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缉毒警“卧底”的悲惨遭遇

【博讯2002年11月27日消息】    国内媒体报道了开远铁路公安处民警唐某某,因在网上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开远铁路运输法院判处了有期徒刑。以下是唐某某今年2月泄露的“机密”。

    我是一名营职军转干部,于1995年8月转业到某铁路公安处。到铁路后,铁路干部部门无任何法定事由,将我的科级干部降为一般干事级(即部队的排级干部)。致使科级干部的政治、生活待遇—直得不到落实,严重地违背了93年工改之后国务院下达的军转干部政策。这实属行政违法,经多次逐级反映至今仍未结果。

   2001年5月21日,我奉命同本处付处长李忠良及其它两名干警一起参加由某铁路局公安局局领导直接指挥、由两名付处级领导具体组织实施的5公斤(价值达50万元)海洛因特大缉毒任务。在这起延伸外区的特大缉毒案过程中,我和另一名干警被组织安排分别扮演毒贩祖佩旺、马志红,并根据专案组干警魏彪介绍刑方毒犯马龙的情况和专案组两名付处级领导的再三要求我们:“一定要演真毒贩,想方设法取得毒贩马龙的信任,多学东西,把这起毒品交易案做成功”。 (博讯boxun.com)

   从5月21日15:30分至5月23日22:50分许,我扮演毒贩期间,为争取毒贩马龙的信任,适应马龙“好赌、爱泡小姐”的特点,竭力演真毒贩,完成这起特大毒品交易案,负责我们的直接领导指示我利另外一名扮演毒贩的干警于5月22日18:30分至24:30分用4000多元人民币进行赌博方法和技巧训练,5月23 日 14:20分许,负责我们的直接领导又指使我们到按摩店了解杜情,当天下午14:50分我们坐“的士”到达昆明金实小区“舒雅美容美发城”了解情况,于下午17点许被某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五大队的干警“查获”,当时我就对查获的民警讲:“我是公安于警,在执行缉毒任务,为取得毒贩的信任,负责我的领导指示和安排我到按摩店了解社情”。这名干警马上问到:“你们发生性关系没有?”我回答到:“没有。如有,请你带去检查,检查有事,任你们怎样处理都行”,当天我们被带到某市公安局巡特警五大队,在公安作笔录时,我对公安说:“请问哪位是你们的领导,我有特殊任务,请他宋一下,我要向他反映自己的特殊情况。”

   作笔录的干警说:“我就是领导,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我说:“我是公安,在执行缉毒任务,我充当的是黑道人物,为争取毒贩的信任,负责我们的领导安排我来了解社情,并不是与女性发生性关系。今天发生的事情.事关重大,请允许我将这里的情况向我的领导反映,我现在是讲不清,道不明的(注:因为从 5月21日下午开会后,我所有的公安证件都交给了李忠良副处长)。”

   他说:“你的身份我们不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交待清楚再说。” 公安开始作笔录,第一问:“你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来?”

   我说:“我是扮演毒贩,为了演真使对方信任,做成毒品交易案,来了解社情而被带来的。”

   史外安说:“你在狡辩,明明是自己干的事情,你还不交待。你不要担心,我们以前抓过多少人,有公安干警,也有其他领导干部,我们都处理个人而不告诉单位,这次我问你的目的是想处罚发廊老板,你尽管说。”

   在作笔录时一直诱骗我说发生了性关系,跟老板谈了价,给了钱。我反复强调说:“自己是正在执行重要任务的民警,是为了工作,熟悉社情,而不是为了与小姐发生性关系。”

   当天19点左右,我的手机响了,作笔录的干警叫我关机,我说:“事关重大请允许我给领导回个电话。”

   民警说:“不行,你相不相信我把你的手机砸烂!”

   我只好关机。在作笔录时,我反复多次强调缉毒任务责任重大,特大毒品交易案急需我去,请允许我给领导汇报这里的情况。

   公安说:“只要你认了,说清今天发生的情况,我才能给你回电话,放你走。”

   为了不耽误与毒贩见面的时间,影响特大缉毒任务的完成,我说:“你们赶紧作笔录,随你们怎么说,我签字就行了!”

   就这样做成了错误的笔录。在无任何物证和事实的情况下,仅仅以错误的笔录为证据,认定我的行为属于“嫖娼”的行为,并处以治安拘留10天的行政处罚。我不服于2001年6月18日向昆明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结果败诉:我又不服于2001年8月29日向昆明市盘龙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01年12月27日我接到盘龙区法院行政判决书,(注:无任何法律理由超期下达判决书)得知败诉;我又不服,在院长接待日期间于2002年元月9日15:30分许,依照法律赋予我的行政诉讼权益向煮龙区法院提起上诉状,结果,居然在和无任何法定理由、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遭到该法院法警的非法围攻,当着许多上访群众将我强行挟持至法警队办公室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时间长达20多分钟。

   后来得知,是审理此案的周瑞审判长玩弄权术,滥用职权,耍流氓手段,企图以此威胁和阻止我依法行政上诉。真是天大的笑话!人民法院居然有这样的法官?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公民讲理的地方? 法院居然成了狼窝!这是—起骇人听闻的特大缉毒案事故,是继杜培武特大冤案之后的又一起特大冤案。由于局领导没有按法定程序办理手续,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没有严密的组织指挥能力。因而导致两名卧底 (注:两名公安干警扮演毒贩)发生特大缉毒案事故,造成两名公安干警开除党籍和开除工职,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并且带给两名干警及家属、子女的终身耻辱。在这起特大缉毒案事故发生后,某铁路公安局局长及两名副处级领导本应负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积极采取补救措施,挽救两名干警,而是将事故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把两名干警的职务行为说成是个人行为。

   2001年7月,我所在的铁路公安处、局,在法律赋予我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力还未行使,法院对地方公安机关的治安处罚“性质”还未确定之前,便以地方“治安处罚决定书”为理由,对我进行“双开”即开除党籍和开除工职。

   更为荒唐的是,在我进行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急需证据时,该局及处领导拒绝开据我在2001年5月23日当天实事求是的卧底证据材料,置干警的生死于不顾!试想堂堂的一名公安局长,有胆量带手下干掉脑袋的特大毒品案,出事后,连一个小小的治安事件都摆不平,试问:这是什么样的局长,今后还有哪个干警敢为工作拚命,这样的领导还要害多少人!还要制造多少冤假错案!为此,我将这起特大冤案公布于众,向公众、社会讨个公道,讨个说法!

   联系电话013608733788

   唐某某 2002年2月6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民警网上发泄不满被按“泄露机密”判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