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渊:真的假文凭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13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最近文逍遥在《墨香学术》上发表的《中国的“博士大跃进”,国家的耻辱》一文,被数十个网站转载,十分火爆,笔者的微信两、三天内就收到十数人转发来的此文,可谓热热闹闹。文中所述的官员学位造假,其实是早已不新鲜的老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曾被广泛讨论,随后也陆续在一些文中不断涉及。如,
    
    2005年7月ContiConti曾发表网文《评山西代理省长、哲学博士于幼军的学历》,公开质疑2002年广东九次党代会发布的其履历中的中山大学博士学位。
    
    2008年7月19日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新浪博客上撰文《请查一下王益的博士学历来历》,质疑6月落马的原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王益的西南财经大学博士学位。
    
    2008年10月鄢烈山在《从于幼军的博士学位说起》一文,继ContiConti之文,深度剖析于的假学位。
    
    2009年10月27日,人民网转载了《钱江晚报》的一篇文章,题为《人大校长称中国最大博士群在官场。倡议还学术权力以学术》。摘录了人大学校长纪宝成对“博士大跃进”的担忧:学术权力市场化,各式各样的博士学位开始泛滥。“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前北京市长孟学农也曾在“两会”炮轰官场“注水”学历,“有些人读什么博士?图虚名,招实祸”,质疑某些高官读博士是“图虚名”。
    
    对此老生常谈,当时虽群情激愤、议论纷纷,但除上述几个落马的倒霉鬼被草民们翻出假学历,当作落水狗痛打一番外,从官家到学术界并没人搭理,更不见有在位者因此类假学位而被追究、被问责、被处理,百姓们早已见怪不怪,只当是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之一而无可奈何。在帝王、官家们的眼中,中国自古以来的“布衣之怒” 也只能是“ 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罢了,国家的耻辱算什么?
    
    尤其值得注意的则是,在求刑处理的那些有假学历的落马腐官的罪状中,也从来不提此腐败。其实内中的缘由不言而喻的,翻开中央到地方一大批高官的履历,真是人才济济,放眼一望满朝都是博士、硕士,而且除少数造假骗子外,绝大多数的学位、文凭还都是正牌货(虽也有党校、短训班这样的野鸡文凭),不少还是出自一流学府的名牌货。
    
    再仔细一查,他们个个都和王益、于幼军一样,如前不久一篇文中(《造假的大国》,《华夏文摘》,2017年7月29日)所述“他们个个几乎都是天才,一般读博学子含辛茹苦、呕心沥血三、四载,五、六年甚至更长的也不稀罕,挣挣巴巴地才能戴上那顶方帽。可这些官员们却一边‘日理万机’地坐镇一方,一边‘读’着‘在职’学位,在三、两年,甚至一年的时间里博士帽就加在乌纱上了,他们政绩没少出,升官不耽误,可谓政、学通吃。他们中多数人没有听过一节课,更不会动手去撰写论文,所有这些都由秘书或他人代劳,更甚者用钱权交易,由那些拜倒在权力面前的‘学官’亲自孝敬来的。当然,这些学位的成色绝不可能是24K,只是以假乱真的‘高丽铜’而已,也就是所谓的‘真的假文凭’”。官员用公款买文凭,高校用文凭赚公款,顺带攀上高官,非法获得资源和便利,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当年被薄熙来一个耳光打进美国领事馆的王立军,在学历和学术上的传奇更骇人听闻,也具有喜剧色彩。一个只拥有初中学历的转业兵,十余年时间里,随着官职的提升,相继获得真真假假多个硕士、博士、EMBA学位。获得包括浙江大学、重庆大学、北邮、第三军医大在内的29所国内外大学、研究中心的兼职教授、博导、主席等荣誉教职,成为世界级刑侦与法医专家,这还不包括那些已口头聘请但尚未正式举行聘任仪式的高校。在其简历上,他熟悉和有造诣的领域,除刑侦、心理、法医、法学、颅面鉴定、人力资源、资本运营,还涵盖哲学、书法、美学、服装设计、建筑学等诸领域。著作5部,主持科研课题18项。
    
    即便已身拥自己都记不清的学位和教授职位,他还花三百美元在“世界剑桥国际名人中心”官网上买了一顶1997-1998年度“世界名人”称号的桂冠,可见他在这方面有着超人的变态欲望。一时间王立军成了学术界炙手可热的明星,诸多名校都以近乎自残的卑微向他伸出橄榄枝,以能聘到他为莫大的荣耀而沾沾自喜,将他供为“镇校之神”。2011年12月他被聘为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兼职教授,那个以造“防火墙”闻名于世的北邮校长方滨兴,在聘任致辞中丑态百出地说,最近刚得知国防科技大学也要聘王做兼职教授,他很感谢立军教授能先来北邮。
    
    我们权且称这种文凭为“真的假文凭”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的文凭既不同于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五假干部”卢恩光自己编造的地摊货,也不同于唐骏之流从“西太平洋大学”这样的野鸡学校重金购得的山寨品,而且是出自真实的学校,有案可查,不少还是北大、清华、复旦这样的名牌,所以首先它是“真”的。而这种文凭却又不是依正规的渠道取得,不含一丝学问于其中,并非学识和学术水平的凭据,而是彻头彻尾的腐败产物,因而它实际上又是假的。获取这种“真的假文凭”,其对社会的危害甚至更甚于来自地摊和野鸡学校的。
    
    2012 年“宽衣帝”登大宝之后,除国外不受监控的一些媒体还偶然提及和抨击这一丑闻外,国内早已“万马齐喑”,已完全被封杀,基本没有人再提及此事,严格来说是没有人再“敢”,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懂的,须知“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至今,大概人们早已忘了还有官员们的“真的假文凭”一事,国人素有善忘历史、善忘往事的传统。
    
    此文在国内此时没被删除封杀,而且突然被炒热,究竟是何缘由,实在耐人寻味,是要造舆论推动此领域的反腐,还学术界一个清白,还是只是热热剩饭、吊吊那些对此仍耿耿于怀者的胃口而已。
    
    无独有偶,官方喉舌新华社旗下的《瞭望智库》近日也转载了李亚楠、陈晓波发表于党刊《半月谈》在1月26日发行的第2期上、题为《贪官文凭怎得来? 不能放过“文凭腐败”》一文。众所周知《瞭望智库》是依托新华社遍布全球的信息调研网络、聚焦于国情国策研究的智库机构。此文也大谈官员们“文凭腐败”问题,并引用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的话疾呼:“如果读书尚且不诚信,为官的诚信又在哪里?对于官员的毕业论文,也可考虑公开,接受公众监督。”,“纪检检察机关和组织部门,对落马官员不能只查‘政治账’、‘经济账’,有嫌疑的‘文凭账’也应一查到底,切断‘权学交易’的链条。”
    
    遗憾的是此文的讨伐锋芒仅对准了“落马官员”,却闭口不谈还在位高官的“文凭腐败”。将这些落马的死老虎视为落水狗来打,大账小账一起算未尝不可,可破坏力更大、仍有影响的却是还在高位的官员。这绝不是作者的无意疏忽,而是有难言苦衷的不得已。
    
    实际上中国的反腐本身就是个笑话,在一个没有法制、没有监督、没有公正的极权独裁国家,所谓的反腐只能是选择性的,不过就是一场权力和财富的再分配而已,反腐者也许比落马的腐败者更贪、更腐败,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学历造假的腐败只是被选择性地开了绿灯,被保护起来成了不得揭露批判的禁地。
    
    之所以成为禁地,是如上所述,因为满朝都是假博士、假硕士,法不治众,一旦认真查处,则会乌纱落满地。正如高新11月24日在《自由亚洲电台》所言“在25名十九届政治局委员中,7人拥有所谓的‘博士’学位,至少14人拥有所谓的‘硕士’学位。而这7名所谓的‘博士’,没有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博士,哪怕只是一年半载的集中时间在校学习的货真价实的正经学历,他们全部是所谓的‘在职博士’。至于‘硕士’学位就更是笑柄,很多都是大学贿赂给他们的,是典型的官场学历腐败的产物。”
    
    他们中“文化程度”最高的大概就是仅有正经本科学历的王沪宁和刘鹤。那个马屁精李鸿忠不仅在党校捞了一顶学位帽,连在有中共“第二党校”之称的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花费二十万元公帑访问三周、听了十几个小时讲座的经历,也作为“国外学习经历”至今放在履历上,作为升官晋爵的敲门砖。一介工人出身的韩正,没有在大学正经上过一天学,但却是身负“研究生学历”和“正教授级高级职称”的学官。
    
    其实这并非主要原因,君不见满朝都是贪官腐吏,无官不贪,反腐不是照样轰轰烈烈地进行着,成千上万的乌纱坠了一地,并没有因“众”而止步,而且一再宣称“反腐永远在路上”。那个素以“无儿无女、两袖清风”著称的公公“包青天”,打虎灭蝇、鞍前马后地为其主子清除异己、保驾护航,结果也被人扒得精光,被爆出海量贪腐的实据和若干私生儿女的铁证。虽如此“反腐”照旧进行,老虎一个接一个被打,个中的缘故就是这个反腐不过是为了排除异己、篡党夺权的选择性反腐。在一个无官不贪、没有一个屁股干净的朝堂里,不论想打谁,哨棒抡下去没有不现形的老虎,这也就是民间所说的“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
    
    而假学位腐败则不然,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无遮无掩一目了然,无论查不查,至今都还在他们公开的履历上炫耀着,没有办法进行选择性黑箱操作,只要认真办,没有一个逃得了。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宽衣帝” 也不免俗,在当年省长任上,以小学文化水平和化学工程专业工农兵学员的学历捞了一顶“法学博士”的帽子。要命的是他的这顶帽子来的更是说不清、道不明,是来自清华“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由一个学科方向是“马克思主义和邓小平思想”、与法学也毫不沾边的刘美珣导师“导”出来的。据知情者透露,他每年仅去学校两、三次,也只是去导师家礼节性拜访,从未上过任何课,更没考过任何课程,既无入学考试,也无毕业考试。其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长达181页,竟然 与“法学”毫不沾边。
    
    习在其博士论文第十章结论部分煞有介事地说“作者共搜集、查阅了国内外参考文献123部(篇),其中有中文参考文献97部(篇),英文参考文献26部(篇);引用参考文献108处。”据闻,习根本不懂英文,他连像李克强那样照稿子念几句英文的能力都没有,居然能“参考了26部(篇)英文文献”!
    
    大概此论文丑陋无比,羞于见人,近二十年尚未见发表,据传即便如此不堪之物也是枪手所为。据挪威华裔学者锺祖康研究认为,此博士论文可能出自现福建省江夏大学副校长、经济学女教授刘慧宇之手。其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与刘出版的书《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农业发展》,内容多处重复,甚至有些段落一模一样,而刘则一直是是习在宁德市委书记和福建省长任上的部下。
    
    有好事者将该博士论文拿到了2015年的“论文抄袭分辨软件”中进行测试,居然发现有78处是涉嫌抄袭的。这些抄袭的部分,基本上都明显用自己的话改过抄袭的原来内容,显得作者的抄袭手段很高明。但是不幸的是“论文抄袭分辨软件”依然可以分辨出这种抄袭的内容。这就从另一个方面坐实了锺祖康结论的可能性。
    
    有人居心叵测地在网上吆喝,对此明目张胆的做假应请出以打假精、准、狠,从不失手的方舟子出马小试牛刀,这实在是强人所难。君不见方舟子的打假对象仅限学术界,就已动了权贵们的奶酪,成了他们的眼中疔,其打假网站《新雨丝》早已被国内屏蔽、封杀,方自己也惨遭暴力伤害,还被贪赃枉法的昏聩法官刑罚。如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扯下“宽衣帝”的遮羞布,那他的命运将如何是可想而知的。诸位没有忘记那个因出版“包子”艳情小说而被越境捉到国内在电视上“认罪”的瑞典籍香港人桂某人吧,此君好象近日又被国安的人当着瑞典领事的面带走而失踪了。恳请如此恶作剧者还是放方舟子一马吧。
    
    为表其博士水平之高,习一边“读”博,一边还高产地出版了《现代农业理论与实践》、《展山海宏图,创世纪辉煌:福建山海联动发展研究》、《科学与爱国》等五本署名著作。不仅如此,在此期间还在清华大学制定的学术刊物上发表了12篇煌煌学术论文。无疑自有师爷们代劳的。这些写在白纸上、早已公布于众的黑字是抹不去的。这自然成了他的软肋和痛楚,故虽其上台之后一贯高叫反腐,但却从没有谈到文凭和学历反腐,他自己在此问题上心虚,情何以堪。而中国几千年来都有为有权者“讳”的美德,于是在国内,揭发学历造假就成了大不敬,成了大忌,朝野一大批假博士、假硕士们也有此公的大旗做虎皮,依然洋洋自得,无人能奈何的了。
    
    虽然上述的文章来头如何,意欲何为,将会有什么影响还不得而知,也许像对阿Q说“癞”一样,是在影射圣上,给当局出点难题,但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只要那个假“法学博士”还在高位一天,学位反腐就不可能真正进行。除非等他下台后的某一天,继位者在此问题上屁股干净,而且又有某种需要,要借助“学位反腐”这个钟馗去捉别的什么鬼,也许才会出手。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105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超民:应立法打击文凭工厂  (图)
·华尔街日报:怎样让大学文凭物有所值 (图)
·希望有一天,美国成功人士以拿中国野鸡大学的文凭为荣/石述思
·刘逸明: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从“学历门”看文凭的价值
·张鸣:文凭社会的征候
·哥读的不是书,是文凭/李雅芬
·你可曾听说过亩产两万斤文凭?
·学历大跃进,用权力换文凭
·官场上混个假的真文凭很轻松!
·许宗衡的“文凭”是假的/曹爱华
·这4篇说真话的作文凭什么被判极刑(零分)?/邝飚
·许宗衡「洋文凭」闫小培的魅力:比水母含的水分还多
·文凭交易丑闻:中国留学生的法国形象
·中国留法学生买文凭/鲁国平
·给持有贬值的文凭和城市户口者退款/韩卫东
·“文凭腐败”是个制度问题/傅一河
·户口制度,为什么要和文凭挂钩呢?
·中共官员从上到下“买文凭”的思考
·从习近平的博士文凭看中国博士大跃进
·中国留学生抢美国资源 大部分在混文凭
·高校系主任文凭造假离职 校方:无法辨别证书真伪 (图)
·被指卖英大学假文凭 一中国网站被调查 (图)
·教育部回应中企在澳洲售假文凭:不可能通过认证
·调查:96%网友认为文凭不再重要 (图)
·人大教授:胡娟涉嫌文凭造假和论文剽窃
·中国国有单位人员为升职 买国外大学文凭
·学生国内读大学获洋文凭 无法获认证状告母校
·女子网购假文凭被骗7万元
·蔡元培为何帮助陈独秀造假洋文凭?(图)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小人和女子的美德--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
  • 张杰博闻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 基督化生活英年妙选见真知
  • 谢选骏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 严家祺悼念伟大的葛培理(BillyGraham)牧师
  • BURMA-缅甸风云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 谢选骏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 李芳敏144000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
  • 东海一枭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 罗列扣扣
  • 藏人主张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 谢选骏仿冒并不丢脸
  • 生命禅院寻找真正的自己(二)
  • 东海一枭长住仁宅的颜回
  • 牧草地謝松齡:潔淨我們的心靈
  • 张杰博闻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 刘逸明秦陵兵马俑被损盗,为何10天之后才发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