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西安华西学院债权人:我们再次遭愚弄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5日 转载)
    
    投诉:西安华西学院债权人:我们再次遭愚弄


    2017年12月3日,我们华西学院集资助学的债权人纷纷接到华西债友的微信通知,称:“下周一,也就是12月4日上午8点半,到盐店街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听公安局就华西学院红河谷围墙被推倒、资产不保的补侦追赃进展通报,望广大债友踊跃参加。”2017年12月4日一大早,许多债权人冒着寒风早早就赶到盐店街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到8点上班时,已经有五六百人。没想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的接访人员说不知道有公安局人员来向集资人通报案件补侦情况的事,没有这回事。接待人员叫我们到西安市公安局询问情况。
    
    我们五六百人又赶到西安市公安局,信访接待人员说,这天并没有安排办案人员向集资人通报补侦追赃进展情况。我们集资人问:那我们怎么接到这样的通知?接待人员也说不知道。我们集资人认为华西学院集资案爆发至今已经五年多了,警方从来没有给我们主动通报过办案进展情况,上万人六七亿元集资款一分都没有给我们追回来。我们上访过无数次,到西安市公安局也来过无数次,公安局也应该给我们通报一下案件的侦办情况。在众多集资人反复追问、要求下,信访接待人员叫我们选派五六个代表,进去面谈。数百个集资人就守候在接待大厅和大厅外的广场上,不断地高呼口号“依法维权!”“欠债还钱!”“不还没完!”
    
    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西安华西专修学院建在眉县的校区,围墙被当地农民推到,部分设备遭到哄抢、破坏。这对拍卖该校资产、用于支付我们的集资款造成严重的影响。我们更是心急如焚。警方抓捕关押了华西学院法人王明亮等人,追查资金去向,核实学校资产,就应该对学校的资产予以保护,怎么能放任学校的资产遭受这样的破坏、哄抢呢?
    
    全体上访请愿的债权人
    2017年12月4日
    
    附 以前的有关文章
    
    1、西安华西学院投资人向中央巡视组投诉
    
    2014年8月4日上午,我们四五百位给西安华西学院投资的人,冒着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到位于西安皇城东路的陕西省信访局,向中央巡视组投诉我们的巨额投资款去向不明、有关部门审计追查无结果的严重问题。我们派代表排队领号填表,向中央巡视组接待官员递交了有关文字材料和票据,并进行了简要的口头陈述。
    
    西安华西专修学院建在西安市蓝田县的大寨,校长王明亮是法人,具有多个光耀的头衔。这个学院从2002年起,就在校内教职员工中“集资助学”,到2005年这项“集资助学”扩大到社会上,投资期为一年,满年付本息,年息为12%,还有二年期、三年期、五年期的,利息更高。许多投资人到期后连本带息再次投进去,投资越滚越多。
    
    到2011年下半年,华西学院就不给我们按时支付本息了,到2012年,学院不但不给支付利息,连本金也不给返还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发觉不对劲,向华西学院追讨,学院方面只是以“没钱”、“资金周转不开”回答搪塞。有投资人于是报案,并向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投诉。2013年,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组成联合工作组,对华西学院进行审计调查。据联合工作组公布的情况,对华西学院投资的人共有9640多人次,投资额总共有8.5亿元人民币。联合工作组审计调查至今一年多了,巨额投资款哪里去了?不能给投资人一个令人信服的确切说法,投资款更是一分都没有给我们追回来。我们已经到西安市政府、陕西省政府上访多次了。
    
    全体上访的投资人
    2014年8月5日
    
    2、华西学院投资人集体上访陕西省委
    
    2014年8月4日上午,我们四五百位给西安华西学院投资的人,冒着三十六七度的高温,从各地赶到位于西安皇城东路的陕西省信访局,派代表向中央巡视组投诉我们的巨额投资款去向不明、有关部门审计追查无结果的严重问题。半个月过去了,中央巡视组对我们的投诉进行了如何的处理?没有任何回复。政府的联合工作组也没有给我们任何回应。2014年8月18日上午,我们四五百投资人到中共陕西省委上访,要求省委领导责成有关部门抓紧调查追缴,追回我们的投资款,追回我们的血汗钱。
    
    全体上访的投资人
    2014年8月18日
    
    3、华西学院投资人再次到陕西省政府请愿
    
    2014年12月15日上午,我们上百个投资人不顾零下四度的寒冷,再次聚集到陕西省政府大门外,要求见主管的省政府领导人,反映至今我们的投资款追查无果,联合工作组对我们敷衍推诿的情况,要求省政府领导人对追讨我们的投资款拿出具体的方案和时间表来。我们在省政府大门前打出的两幅标语上写着:“求政府援助”“讨回血汗钱”。
    
    对于我们给西安华西专修学院的巨额投资款去向不明、有关部门审计追查无结果的严重问题,我们于今年八九月份几次向中央巡视组投诉,中央巡视组最后答复我们说:我们投诉的问题不在这次中央巡视组受理的范围,巡视组已将我们反映的问题转给陕西及西安的有关部门,由有关部门处理答复。到现在又过了两三个月,由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组成联合工作组,不仅没给我们追回分文,而且不予我们主动通报调查进展情况,对我们的质询查问推诿敷衍,使我们感到更加焦急气愤,投资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有的在焦虑忧愤中离开人世。从九月份以来,我们投资人定期每两个星期一次到陕西省政府聚会上访,每次的答复都令我们更加失望。
    
    全体上访的投资人
    2014年12月15日
    
    4、陕西集资案上千受害人再次到省政府请愿
    
    2015年1月26日上午,我们华西学院集资案和金融学院集资案的上千受害人,冒着零下三四度的阴冷,从各地赶到西安,分别在陕西省政府东大门和西大门外集会请愿,要求省政府领导答复:对我们反映的我们的巨额投资款去向不明、有关部门审计追查无结果的严重问题,省政府到底采取了哪些措施?是怎么应对的?我们被骗的巨额投资款到底哪里去了?
    
    西安金融财贸专修学院集资案集资总金额约五亿多元,受害的投资人有九千多人;华西学院集资案受害的投资人共有9640多人次,投资额总共有8.5亿元人民币。这两起集资案发案已三四年了,政府有关机构立案或组成工作组查处也有三年多了,我们到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西安市、陕西省党委、政府上访过不知多少次,向中央巡视组也投诉了多次,但有关部门一直不给我们通报调查处理进度,对我们的询问总是敷衍推诿空虚诺。我们被诈骗的巨额投资款一分都没追回来。
    
    全体上访的投资人
    2015年1月26日
    
    5、西安华西大学助学受害人集体上书习近平主席
    
    我们西安华西大学集资助学受害人在 2015年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西安会见印度总理莫迪之日,向习近平主席寄发了投诉信,希望习主席再次回乡能给三秦大地带来触动和促进,使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能尽快兑现“要妥善处理华西问题”,“尽量帮助群众挽回损失”的承诺。
    
    此投诉信主要阐述了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华西大学大肆融资、赖账不还的问题,牵涉到数十万民众的切身利益,是体现政府是否真心执政为民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受害民众要求政府动用公权力迫使华西大学归还被骗走的血汗钱,合理合法,天经地义。民众维权是政府维稳的基础,民众不是维稳的对象,而是维稳的力量。
    
    第二,华西问题的产生,党委和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国家的法律、文件等,从法规、政策上多次鼓励、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民办教育领域;从中央到西安的官方媒体,连篇累牍大肆宣传华西大学的先进事迹和荣誉称号、层层光环;陕西省教育厅、西安市教育局审批、监管失职,没有及时制止华西的融资和赖账行为;陕西省政法委和西安市政法委在接到受害人举报后,没有及时制止华西的融资行为,更没有认真查处。西安市政府华西问题工作组的领导至今未与受害人见面,华西资产处置组至今未成立。现在大力活动的是维稳组,监控、打压受害人的维权行动;
    第三,合作助学的“民间借贷违约”与“社会非法集资”是有区别的,参与合作助学的受害人与融资主体(不管是赖账不还还是恶意诈骗)是同一事件的受害方与加害方,政府不能将二者混为一谈,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以“非法集资,后果自负”论处。
    
    第四,根据西安市仲裁委的结论,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执行终局裁决,由华西全额归还助学资金并兑付助学奖励,而且应当支付违约金。华西应当倾其所有资产还债,资不抵债时应有陕西省、西安市两级教育部门补足。
    
    诉告信最后说:“作为普通百姓,我们难以知晓也无权查办十分隐秘的权钱交易内幕,只能依据已暴露的现象和蛛丝马迹推测和判断,并将这些现象在2014年反映给中央巡视组,希望中央能将这些情况列为陕西“打虎拍蝇”的范围,揭开盖子,惩治腐败,还民众一个公平正义,还社会一个清风正气。”
    
    华西大学全体合作助学受害人
    2015年5月15日
    
    6、党和政府难逃陕西华西大学集资案的责任
    
    2015年9月28日上午,我们华西大学集资案受害人再次在陕西省政府信访接待室对面的人行道上集会,维权代表介绍了案件进展情况,到会的受害人要求省政府纠正对此案的错误定性,依法公正加紧办案,为我们追回集资款,给我们支付的追回的集资款不足我们集资款的部分,由政府支付。
    
    西安市乃至陕西省发生民办院校集资案,绝不仅有华西大学一家,目前据我们所知暴露出来的有14家,事实说明,党委和政府对这些民办院校集资案的发生是有推卸不掉的责任的,不但有决策的责任,也有审批、监管、查处的责任。
    
    华西问题的产生,党委和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国家的法律、文件等,从法规、政策上多次鼓励、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民办教育领域;从1991年12月到2013年8月,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先后出台的的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进入教育领域的政策、地方性法规性的正式文件达八个之多,有的属全国首创,其决策归结为一句话,就是“只给政策不给钱”。政策就是自筹资金。其中1996年11月2日颁布的《陕西省社会力量办学条例》第二条写得很明白:“本条例所称社会力量办学,是指在本省区域内由企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它社会组织和个人(以下简称社会力量)利用非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自筹资金,面向社会,依法举办各级各类学校和其它教育机构。”陕西省【2010】48号文件和西安市【2013】49号文件都特别写明:“拓宽民间投资领域和范围,坚持‘非禁即入,平等待遇’原则,凡是国家法律法规未明确禁止准入······一律向民间投资开放。”陕西省及西安市的党政要员都曾拍胸发誓“要切实维护民间投资的合法权益”。 ······
    
    正是由于上述一系列法律法规性文件的开导和鼓励,我们才将资金出借给华西校方,才出现了民间资金潮水般涌进教育领域,各种民办院校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的局面,出现了所谓“中国民办教育的陕西现象”、“西安民办高校的成功经验”、“民办教育不花国家一分钱”的人间奇迹。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勇对这些美誉不但欣然受之,而且直到民办院校融资灾难已经大面积蔓延的2012年2月14日,还在全省民办教育座谈会上公开说,这样的融资办学“对全省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已经成为陕西一张亮丽的名片”。
    
    然而近两年,腐败侵蚀下的民办院校融资问题接连暴露出来,数十万出资人的上百亿资金血本无归,受害的出资人持续大规模聚集请愿,省委书记赵正勇于2014年9月15日、29日,接连两次主持召开了“处置民办教育机构非法集资问题专题会议”,将包括华西学院在内的全省13所民办院校借用民间资金办学的行为定性为“非法集资”,要求受害的出资人“承担非法集资造成的损失”。这是省委、省政府不顾事实、推卸责任,嫁祸于受害的出资人。受害人出资办学,是有国家、陕西省、西安市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法规文件可循、可查的,是合法、合规、正常的民间借贷行为,怎么突然就变成“非法集资”了呢?如果要把这种依法依规正常的借贷行为定为非法,那党和政府就是这种非法行为的罪魁祸首,罪证就是党和政府出台的这些政策、法规性文件和官员的行为和言论。
    
    造成我们出资给华西学院的因素还有:
    
    政府有关部门、机构的审批和监管。这方面从国家到陕西省、西安市都有明确详尽的规定,然而案发后我们才逐渐了解到,华西学院即未说明资金筹措来源,又不依法设立专项资金,陕西省教育厅仅凭华西学院法人王明亮虚假注册的30万元资金,就为其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对学院33亿元的资产和财物监管有名无实,学院管理一塌糊涂,混乱不堪,学院的许多资产挂于私人名下,包括一亿五千万元社会捐赠在内的许多款项去向不明,上亿元的助学借款被直接汇入王明亮及其弟王军明的私人账户。甚至到了2012年6月7日,华西学院不能按协议支付本利后,陕西省教育厅民教处处长权秋虎还在酒足饭饱后对华西学院的工作“给与充分肯定”,并“希望学校在教育规模上能有更大的突破”。2013年4月26日,西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晓林和处长胡崇焕还声嘶力竭地鼓励华西学院“继续放水养鱼”。集资办学案爆发后,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郭立宏、西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赵晓林等反而官升一级走马上任。我们要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政府是如何审批和监管的?
    
    党和政府宣传机构的大肆吹捧宣扬。华西学院、王明亮的自我宣扬不可信,但包括《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国家、省、市媒体,连篇累牍大肆宣传华西大学的先进事迹和荣誉称号、层层光环,我们能不信吗?
    
    我们老百姓的认知、了解社会的能力极为有限,我们就是通过法律及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规范我们的行为的,就是通过媒体了解社会的,我们对向华西学院出资,没有调查、审批、监管的权力,不能全面了解资金的去向和使用情况。然而,掌握这些权力的政府及有关部门机构,包括媒体,就是这样行使这些权力的,致使华西学院法人王明亮大肆借款疯狂扩张账目混乱侵吞款项长达十年之久,出了这样的问题,责任主要在哪一方?
    
    我们与华西学院助学借款一案,已于2013年由西安市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定为“民间借贷”,但是案件转入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查办后,由于华西学院暗中作梗,陕西省、西安市某些领导非法干预,案件性质就变为“非法集资”。此案据我们得到的数据,出借款共9632单(笔),总金额9.6亿元,出资人达5千多人。从最初出资人于2012年12月向华西学院所在地的蓝田县公安局报案,至今已近三年了,我们出借的资金没有追回一分钱。据说是负责办理此案的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追回很少一部分钱,但“都用于办案了”。最近被“双开”并正式逮捕的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安群,就分管经侦局的工作,他亲自出马查封过多家被他们定为“非法集资”的单位。也许我们出资办学的受害人一时还不知道案件侦办过程中的种种贪赃枉法行径,但是近三年来不向我们公布案件侦破进展情况,一分钱都没给我们支付,这本身就说明存在严重的问题。我们到西安市、陕西省的教育局教育厅、公安局公安厅、党委、政府上访多次了,派代表到北京上访已有两次,还集体向中央巡视组投诉,向习近平总书记上书,案件的侦办状况没有改善。相反,政府在对付我们上访、集会、请愿上却不惜花费心思动用人力物力,动辄出动数百、上千、上万的警力和城管等其他人员及装甲车、消防车、警车、囚车等进行一级应对,实行部分区域部分时段的戒严、管制,对我们野蛮驱赶、殴打、抓捕。我们先后有14人次被抓捕,最多的关押了5天。近三年来,已有张香香、王小莉等百余人因焦虑忧愤、贫病劳累而自杀等非正常死亡。
    
    华西学院集资的内幕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涉及哪些机构和官员?案件为什么会定性为“非法集资”?为什么能办成这个样?这与学院法人王明亮“以金钱铺路”,“给朋友使钱”不无关系。王明亮曾不止一次放出狠话:“教育厅敢整我,看我不把他翻个过儿!”“政府想整死我,先让官员死一批再说!”
    
    全体西安华西专修大学助学债权人
    2015年9月28日
    
    7、西安华西学院集资案四年多没有追回一分钱
    
    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从2013年组成联合工作组,对华西学院进行审计调查起,已经四年多了,没有给我们追回一分钱。
    
    西安华西专修学院是打着扩大办学的旗号,从2004年起在社会上广泛集资的,到2012年就不给我们集资人支付利息和本金了。我们集资人在2013年初就向西安市教育局、陕西省教育厅投诉,继而向警方报案。经过我们集资人的调查统计,给华西学院集资的共有4千多人、9632单,集资额达5.8亿元。
    
    华西学院在社会上征集办学资金,出具的是西安市、陕西省政府出台的支持民间集资办教育的文件,案件爆发后,陕西省教育厅的主要负责人曾承认政府在这方面有监管的失误,但随着陕西省出现的投资、集资案件越来越多,政府的态度就变了,把这些案件几乎全部定性为“非法集资”,后果由集资者自负,以摆脱政府的责任。政府出台的文件白纸黑字大红的印章摆在那里,责任能摆脱了吗?
    西安市政府为解决华西学院集资案的问题,成立了由教育局、公安局等多部门人员组成的“华西大学资产处置办公室”,案件的调查侦办由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执行。目前此案已由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两次完成调查,移交西安市人民检察院,西安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两次发回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进行补充侦查。案子的查处就这样上上下下,循环往复,不断地拖延时间。我们集资人被拖得身心疲惫、焦虑不堪,目前仅我们知道的,就有12位集资人被拖死了。
    
    无论是政府的华西大学资产处置办公室还是办案的西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西安中院刑二庭,都不给我们如实地公布我们集资的5.8亿元到底哪里去了。警方说有高达40%的钱叫办理集资业务的业务员拿去了。我们对这个数据有极大的怀疑,怎么能有这么巨额的业务办理费?依据是什么?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我们的集资款一部分用在了华西学院眉县新校区,还有一部分被挪用,其中一项是用在了开发红河谷景区。红河谷景区已经建成,本应给我们返还本金利息了。为什么至今一分都没有返还?
    
    说到上访,我们到西安市、陕西省的有关单位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有无数次了,派代表到北京上访有三次。北京的接访单位只接受我们的投诉,不采取具体有效的处理办法,只答复说“把处理意见转给陕西有关方面了”,叫我们回陕西听候处理。
    
    现在我们集资人每星期定期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请愿,无论寒暑雨雪持续不变。我们的要求简单而明确:讨回我们的血汗钱。
    
    全体上访请愿的集资人
    2017年9月1日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22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 台灣普通人以「常識性道理」想法對中共認知的謬誤
  •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 创造权与所有权
  •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 致千人联署知会书及海外工作简报
  •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 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 冯正虎冯正虎编著:《我要立案(第5集)》
  • 陈泱潮国际人权日70周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的演讲
  • 藏人主张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独往独来【曹长青访谈】怎么看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 东海一枭阴阳微论
  •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金光鸿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 吴倩你们挚爱的耶稣:我呼唤所有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五:宇宙全息(二)
  • 谢选骏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刘蔚刘蔚春晚8只有低端政权在You
  • 上访维权大校飞行员妻子北京信访办上访被扔出
  • 徐永海圣爱团契肢体看望了患肺炎的死刑犯王连禧
  • 谢选骏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金光鸿革命派要警惕了……
    论坛最新文章:
  • 特朗普耶城决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内外困境
  • 内塔尼亚胡前往布鲁塞尔 欧盟立场是否一致受考验
  • 世贸部长级大会未开已闻火药味 美中都是头疼话题
  • 「王储」孙政才涉受贿 高检立案侦查
  • 台湾学者料实力主义会取代统战成对台新政策
  • 亚投行贷款建天然气管 冀「北京蓝」再现 低端人口无福消受
  • 沙门氏菌污染:法国宣布扩大召回Lactalis产婴儿奶粉
  • 德国宪法保护局:中国间谍活跃于社交媒体
  • 马克龙呼吁以色列大胆向巴人做出“善意之举”
  • 法国加莱港发生渡轮搁浅事故
  •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坚称耶城决定帮助促进和平
  • 郭文贵接受法新社专访称其终极目标是“更换北京政权”
  • 右派共和党选举新主席希冀翻新页
  • 中国大律师莫少平坦言维权艰难但不后悔
  • 专家警告中国3种目标疑受朝鲜核攻击下毒手
  • 中国频发虐童案联合国儿童权力机构说心碎
  • 200亿全国闹厕所革命 环保透明如厕有噱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