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惊世骇俗—张林的中国近代史观》十集系列访谈节目预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博闻社、博讯新闻网将于近期推出十集系列政治访谈视频节目《惊世骇俗—张林的中国近代史观》。张林先生是著名作家和民运人士,既是一位思想者,又是一位行动者。十六年的监狱生活,不仅没有摧毁张林的意志,相反更加锤炼了他的思想。我们相信,这个系列访谈节目将会给观众朋友们带来新的思想冲击和收获。
    
    以下文字是张林先生为本系列节目写的序言。
    
    两千年中国史,一言以蔽之:始于做伪,终于无耻!
    黑格尔说:“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几千年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大赌场,恶棍们轮流坐庄,混蛋们换班执政,炮灰们总是做祭品,这才是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事实上,中国任何一次革命都没能使这个历史改变。”
    因为所有文人,都是皇帝奴才;因为所有史书,都是按照皇帝需要写出。尽是谎言的史书,还不如没有史书。
    譬如人民日报,您说是有?还是没有更好!
    所有皇帝不喜欢的,统统被剔除了。一如今天的人民日报,或中共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
    两千年历史,中共简短地重复了又一个回合!
    黑格尔说中国没有历史,不够确切。因为如果像许多小型部族,仅仅靠说唱艺人传承神话及历史,您可以说这个部族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历史。
    但是中国不同,中国有汗牛充栋的史书,每个朝代都召集大批文人编史,每个县还有县志,其规模的顶峰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每个县级单位(有时候甚至只有几十个人),都设立一个史志办公室,专职编写单位志。但是千篇一律,毫无意义。
    所有中国史书,都是站在皇帝立场编写。统统都是谎言集结。中国文人一句 “货与帝王家” 典型说明了中国文化的本质:做帝王奴才,肝脑涂地。
    直到今天,中国都还没有出现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群体。
    仅有的一点点,也是被挤压到监狱隔壁的角落。所谓异议群体,其实就是独立的知识分子群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522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林:人民不是国家的奴隶
·张林:公民权利被剥夺下的绝症中国 (图)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同案犯之张林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张林祥:鸦片战争原来是这个样子
·廖祖笙:郭飞雄、许志永、张林何罪之有?
·张林:我的最后陈述(整理后的文字版)
·张林已开庭,请大家关注周维林李化平二君
·姚诚:张林救助 悲欣交集
·安徽维权人士就张林父女遭遇的声明
·挪威森林:上海公民声援张林父女。
·张林:拯救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荣清的生命!
·仗义每多屠狗辈—为张林募捐有感 (图)
·张林: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胡平: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张林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羽森对六四和张林的感想
·张林:赵紫阳不可能像叶利钦振臂一呼/纪念六四29周年
·张林:文革52周年与习近平“新时代”
·云南涉毒越狱犯张林苍犯脱逃罪获刑5年 或终身监禁 (图)
·张林:20年前闯关回国,为何如今逃离,兼评三代领导人
·成都找工作安徽民运人士张林遭寻衅滋事扣押并被驱赶
·重庆渝北法院组织200多人绑架张林后实施强拆 (图)
·【视频】中国民主人士张林女儿的故事
·为女争取入学被囚三年 维权者张林获释 (图)
·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获减刑释放回家
·刘晓原律师:张林未获释
·姚诚:数次判监,坐牢17载的张林8月17日出狱
·张林之女六四感言 关注六四传播六四
·合肥民主人士柴宝文参与张林女儿维权行动被抓
·被中国关押异议人士张林女儿获美国庇护 (图)
·因声援张林女儿的李化平、周维林案将于12月12日宣判 (图)
·安徽著名民主人士张林被送到安徽潜川监狱服刑
·张林案上诉 蚌埠中院侵犯当事人辩护权 律师提控告
·张林今会见辩护律师刘晓原 告知其已上诉 (图)
·争取女儿就学权利 异议人士张林被判刑 (图)
·著名民主人士张林被蚌埠法院判处三年零六个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