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十多年无家可归致信主席总理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1日 来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李克强总理:

    一、您们好,我叫徐桂如今年52岁,我丈夫叫金晓军今年53岁,原是沈阳军区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2013年转业回北京。我家原居住在北京市二环路西直门北京北站边,海淀区头堆村82号(现长河湾),独门独院,三间北房,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私产。是我们自己出资购买的,一是为了居住,二是办自己的公司,北京天门技术有限公司,生产补钙产品大福钙。2004年我们居住地进行危房改造,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开发公司,需要在我们的居住地盖商品楼——长河湾“碧河花园”、“长河御园”高档精品社区。我们要求回迁一个三居室,可是,负责1拆迁的“福信拆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来福)给我们的补偿款很少,只有33万。即使是在当年,在原居住地,买一套一居室的住房都要50多万。(现在就更贵,需要几百万)。我们当然不同意。在我丈夫当飞行员时2005年4月20日,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家被强拆了。从那一天开始,我和一岁多的孩子,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我只能到有关部门去放映,不愿麻烦部队。5年后(2010年)部队还是知道了,师副政委和团政委亲自来北京两趟找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答应想办法解决,可是事后只同意在北京郊区五环路外安置1个两居室(而且还是非私产的两限房),为此我感到一直在受到欺骗、愚弄,自然无法答应。十多年来,我怕影响丈夫工作,一直不让他参与这件事,他也没有因为我家被强拆影响工作。为此我感到太委屈了、太无力了,为此致信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主持公道。
    
    二、我要求回迁一个三居室的法律法规,按照法律法规实际上我还少要一个一居室
    
    根据《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精神:在实施拆迁时,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双方在补偿安置事宜上应平等协商,并且拆迁人没有强迫被拆迁人接受拆迁补偿方式的权利,反之,拆迁人应当尊重被拆迁人选择的拆迁补偿方式,履行拆迁人的义务。
    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拆迁补偿的方式可以实行货币补偿,也可以实行房屋产权调换。
    根据《北京市加快城市危旧房改造实施办法(试行)》(京政办发〔2000〕19号)中第八条:
    (一)原住宅建筑面积不足20平方米的,安置1套一居室;
    (二)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20平方米(含)不足30平方米的,安置1套二居室;
    (三)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30平方米(含)不足40平方米的,安置1套三居室;
    (四)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40平方米(含)的,对于超过部分可以比照本条前三款标准予以分套安置或者增加居室间数。
    我家住房由于分两次购买,所以有两个房产证,一个房产证两间34米;另一个房产证13米,按照19号文,我应补偿1个三居室和1个一居室。我要求补偿1个三居室,其实还是少要1个一居室。
    房地产开发商不对被拆迁人实行就地安置或就近安置,名曰腾龙换鸟。这种做法与城市房屋拆迁的基本目的背道而弛,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背道而弛,与党中央、国务院保障被拆迁人生活的三令五申背道而弛。(最新征收拆迁法律业务操作指引p186)
    我家原来居住的地方是黄金地段,我们自然不愿意离开这里。根据有关规定,我们居住地是危房改造,我有回迁的权利,可是房地产开发商拒绝我家回迁的权利。
    
    房地产开发商只给我们货币补偿,但根据有关规定(即使是根据常识)补偿标准是否合法的前提也应该是:补偿款足够被拆迁人能买到与被拆迁房屋相应水平的房屋。(最新征收拆迁法律业务操作指引p483)。可是,给我们的补偿款33万远远不够买我家原来那样的住房:西直门(黄金地段),独门独院,一个院子,三间平房,有一厨房,有一个卫生间,私产。
    政府有关部门不但不履行监管职能,还帮着拆我家的房子。他们说:“土地是国家的”。难道说“土地是国家的”就可以随便强拆百姓的房子吗,没有这条法律的。
    拆迁办人还说:“只要提出要房,要回迁,这辈子都别想解决。只能要货币补偿”。难道说“货币补偿”就可以任意少给吗,就可以强买强卖,没有这条法律的。
    拆迁办的人对我说过:“这房就不是给你们这种人住的,要房你们这辈子别想解决”。在我们面临拆迁时,当时报纸报道说的是,要对我们居住地进行危房改造,而不是盖什么高档社区。即使是盖高档社区,难道我们就不配住在这里居住吗?难道在我们国家里我们是下等人吗?我们国家是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三、开发商、拆迁办欺负我家的男人在外地当兵,对我说:“这回迁房就不是给你们这种人住的,要房你们这辈子别想解决”
    
    他们是欺负我家里的男人在外地当兵,我家里没男人。
    别人家一间房给补偿35万元,我三间房,私产独门独院才补偿33万元。流氓、监狱出来的,他们怕人家,都多给人家。北京市所有拆迁户多是改善居住条件,可是到我这里是降低居住条件。当时,北京市盖住宅楼一般都让回迁,难道我们头堆村危房改造就不能回迁吗?
    
    四、仅仅给我们补偿款33万,还不够在原地买个一居室的,我们自然不同意,于是就强拆了我们的家
    
    拆迁只给我们33万,这点钱在原居住地都买不了1个一居室,更买不了我们原来那样的独门独院,我们当然不能同意。
    我们不同意,就强拆我们的房子,就强拆我们的家,使我们无家可归、到外流浪。
    
    五、我们仅要求在原地回迁补偿1个三居室,就说我们漫天叫价,就使我们无家可归十多年
    
    在被强拆后的这十多年中,我带着儿子到处上访。当我们述说到“我们在西直门的原有三间平房、另有卫生间厨房、一个院子,而只补偿33万”时,所有接待我们的信访、公安等等部门,都认为不合理。
    我们的要求也并不高,我们原有一个院子、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我们只要求在原地回迁补偿1个三居室。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我和儿子多次被带到派出所。
    在5年后(2010年)部队还是知道了我们家遭强拆的事情,师副政委和团政委亲自来北京两趟找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答应想办法解决,可是事后只同意在北京郊区五环路外安置1个两居室(而且还是非私产的两限房),为此我感到一直在受到欺骗、愚弄,自然无法答应。
    我原来居住在西直门,是一个独门独院、北房三间、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是完全的产权,并且能够商用,多年来我一直在此开公司。如此给我解决,完全是欺骗、愚弄我。他们还欺骗部队,说给我解决了,是我漫天要价无法满足。请问如此解决,谁能同意。
    
    六、我请求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主持公道,使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不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从2005年4月20日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感到很委屈,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站在开发商这些资本家的立场上,保护他们的利益,他们背后到底是谁?
    这十多年来,我和儿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租借房住,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十多年。对于我们的孩子,也就只有这十多年的儿童少年期,我们的孩子却是在这无家可归、到外流浪、动荡不安的生活中长大的,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现在,丈夫已经转业了,我豁出去了,我也要给军队的领导写信,我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信,我要给各个有关部门写信,我要给各个媒体写信,我要到各个有关部门去上访,来反映我们的事情。
    我请求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主持公道,使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不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徐桂如(一个曾经的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的妻子,丈夫在2013年转业)
    原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
    户口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联系电话:13671094132
    2017年5月1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311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十多年致信两会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11年无家可归致信军委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徐桂如
·由台湾叛逃25年 空军大校已与家人团聚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 雷鸣电闪(修改稿)
  • 谣言创造历史
  •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2
  • 岠嶂山桂花林
  •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 蔡楚:秋(图)
  •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博客最新文章:
  • 廖祖笙廖祖笙:杀人党和缺德党的十九大
  • 张三一言转:文贵之罪
  • 廖祖笙廖祖笙:不让吃饭是在为人“谋幸福”?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13)--十月述懷
  • 谢选骏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 曾铮MyHumbleUnderstandingofShenYunMusic
  • 谢选骏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 陈泱潮现实中国有超越美国的精神力量
  • 谢选骏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 藏人主张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
  • 李芳敏144000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
  • 张三一言转:浅谈郭文贵的“假恶丑”
  • 吴倩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的慈悲是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 谢选骏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 东海一枭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共19大开幕式 老领导们挣扎出席
  • 美国起诉两名推销芬太尼的中国毒贩
  • 习治下的中国社会是“被捂住嘴巴”的社会
  • 法媒:习近平将进一步巩固其领导地位
  • 日本大选:安倍支持率很低 仍稳操胜券
  • 中共19大开幕 习近平的新加冕典礼
  • http://rfi.my/1qJo.f
  • 联邦恶法作孽,美国阿片类药物泛滥
  • 巴黎警察局捣毁向西北欧偷渡团伙 付5千欧不限次闯关
  • 英传召中国大使 评罗哲斯事件「绝对漠视一国两制」
  • 习近平:牢掌港澳全面管治权 评论:未提港独但已与反台独
  • 习近平期中国2050年成强国
  •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上书十九大 要求广开言路
  • 十九大在京开幕 庹震:中国不会照搬别国模式
  • 拉卡失守 伊斯兰国走向覆灭
  • 习近平19大扩权 市场改革希望或更渺茫
  • 马耳他揭贪腐女记者遭暗杀 欧盟表震惊愤怒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