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李俐否认丈夫满文军证言 称未曾吸食K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转载)
    
李俐否认丈夫满文军证言 称未曾吸食K粉

    宣判后,满文军妻子李俐被带出法庭
    今天上午10点,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李俐一案。在庭审过程中,李俐坚持不肯承认自己吸食过K粉。当检察官宣读完满文军揭发妻子的证言后,李俐带着哭腔说道:“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
    午12点整,法官当庭宣判:李俐因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庭审现场
    
    面对相机 “能让他们不再拍照吗”
    
    今天上午9时,朝阳法院内面积最大的刑事审判法庭第一次坐满了人。对于李俐开庭受审,满文军的家属和朋友无人前来,坐在旁听席上的无一例外全是记者。
    
    为了保证效果,在开庭前半小时,电视台的记者就开始请公诉人配合进行“彩排”,以测试声音效果。
    
    上午9时50分,李俐被押上法庭。她刚一进门,记者按动相机快门的声音就此起彼伏。
    
    当法官开口对李俐进行讯问时,她提出请求:“法官,您能让他们不再拍照了吗? 我听不到您说话,只能听见啪啪的声音。”
    
    法官没有回答她,只强调这是公开审理的案件,之后将刚才提问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面对讯问 每次答完都说“谢谢”
    
    坐在椅子上,李俐起初十分镇定。每回答完法官一个问题,她都在答话最后跟上一句“谢谢”。
    
    被问起何时第一次吸毒,李俐沉默了半分钟后说,她是今年4月初的一个晚上开始“第一次”的。
    
    她说,聚会当晚自己喝多了,朋友王冰洋说其一个朋友手里有摇头丸,可以解酒,于是她就吃了。之后,她开始多次服用摇头丸。其间,王冰洋一共帮她买了40多颗。
    
    接着,李俐坚称,自己当晚只服用了半颗摇头丸,其他的只给过两个朋友服用,剩下的“随手”放到了桌子上。
    
    当法官讯问她,为什么要将摇头丸放在桌子上时,李俐想了想,称自己当时这么做“没有任何目的”。
    
    李俐还说,检方称其吸食过K粉,也不是事实。“我有严重的鼻炎,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不可能去吸食。”她说。
    
    当检察官表示,她现在的供述与她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时的供述不一致时,她辩解称,当初是因为缉毒民警说她的尿检里有K粉成分,面对“高科技”,她只好承认了。
    
    面对证言 “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
    
    鉴于李俐不承认吸食K粉,检察官随即宣读了“未到庭的证人”满文军的证言。
    
    证言中,满文军明确指认,聚会是妻子提前半个多月组织的。他到场后,亲眼看到妻子和其他两个人一起在吸食K粉。
    
    当检察官宣读这份证言时,李俐始终面无表情。但当法官讯问李俐意见时,她已经带了哭腔:“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
    
    接着,李俐的朋友王冰洋等人也相继在证言中揭发了李俐。王冰洋说,只要是她的朋友,她都给了对方摇头丸。而且,此前,李俐也多次给朋友吃过摇头丸一起“乐和”。
    
    潘某则称,其亲眼看到李俐拿着一瓶类似于蛇胆川贝液一样的药品,问旁边的人是否要都加到可乐里。之后,李俐将药水全部倒了进去,和其他人一起将兑好的HAPPY水一饮而尽。
    
    对于这几位朋友的证言,李俐也一概认为“不是事实”。
    
    案情回放
    
    2009年5月18日,满文军的妻子李俐为了庆祝自己40岁生日,在位于朝阳区的cocobanana歌厅的1号包房,邀请了几十个朋友聚会。
    
    当晚9时左右,李俐和丈夫满文军一起来到歌厅。为了让不胜酒力的自己能“多喝点”,也让朋友们都玩得兴奋些,李俐准备了十几粒摇头丸供众人在聚会中吸食。
    
    聚会中,李俐自己也吸食了摇头丸等毒品,还喝了朋友敬她的“Happy水”(一种由冰毒和可乐兑成的新型毒品)。
    
    5月19日凌晨2时,接到举报的朝阳警方突击检查,缴获摇头丸数粒,并将满文军夫妇带走。
    
    后朝阳检察院认为,李俐的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故公诉至朝阳法院。根据相关量刑规定,李俐可能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6月3日,满文军行政拘留期满。
    
    6月8日,满文军通过《法治进行时》就“吸毒事件”公开道歉。
    
    各方说法
    
    李俐 看守所的生活与过去是“天壤之别”
    
    承办此案的朝阳检察院毒品犯罪专案组检察官马云星告诉记者,在提讯中,李俐表现得十分配合,认罪态度良好。
    
    马云星介绍,在审讯中李俐交代长期以来相夫教子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平淡,一次偶然的机会李俐接触到了摇头丸。
    
    因为当时吃完回家睡了一觉感觉就消失了,李俐也就以为自己不会因此成瘾。但没想到这个“乐子”会把她推向犯罪的深渊。
    
    马云星介绍,李俐曾毫不讳言地说,看守所里的生活与自己过去的生活是“天壤之别”。
    
    “最初进来的那段日子像做梦一样。出去放风时闻到外面的空气、抬头看到飞机时都会有很多的感触。”李俐对检察官说。
    
    马云星介绍,在看守所里,一说到自己的家人李俐就泪流满面。“她说自己对不起丈夫,连累了他。并且不敢想象这件事会给丈夫满文军的事业带来多大的影响。”马云星说。
    
    提到9岁半的儿子和患有心脏病的老父亲,李俐更是几度哽咽。李俐对马云星说:“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想念他们。以前天天在一起有时候会烦,我曾说过‘如果有一天早上醒来看不见你们该有多好,我也给自己放两天假’。现在回想起当时真是太不懂得珍惜了……”
    
    宋柯 满文军最快本月开始工作
    
    记者昨日拨打满文军电话,仍旧转到移动秘书台。随后记者致电满文军所在的公司太合麦田老总宋柯,他告诉记者,满文军也为了妻子的事备受困扰。
    
    宋柯表示,满文军自从6月3日离开朝阳区看守所后,至今没有参加过公开的演艺活动,公司也推掉了很多演出的邀约。
    
    宋柯表示,满文军目前主要是休息、调整,同时也在等妻子的事情出结果。此外宋柯还表示,满文军因为是初犯没有瘾,因此也不需要戒毒。
    
    据了解,满文军曾经是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简称儿助会)脑瘫项目爱心大使。吸毒事件发生后,儿助会撤销了满文军的爱心大使身份。但儿助会方面表示,随时欢迎他来参加公益活动。
    
    宋柯向记者透露,上周满文军在内蒙古包头参加了儿助会的纯慈善活动,还向儿助会捐了款。
    
    “现在做一些事,也不是为了复出而去做的,也不希望媒体报道,不希望被人说成是炒作,确实是他个人想做的一件事。工作实际上也有不少,但是都推了。”宋柯说。
    
    宋柯表示,满文军本人希望等妻子的事情有了结果后,再正式面对公众。满文军将最快在本月开始工作。 (博讯记者:梦已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满文军吸毒事件后要复出了(图)
  • 北京朝阳的满文军别墅(图)
  • 满文军妻子涉毒被批准逮捕 最高面临三年有期徒刑(图)
  • 满文军将复出 买红妹:大家拉他一把 (图)
  • 满文军上电视道歉被质疑是一个替身(图)
  • 满文军夫妇豪华别墅区曝光 (图)
  • 满文军哽咽向公众道歉:我错了,对不起!(图)
  • 满文军出监首开腔:只想和家人相伴会弥补过失(图)
  • 满文军躲过媒体获释回家 传坐警车后门溜走(图)
  • 满文军已获释与家人团聚
  • 王民官:满文军涉嫌吸毒,娱乐圈有多糜烂?
  • 满文军吸毒门仍有女星未曝光 看守所独住一室(图)
  • 满文军吸毒门中仍有女星未曝光(图)
  • 满文军3日获释 复吸将被强制戒毒2年(图)
  • 好友称满文军妻子有固定富婆朋友圈子 (图)
  • 举报满文军吸毒的人竟然是他
  • 满文军发迹史:成名前不识谱,曾故意违规为跳槽(图)
  • 满文军被捕前最后曝光 脸型极消瘦疑吸毒所致(图)
  • 满文军涉毒事件越来越复杂 牵进陈楚生
  • 满文军即将获释 看守所民警: 他态度好精神乐观(图)
  • 满文军吸毒曝光 继续任形象大使 /刘力伟
  • 混乱官僚搞出满文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