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运多内鬼,永不会成功。中共特务暗鬼都是单线联系!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15日 转载)
    首发
    1,当年从事民运的积极分子,大多年轻幼稚、阅历浅薄,对中共邪恶并没有切身的经历体会。时至今日,种种原因导致其中许多人已动摇变质(比如柴、周等),少数人仍坚持追求民主(吾尔开希等)。
    

    2,自互联网诞生之日起(1990启动、2000年加快),中共就一直不择手段打入海外民运,甚至采取“做窝养鱼、筑巢引鸟”策略自己伪装搞民运,所以今日民运组织,基本没有不被渗透的,有的其实就是中共在幕后主导。那些在民运内刻意制造内讧混乱的,多是中共暗鬼。
    
    3,除了军方情报机构。中共公安和国安系统的各级机构和警员,一直都在花民脂民膏投入巨资和人力,在国内、在海外社会尤其华人中,广泛感情笼络、哄骗利诱线人。比如利用爱国、同乡、同学、同事、战友感情,或给钱、捐赠、开公司或店面、搞项目、甚至待政变上台做普京等利诱,或扣屎盆胁迫,总之各种笼络利诱威胁敲诈等方式,发展线人(兼职、挂靠特务等)。
    
    这些下线和中共官方情报人员多是“一对一单线联系”,以确保不被西方情报机构“一窝端”,所以,中共特务暗鬼具有先天的被洗脑的愚昧性和顽固性,又具有分布广泛性和分散性,又因此,西方情报机构很难系统性地侦破“中共特色”特务组织。
    
    撰稿人:上海市虹口区临平路256弄6号201室,杨雷先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408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英国脱欧协议在议会面临严峻考验
  • 数百黑衣人现身NBA篮网赛事撑香港 选蔡老板的地界非偶然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对两位开明老者的纪念
  • 陈同佳案:台湾法务部指中国媒体掩饰推卸港方责任
  • 一篇安葬文网上流传 透露赵紫阳埋葬地点
  • 布鲁塞尔的奇迹会在英国国会再现吗?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