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9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天琪更多文章请看廖天琪专栏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唱垮柏林墙的传奇诗人》一书作者沃尔夫·比尔曼(右)与译者,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台湾诗歌节 2019年9月24日 独立中文笔会
    
    (法广RFI 流芳)今年,柏林墙倒塌迎来30周年。30年前发生的这一历史事件,标志着东西两大阵营对峙的结束,也标志着战后德国分裂历史的终结。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的前夕,德国诗人与歌手沃尔夫-比尔曼的自传《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一书中文版的问世格外引人注目。
    作为前东德著名的异议音乐人、诗人与歌手,沃尔夫-比尔曼曾写下无数诗歌,多数主题围绕追求自由与民主展开,公开批评东德政府,因此,被西方媒体誉为“插入柏林墙第一道裂痕的诗人”。
    
    沃尔夫-比尔曼的自传《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一书的中文版本最近在台湾推出。该书中文译本出自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之手。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德国诗人沃尔夫-比尔曼。
    
    廖天琪:比尔曼于1936年11月15日出生在汉堡,他的双亲都是共产党员,三十年代,作为共产党员是非常危险的。他的父亲又是犹太人,比尔曼5、6岁的时候,父亲就被纳粹在奥斯维辛杀害。二战结束德国分裂为东西两国。比尔曼和母亲及家族都居住在西德的汉堡。1956年,出于对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念,比尔曼的母亲将他送到东德去接受教育。此时比尔曼还是个17岁的学生,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斯塔西(Stasi)试图招募他作为秘密告密者(GI),被他拒绝了。比尔曼于中学毕业后,开始在东柏林洪堡大学(Humboldt University of Berlin)念哲学和数学。1957-1959年,他担任柏林剧团的助理导演。同时也开始写诗和歌,逐渐建立起自己的艺人名声。
    
    比尔曼在东德共产党统治时期,写下了无数的新歌,主题大都是追求自由与民主,其中很多都是针砭时弊,批评讽刺东德的共产政权。他的父母亲在纳粹当道的三、四十年代,就和那时候的共产党人有密切联系,这些共产党人战后都成了东德的领导层人物,他们很愿意照顾比尔曼这个奥斯维辛的共产党「遗孤」,但是桀驁不驯的比尔曼不愿意被「收买」,他认为当权的共产党出卖了共产主义的理想主义理念,他要说真话,以诗与歌来寻求真理和真相,不惜跟权力对抗。他的影响力愈来愈大,从1965年起,他的诗集、歌曲出版遭到东德当局全面封杀,并被禁止公开演出。但是他的名声愈禁愈响,传遍全世界。
    
    比尔曼和东柏林的许多异议份子都「结盟」,共同抵制来自上层的打压,相互鼓励,抱团取暖,形成一股很强大的精神力量,吸引了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在1976年当他获准到西德科隆市举办演唱会之后,被东德当局禁止返回他东柏林的居所,从此就被迫定居于西德。他还参与了当时的和平自由运动,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出身东德的牧师家庭,也是他的粉丝,时下他们也是非常亲密的私人朋友。比尔曼的诗集是德国战后文学中非常畅销的,荣获了西部和后来全德国的众多文学奖项。比尔曼的故事在当年东西德对峙时期,引起了很大的社会轰动效应。
    
    法广:为什么西方媒体曾称比尔曼为“插入柏林墙第一道裂痕的诗人”?
    
    廖天琪:比尔曼在全面遭封杀之前,也曾于1964和65年两度获准到西德来举办音乐会,轰动一时,不但西德,包括美国也都发行他的唱片,影响之大,令东德当局震惊。往后他一次次受到国外的邀请,当局也一次次地拒绝他的出境演出,连他获得国外的奖项,也都不允许他出国领奖。然而,他们毕竟逐渐了解到,把比尔曼留在国内,终究是个祸患。 1976年,当他再度受到邀请到西德科隆市举办演唱会时,他们欣然应允他出国。然而沃尔夫在八千人的音乐会上成为闪亮的明星歌手之后,东德当局禁止他返回东柏林的居所,就这样比尔曼被迫流亡,定居于西德。
    
    比尔曼被逐出国门,事实上是东德开始加速走向灭亡的第一步。紧接著大批的东德异议份子的艺术家、作家和文化人,纷纷开始背弃那个死水一潭、僵化保守的极权国家,投奔自由的西德。有些史家和媒体因此称比尔曼是[插入柏林墙的第一道裂痕]。
    
    东德政权当时也乐得将这些不安份的异议份子赶出国门,这种精英流失的过程又持续了13年,到了1989年春夏之交,连普通老百姓也开始「用脚投票 」,成百上千的人民涌向东欧国家,他们直接冲入当地国的西德大使馆,迫使匈牙利、捷克等国打开边境。铁幕围墙都挡不住投奔自由的人潮。
    
    法广:在专制主义制度下,文艺究竟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廖天琪: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的人,很难想像在独裁政权下,一个善于思考,敢于抗拒国家权力的压力,并且公开批评政府的人,怎样每天跟国家机器进行猫捉老鼠的游戏,日日都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然而依然有人坚持著不肯放弃。要让社会从黑暗过渡到光明,让人们挣脱牢笼,重获自由,需要一些勇敢的启蒙人,他们往往得牺牲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
    
    专制体制是不容许有言论自由的,新闻媒体都要受到审查,一般人要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意见就只能借用文学或艺术的手段,以隐喻曲折的方式来发挥。所谓[指桑骂槐]、[移花接木]、[声东击西]都是可以采取的文艺技巧。特别是运用文字来发抒个人的情感抱负,对社会的百态做出评论和分析,只要运用得巧妙,可以引起人们的共鸣,避开当权者的大帽子或剪刀。毛泽东早就已经识破了文人的这种手法,所以他于1962年针对李建彤的小说《刘志丹》说了这样的话:「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当时的刘志丹案株连了6万多人,是当代文字狱中的大案。
    
    法广:沃尔夫-比尔曼是如何运用他手中犀利的笔触来“唱跨柏林墙”的?
    
    廖天琪:比尔曼在创作方面运用「指桑骂槐」的手段十分高明, 1974年在西德出版的那张唱片「啊!对啊!」,里面收录了那首「长城后面的中国」,我在此节录一段:
    
    如同牲畜人民被统治著
    
    愚民化,剥夺自主能力,阉割了
    
    老实做苦力乖乖听话
    
    一切都在暗地监控中
    
    官僚们的权益集团
    
    囚禁优秀共产党员
    
    若他不肯喊哈利路亚
    
    在哪儿?
    
    在中国!在中国!
    
    在长城后面的中国。
    
    只说一句真心话
    
    当头棒喝就罩下
    
    自由是只死麻雀
    
    活活烂在鸟巢穴
    
    朋友,哪儿被掐住了
    
    保准是个密探在窥探
    
    在何处的监狱里腐烂
    
    在中国!在中国!
    
    在长城后面的中国!
    
    领袖面具下时时在偷窥
    
    瞧你凌乱的办公室
    
    酒舖、街上、动物园
    
    酸溜溜甜蜜假笑
    
    伟大领袖巨幅玉照
    
    在每张报纸上微笑
    
    每间茅厕里皆亮相
    
    在中国!在中国!
    
    在长城后面的中国!
    
    审讯拷问家常便饭
    
    革命异化成为笑话
    
    中世纪过时的皇权
    
    每日谎话更加顺口
    
    聪明耄耋人民老爹
    
    齐来赞颂他党中央
    
    在中国!在中国!
    
    在长城后面的中国!
    
    从这首诗歌里,我们可以看出,比尔曼「移花接木」的技巧,他说的是中国长城,剑指的是东德共产党,他就如孟姜女哭倒长城一般,以诗歌来对共产铁幕的围墙釜底抽薪。
    
    另外,他早期写的诗,如「老同志」,就是直接对那些党内的顽石老人进言,他从娘胎里带来的对共产主义的忠诚信念,始终蒙住他的眼,虽然提出批评,但是还是一直认为只是某些高官走了歪路,不是体制的问题。直到1983年,他已经离开东德7年之后,他的一位哲学家朋友Manes Sperber对他当头棒喝,让他对蜕化变质的「共产主义」幡然梦醒,知道那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要在人间建立天堂,而建造者都是双手沾满血跡、贪婪腐败的刽子手,这是天大的笑话,历史的荒诞剧。从此以后比尔曼的创作就更具社会性和思想性,对于往后1989年柏林墙的坍塌和两德的和平统一,他都积极地以他的吉他和诗歌成为一直重要的精神力量。
    
    法广:最后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您在翻译这部书籍时的感受。
    
    廖天琪:从语言方面来说,这本德文自传里,作者穿插了许多其他语言,法文、犹太意第绪语、意大利文、英文不一而足,还有许多德文方言,如萨克森方言、柏林土话、德式英语等。在理解方面倒并不是难题,如今电子时代,任何正常的、甚至怪诞的话语都能查到。比较棘手的是比尔曼自创的语言,那是无处可查的。他有著顽皮诙谐的性格,写的诗和歌往往很任性、放荡、尖刻,却又纤细入微,要如何对付这些特点,一方面是直接讨教于他,一方面就得考验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了。在翻译诗歌方面,我没有死硬地搬过来,容许自己有较大的幅度。
    
    在内容方面,本书涉及的当代德国和欧洲历史阶段,如自由世界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冷战对峙、六七十年代的学生运动、布拉格之春、八九柏林围墙的坍塌、两德统一的震撼、九十年代的海湾战争与和平运动,由于本人七十年代就定居德国,所以这些历史事件于我丝毫不觉陌生,因为这也都曾经是我个人生活构成的部份 。更为重要的是,数十年来,我和中国大陆的作家和异议份子有近距离的接触和交往,他们的经历、言论自由受到政府当局的箝制打压,跟原东德的同行们如出一辙。原来共产国家秘密警察的手段都是相同的,如何污蔑、栽赃、造假、欺骗,所有的手段都雷同,目的是一样:封住所有的异音,异议人士都打上「阶级敌人」或「国家敌人」的标签。比尔曼这本书,就像是个照妖镜,专制独裁的面貌无所遁形。这给我在翻译过程中造成无上的快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323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大众民主的缺陷
  • 曾节明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
  • 谢选骏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 金光鸿武力改变不了人心
  • 谢选骏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论坛最新文章:
  • 台陆委会:1至10月来台居留港人4352人 年增21%
  • 自爆受陆“国保”刑虐 郑文杰承认嫖娼及忏悔视频
  • 港理大仍有近百名示威者被围困 多人情绪崩溃
  • 王岐山:中国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挑战 成长成熟各有烦恼
  • 图瓦卢外长访台称拒中方援建人工岛:维持与台关系
  • 拼多多三季度巨亏23亿 800亿蒸发 亏损狂飙110%
  • 大马破获“史上最大”网络诈骗集团 逮捕680名中国嫌犯
  • 基辛格:美中冲突没有赢家 盼经贸磋商成功
  • 反中反共是香港青年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
  • 已有四百多位港生教授申请到台各大学附读或当访问学者
  • 曾钰成再惹批评“假营救真围捕”及“吃人血馒头”
  • 香港英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的恐怖遭遇
  • 香港理大仍有示威者固守 警方伺机抓捕
  • 马尔他逮捕涉及谋杀著名记者的大亨芬内克
  • 北京回应英方关注郑文杰控刑求:不接受交涉
  • 美国政府向部分公司发放向华为供货许可证
  • 法国政府提应急方案因应法国公立医院大罢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