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用人民鲜血奠基的桐梓煤化工!——我们油草村民的活路在哪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30日 来稿)
    
    贵州省北部东经107度北纬28度的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建了一个总投资48亿元桐梓煤化工工程,2007年7月28日上午鼓乐喧天隆重奠基,2011年12月26日尾气火炬点燃!有谁知道,这里的人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和家园而流离失所,并遭到血腥的法西斯镇压,那是用人民的鲜血在奠基,那“火炬”就是人民心中的怒火!
    

    该项目涉及土地的有许多文件,2006年12月31日黔府用地函[2006]399号、2007年4月27日黔府用地函[2007]104、105号,都是“征为国有,出让给贵州金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督促有关单位严格按照土地管理的规定,认真搞好土地使用、地质灾害防治和向社会公布征收土地方案、征地补偿方案各项工作。”这是一起违法占地的项目。
    
    农民集体土地是村民生存的根本,《土地管理法》第31条规定,“国家实行占用耕地补偿制度。非农业建设经批准占用耕地的,按照‘占多少,垦多少’的原则,由占用耕地的单位负责开垦与所占用耕地的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如何归还村民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没有任何文件提及,村民日后怎么生存,这是依法行政的为民政府吗?
    
    我们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宪法》第2条明令“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绝不是属于为他们服务的“各级政府”,任何政府的合法性就是人民性,政府只有维护人民权利的责任,没有侵害他们利益的权利。涉及当地村民祖祖辈辈生存的62.7453公顷土地,政府仅“公布”一下就“征为国有”,这比强盗的抢劫还容易。政府怎么啦?政府就可以协助资本家抢劫村民世世代代开垦生存的土地和财产吗?
    
    桐梓煤化工项目占地63公顷,分三次报批土地,依次为20.6、21、21公顷,不蹊跷吗?《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政府为了规避国务院的审批和监督,如此处心积虑违法,怎么可能是为民的政府?
    
    《行政许可法》第47条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前,应当告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征地拆迁涉及村民的重大利益,这些文件只有“公布”没有“听证”,都是非法文件!没有就“占地还田”,“土地和房屋的补偿”,听取“所有权人”村民的意见,就是“强买强卖”。政府怎么啦?政府就可以非法征地非法拆迁吗?
    
    由于煤化工项目占地,拒绝补偿村民土地,无视人民权利,规避国务院的监督,拒不依法“听证”,属于非法征地非法拆迁,必然遭到村民的质疑和反抗。政府无理无法,才不得不动用暴力和黑社会进行强制拆迁,把造福于民的项目,变成了掠夺祸害人民的灾难!
    
    2007年5月桐梓县成立煤化工拆迁指挥部,进行非法暴力拆迁。7月村民栽在地里的庄稼还有一个月就可以收割,政府既没跟村民签订拆迁补偿协议,又没通知村民,就派挖掘机等机械毁坏庄稼和土地。村民们上前讨说法,却被燎原镇派出所警察毒打,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被抓的农民有陈光友、胡军、黄明吉等,被毒打关押的陈光友放出来后,因被伤害严重导致死亡,儿子陈小东精神失常。
    
    2007年11月的一天晚上,煤化工拆迁指挥部组织20个流氓暴徒,拿着各种砍刀,对石门组被拆迁户追砍,一个凶手向村民开枪,有3位村民被砍成重伤住院,有很多村民闻讯赶来,一个行凶者被村民抓住交给派出所,派出所第二天就把凶手放了!他们还是保护人民的警察吗?
    
    村民黄明海等,要求桐梓县政府拿出合法有效的审批文件和公告,规划许可证及拆迁许可证。拆迁指挥部横不讲理的说,“谁不搬就强拆!”黄明海说,“强拆要依法申请法院,由人民法院签发公告才能强拆,你们连合法审批文件都没有,分明就是在犯法。”
    
    2008年5月28日,在无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桐梓县委书记罗其方,县长王忠,县人大主任兰远驰亲自坐阵,指挥公安及“黑社会”几百人,进行暴力拆迁。当天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指挥强拆的领导说,“就是天上下石头,就是十级地震也要把黄家几家的房子挖掉。”村民黄明海的妻子坐月子才二十八天,被拖出来毒打,婴儿也被他们抱出来在大雨中哇哇直哭!村民黄明海为了不放弃祖祖辈辈居住的家,坚守在300多平米的房子里,拆迁人员全然不顾村民的生命安全,照样强拆强毁。房屋轰然倒塌,当家人哭泣着刨开废墟找到黄明海时,黄明海已是伤痕累累,家人叫其慢慢爬出来,黄明海宁死不屈,叫家人搭篷死守家园。就在黄海明等几家坚守期间,指挥部指示公安及地痞经常威胁恐吓,要把黄家几家整死在窝棚和废墟里。
    
    2009年元月3日凌晨4点左右,拆迁指挥部的一伙人,提刀拿枪冲向黄家的窝棚,黄家的狗叫惊醒了黄氏两弟兄,弟兄俩见势不妙,鞋袜衣服都没有穿,迎着寒风拼命奔跑,后面追赶的暴徒狂叫着:“快追,不能留活口!”并向弟兄俩开枪。弟兄俩在漆黑的夜里拼命地呼救,惊动了当地的农民,有的拿钢钎,锄头,铁铲,包围了这伙暴徒。只见这伙人都戴着面具,农民看到其中有的就是公安人员,他们忙着撕下肩章领章。最后这伙暴徒向农民求饶,“放我们一条活路,我们也是为了找一碗饭吃,说句实话是县委县政府的官员指示我们来的。”但没过几天,公安人员公然在大白天追杀黄老六,将其逼下悬崖,幸亏黄老六被树枝挡着,没有被摔死。
    
    3月8日下午,来了一群所谓的“专案组”,见黄家老六单独走在路上,马上组织20多人围追堵截,准备抓捕,追了几座大山,黄老六有坡跳坡有坎跳坎,脸上、衣服全被刺划伤、挂坏。吓得躲在山里几天不敢出来,饿了就吃嫩蕨苔。
    
    3月9日,自称是贵州省里来的十几人,又到黄明海家,说是来依法协调处理他家拆迁问题,黄明海知道来者不善,没有出来。那些人开始施放催泪瓦斯,把黄明海呛得鼻子嘴里都出血不止,感觉天玄地转。有很多农民知道了,纷纷赶来,还没有走拢,就闻到了很强烈的气味,只感觉头疼眼花,站立不稳。自称是贵州“省里的人”见村民纷纷赶到,才上车溜走了。黄明海一家土地房屋被违法强毁强占,衣食家具全无,妻室儿女流落街头以乞讨谋生。就是租房子住,政府官员知道后,对房东威逼利诱,驱赶黄家老小,就是收捡矿泉水瓶捡垃圾也有人干扰。
    
    黄老六、黄明海等拆迁户向市、县人民法院起诉违法占地暴力拆迁残酷血腥镇压村民,几次三番,法院都不予立案。几年来,被非法强征强拆的农民不得不按照《宪法》41条多次到北京上访,“秦香莲告状”均转给“陈世美”处理,在北京还被安元鼎“黑保安”押送到派出所遭受殴打……
    
    凡是反对违法占地非法拆迁的村民都受到打击,他们施放催泪瓦斯、被精神病、关押、毒打、追杀、甚至致人死亡等暴力恐怖手段,强征、强拆两千多亩,致使280多户农民得不到合理的赔偿,生活陷入困境,甚至以乞讨为生。现在,油草村两千多人,衣食无着落,又回到了国民党的旧社会镇压人民的穷日子了!
    
    此特向中共十八大全体代表反映,我们村民的活路在哪里?
    
    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村民
    
    2013年6月2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919504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村民常年受周边化工厂毒烟侵害投诉无门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浙江东阳化工厂爆炸:液氯泄漏,危害居民
·浙江杭州一化工厂疑向京杭大运河偷排1500吨农药
·上海宝山一化工厂62岁男子持猎枪等杀害6人 (图)
·上海浦东一化工厂发生爆燃事故 无人员伤亡
·大连市化工厂发生爆炸 至少四人死亡
·新疆:5年内培育石油石化、煤化工等8个超千亿元产业
·江苏一化工厂偷排废气 环保局称副市长来也没用
·华北水污染触目惊心:村民想炸掉化工厂 (图)
·昆明民众上街抗议PX化工项目,市长道歉答应下马
·河南数百家畜1夜暴毙:化工厂毒气泄漏 (图)
·洛阳238头猪1夜毙命:系化工厂泄露毒气
·武汉:化工公司再次爆炸,已伤1人
·武汉:化工公司发生爆炸,持续爆炸十余次 (图)
·山东开展化工企业聚集区地下水污染调查
·河北魏县一化工厂硫化氢泄漏致3人死亡
·四川:乐山化工厂发生中毒事故,已死2人 (图)
·湖北宜都化工厂爆炸事故泄漏化学品得到妥善处置
·湖北宜都化工厂发生爆炸已致1人死亡
·海南1名交警驾车执行公务 撞倒绿化工人致死
·新疆:注定失败的国家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计划
·文化工作会议后的文化/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跨界排污的幕后:外省化工废料被倒往山东
·鲁宁:请政府赶紧拆除化工“定时炸弹”
·真相盐泽一家化工厂环境污染为何被外国记者发现?
·十大烂片背后:“奴役”文化工/曹喜蛙
·香港活化工厦急就章 未见其利先见弊
·为了淮河,环保部请禁批淮河流域的化工项目
·长春市医药化工技校退休教师的无奈
·司马平邦:德国人敢在三峡头顶建巨型化工厂?
·热烈祝贺南京PX化工投产/柳鲲鹏
·解毒中国:食品=化工 几百万中毒婴儿的明天在那里?/亚笛多星
· 一个重庆男人对彭州巨毒化工项目的留字
·就彭州化工项目答南方都市报记者左志英问 / 冉云飞
·沈阳二环路绿化工程又能贪污几十亿了,陈大扒比穆绥新会赚钱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我们支持汪兆钧、郑存柱、郭泉等仁人志士的政改呼吁
·致重庆市万州区第二五金交电化工公司全体职工
·吕非晨:重化工时代与潘岳的命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