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访贾葭: 媒体死亡的代价 中国人“不知道该信谁!”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25日 转载)
    
    

    日前,腾讯旗下的自媒体平台《大家》被封号。这个曾经集中了许多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自媒体信息平台,封号前的最后一个头条文章是《中国正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本台记者唐家婕专访了《大家》的创刊主编、中国资深媒体人贾葭。
    
    唐家婕:作为腾讯《大家》的创刊主编,当你得知《大家》被封号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贾葭:我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这是迟早的事情 (笑)。我经历过很多次媒体被封。2003年,我要入职《21世纪环球报导》的那一天,报纸被封了,我特别伤心。我大学读过一本《方法》杂志,由中国顶尖的学者谈顶尖的问题 ,也被封了。
    
    当时别人告诉我这个(腾讯《大家》封号)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做饭。我特别平静,我吃完饭、把锅都洗了,坐下来才开始想这个事情。因为我总觉得···...会有这么一天的,而且她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实的武汉在哪里?“暖新闻”是这样吞噬真实的声音
    
    中国舆论管控升至新高度 腾讯《大家》“被自杀”
    
    资深媒体人贾葭获释但不能回家
    
    美国务院官员呼吁中国当局明确告知贾葭下落
    
    贾葭被带走9天至今去向不明 “无界新闻”面临关闭
    
    2012年互联网发展 中国媒体短暂见曙光
    
    唐家婕: 腾讯《大家》2012年底成立的时候,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说要打造一个”百家争鸣、兼容并包”的思想盛会,当时成立的源起是什么?
    
    贾葭:那之前我跟长平老师在香港做《阳光时务周刊》,腾讯几个领导来香港跟我见面,问我愿不愿意回北京做一个评论频道。因为网站的原创在过去很多年都没有做起来,腾讯又财大气粗、长袖善舞,我就很感兴趣。10月中旬我回到北京,大概用一个半月就完成产品开发跟测试,12月15日上线。先从网站做起,来年才开始以微信公众号为重心。
    
    唐家婕: 这也不过8年前的事,2012年中国的媒体、互联网环境是怎么样的呢?
    
    贾葭: 整体环境因为技术让大家比较乐观吧!你要说政治环境,正好又遇到新老交替的背景,从胡锦涛到习近平的交接那年,年底刚好是十七大。
    
    唐家婕:你说过《大家》的原则是洞见、价值、美感,当时是怎么找写手?怎么找题材的呢?
    
    贾葭:题材我当时没有限定。中国专业评论一直没有做起来,腾讯《大家》当时野心很大,比方说神五、神六上天,老板说你去找个航天教授或学者,千万不要找媒体人。他当时特别强调专业这个词 。我们怎么把大众与专家之间连结起来,既有学理论述、又有深度分析,而不是简单停留于时事评论或流于表面情绪,我们倒是很忌讳这个,所以一开始找人不容易找。有时候专家稿子来,要花很多时间改。一开始蛮难的,但我觉得很有意义。
    唐家婕:你在《大家》的时候,最受到欢迎的评论文章是哪一类呢?
    
    贾葭: 我在的时候有个现象比较好玩,谈中日问题的文章受欢迎。我们请在日本住了很多年的专家学者、还有两、三个日本资深媒体人用中文写稿,最后还结集出了一本关于日本评论的书。日本媒体人、学者写稿特别认真、细腻,又会讲情感,言之有物。
    
    唐家婕:对这类题材或文章质量的要求,反映了《大家》或中国读者的什么特点?
    
    贾葭: 读者大概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的菁英人群。一开始腾讯QQ的读者我们认为比较低龄,《大家》刚创立时,读者也会反映文章太深。后来我跟领导讨论,就说那看不懂的读者就不是我们的读者,另外就是时间久了,他就会看懂了。
    
    唐家婕:《大家》当时文章最高的阅读量可以达多少?
    
    贾葭:在微信端最高九百多万一篇,在网页端有一篇三千多万阅读量。
    
    贾葭:《大家》死在没有言论自由
    
    唐家婕:《大家》被赐死了以后,你写道“为大问题而生,为大问题而死”。生的时候的大问题是什么? 死的时候,留下的问题又是什么?
    
    贾葭:生的时候大问题想得很明白,我们面临很多问题,但没有为大众解释。比方说,中国为什么在经过一百多年现代化进程,还是如今这个样子?但你不能天天谈政治、制度,你要提供具体的方案、策略。 我们虽然不能谈当代的政治改革,但可以谈汉代王安石、可以谈晚清,有些话要透过知识分子用自己的话讲出来,你就是取乎其上,得乎其中了,目标挺大的。
    
    至于死,媒体就是大问题啊。这次疫情这样严重,言论和一个国家国民健康的安全有没有联系?是不是大问题?
    

    唐家婕:《大家》最后一篇文章是《中国正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作者说,面对疫情,媒体正在做的基本上都不是合格新闻媒体应该做的事情。在你看来,疫情当前,合格的新闻媒体,应该要做些什么?报导些什么?
    
    贾葭:这个话题就大了。但受的约束多啊。很多人想成为合格的媒体,但在现实面前你会碰壁。
    
    媒体死亡的代价 中国人“不知道该信谁?”
    
    唐家婕:那我们撇开中国政府的管控不说,一个正常的媒体这个时候要做什么? 中国民众需要的是什么?
    
    贾葭:可做的太多了。首先你得满足读者与大众对讯息的需求。我举个例子就像病毒来源能不能搞清楚? 现在没有媒体在追?李文亮这件事,有没有媒体把全部经过写出来? 武汉的小区百步亭,网上有大量的投诉,反映没有人管、住不上医院、不给确诊;但是武汉政府却说那个小区没有病例。在这次疫情当中我们遇到讯息非常混乱,我们不知道该信谁?
    
    如果你什么事都信官方媒体的说法,你会发现,哇靠,那很危险啊。
    
    比如22号晚上,官方媒体要大家不要离开武汉,八小时后要封城,我们会把大家照顾很好。为什么当天晚上逃出去三十万人? 就是不相信嘛。说明这种时候非常需要有高度公信力媒体去分析我们应该怎么做:出武汉?不出武汉?说到底就是如果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不实时,就会造成灾难。
    
    唐家婕:李文亮走了以后,你说每个人都在李医生身上死了一部分。什么意思?
    
    贾葭: 我们人的生命是一个个时间段构成,我在关心李文亮医生的事件的时候,我读他的微博、替他发帖子、我把我的生命分享给他。他死了,就是我生命分享给他的部分也死了。
    
    唐家婕:李文亮过世引起中国社会很大的反应,现在两个多礼拜过去,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会持续发酵吗?
    
    贾葭: 这我不知道,但多多少少会种下一点种子吧。我在微博上看到好多年轻的00后小朋友们, 做各种反抗的标签,戴口罩要求言论自由,我觉得蛮感动的。
    
    贾葭:2008年是中国媒体自由最后一次“回光反照”
    
    唐家婕:你在中国媒体待了十多年,你观察中国媒体环境的变化是什么?有没有一个分水岭是开始往上、往下走?
    
    贾葭:2008年发生了四川汶川地震,记者很勇敢, 很多媒体突破了限令,甚至无视禁令做个案报导及追踪。那时候党国容忍,原因是马上要开奥运会了,还有大量的外媒在场。那大概就是(中国媒体环境)最后一次的回光返照了吧。
    
    唐家婕:接下来就是往下走了吗?
    
    贾葭: 是,尤其到互联网时代以后,客户端、微信号,都有非常细致的操作要求。奥运会之后,商业网站的头条、二条、三条,大概是阅读量最大的几条新闻。过去有自由选择,但是奥运会之后,网管办给商业网站每天发五条内容任选三条。
    
    每天做头条、二条、三条,我们叫做自助餐。这个东西本质上就是不是自由的,不能发别的新闻,只能发他给你的。
    

    贾葭:中国式的讯息传播转向“地下”
    
    唐家婕: 那么从2008年到现在的管控,这十多年对民众、对记者的影响是什么?
    
    贾葭:只能越来越蠢呗。
    
    唐家婕: 你说过“有良知的文字,会记录描述及解释我们遇到的问题。”现在是2020年,你对在中国还在继续写作的人想说什么?
    
    贾葭: 2015年高考结束时,很多家长都跑来问要给孩子报什么专业?我说,这个东西你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最好先去做亲子鉴定,如果是亲生的,就不要让他报新闻。我做十多年新闻经验,又不赚钱、又伤心、还要冒着风险,是成本收益奇差的行业。
    但是,有志于此的年轻人从来都是络绎不绝的。可能从事几年以后也会看到这个问题,做出自己的选择吧。
    作记者有两种: 一种是记者,一种是中国记者。
    
    唐家婕:疫情之初,有很多外媒对中国突然百花齐放的媒体、自媒体感到赞叹,甚至对中国走向新闻、言论自由乐观。你怎么看?
    
    贾葭:这要分成两个问题来看。第一、技术进步对中国媒体环境有没有促进?我觉得有,但是有限的。比如公众号非常清楚说我发出去会被删,但我不怕。像我的朋友王五四就是这样,他已经被删掉了125个公众号,但他非常清楚我只要这么一发,在短短一两小时内传播到10万阅读量以上,利用这个时间差,只要我这个文章保存一到两个小时。
    
    这种在过去没有微博、微信、前互联网或互联网1.0时代,大众是看不到的。因为你需要一个公开发表的渠道、需要媒体才能发声。后来,互联网2.0时代让信息变成一个平等的、多重性分布,所以技术的进步对于这样的声音发出来是有利的 。
    
    外媒说看到好多公众号,突然发了一篇三观超正、信息量超丰富的文章,几小时内转到一百万阅读量。 背后可能就是一个人、一个小团队。但你现在回去看外媒赞叹的那些文章,一条条都是被删除的。
    
    唐家婕: 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616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疫情结束后,中国人是奋起反抗还是静候下一次灾难?
·国际特赦年度报告盛赞青年人无惧打压,称中国人权重大倒退 (图)
·中国人可能会面临被中共灭绝的命运
·瘟役面前,中国人要奋勇自救
·中国人权观察致中国大陆疫情灾区同胞书
·中宣部是西方价值观免费宣传员!中国人人知道科比
·中国人需要警惕处处被打脸者的极端报复
·CECC报告: 中国人权加剧恶化 (图)
·中国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恐怖分子在911这天攻击
·2019:中国人权“大溃烂”“大倒退” (图)
·否定中国人和文化是助纣为虐 民运应回归民国法统
·中国人权观察新年献词
·关税高高 压不住中国人对加州葡萄酒的热情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时事大家谈:焚书事件余波未了,让中国人恐惧的是什么?
·孟晚舟来信为何引发中国人反感 (图)
·中国人大是否释法推翻港高院裁禁蒙面法违宪引聚焦 专家忧一国两制玩完 (图)
·史桔:为什么哥伦比亚大学取消中国人权研讨会? (图)
·程映虹:为什么中国人也爱万圣节? (图)
·张杰:区块链是中国人财富盛宴吗?狂欢还是灾难?
·复工压力下,中国人社部表示企业员工感染不算工伤 (图)
·肺炎冲击 中国人大将审推迟议案 预料政协跟进 (图)
·李文亮之死激起中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热浪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将每年2月6日设置为“全民真话日”的倡议书
·举国大疫,中国人你愤怒了吗?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9年度十大案件评选结果
·蔺其磊: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9年度十大案件评选结果
·中国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 (图)
·中国人口出生率降至49年以来最低 加剧老龄化担忧 (图)
·中国人口破14亿,出生率创新低,距老年社会一步之遥 (图)
·中国人口突破14亿男比女多3千万人
·韩正领衔2020年中国人口普查或为房地产税做铺垫 (图)
·人权律师团发表新年献词 形容中国人权大溃烂大倒退 (图)
·中国人权研究会批金钱政治暴露“美式民主”的虚伪
·中国人大探讨同性婚姻入法百万人赞 (图)
·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中国人口红利依然存在
·中国外交部: 中国人权状况中国人最有发言权
·孟晚舟来信为何引发中国人反感?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世界律师大会”的声明
·中国人泼墨靖国神社首判无罪网民惊疑不定 (图)
·研究:古代中国人曾与外星人大战300年 (图)
·徐友渔《走出文革》系列第四集:中国人为什么会狂热地投入文革?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图)
·倭寇当中,有多少是中国人? (图)
·隐瞒了整整40年,朝鲜人不会告诉中国人 (图)
·揭秘:中国人最早怎样学英语
·记者手记:赛珍珠:受南京和北京冷落的“中国人” (图)
·受几代中国人推崇的卖国贼:保尔柯察金 (图)
·毛泽东炮制,残害中国人罪名大全
·中国人为何一直自称汉人而不称唐人?
·陈沅森:土改的恶果,今日中国人全尝到了 (图)
·【纪念讨袁护国斗争100周年专辑】(5)做中国人,不做中国奴
·斯大林说过的这句话,每个中国人应永远记住
·让领导先走20年:一场大火烧掉了中国人的良心 (图)
·揭秘日卧底部队:与中国人住不被识破才合格 (图)
·到底谁干掉了林彪专机:内幕曝光惊呆14亿中国人 (图)
·日本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数万中国人 (图)
·港媒:抗日战争打败日寇是中国人
·日本战犯大野泰治:拷打赵一曼 吃中国人脑浆 (图)
·第一份日本战犯笔供:杀害5千中国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