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6日 来稿)
    首发
    
     明确了今后面临揭露中共违法犯罪的重任,需要知识作后盾,以我目前连申辩的能力和场所都没有,怎么能够控诉中共,最有效的阵地就是上网,我一不懂电脑,二不懂拼音,虽然有满腔怨恨,既没有地方申诉,也没有能力申诉,我必须充分利用失去自由的时间学会上网,争取一出狱就可以向中共宣战,我通过接见要求妻子把电脑键盘的模拟纸板,拼音字典等有关材料送进监狱,勤奋地学习,在出狱前的不长时间里,基本掌握了上网的要领。 (博讯 boxun.com)

    离我的法定日子2008年12月1日越来越近,还有个把月就要到了,将近二年半的监狱生涯中,地方政府各有关部门,为了消除侵权罪责,通过监狱当局暗送秋波,多次表示愿意“帮助解决”上访问题和帮我减刑。
    新收监狱主管队长在办公室以外,以非正式的谈话形式问我“想不想减刑?如果想减刑我可以帮忙”我明确地告诉他“除非改判无罪释放,否则绝不会要求减刑。”
     白茅岭监狱狱警 (法学硕士)对我明确表示“你的官司判得不合理,我是读法律的,只要你听我话,按照我的要求申诉,肯定可以减刑”,我明确地告诉他“我无错无罪,是行政侵权,司法枉判造成的冤案,违法犯罪的是政府我只进行无罪申诉,决不要求什么减刑”,
    2007年3月28日,白茅岭监狱秉承政府旨意故意制造事端,继唆使罪犯对我围殴毒打后拒不认错,并且倒打一耙,关我禁闭二月,禁闭期间检察院三次到严管队,通过狱警传达要与我接触谈话的意思,被我拒绝,我当然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我不会给他们机会胡说八道。他们甚至离开办公室后在过道门口站了半小时,企望我能改变主意与他们接触,他们灰溜溜地走后,狱警陈阴阳怪气地说“人家千方百计地要求与检察官接触,你却拒绝检察官的主动要求,你今天如果同意谈话,至少可以解除严管“。
    严管队长秦键也曾无耻地向我提出要求:希望能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在他的手里解决上访问题。我怎么可能给一个畜生这种机会呢?
    地方政府不断通过我妻子传达要到监狱“看望“我的信息,我始终不予理会,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决定先斩后奏,选择接见日在我妻子接见将结束时进入接见大厅,当他们出现时我立即明白他们想干什么,迅速地将囚衣脱掉,仅此一个动作就粉碎了他们的既定方针——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谈话,失败了的地方政府的四个人僵在接见大厅里,派出所所长刘建青哀嚎道”现在你关在里面,没有任何可以使我们害怕的地方,如果仅仅是为了看望你,我可以派一个小民警来,何必我亲自来跑一趟,应该哪能做侬清爽“我当然清楚他们希望我穿上囚衣和他们谈话,没门!对公民行政侵权、司法枉判、违法犯罪的政府不思悔改,想让我接受冤假错案的既成事实,自觉穿上囚衣任你们任意宰割,做梦!
    双方僵持了近半小时,我平静地坐着,刘建青等四人焦躁不安地在大厅里来回溜达,终于失去耐心灰溜溜地回去了。
    他们并没有死心,王汝刚大队长故意寻讯,挑起事端,利用权力进行侵权伤害的同时,抛出钓饵“你想解决问题,我倒可以帮忙,只要你有这个意愿,我可以负责沟通搭桥”我怎么可能接受这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好意呢?
    监狱当局已经开始为我做出狱前的善后工作,先是由狱政科派员进行回归社会前的“教育谈话”,我拒绝进行这样的谈话,监狱当局派罪犯强制押谈,这种格式化的走过场引起我特别反感,我一言不发地闭目养神予以藐视,监狱大员恼羞成怒地终止了谈话。
    不久罪犯又奉命将我押送到监狱派员面前,一位女狱警拿出一份表格要我填并且要签名,我说“除了化解方案我不会在任何东西上签名”女狱警又要我盖手印,我说”我从来不盖手印“女狱警又拿出盖有蓝色手印的复写纸问我”这不是你的手印吗?“我看也不看就回答”不是伪造的就是强制的“。女狱警无以对答命令罪犯:带回去吧。
    2008年11月30日,王汝刚通过罪犯通知我到办公室谈话,我到办公室门口故意用讽刺的口吻问“王大队长,要不要喊报告“王汝刚回答”随便,你看着办“他要我回监室整理将需要带出监狱的物品送到办公室进行登记,按照监狱以往的经历,出狱物品都是第二天早上,队长上班后才办理的,头一天晚上就整理好的,除非是和队长关系非常好的人,第二天还得队长本人当班,第二天一早就可以出狱,我肯定不属于这一种人,肯定是政府又准备干阴暗角落里的勾当,怕访民到监狱接人,提前办好各种手续一早放人,果然12月1日凌晨三点多,王汝刚率多名狱警、罪犯将我叫醒,监视着洗漱完毕,押送到大队办公室,由操场上停着一辆轿车,闸北区芷江西街道四名走狗早已等候多时,我被押送到办公室,巡务主任(监狱第二把手)领着多名警察、罪犯如临大敌般等候着。在巡务主任直接指挥下,将我的衣裤全部脱掉,一件件仔细检查,复又一件件穿上。又被带离监区,操场上停着一辆轿车,芷江西街道四条走狗早已等候多时,我被送到家时不到五时,准备到监狱接我的妻子刚刚起床。
     明确了今后面临揭露中共违法犯罪的重任,需要知识作后盾,以我目前连申辩的能力和场所都没有,怎么能够控诉中共,最有效的阵地就是上网,我一不懂电脑,二不懂拼音,虽然有满腔怨恨,既没有地方申诉,也没有能力申诉,我必须充分利用失去自由的时间学会上网,争取一出狱就可以向中共宣战,我通过接见要求妻子把电脑键盘的模拟纸板,拼音字典等有关材料送进监狱,勤奋地学习,在出狱前的不长时间里,基本掌握了上网的要领。
    离我的法定日子2008年12月1日越来越近,还有个把月就要到了,将近二年半的监狱生涯中,地方政府各有关部门,为了消除侵权罪责,通过监狱当局暗送秋波,多次表示愿意“帮助解决”上访问题和帮我减刑。
    新收监狱主管队长在办公室以外,以非正式的谈话形式问我“想不想减刑?如果想减刑我可以帮忙”我明确地告诉他“除非改判无罪释放,否则绝不会要求减刑。”
     白茅岭监狱狱警 (法学硕士)对我明确表示“你的官司判得不合理,我是读法律的,只要你听我话,按照我的要求申诉,肯定可以减刑”,我明确地告诉他“我无错无罪,是行政侵权,司法枉判造成的冤案,违法犯罪的是政府我只进行无罪申诉,决不要求什么减刑”,
    2007年3月28日,白茅岭监狱秉承政府旨意故意制造事端,继唆使罪犯对我围殴毒打后拒不认错,并且倒打一耙,关我禁闭二月,禁闭期间检察院三次到严管队,通过狱警传达要与我接触谈话的意思,被我拒绝,我当然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我不会给他们机会胡说八道。他们甚至离开办公室后在过道门口站了半小时,企望我能改变主意与他们接触,他们灰溜溜地走后,狱警陈阴阳怪气地说“人家千方百计地要求与检察官接触,你却拒绝检察官的主动要求,你今天如果同意谈话,至少可以解除严管“。
    严管队长秦键也曾无耻地向我提出要求:希望能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在他的手里解决上访问题。我怎么可能给一个畜生这种机会呢?
    地方政府不断通过我妻子传达要到监狱“看望“我的信息,我始终不予理会,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决定先斩后奏,选择接见日在我妻子接见将结束时进入接见大厅,当他们出现时我立即明白他们想干什么,迅速地将囚衣脱掉,仅此一个动作就粉碎了他们的既定方针——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谈话,失败了的地方政府的四个人僵在接见大厅里,派出所所长刘建青哀嚎道”现在你关在里面,没有任何可以使我们害怕的地方,如果仅仅是为了看望你,我可以派一个小民警来,何必我亲自来跑一趟,应该哪能做侬清爽“我当然清楚他们希望我穿上囚衣和他们谈话,没门!对公民行政侵权、司法枉判、违法犯罪的政府不思悔改,想让我接受冤假错案的既成事实,自觉穿上囚衣任你们任意宰割,做梦!
    双方僵持了近半小时,我平静地坐着,刘建青等四人焦躁不安地在大厅里来回溜达,终于失去耐心灰溜溜地回去了。
    他们并没有死心,王汝刚大队长故意寻讯,挑起事端,利用权力进行侵权伤害的同时,抛出钓饵“你想解决问题,我倒可以帮忙,只要你有这个意愿,我可以负责沟通搭桥”我怎么可能接受这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好意呢?
    监狱当局已经开始为我做出狱前的善后工作,先是由狱政科派员进行回归社会前的“教育谈话”,我拒绝进行这样的谈话,监狱当局派罪犯强制押谈,这种格式化的走过场引起我特别反感,我一言不发地闭目养神予以藐视,监狱大员恼羞成怒地终止了谈话。
    不久罪犯又奉命将我押送到监狱派员面前,一位女狱警拿出一份表格要我填并且要签名,我说“除了化解方案我不会在任何东西上签名”女狱警又要我盖手印,我说”我从来不盖手印“女狱警又拿出盖有蓝色手印的复写纸问我”这不是你的手印吗?“我看也不看就回答”不是伪造的就是强制的“。女狱警无以对答命令罪犯:带回去吧。
    2008年11月30日,王汝刚通过罪犯通知我到办公室谈话,我到办公室门口故意用讽刺的口吻问“王大队长,要不要喊报告“王汝刚回答”随便,你看着办“他要我回监室整理将需要带出监狱的物品送到办公室进行登记,按照监狱以往的经历,出狱物品都是第二天早上,队长上班后才办理的,头一天晚上就整理好的,除非是和队长关系非常好的人,第二天还得队长本人当班,第二天一早就可以出狱,我肯定不属于这一种人,肯定是政府又准备干阴暗角落里的勾当,怕访民到监狱接人,提前办好各种手续一早放人,果然12月1日凌晨三点多,王汝刚率多名狱警、罪犯将我叫醒,监视着洗漱完毕,押送到大队办公室,由操场上停着一辆轿车,闸北区芷江西街道四名走狗早已等候多时,我被押送到办公室,巡务主任(监狱第二把手)领着多名警察、罪犯如临大敌般等候着。在巡务主任直接指挥下,将我的衣裤全部脱掉,一件件仔细检查,复又一件件穿上。又被带离监区,操场上停着一辆轿车,芷江西街道四条走狗早已等候多时,我被送到家时不到五时,准备到监狱接我的妻子刚刚起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周刊50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看广东石马村干部疯狂掠夺、制造冤案,这个党府不久矣了
  • 西安市公安局残酷掠夺民财震惊世界!/群 言
  • 吉林省延吉市政府法院霸占民房掠夺财产打击迫害胜诉人(图)
  • 中国的公路超载治理是一场劫贫济富的掠夺!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邱明伟:公然掠夺何時休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二
  •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 疯狂掠夺的序幕拉开将会引发更大的动荡
  • 中国的MBO,实质上是一场空前的掠夺
  • 是招商引资,还是疯狂掠夺国有资产
  • 社会主义掠夺:古稀老人私房被占投诉无门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赵岩:陈景河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和掠夺股民钱财——紫金矿业的黑洞有多大?/博讯独家
  • 半月谈:算计农民土地的新村建设 农民被无情掠夺(图)
  • 城市化中的掠夺和贫困现象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三)——屡遭掠夺致使器官损失的浦东农民卫玉华(图)
  • 四川筠连县农民承包的土地被掠夺,又被判刑(图)
  • 安徽定远一亩地补偿仅4千 民生工程成掠夺借口
  • 上海之祸-是建立在掠夺人民财产的基础上的
  • 华北地下水半世纪被掏空 掠夺性开采北京危险
  • 华北地下水半世纪被掏空掠夺性开采正透支未来(图)
  • 上海160余名访民滞留北京南站,道不尽被掠夺被欺辱的痛苦
  • 沈佩兰被解救回家,却遭遇世博前的掠夺(图)
  • 抓人、拆房、占地——上海世博前的掠夺(图)
  • 中国南沙海域资源遭掠夺 1年流失1个大庆油田
  • 全面剖析芷江西街道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广东翁源强拆民宅与掠夺良田酿流血冲突(图)
  • 温家宝回应中国掠夺非洲资源 称不值一驳
  • 北海银滩白虎头村民横遭政府掠夺全纪实(多图)(图)
  • 还有多少掠夺性车改闷声发财平静无事/曹林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图)
  • 时寒冰:权贵们以通货膨胀掠夺民众财富
  • 把中共的掠夺行径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杜阳明
  • 杜阳明/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 周刊 系列40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周刊 系列39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济南二手房强征差价20%税收与掠夺财产有何区别
  • 警惕半吊子的户籍制度改革掠夺农民/李子暘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 系列34/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从团购门看垄断的掠夺分赃/张元龙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把掠夺国企的强盗赶下台!
  •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陈维健
  • 延安市富县村支书张学贵明目张胆贪占掠夺
  • “拒绝掠夺,从税开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