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稿)
     我认为,邓小平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政治人物,无人能出其右。时至今日,人们对邓小平的政治和思想遗产进行了多种各取所需的解读,在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这很正常。利益、立场不统一,观念和认识也就不可能统一。我自视是一个邓小平主义者,所以,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包含四个支点:

    
    一,政治上的新权威主义。它不是一味地强调集中,而是在保证稳定的前提下,有序地放开个人和社会的空间。
    
    二,经济上的市场主义。它不是主张原教旨的市场经济,而是以市场作为经济运行的基本机制,同时支持政府的宏观调控与产业政策。
    
    三,指导方法上的实用主义,也就是“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不搞意识形态至上。
    
    四,优先目标是“国强民富”。
    
    以上四个是支点,但并不是不能容纳其他。事实上,作为一种面对现实的政治主张,它必然还同时兼容着其他的价值目标。具体做法是遵循木桶原理,什么急缺就补充什么:平等少了补平等,公正少了补公正,自由少了补自由,也就是所谓的“问题导向”。对于某种价值是多了还是少了,应该怎么评判?邓小平主义主张以“国强民富”这一优先目标作为衡量的尺度标准。
    
    那么,按此标准,中国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可能很多人会说是缺自由。确实,这几年的自由比原来少了,但还只能说是不足,不算是急缺,毛时代才是急缺。我认为,此前中国社会最缺的是公正,而经过这几年力度颇大的反腐与官场整顿,情况已有改善,虽然还很不够,但已不再是急缺。现在最缺的应该是平等,上、下的差距太悬殊,触目惊心,这是很多民怨的源头。所以,要大力扶贫,力求限高、抬低。
    
    但是,中国目前最危险和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效率,即经济能不能够重振雄风?有效率,其他的价值缺失,都可通过利益的增量得到一定弥补,这是中国近30年在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加速分化并存的状况下,能够长期维持稳定的关键;无效率,原来不算急缺的,也会变得急缺。所以,不论对于中国社会还是中国政府来说,现在的经济怎么搞、能否搞上去,都是一场关系治乱兴衰的决定性战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404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
·冼岩:从观察者效应看气功的作用原理
·冼岩:关闭明星八卦公众号有利于演艺繁荣
·冼岩:特朗普外交战略中的商人套路
·冼岩:《人民的名义》为什么成功?
·冼岩:《人民的名义》的真正匠心所在
·冼岩:雄安新区的关键词是“体制优势”
·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冼岩: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冼岩:习近平低头服软?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冼岩
·冼岩: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冼岩:理解习近平
·冼岩:比较萧功秦与郑永年
·冼岩:没有思想争论,就没有思想繁荣
·冼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二律背反
·冼岩: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冼岩:请楼继伟部长不要说“公平”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沙特记者卡舒吉或被活着肢解 毛骨悚然的录音给美国了?
  • 美国欧盟中国同时提请世贸仲裁机构裁决
  • 把中国拉进选战台湾两场「反并吞」大游行明天登场
  • 沙特记者失踪 西方退出其投资峰会 人权组织呼吁调查
  • 美国退出万国邮联与网购消费模式
  • 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 降至9年来最低
  • 特朗普对沙特记者卡舒吉案态度大转变
  • 好快:参与杀卡舒吉的沙特空军中尉利雅得车祸身亡
  • 南京市长访台不晤陈明通 台舆论质疑陆委会双重标准
  • 张晓明:嘱港媒勿成反共基地乃邓小平当年善意提醒
  • 大陆A股跌势不止证券报称北京海淀设百亿基金救市
  • 港证监会罕见发10大“通缉令”含3名上市公司主席
  • 意大利和欧盟再起“预算之争”
  • 印尼在地震及海啸灾区空降消毒剂 防止疾病传播
  • 法德比卢4国领袖把酒言欢 梅被抛在一边
  • 年底前法国望与中国制定投资发展路线图
  • 沙特记者失踪案扑朔迷离 特朗普表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