的贸易不平衡对手是中国。这也是川普口口声声指责中国的原因。在对外关系上,除了ISIS,川普要对付的主要问题是对华贸易,几无疑义。
    
    如果川普真能扭转中美贸易不平衡,不说完全消除,就是硬生生地掰回到百亿元水平,中国将会有成千上万的工厂停工,几百万的工人失去工作。如果再有其他国家看样学样,中国经济将大出血。当前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外贸,内需,最能跑路的一匹马将轰然倒地,这对于中国的经济成长,将是灾难性的。面对这样的挑战,中国唯有加快经济模式的转型,培育国内市场,才是唯一的出路,这也是中国经济能够持续健康发展的一条道路。但是中国的经济成长已经在三十多年的老路上,形成了巨大的惯性,这种转型将何其困难!由此引发的政治和社会动荡,难于意料。
    
    为什么说川普主义将改造世界?他正在把被普遍看好的‘中国世纪’又拉回到美国时代。
    
    后记:与中国朋友在微信中的对话
    
    1)中国的工人能在富士康三班倒,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能够在小煤窑背煤,美国工人能做吗?这些制造业工厂怎能搬回美国?
    
    对比中国的劳工工作和生活状态,美国的人工成本确实比美国高很多,除了高出数倍的工资收入,还有医保,退休,失业保险等诸多福利。这是一百多年来美国工人通过自身的斗争得到的,也是美国社会在法治基础上,平等和人权的巨大进步。劳工阶层在社会财富中得到应有的份额,是完全合理的。这是全世界的方向,也是中国发展的方向。尽管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很低,但计入其他的来自税收,社会以及腐败的附加成本,中国制造综合成本已经与美国几乎相当了。这在最近流传的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国设厂的故事中,已经有很好的说明。在川普把美国国内的企业税大幅降低50%后,美国制造的竞争力将大幅超越中国制造。这靠的不是中国式的血汗工厂,而是好的政策和先进的生产技术。
    
    2)在美国‘闭关锁国’之后,中国将成为‘全球化’的旗手。
    
    川普新政不是‘闭关锁国’,而是重新定义公平贸易的定义。收支平衡的贸易将是公平,公正的自由贸易,而不是资本和商品无条件的自由流动。这里,川普并没有要占其他国家的便宜,只要求对等。美国在资金,商品,技术,人员,资讯各个方面仍然是充分开放的国家。
    
    中国尽管在尽力鼓吹‘全球化’,但是在‘全球化’的最关键点——市场方面,是最封闭和保守的。
    
    1.中国的金融是封闭的,人民币至今不是自由兑换货币,是被严格管制的。时而鼓吹国际化,时而又严格控制对于外汇的兑换,全凭中国自己的利益和操控。
    
    2.中国对于外资准入的行业是最严格控制的,拥有最长的设禁名单。15年过去了,中国仍被美国,欧洲和日本定位为非市场化国家。中国在进入WTO时,对外资开放金融,能源,通讯,媒体等诸多行业的许诺,至今未实践。
    
    3.资讯的全球自由流动是全球化的必要条件。而中国政府设制了最严厉的管制政策和措施。中国的官方媒体,从人民日报,CCTV到地方媒体,都可以在美国和西方自由流通,而没有一家西方媒体可以在中国落地。
    
    中国的所谓“全球化”,是要中国的资金,产品和意识形态宣传,可以在世界自由流行,而把自己紧紧的包裹和保护起来。包括所谓‘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部署,也是同样的思路——输出中国资金和过剩产能,去占领中亚地区的市场。这不是世界其他国家要求的全球化。
    
    当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说:“世界好,才有中国好。中国好,才有世界好。”这种中学教科书上的动感语言,或许可以感动资讯牢笼中的中国国民。但是要世界接受其成为‘旗手’,完全是白日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06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对川普发动文化战
·格丘山:小论川普与希拉里的区别
·任赜:川普就职演说感言
·川普时代将为中国带来机遇
·川普真的要“拼”了?一定比奥巴马更累 (图)
·川普已在摩拳擦掌 中美贸易战是必然的 (图)
·大招来了 川普突然宣布 (图)
·荣伟:川普戰爭 - 悲劇、喜劇還是鬧劇?
·川普“登基” 中国3大行业或遭最大损失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陈维健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秦伟平:川普开启资本家全面治国新时代(视频)
·川普的无厘头揭掉了邓产党的画皮
·川普的政策会为其家族获利至少40亿
·日媒:川普上台后恐“10大风险”波及日本
·中国大陆若犯台湾,川普有兴趣护台吗?
·谢选骏:普京和川普,变成了同性恋
·川普“大炮”瞄准 日本车要被赶出美国? (图)
·魏京生:川普时代的中美经贸关系
·川普抛弃普世道德 迫使中国精英精神自立
·中国劝川普 不要丢失13亿市场
·川普和中国的第一次交锋将是南中国海 (图)
·华春莹:习已致贺川普就职 冀共推中美关系发展 (图)
·北京学者:川普上台美中关系必有动荡 (图)
·剽窃智财?中国知识产权局反呛川普
·马云带着谕旨见川普?要联俄抗华?还是普京玩弄中美?
·川普集团北京办公室曝光 门上贴“福” (图)
·章立凡: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图)
·北京如何解读川普与台湾的“调情” (图)
·川普强硬 习近平面对新形势新挑战
·法国报道:中国航母巡游太平洋警告川普
·川普想从中国“夺回”工作?深圳不怕
·川普斥中国偷美探测器 北京:完全不准确 (图)
·中国女权人士致函川普 要他别患直男癌 (图)
·中国面对川普三大问题:朝鲜 台湾 贸易
·川普质疑一个中国政策,也说无需每天听简报 (图)
·央视罕见曝光“航母杀手”回击川普? (图)
·中国人大智库出声警示当局 称川普将是巨大挑战 (图)
·中国向川普示威 齐射10枚导弹 (图)
·川普阻验票 密歇根选举委员会将审理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