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港澳台新闻]
   

【何俊仁专访之三】反送中运动风起云涌下的种种思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Q:如何看待此次反送中运动的走势,这个运动对香港的影响是什么,您是如何评估香港未来将向好还是向坏发展,这场运动的走向是什么?
    
    何:反送中运动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很多人说香港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香港,因为现在的抗争方式和对政府的冲击都是前所未有的。
    反送中运动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很多人说香港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香港,因为现在的抗争方式和对政府的冲击都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我们这些在香港多年以来从事民主运动的主流的民主派,和一些从政的人士,我们都明白,这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方式能够使政府改变。
    
    唯一就是6月15日,年轻人用自己的身体,牺牲自己的安全,去对政府、对警队有一些冲击的行动,这样才使北京有了一个拍板,要林郑把草案暂缓,但是还是没有撤回。
    
    后面7月出现冲击立法会,到了9月她才全面的撤回草案,我们要求一个公道的、公开的真相,这个就是要求政府、警方要承担责任,这是一个最基础的要求。
    
    所以,我认为反修例运动还是会继续下去的,当然我希望武力的冲突会减少,从最近的趋势看,从武力冲突的次数和程度都在降低,
    
    但是这个运动不会停息,因为民间的愤怒跟怨气还是很重。我希望在未来的一个月,因为有区议会的选举,我希望无论是年轻的勇武派,还是我们年龄较大的和理非,非暴力的一派,我们共同努力,用全面的对选,这是这次很多年没有的,450个议席都有对选,以前有的是直接当选的。对选很有意义,变成事实上的公投。
    
    在未来的一个月,我希望反运中运动变成一个良性的社会运动的长期抗争。希望大家聚焦在选举上,这样很好。否则,如果还是继续有很多冲突的话,有可能给政府以借口,把区选搁置或是拖延,或者是变成负面的,对于民主派来说,说我们破坏社会安定,如果说有人因此产生惧怕,那就不好了,但是我相信这个机会不大,我相信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
    
    Q: 有人认为这一次反送中运动只是导火线,目的是引爆五大诉求中要求实行的双普选目标,一般人觉得这一条是很难实现的,您怎么看?
    
    何:在一国两制之下,我们知道要争取高度自治跟保持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包括自由啊,人权法制,那都是基本法里面所保证的。民主这部分也有讲“双普选”,但是到现在根据北京的理解,他说他们的双普选只是一人一票,但是候选人是有一个方式来确保北京方面是有信任的,所以这个提名委员会一定要过半数的支持才可以作为参选人,一人一票。因为北京提出“831”方案的时候,他是相当清楚,他说如果我们接受,这已经是他们心中的“普选”,但这就是普选了。
    
    接受这个民主法则的终极目标,已经是终点了。
    所以绝对我们不能接受,尤其是他们自己想当清楚你接受之后已经止步了,不能再向前了,这就是终点,就是民主的终点,所以是没有可能。而且你看看,如果这个候选人根本只是中央委派的,我们没有可能接受这个假的普选。那么最可怕的就是香港人接受一个假的没有选择的投票,一人一票那是真正没有选择的一个选举,来对全世界讲我们已经得到了民主。那对我们自己,对我们下一代都是过不去的,否则我们要继续的抗争下去。
    
    Q:那您觉得我们还能以什么样的措施达到这个目的?
    
    我觉得是相当困难,尤其北京他是一个专制的集权的政权,他们非常害怕如果香港走出个民主来说,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都是一国两制框架之内的,我们只是处理我们内部的事务,所以香港的特首只是个市长,没有外交的权力,没有国防的权力,没有涉外关系的权力,都没有。
    
    但是我们其中还是要努力,要说服他们说这样的选举跟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跟我们的法制,跟我们自由的生活方式,跟我们所相信的人权、自由都是一致的,所以我们是尽量的希望可以努力的争取他们改变,第二点就是我们成不成功也好,我们把我们的诉求讲的清楚,能够不断给他们压力,起码能够抵挡一个倒退的对我们的压力。这是互相的,我们要向前推进,他们向跟我们压过来。
    
    Q:非常同意您的观点,您前面也提到了咱们是属于和理非的,和理非跟勇武派关系是
    手足情不割席,但是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人现在说和勇是一家了。上周日我们看到您以个人名义承接了游行,勇武派打了头阵,那您对和勇是一家的说法是一个比较赞同的状态,是吗?
    
    何:现在和勇两派是有互相的理解,你可以说他一家也可以,但总是有分别,所以我们总是说两个兄弟共同的支持,互相的理解,互相的爱护很多问题的根源都是这个政府,他其实比较文明的社会里面,得让这个政府马上有下台的,但是她(林郑)不但不下台,还是纵容着这个警察,用这样的暴力来打压这些年轻的、很多时候都是愿意和平的抗争者,而且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残忍。
    
    我们这一方总是希望啊,主要回到和理非的这个运动作为整个主流,尽量的不要再用暴力。
    
    问:记者在前线,被这个催泪弹被这些胡椒水所伤,尤其是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但彭斯提出美国很多议员都是希望香港是和平去抗争,与这个警方的冲突,愈加激烈,然后暴力升级
    国际上对我们的支持,是否他的一个支持力度也会缩减,像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策略是否会有调整。
    
    何: 外国的、民主国家的议员,他们只是看到,在电视上,你们这样跟警察不但是打斗,连对一些不同意见的平民,你们去私了啊,去打他们,头破血流,不止一次去破坏地下铁,确实还有一些私人的一些商店,那么人家看起来就觉得那已经是暴民的一些行为,人家是不会接受的。外面的国家,还有包围这个警察局,全世界的警察局都不会容忍这样的。
    
    所以我们要理解,如果要外面的文明世界,那里的政府、民间支持我们,我们一定要知道有进有退,我们早前的一些(做法),人家是明白,也接受我们的解释,但(如果)长此下去,一定会改变的,不止是外面会改变,香港也可能慢慢的会改变的。
    
    可以延续这个抗争,区议会的选举我希望是一个机会,还有一些他们给刑事起诉的,我们去控告警察、控告政府,还有一些公法的,就是对这个政府对警察一些措施,包括这个《蒙面法》,我们现在也有一些诉讼,快要开庭了,还有我们也可以定期的做一些大型的和理非的游行,主要就是用人数来表示这个运动还是有他的动力,我觉得这个暴力的武力的那个冲击,
    
    问:现在警民冲突的人数在慢慢减少,运动中年轻人占比很重,这种状况是否意味着有一个世代交替的阶段,可能年龄稍微年长一些的合理非的这些人,和年轻的、多是勇武派的交替?
    
    何:总的来说,在未来我们争取多一点的去交流、理解,但是他们知道我们跟他们是不会割席的,都会互相的理解支持,我们还是爱护他们的,市民也是非常爱护他们的,捐了差不多8000多万,几天的时间,就是为了他们有什么需要,我希望他们明白,这个运动发展起来,这么大的动力,这么大的激情,一时之间不会马上警醒。
    
    年轻人确实对警察是非常愤怒,不单是年轻人,很多居民,如果警察到了每一个区里,要求警察回去,还有骂他们黑社会,现在50%以上给警察民调是0分,这是从来没有的,我相信他们也担心,他们对市民也害怕,但是现在就是这样紧张、激烈的关系,这个样子要弥补也不容易的,但我总是要向这个方向,好好的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政治的解决,政治的解决最低的起步,就是独立调查,对警方的警报,对政府的失职,甚至你要说这里面有外部势力来操纵,也可以调查,无所谓,我绝对不相信有什么外部势力,可以影响可以操纵这些年轻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29715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博客最新文章: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