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杨剑昌再向习近平玫信申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3日 来稿)
    
    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
     您好!

    去年,呈3封信给您,是关于请求落实恢复我应计算在内的4年工龄和补偿的事情。感谢国家信访局研究转深圳市信访局,也感谢省里李玉妹部长、李锋秘书长、深圳市委马兴瑞书记、许勤市长、郑轲部长、陈彪和艾学峰副市长、市场监管委几位领导(有的三番几次批示)转市委组织部、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月份的第二封信是该局王卫局长吩咐我再写反映材料给他处理;我顺便呈给深圳市委马兴瑞书记、郑柯部长、陈彪副市长和市场监管委几位领导才有第两次批示。可是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资处)吴登记处长和曾某(女)副处长会同养老处黄(女)处长,我行我素,根本没有把省、市领导的多次批示当一回事,而且说三道四、顶着不办。
    去年1月中旬,我带病去过该局吴处长办公室,他叫曾某副处长一起,回来打过他们3次电话。并提出我处1994年1月对你的工龄和工资界定是有依据,谁界定都是一样。上次信中已反映局工资处1994年1月该乱界定我工龄和工资,并偷偷放入我的档案里面,属乱作为行为(当时本人是合同制工人再就业,属市劳动局工资处界定,我1997年才考公务员,1998年转为正式公务员,才规市人事局工资处界定,详见附件十二);由于该乱作为的界定,才造成1996年11月深圳市工商局在市劳动局下属社会保险管理局制发的《深圳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保险手册》才将我变成1984年1月参加工作的原因(详见附件十三);还说:“领导对你的批示没有批一定要解决,只是按政策研究处理。”在电话中我提议要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是那条法律、法规、政策不合适,都应该给个书面回复。他们又说:“他们规定多的是,一时说是国务院规定,一时说是劳动部规定,一时说是省劳动厅规定。同时还告知:可向有关部门或信访部门反映。”
    从去年1月底至3月底,打吴处长和曾某副处长办公座机和手机都不肯接,让我难于理解,在无奈的情况下,3月、8月、10月将信改呈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王岐山书记、张高丽副总理及中组部、人力资源部、省里胡春华和黄先耀书记、李玉姝部长、李锋秘书长。国家信访局、省信访局经研究转深圳市信访局,人力资源部和省人力资源厅直接转市人力资源局;省委组织部批转市委组织部,并专门下文给市人力资源局,要求1个月时间,认真调查,给当事人满意答复将结果报市委组织部,可他们几个月都不回复。经7月6号该局王卫局长接访我提醒,7月12号我又第3次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反映,他们知道后的当天,才急忙胡编乱造忽悠回复。市委信访局叫我直接去市人力资源局拿书面答复,但又告知工资处还没答复处理结果,我们无法给您当事人书面答复,5月20日答复中央、省、市信访局的是形式规定要回复的。
    按市委组织部关于《全市干部人员档案专项审核工作方案》148号文规定,我从2015年11月中旬才知道档案有错,发现工龄相差4年,同时用电话告知市人力资源局工资处吴登记处长,我的工龄计算相差4年。他答应调取档案看看,2个多月也无音信。今年1月初组织提出,找原单位写证明可以审查恢复,证明交上去又说“证明是说明不了什么的,要我把有关复印件找原单位盖章说明,就有90%的把握。一件件盖章说明送上去,又说‘不符合政策’;我又去罗湖人力资源局打印省粤发165号文和市人力资源局771号文给他们(详见附件十五、十六)。又被告知“该二文政策不适合我,其中165号文解释权属省里”。这样折腾、忽悠我的事,真不是滋味。
    我确实是1980年1月2日参加龙川县林业局工作(系国家正式职员),1981年2月3日停薪留职参加深圳特区建设(详见A附件1-3P的再次盖有公章的详细证明);1981年4月22日县林业局和劳动局向深圳市劳动局发出调动函(详见附件一盖有公章),1984年1月借调中央驻深单位(中国电子工程特种装饰公司)任仓管员工作(详见附件B1-2P再次盖有公章的证明),以正式职工待遇开始按时缴纳社保从1984年1月至1993年11月(详见附件C1P市社保局并在我相片上盖有钢印公章),1987年4月经龙川县林业局和劳动局同意(盖有公章),同年5月驻深单位和北京主管单位(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批准(盖有公章)将我本人正式调入包括档案(详见附件二盖有公章),我目前才弄明确知道,深圳特区政府曾有政策规定:“中央驻深单位经上级主管单位批准,人事政策方面是有调人及调档职权,要迁户深圳,需向深圳市劳动局、人事局、公安局申请办理(各省、市驻深单位没有这项权限)”。市劳动部门和驻深单位及主管单位明明知道我本人属国家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既然调工迁户也要申请指标,为何1988年12月误填用合同制工人审批表(同样仍需申请指标),1989年1月将我户口迁入深圳(详见证明说明附件三盖有公章)。请问当时有关深圳特区的用人政策有无公开、透明或告知企事业用人单位?是不是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这样的责任该谁来负责?(详见附件四)
    1992年9月单位和主管单位证实将我档案因管理不严而遗失(详见附件五盖有公章),而且还向市、区有关劳动部门申请补办批准。去年7月6日上午,市人力资源局王卫局长等领导接访中,该局养老处黄处长拿招工审批表及签订劳动合同书等补办过的档案给我看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发现所有填报的审批表包括填写的笔迹和签字都完全不是本人的签字笔迹,并当场建议送市公安局司法鉴定;况且还把我当做深圳市福田区失业青年招的合同制工人新的假档案(详见附件六)。事实是单位和组织丢失了我的原始档案,责任不在于我(详见证明说明附件七盖有公章)。1993年11月2日,市劳动部门再就业(即有功人员安排市工商局工作详见附件十四盖有公章)审批表(盖有公章),也证实我是1980年1月参加林业局工作(详见附件八),同日到市工商局报道时,驻深单位也向市工商局人教处专门发函说明是1980年1月参加林业局工作等有关情况(详见附件九盖有公章),同年11月16日加入市工商局工会审核也是1980年参加林业局工作的年限(详见附件十盖有公章),1994年10月由深圳市劳动局下属社会保险管理局制发的《深圳市职工社会保险手册》,并在我的相片上(盖有钢印公章),也是1980年1月参加工作(详见附件十一)。
    去年6月17日,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党组对我档案审核及我反映相差4年工龄问题,委党组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审核属实、应纠正,并要求派专人与市人力资源局负责协调落实。仅一个星期该局工资处了解到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党组对我档案审查及工龄相差有评定。他们用下三滥手段狂言:“不准我继续反映,否则对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采取措施和不客气”等进行威胁。请问该局工资处,难道有天大的本事想恐吓推翻副市级党组的肯定?(详见附件十八)这样的修养和素质怎能混到政府部门当官做老爷?真让我们天下百姓笑掉大牙。不可理解的是吴处长和曾某(女)副处长,未办理合法程序手续,从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人事处某科长送去我档案近一年半。去年底本人2次向单位组织申请派专人到吴处长审核(祥见附件二十),1997年我从工人中报考国家公务员审批表;1998年工转干(转为公务员)审批表;干部任免审批表。这3个审批表都是原市工商局和原市人事局盖有公章,明确我是1980年1月参加工作。但目前单位组织上已口头答复这3个审批表,档案上都没有,难道我是天上掉下来吃空饷的公务员吗?如此毁灭重要档案材料按《档案法》和《保密法》属于涉嫌犯罪和打击报复也。
    说实话,市人力资源局王卫局长刚开始本想关心帮助解决,可是他年轻2015年下半年才从其它单位调任该局局长(不属该局一步一步提拔上来的局长)所以业务不熟、根基薄弱、孤掌难鸣,为不招惹该局这些处长和班子里头的帮派势力唱反调,以免每年考核或将来提升虽靠这些人的测评压力,却把匡扶正气的信仰当儿戏,因此演变成得过且过、官官相护、抱在一团,纵容他们胡编乱造、颠倒黑白,践踏国家、省的这些好政策,只好采取忽悠欺骗上级组织和领导,对伸张正义,实事求是的落实却成泡影。去年12月8日下午3点20分电话联系王卫局长,他告知,他们是经研究和盖章才答复及上报市政府,关于政策问题,各人有各人的理解不同,电话里说不清楚,约下周面谈,现近半年也无音信而失信。
    去年7月2日收到特快,他们果然拿我出气、整蛊、刁难、报复我,不但不纠正1994年1月既违规,又乱作为将我工龄和工资乱界定并盖章偷偷放入我的档案里面。反而变本加厉,助纣为虐以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盖章的名义答复(详见附件十七),9月20日该局【2016】121号文还将我反映的问题报告市政府(并抄送市委组织部、市信访局、市市场监管委),虽未得到有关单位和市领导及上级部门的认可和批示,但行为十分恶劣。该答复及向政府的报告是完全不顾事实真相,根本就没有实事求是,他们不但对过去1994年1月的违规和乱作为、乱界定进行整改,反而耍特权滥用政策进行忽悠,完全是不作为的答复及向市政府报告。对此本人做出如下详细陈述:一、关于我1980年至1983年(4年)不能连续计算工龄问题:(1)、中字头驻深单位和北京主管部门,1984年1月已将我借调,以正式职工计算工龄发工资并开始按时缴纳社保,1987年5月又将本人及档案调入(中字头驻深单位,深圳有政策规定人事方面有调人及调档职权)需入户才向劳动和公安部门申请,当时中字头驻深单位和北京主管部门未弄清楚调工迁户也需申请指标,但1988年12月用深圳市合同制工人审批表(同样需申请指标),1989年1月将我户口迁入深圳,可答复及向市政府报告的是:(粤劳险处【1991】28号)文,是《关于临时工被吸收为合同制工人连续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说明1984年深圳市劳动局为打破铁饭碗将过去单位需转正的正式职工,才改为全民合同制工人,我1988年12月中字头驻深单位和北京主管单位用合同制工人指标1989年1月迁入深圳的时候,深圳市劳动局根本就没有出台什么政策计算合同制工人的工龄问题,是1991年由省市科院向广东省劳动局请示复函的(粤劳险处【1991】28号)文(关于临时工吸收为合同制工人的工龄计算事项),按党和政府的程序规定是什么时候发文才什么时候执行,难道用3年过后才来采取先斩后奏、欺上瞒下的政策是对的吗?还胡编乱造说我是临时工,我不是临时工(系国家政府机关正式工作人员),1981年2月停薪留职参加深圳特区建设,为什么答复及向政府的报告中我却变成是临时工了呢?中字头驻深单位已多次提供出具盖有公章的证明和相关原式证据材料:如果从临时工吸收或招合同制工人,按劳动法规规定:需试用6个月,才能转为正式合同制工人。而我本人未试用,中字头驻深单位及北京主管单位1988年12月申报,1989年1月原市劳动局直接用国家职工批准转为合同制工人,将我户口迁入深圳。
    (2)答复及向政府报告的是:1989年2月3日,我从龙川县公安局签发迁移证明入户,显示其待业,否定我参加县林业局工作(系国家正式职工)一事。公安派出所及县公安局已提供出具盖有公章的详细情况说明。
    (3)答复及向政策报告的是:我参加龙川县林业局工作(系国家正式职工)未有招工表依据。其实他们是闭着眼睛说瞎话,鸡毛里面挑骨头,明明1992年9月中字头驻深单位和北京主管单位将我档案的丢失问题,该单位和北京主管单位当年就盖有公章报市、区劳动部门,还批准我为深圳市福田辖区待业青年招的是合同制正式工人。驻深单位已多次出具盖有公章的详细证明材料,龙川县林业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也第2次提供出具盖有公章的详细证明和相关原式证据材料,一再说明我参加龙川林业局的相关情况。
    (4)答复及向政府报告的是:1978年国家劳动总局颁布实施《······的暂行办法······》中提出“因个人原因脱离过工作,以后又参加工作的,其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应从最后一次参加工作时算起”。我是1980年系国家政府机关正式职工,1981年2月停薪留职支援深圳特区建设,如果我是干个体户到了退休年龄,都应算工龄并享受领取退休养老金,脱离工作和停薪留职的两种关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怎么能混淆?他们违背和歪曲了国家和省里80年代初,为了改革开放的顺利进程,所以允许: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停薪留职去自谋职业式创业的明文规定。
    (5)答复及向政府报告的是:2006年7月11号(粤人发【2006】165号)文,《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通知》,怎么拿我1980年1月至1983年12月期间没有参加养老保险和劳动合同记录,1980年至1983年政府根本就没有成立社保机构,也根本没有设立缴纳社保基金账户,我本人往哪里或向谁缴纳养老金呢?1984年深圳特区才开始劳务用工改革,将企业转正的正式职工改为全民制合同制工人,待遇以正式职工一样。所以市劳动局才成立和设立社保基金账户,并下文要求各用人单位自觉缴纳社保。从此中字头驻深单位从1984年1月至1993年11月将我本人按时缴纳养老保险。
    去年9月28日该局将我丢失的4年工龄,反而错误恶意地拿与本人无关的国家省的这些政策进行混淆视听,如此低劣的水平去理解、操弄、使用这些政策究竟有何意图?同时还刊登在某报上。这样耍特权、滥用、践踏、歪曲和糟蹋国家、省的好政策,他们这样长期惯用官僚主义作风,还拉大旗作虎皮称合法合规,让人民和社会觉得不可思议。
    二、职务不符合晋升问题:按政策规定,给国家和人民做出贡献的职务普升是可以破格的,获得省级荣誉以上的也可以破格职务普升。请问本人获得国家、省、市、区几十个荣誉,19年市级优秀职员和公务员,还当选过15年市人大代表,几十年如一日、废寝忘食、不顾身家性命深入调研数十个课题和反映问题,许多得到中央几届领导的重视和批示,人们及媒体称之为“杨青天”;为纪念党85周年,由中共中央出版大型专题文献史册和许多全国高考作文,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都用了我一心为党、为国、为民惊天动魄的素材。这是不是优秀或工作特殊的公务员,难道是假的吗?还有国家(包括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省、市主流媒体有成千上万的报道,难道也是瞎编宣传出来的吗(详见附件十九)?
    三、其它方面:对我提供的所有大量事实证据(都是共产党领导的深圳有关政府部门和内地政府有关部门及驻深单位盖章提供的证明和相关原式证据材料),为何从头到尾一个字都不敢提出来呢?他们根本就没有实事求是提出如何妥善研究解决,反而采取助纣为虐、胡编捏造的欺骗性质,忽悠上报上级组织和领导是对的吗?
    按国家、省、市信访条例法规规定答复信访人期限为60天。我电话反映10个月,书面材料反映8个多月,而去年7月2号才收到特快的答复及9月20日他们发的【2016】121号文向市政府报告我反映的问题,是颠倒黑白不作为的回复及上报。而市委组织部去年3月至4月派干部监督处协调时,可市人力资源局工资处吴登记处长和曾某副处长竟撒谎说:“已口头答复我本人”。实在可笑,从去年1月底至9月打他们办公电话和手机几个月都不肯接,甚至还不让我打他们电话,哪来的口头答复?去年4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就信访工作强调:“把群众合理合法的权益诉求解决好,避免小问题拖成大问题。”
    尊敬的习总书记,深圳市领导的多次批示近一年半,国家信访局、省领导的批转也有一年多。深圳市人力资源局(工资处)吴处长和曾某副处长官僚作风作怪,认为不管天皇老祖批示和交办,都要他们来批、他们来办,想给谁就给谁,不给谁也拿他们无可奈何。这样政令不畅、藐视和目无中央、省、市领导、一意孤行及顽固对抗组织顶着不办,甚至用欺上瞒下及严重乱作为和不作为。为维护领导和党、政权威和法纪的尊严,建议:纪检监察和组织部门应严肃查处;是当前开展“两学一做”的反面典型素材,是教育我们广大党员干部:讲党性、讲法纪、讲政治、讲信仰、讲规矩,好好为人民服务的有力抓手和举措。
    综上所述,恳请习近平总书记百忙之中将我反映的问题,能否批转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认真研究界定及认证结果;同时切实要采取必要措施,追究及纠正深圳市人力资源局(工资处)吴处长和曾某副处长乱作为、不作为、害人不浅的乱界定和不事实的答复及上报,甚至歪曲、践踏国家、省的好政策,采取捏造及混淆向政府报告的歪风邪气,维护普通党员和国家公职人员的合法权益,树立正气为民的崇高理念,实事求是落实恢复我原计算在内的4年工龄和补偿。另一方面能否从几十年为国、为民、为深圳做了比较多的工作,生死的忠诚、信仰、灵魂的博弈,身上都有一块块的伤疤有目可见,现又病痛缠身的份上,由有关领导研究酌情特批一级执法员,解决我三级医疗待遇问题。
    致
    礼!
    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罗湖局中共党员杨剑昌敬上
    联系电话:1382370989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80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布衣青天护法英雄有难,恳请媒体朋友申张正义/杨剑昌
·杨剑昌呈给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封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
  •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 通缉令下的写作
  •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 圣姥庙的尼姑
  •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 入籍宣誓追记
  •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 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 习近平下令,重庆大抓捕
  •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 博客最新文章:
  • 叶国强例证政府罪戾请党定则审处
  • 维权广场郭文贵首场全球发布会直播在即催生中国反对党破茧而出
  • 东海一枭姜义华批判
  • 谢选骏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 生命禅院秀才不出门--《智慧篇》六十四
  • 牧草地謝松齡:天國的公平
  • 吕千荣的博客郭文贵曝江绵恒杀人换肾与马航失踪之谜
  • 谢选骏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 郑恩宠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 东方安澜说说黄奇帆
  • 谢选骏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 刘蔚普通百姓的春晚3在Youtube了
  • 谢选骏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 严家祺严家祺: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谢选骏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 明暗經緯錄祖國有難無獨有偶
    论坛最新文章:
  • 波多黎各飓风过后水坝崩塌 居民大撤离
  • 墨西哥地震现知近300人遇难含4名台湾人
  • 朝鲜地震疑爆炸引起但韩国认为是自然现象
  • 默克尔大选胜券在握后访民粹势力选区
  • 中国奶制品行业青睐法国牛奶
  • 台湾面对武统变局 十九大后关键时刻
  • 民进党独派提案赦扁明日全代会山雨欲来
  • 法激左派今在巴黎游行抗议政府改革劳动法
  • 英媒称王岐山北京密会班农显示留任机会高
  • 谷歌以11亿美元收购台湾HTC部分业务
  • 中国商务部执行联合国决议对朝鲜施压
  • 防中国政治渗透 澳洲将全面修改间谍法
  • 微信认搜集用户隐私内容并可向政府披露
  • 为何朝鲜若在太平洋试爆氢弹令人害怕?
  • 香港议员何君尧疑虚报英国律师执业资格
  • 民调:默克尔连任没问题但选项党成老三
  • 阿尔斯通将和对手西门子对等“联姻”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