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若兰:阿根廷归来话庀隆夫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6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在近代,让世界上女人们最羡慕最嫉妒的女人是谁呢?
    
    东方有个蒋介石夫人。她深得丈夫信任宠爱,在社交界呼风唤雨。除了政敌抹黑,蒋夫人也算是受到民众爱戴,母仪天下。但诚实地说,蒋夫人不算美丽。女人们比什么?你有权势,我有美丽;你有财富,我有美丽;你有圆满,我还是有美丽。古今中外,男人们妒火中烧,拔枪决斗,抛头颅洒热血赴汤蹈火,不是为她的善良她的才华,而是为了她的美丽。女人们处心积虑,拉皮割肉,忍饥饿挨疼痛在所不惜,不是为了她的健康她的福气,而是为了她的美丽。人们不会嫉妒不美丽的女性,不被嫉妒的女人如同白开水一样乏味。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倒是美丽非凡,出访到哪里,都惹得那方的男人心旌摇动。连暮垂的毛泽东主席,听说她到了北京,也要强打精神,挣扎着从病榻起身接见,非要一睹芳容,一吻香手,才不枉了世上一遭。可惜她太过骄奢,三百双鞋和菲律宾国家体育馆下埋的尸体为她打下一个烙印 — 当代妲己。所以这个最受羡慕和嫉妒女人,不在东方。
    
    西方有个女王殿下。女王殿下拥有的先天的和后天的福分,非任何其他女人可及。天下臣民敬仰她,唯独无人娇宠她。作为女人,没有撒娇哭鼻子的机会和对象,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北方有位肯尼迪夫人。身为世界上最强国的第一夫人,杰奎宁果然仪态万方。连最挑剔的媒体,也不说半个不字。她是否受肯总统宠爱似乎是个迷。但有文章说,肯总统在夫人身边时是最放松的,还配上了比较图片 – 在杰奎宁身边的肯总统和在梦露身边的肯总统。有图有真相,大家就姑且相信夫人是受总统宠爱的吧。可是第一夫人没有权,这是不争的事实。美国这个国家,虽然男女平权的口号喊得最响,却最是不能接受女人干政。要不别的国家都有女第一把手了,美国还硬是不会选出个女总统来。所以第一夫人不过是个花瓶,在强势的强国总统身边说点悦耳的软话,露个慈祥的笑容。
    
    没想到集美丽,聪慧,权力,宠爱于一身,最让人羡慕也最让人嫉妒的女人在南方。南方阿根廷有一位艾维塔.庀隆夫人。这里不说庀隆夫人是如何的聪颖,从社会底层的一介歌女,短短的十几年间就到达第一夫人的高位。不说她是如何的旺夫,救丈夫出牢狱,为丈夫拉选民,一路辅佐庀隆登上总统大座。又在第一夫人任内,推行庀隆主义,建全劳工福利和社会救济,提高教育水平,实现妇女平等。不说她是如何的贤惠,当百姓视她为偶像,穷人视她为救星,她的威望甚至超过了丈夫时,她轻轻地对向她欢呼的人民说:“我只是一個普通女人,一個協助庇隆拯救黎民的女人。我所能做的,就是將庇隆與人民拉近到心連心的距離。”也不说她是如何的美丽,出访列国时,倾国倾城,舆论界称她“阿根廷玫瑰” “苦难中的钻石”,为阿根廷挣得满世界喝彩。
    
    这里只说庀隆夫人身后,失去她让她的丈夫和她的国家如何的悲伤和失落。
    
    天妒红颜。庀隆夫人在33岁女人最美丽的时候香消玉殒。庀隆总统悲痛欲绝。他甚至自责,为什么第一位夫人玛丽雅28岁时死于子宫癌,第二位夫人艾维塔还是死于子宫癌,是我有什么问题吗?他不忍和夫人艾维塔分离。化悲痛为行为,庀隆总统从欧洲请了最好的专家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使得美丽的夫人能永远栩栩如生地陪伴他。可是失去了夫人的总统是一只单飞的大雁。没有了庀隆夫人的阿根廷政局动荡。庀隆总统很快被政敌赶下台,流亡国外。
    
    政敌们觉得庀隆夫人的美丽遗体时刻都在挑战他们,就把她从国政大厅移出来,交给一个少校军官看管。当时的阿根廷政要们做事肯定没过脑子,一个美丽绝伦的少妇的遗体在一个少校军官手里会发生什么,不需要多少想象力。果然,少校天天陪着遗体,后来还邀请他的铁哥儿们来一起陪遗体,陪着陪着,少校砰的一枪,把自己的妻子打死在家里。后来他在法院的交代是,晚上他看见一个女人的阴影向他逼近,就开枪自卫了。这小子的供词简直可以激发一万种猜测,9千篇小说。
    
    当时的阿根廷总统,庀隆夫妇的政敌对遗体头痛不已,决定把她送到国外去,找个秘密的地方藏起来。受委托的机构执行完任务,把灵柩的时间地点写在报告中,密封在盒子里,盒子交给总统,就销声敛迹了。
    
    几年过去了,庀隆东山再起。他自然不会忘记心头之爱。夫人艾维塔的遗体呢?前总统说我去找盒子来看。可是盒子失踪了。庀隆总统说,盒子不重要,你只要告诉我遗体在哪里就行。可是前总统说我从来没打开过盒子,所以不知道地址。这是什么态度哇?你花重金聘人为你藏东西,你连东西藏哪儿都不过问一下?就算我相信你阿根廷人民也不会相信你,故意跟我找事儿是吧?于是这前总统就被庀隆的支持者毙了。
    
    ············
    
    20多年过去了。阿根廷一直动荡不安,这个上去那个下来,每次都离不开关于庀隆夫人遗体的话题。后来的政治家们说,阿根廷,向前看吧!让尊贵美丽的夫人入土为安,我们轻装上路吧。
    
    庀隆夫人的遗体终于找到了,葬入她表妹家的墓地。阿根廷人民仍然不能忘了庀隆夫人,她的墓地总有人来看望,鲜花不断。外国游客访问阿根廷,导游总是第一天带你到墓地,讲诉上面的故事。最后一天带你去看探戈舞,那里一定会有名歌星唱一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阿根廷一直在为她哭泣,哭了60多年。由原来的悲怅大怮,到现在的轻声呜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907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新西兰反弹
  •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
  • 生命的意义
  • 2019情诗一束毕汝谐(作家纽约)
  • 我为什么热爱写作?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博客最新文章: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胥志义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人生百态《人生》第二章
  • 世道沧桑“自欺欺人”的法治基金
  • 九喻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小姐日记枉费心机白费力已入穷巷难回头
  • 九喻姗姗来迟的“未卜先知”
  • 老灯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阿钟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晨雷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伊阁缩头“瘟龟”的下坡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9〉智叟出家
  • 中国战略分析冯哲盈、冯晓宇:社交媒体时代的网络民族主义
  • 台湾小小妮115
  • 走向大自然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吴倩你们的耶稣:当你们受折磨、遭到邪恶的虐待、被诽谤、辱骂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记忆名录——法国儿童丛书Père Castor
  • 为什么日本出现“日韩断交论”?
  • 赖清德获独派支持宣布参选总统称台湾不做第二个香港西藏
  • 中国的经济扩张主义震撼欧洲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 韩国认为美国筹码之大出乎韩方意料
  • 华为专利申请猛增 计划两年超过美国
  • 欧盟不再相信北京口诺市场开放 罕见要强硬限时兑现
  • 华澳关系虽冷中国富豪仍涌买豪宅
  • 5G表决 丹麦放弃华为选择了爱立信
  • 团派胡春华速被削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引议论
  • 南非厂家特注商标非中国制造激中国爱国网民愤慨
  • 京东如治国维稳突查裙带关系
  • 赖清德“突袭”蔡英文“点名”韩国瑜 2020大选惊奇迭起
  • 德国虽接纳华为投标却拟设特别基金阻挡中国等并购
  • 华人杨安泽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政纲:加税,发钱
  • 全球航空前所未有 波音有受司法调查危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