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合肥中级法院集体腐败长期非法霸占鲸吞农民土地的黑幕/凌德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6日 来稿)
     我的名子是凌德柱,原籍是安徽合肥杏花村,即现在杏花公园地段.
     我是一名老上访, 我上访的原因是,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988年非法霸占我家的菜地2.8 亩拒绝支付我补偿费,贪脏枉法,! 我没有同他们及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签署过任何转让我家土地同意书, .我多次向市纪委写信表达不同意, 可是,他们个别官官相护, 置之不理的利益, 请各位朋友和乡亲替我评评理, 申张正义 , 万分感谢!
     (博讯 boxun.com)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体腐败,执法犯法,行径卑鄙恶劣,是腐败的重灾区), 巧取豪夺 ,贪赃枉法,长期霸占合肥郊区杏花村农民菜地, 拒付补偿费, (不要脸 ! ) 各位领导、各位乡亲,我要向你们沉重诉说我的不幸遭遇。我的名字叫凌德柱,祖籍合肥郊区杏花村,1988年9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派来基建干部老张到我家宣称,我家的菜地(我是户主)他们单位要征收并,兴建干部家属楼,(实际上是法院本身进行房屋经济开发。)土地是国家的,我家必须无条件让出,并哄骗我说国家会安排我工作(可是国家《土地法》明文规定,郊区土地归属郊区农民所有,征用单位必须对被征地农民做出足额的经济补偿)。在这种情况下,我被迫稀里糊涂地让出了祖先遗留下来供我们赖以维生的土地。在这期间,市法院从来没有向我和我的家人出示过任何征地批文,我和我的家庭成员也没有同市法院签署过任何转让土地的协议。
    
    过后几个月,某位领导让我替他亲属打扫卫生一个星期,并向我发放了伍拾元工资,并请我喝了酒。并说我的工作已完结。当我再去找法院,法院也没有派人出面同我商谈工作安排。这时,法院干部家属楼已经在我家菜地上矗起。总共两座,每座六层。总共,大约210套间. 我家的菜地早已不见踪影。我试图阻止施工队施工,法院干部声称要把我关起来、收押。就这样,我家的菜地就被市法院硬生生的骗去、抢去了。这难道不是诈骗和抢劫的行径吗?是流氓恶霸行为 。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国家征收”吗?这分明是典行的滥用国家权力司法腐腐败.。根椐了解,这些新建的房屋被当作生活福利无偿地分给了法院干部,他们有的干部把这些分到手的房屋连同地皮倒卖掉获取巨额现金,有的干部则把这些房屋用来出租给在 城隍庙做生意的商人 ,很多法院干部并不住在杏花村这些新建的房屋中,因为他们在别处也有国家分配的住房,但是,房子的产权归属他们法院干部个人。
    
    他们法院干部滥用权力,贪赃枉法,财源滚滚,收入巨丰,我们农民土地被抢,生活无着, 居无住所,到处流浪,年年上访,
    
    请看这是怎样的一个法院,怎样的一个国家啊, 这样的法院还有公信力么,这样的国家还能维持多久,是真的处于“盛世”,还是“回光反照”? 腐败是要亡党亡国的!!!,这是众所周知的教训,古今中外无一例外,比如现在的埃及根据中国法律,受害人有二十年的追诉期,特殊情况可以延长。在以后的多年里,我通过各种途径同市法院交涉。他们均不予回应,装聋作哑,闷声发大财。自古以来,我的家庭世世代代都是农民,从来都是杏花村菜地的主人,在毛泽东时期,我家的菜地被并入人民公社,1984年我家又重新得到原来的菜地,实际面积是2.8亩,使用期限是25年,可以继承并自动延长。我是孤儿,自幼父母双亡,我和我的姐姐领着弟妹共同生活,全部经济来源就是依靠在这片土地上种菜出售来维持)。为什么我们老百姓不能在上 面种菜为生, 而且这块土地本来就是我家祖先遗留给我们下一代的, 他们什么要把它从我们手里骗去、抢去,公理何在?正义何在?
    
    谢谢各位朋友乡亲主持正义。 安徽合肥杏花村访民凌德柱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电话:001-713499933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63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合肥访民凌德柱在美国向国台办主任王毅请愿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合肥市场售卖“无证”针孔摄像头 (图)
·高招乱象:合肥六旬老人农村妇女收到高校录取通知书
·合肥网友欲祭奠7·23遇难者,疑遭警方干预取消
·合肥高架坠落事故原因查明 主要是设备突发故障
·安徽合肥一高架匝道抬升时发生坠落事故 1人死亡 (图)
·合肥在建高架桥坍塌 已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
·合肥高架匝道坠落 一名工人死亡 (图)
·合肥被爆用洗衣粉水漂洗鲜桃 商贩称心照不宣
·合肥发生油罐车与大货车相撞事故 4人当场死亡
·2011亚太金融高峰论坛将在安徽合肥举行
·视频:合肥数名镇政府官员暴打女服务员遭曝光
·合肥高校宿舍楼前因暴雨积水 鱼游路面 (图)
·合肥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视频)
·合肥污水管道改造工程现场发生塌陷 1人死亡
·合肥数百名军转干部省委上访 周维林关注事件被扣押7小时
·合肥城管因近一年频频被打欲请公安联合执法
·合肥肥东黄岗暴力事件之后续报道 (图)
·合肥任命三名副市长 原职务履历“晒”出 (图)
·合肥残疾人抗议拆迁被抓 逾百人与警冲突多人受伤
·典雅气派合肥大剧院为什么人气不旺/黄书泉
·合肥市中级法院院长许健“懂政治”/司马当
·1991年江泽民考察合肥矿山机器厂/邓辉 (图)
·乱弹安庆、芜湖、蚌埠、合肥的城市宿命
·合肥市委书记“买房秀”愚蠢还是疯狂/李健白
·合肥遭遇拎包贼/程海燕
·合肥市十二月一日以后将禁止市民穿鞋上街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合肥420家乐福门口集会亲历记
·合肥市委书孙金龙是不是共产党?/乐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