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钟灼辉:你懂香港年轻人在追求什么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2日 转载)
     看完这个,或许你会明白年轻示威者为什么不惜牺牲一切,也要坚持的走下去。
    
    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那些学生、那些年轻示威者是否被洗脑了?他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已经五个多月了,却还不肯收手,跟政府、跟警察揽炒,值得吗?昔日我们口中的香港废青,本该是一群对政治漠不关心,只爱打机上网,好逸恶劳,不习惯吃苦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意念驱使他们在这一场反修例运动中走在最前面,甘愿以身犯险,甚至置前途与生死于不顾?我想,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更别说要去同理这班年轻人。其实,这样的认知差异,并不是由于年龄差异所造成的代沟,而是现在的年轻一代,比我们更执着于一样东西。也许我们也曾经拥有过这样东西,但已被大多数人所遗忘,有些人是由于岁月消磨,有些人,则由于屈服于现实社会之中,已消失殆。我所指的这样东西,并不是青春,而是:信仰。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如果要年轻人放弃抗争,就等同要他们背弃自己的信仰、甚至是良知,而对于这群上街头的年轻人来说,已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曾经对什么东西热烈地祟拜过,又或是对生命中的某东西有过不能自控的激情,你便能够感受到信仰的那份强大力量。
    
    那么,这些年轻人的信仰又是什么呢?只要你能够用心聆听他们的要求,便会发现他们的信仰是源于对普世价值的认同与期盼,不管是对自由、民主,或是对制度公义、寻求真相的追求,他们都视这些东西如同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未来一样重要。回顾人类的历史进程,有多不胜数的战争,就是因为守护各自信仰而发动的,因为坚持信仰而丧命的人远比意外伤亡要来得多。
    
    人一旦放弃了自己的信仰,便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过着没有灵魂的日子。为了弥补这份空虚与空洞,大部分人都会转移视线,寻求精神以外的物质或成就作为弥补,而最常见的,就是追逐金钱与权力。然而,这些都只能充当劣质的精神信仰替代品,只适合成年人的囗味,对仍抱着赤子之心的年轻人来说并不具吸引力。也许要等到他们离开校园,尝过了咄咄逼迫人的生活压力后,他们才会改变、才会妥协、才会适应,甘心去接受充满铜臭味的物质信仰,并且从此对普世价值、对社会公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称之这种变化叫做成长。这样的成长,就代表着要活在一个自己所不认同的社会,而自己无法产生认同的部分,就像会勒紧胃部的橡皮圈,极度使人消化不良,虽然时间久了,习惯了,适应了,或许就能不当一回事,但是还是经常会感到胃部不适。
    
    年轻的激情、任性,是追求人生的最大本钱,但也可能是赔上人生的最大代价。
    
    数年前,我看过一套戏剧名叫《EQUUS马》,剧情虽不算曲折复杂,但简单的故事,却埋下许多对人性的反讽,作者不但利用了心理治疗的布局,更透过时空交错的叙事方式及大量的隐喻,带出当中的最大反思:到底信仰为何物?信仰的标准应该由谁来厘定?作为一位犯罪学家及心理治疗师,《马》剧确实令我有着深刻的反思。也许生命中有一些东西,一旦被唤醒了,人便不可能回到原来的生活,不是不想回去,而是已经无路可退,因为原来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所谓的适者生存,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要不就甘心接受、麻醉自己,并且努力地生存下去,要不就选择有尊严地离开人世。先不论孰为对错,看完《马》剧,或许你会对香港年轻示威者多一份理解、包容与尊重。
    
    《马》剧由英国著名剧作家彼得.谢弗(Peter Shaffer)所写,主角是一位病患的十七岁青年,他在一夜间刺瞎了六匹马,被众人认为犯下了变态的滔天恶行,必须关进精神病院强迫接受思想改造治疗。剧中的另一位主角狄医生,他对青年的暴行百思不解,他在治疗的过程中彷如侦探一样,抽丝剥茧般揭开青年的神秘内心世界。原来青年对马有极端的癖爱,甚至把对马的激情变成另类的个人精神崇拜与信仰。每隔三个星期,他都偷偷地在半夜策马于草原奔驰,以赤裸的身体跟马合一进行祭拜仪式,作为灵与欲的唯一发泄。
    
    同时间,年轻的马厩女工对青年百般挑逗,最终他抵受不住女工的肉体诱惑,躲在神圣的马厩中跟女工偷偷做爱。但是在强烈的罪疚感及众马的监视下,他居然无法顺利进入女工的身体。在极端的恐惧及愤怒下,他拿起锋利的蹄勾戳瞎了六匹马的眼睛,目的就是为了躲开外界道德的枷锁与监控。
    
    青年对马匹的热情钟爱,逐渐唤醒了狄医生对生命的潜藏激情,医生既妒忌又羡慕青年的「病态」精神生活,他感到活得「正常」的自己,反而像行尸走肉一样,只能不断在执行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精神治疗。同样地,剧中被归类为正常的人,都活得像没有灵魂一样。青年的父母看似生活正常,但父亲却只靠偷看色情电影获得性欲上的快感;医生夫妇的关系表现正常,但是彼此却隔着不能跨越的鸿沟,医生六年来都没有吻过妻子。青年虽被一致判别为不正常,但是他却拥有属于自己的信仰与丰盛的精神生活。那么,在这些人当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病人?
    
    狄医生不停地在激烈挣扎,犹豫应否夺走青年的精神信仰,令青年变成一个循规蹈矩、没有热情、符合法定标准的社会大众。此时,他做了一个噩梦,看见自己变成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大祭师,负责执行劏小朋友的祭祀仪式。他拥有高超的劏肚技术,手起刀落的由心囗劏下去,把内里的肠脏抽起丢掉。他每劏一个小孩就越觉得不舒服,但是为了掩饰,他唯有更加卖力拼命地去劏。他说:「如果我稍有迟疑,便会被身旁两个孔武有力的副祭师知道,我在怀疑、甚至根本不相信这种血腥祭礼。那下一个被劏的,将会是我了。」狄医生别无选择,最后把青年治好了,将他变成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但他却从此过着没有灵魂的生活。狄医生把青年回复为普通人后,青年对生命失去热情的那份空白,却由狄医生所继承下去⋯⋯
    
    信仰是精神鸦片,还是精神救赎?
    
    信仰对人类的精神健康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但对于政权及社会制度却是危险的产物,所以马克思早就视信仰为精神鸦片,需予以严格禁止。一旦大众的信仰与当权者的政策出现矛盾抵触,社会动荡是必然的后果,而维系社会制度的法治更将是首当其冲。而这个正是发生在今日香港的情况。
    
    或许你会问,是谁把这些信仰价值灌输给年轻人?是植根在香港的外部势力或是香港的教育出了严重偏差?其实年轻的抗争者普遍出生于九七回归后,如果要说在港的势力,最大的持份者肯定是中国。在思想教育上,国民教育及政治意识早已透过不同管道渗进学园及日常生活,理论上年轻一代应该更认识中国在政治及社会上的价值观念。但为什么年轻人却没有成功被政权洗脑?从心理学角度,只有单调及思想局促的社会,人民才会容易被洗脑及瞒骗,因为一旦偏离了社会既定的单一标准,结果就只会给淘汰或被边缘化。
    
    香港长久以来都是一个多元化及开放的社会,信息极为流通发达,学生可以从没有疆界的互联网世界吸收到各种知识及见闻,视野比之前的世代都开阔多了。坦白说,年轻一代比我们更懂得独立思考,思想比我们更开放自由,纵使父母、学校、及社会的主张会对他们有强烈影响,但最后每个人还是会回到自己内心,选择自己所认同的理念与价值,形成做人做事的原则及信仰。
    
    公义由人不由天,信仰与同行就是他们最大的后台
    
    站在抗争最前线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大学生,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絶对不是没有良知、不分善恶的一群。他们并没有受任何人的唆摆或指示,所做的一切都是遵从自己的信仰及良知,根本不是在图什么个人利益或好处。反修例运动刚开始时,他们也曾试过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去争取,但当政权一再漠视他们的要求时,他们感性上感到沮丧及愤怒,理性开始动摇。我们必须明白,理性不过是协调人类内心与外在世界的中介决策者,而不是最终及最大的主事者。
    
    在正常的情况下,理性会主导我们的行为及思想,并因应外在环境所需,选出最佳及安全的途径去满足内心的需求,当中也包括对信仰的需求。但当人处于絶望无助时,信仰的重要性便会迅速提升,能轻易推翻理性所作的决定,甚至做出违犯社会规范法的行为。理由很简单,因为信仰是植根于潜意识的私人产物,规范的是人的内心,而法律不过是身外之物,只能规范人在现实世界的行为,很多时候,法律并未得到个人的内化与认同。所以当信仰与法治出现严重的冲突矛盾时,信仰必定会压倒法治,感性定会把理性盖过。
    
    所以,请不要再去污蔑年轻人,他们并没有收取谁的金钱去参予这场抗争或搞乱香港。试问有谁会愿意为钱去牺牲自己最光辉的十年人生?十八岁到二十八岁的那十年,对很多人来说已是他们的一辈子了,剎那的青春价比黄金,牺牲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在这世上能教人为之牺牲的,恐怕就只有爱与信仰。如果人失去了爱与信仰,跟一台只懂进食、排泄及繁殖的机器又有什么分别?人还需要有名字身分吗?
    
    当然你可以不认同他们的信仰、甚至谴责他们在追求过程中所采用的任何不当或不法行为,这确实为社会带了不同程度的暴力及破坏。但更值得我们去探讨及追究的,是什么令年轻人走上这絶路?如何才能让他们回归理性?即使他们犯了大错,我们也应该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去拯救他们,而不是把他们赶尽杀绝。就如李嘉诚先生所说:「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如果政府及警方只顾一味加大武力去镇压,最终失去的不只是这一代的年轻人,而是所有拥有共同信仰及普世价值的香港人,与年轻人割席其实就是与香港的未来割席,根本是愚不可及的事情。再者,香港这群既得利益者的前路只有很短,人生也只剩晚霞余晖,相反地,年轻人的前路还有很长,香港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图片取自网络)
    
    

     Dr Bell Chung
    香港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犯罪心理学家、心灵类畅销书作家、前香港警务署高级督察
    
    来源:作者网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1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