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57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 妻子北京市上访被扔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11日 转载)
    
    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 妻子北京市上访被扔出
  
    尊敬的市长:
    尊敬的市委书记:
    您好,我叫徐桂如,我丈夫原沈阳军区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我家在2005年遭强拆,已经13年了,现无家可归。
    2017年11月23日下午4点,我去北京市信访办去上访,反应我家房屋遭强拆的事,在东边那个用拿号接待的窗口里边的穿白色棉袄女工作人员,对我态度非常不好,不让我在市政府上访,并让两个保安把我架着跟扔死狗似的扔了出去,扔在信访办大门门口外,我再要进去,两个保安不让我进,并把我推到在地。
    
    习近平19大报告
    组建退伍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维护军人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崇尚的职业。
    习主席7.16讲话
    一、 第一条:退出现役和专业的军人,是国家的财富。
    二、 第二条、全面落实国家的安置政策。
    三、 第三条、安置好专业军人是一项政治任务。
    四、 第四条退出现役军人的家属,子女,在就业,工作调动,住房上,要优待。
    
    我第一句话就对她说,我丈夫是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荣利过一个二等功、四个三等功。是国家的功臣,在祖国的边疆保卫祖国三十多年,是用生命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我们住房遭强拆12年,现在我们没有住房,没有家,露宿街头,希望政府帮我们解决住房问题。市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不但不帮解决住房,反而把我扔了出来。
    我家被强拆13年,我带着孩子无数次的上访,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多次进派出所,受人白眼,被人欺负,没有任何尊严。
    
    (一)、我家原居住在北京市二环路西直门北京北站边,海淀区头堆村82号(现长河湾),独门独院,三间北房,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私产。是我们自己出资购买的,一是为了居住,二是办自己的公司,北京天门技术有限公司,生产补钙产品大福钙。2004年我们居住地进行危房改造,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开发公司,需要在我们的居住地盖商品楼——长河湾“碧河花园”、“长河御园”高档精品社区。我们要求回迁一个三居室,可是,负责拆迁的“福信拆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来福)给我们的补偿款很少,只有33万。即使是在当年,在原居住地,买一套一居室的住房都要50多万。(现在就更贵,需要几百万)。我们当然不同意。在我丈夫当飞行员时2005年4月20日,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家被强拆了。从那一天开始,我和一岁多的孩子,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我只能到有关部门去放映,不愿麻烦部队。5年后(2010年)部队还是知道了,师副政委和团政委亲自来北京两趟找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答应想办法解决,可是事后只同意在北京郊区五环路外安置1个两居室(而且还是非私产的两限房),为此我感到一直在受到欺骗、愚弄,自然无法答应。十多年来,我怕影响丈夫工作,一直不让他参与这件事,他也没有因为我家被强拆影响工作。为此我感到太委屈了、太无力了。
    
    (二)、我要求回迁一个三居室的法律法规,按照法律法规实际上我还少要一个一居室
    
    根据《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精神:在实施拆迁时,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双方在补偿安置事宜上应平等协商,并且拆迁人没有强迫被拆迁人接受拆迁补偿方式的权利,反之,拆迁人应当尊重被拆迁人选择的拆迁补偿方式,履行拆迁人的义务。
    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拆迁补偿的方式可以实行货币补偿,也可以实行房屋产权调换。
    根据《北京市加快城市危旧房改造实施办法(试行)》(京政办发〔2000〕19号)中第八条:
    (一)原住宅建筑面积不足20平方米的,安置1套一居室;
    (二)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20平方米(含)不足30平方米的,安置1套二居室;
    (三)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30平方米(含)不足40平方米的,安置1套三居室;
    (四)原住宅建筑面积超过40平方米(含)的,对于超过部分可以比照本条前三款标准予以分套安置或者增加居室间数。
    我家住房由于分两次购买,所以有两个房产证,一个房产证两间34米;另一个房产证13米,按照19号文,我应补偿1个三居室和1个一居室。我要求补偿1个三居室,其实还是少要1个一居室。
    我家原来居住的地方是黄金地段,我们自然不愿意离开这里。根据有关规定,我们居住地是危房改造,我有回迁的权利,可是房地产开发商拒绝我家回迁的权利。
    房地产开发商不对被拆迁人实行就地安置或就近安置,名曰腾龙换鸟。这种做法与城市房屋房屋拆迁的基本目的背道而弛,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背道而弛,与党中央、国务院保障被拆迁人生活的三令五申背道而弛。(最新征收拆迁法律业务操作指引p186)
    我家原来居住的地方是黄金地段,我们自然不愿意离开这里。根据有关规定,我们居住地是危房改造,我有回迁的权利,可是房地产开发商拒绝我家回迁的权利。
    
    房地产开发商只给我们货币补偿,但根据有关规定(即使是根据常识)补偿标准是否合法的前提也应该是:补偿款足够被拆迁人能买到与被拆迁房屋相应水平的房屋。(最新征收拆迁法律业务操作指引p483)。可是,给我们的补偿款33万远远不够买我家原来那样的住房:西直门(黄金地段),独门独院,一个院子,三间平房,有一厨房,有一个卫生间,私产。
    政府有关部门不但不履行监管职能,还帮着拆我家的房子。他们说:“土地是国家的”。难道说“土地是国家的”就可以随便强拆百姓的房子吗,没有这条法律的。
    拆迁办人还说:“只要提出要房,要回迁,这辈子都别想解决。只能要货币补偿”。难道说“货币补偿”就可以任意少给吗,就可以强买强卖,没有这条法律的。
    拆迁办的人对我说过:“这房就不是给你们这种人住的,要房你们这辈子别想解决”。在我们面临拆迁时,当时报纸报道说的是,要对我们居住地进行危房改造,而不是盖什么高档社区。即使是盖高档社区,难道我们就不配住在这里居住吗?难道在我们国家里我们是下等人吗?
    
    三、开发商、拆迁办欺负我家的男人在外地当兵,对我说:“这回迁房就不是给你们这种人住的,要房你们这辈子别想解决”
    
    他们是欺负我家里的男人在外地当兵,我家里没男人。
    别人家一间房给补偿35万元,我三间房,私产独门独院才补偿33万元。流氓、监狱出来的,他们怕人家,都多给人家。北京市所有拆迁户多是改善居住条件,可是到我这里是降低居住条件。当时,北京市盖住宅楼一般都让回迁,难道我们头堆村危房改造就不能回迁吗?
    
    四、仅仅给我们补偿款33万,还不够在原地买个一居室的,我们自然不同意,于是就强拆了我们的家,使我们无家可归、到外流浪。
    
     五、我们仅要求在原地回迁补偿1个三居室,就说我们漫天叫价,就使我们无家可归十多年,在被强拆后的这十多年中,我带着儿子到处上访。当我们述说到“我们在西直门的原有三间平房、另有卫生间厨房、一个院子,而只补偿33万”时,所有接待我们的信访、公安等等部门,都认为不合理。
    我们的要求也并不高,我们原有一个院子、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我们只要求在原地回迁补偿1个三居室。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我和儿子多次被带到派出所。
    在5年后(2010年)部队还是知道了我们家遭强拆的事情,师副政委和团政委亲自来北京两趟找有关部门。有关部门答应想办法解决,可是事后只同意在北京郊区五环路外安置1个两居室(而且还是非私产的两限房),为此我感到一直在受到欺骗、愚弄,自然无法答应。
    我原来居住在西直门,是一个独门独院、北房三间、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是完全的产权,并且能够商用,多年来我一直在此开公司。如此给我解决,完全是欺骗、愚弄我。他们还欺骗部队,说给我解决了,是我漫天要价无法满足。请问如此解决,谁能同意。
    
    从2005年4月20日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感到很委屈,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站在开发商这些资本家的立场上,保护他们的利益,他们背后到底是谁?
    这十多年来,我和儿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租借房住,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十多年。对于我们的孩子,也就只有这十多年的儿童少年期,我们的孩子却是在这无家可归、到外流浪、动荡不安的生活中长大的,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我请求市长、市委书记给我主持公道,使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不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徐桂如(一个曾经的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的妻子,丈夫在2013年转业)
    原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
    户口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联系电话:13671094132
    
     done, thank you.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61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过年露宿街头 (图)
·北京市府上访办者中竟有大校飞行员妻子和著名富翁 (图)
·北京市府上访者中竟有大校飞行员妻子和著名富翁 (图)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金晓军家遭强拆十多年无家可归露宿街头
·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十多年无家可归致信主席总理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十多年致信两会
·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11年无家可归致信军委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徐桂如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十一期间家遭强拆大校飞行员妻子搭帐篷在市府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進黨如何刮骨療毒與台灣的未來
  •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 “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
  • 从马云推出的无人酒店看,“无人”真能成为未来潮流吗?
  •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 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 挺郭小蚂蚁的阿Q精神
  • 华为风暴中的人权与法律
  • 中国人权白皮书:仍强调“生存权”
  •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官员指使邹怀刚作伪证及敲诈10万元搭建费
  • 藏人主张郭文貴爆料與謎團●爆料革命演化過程
  • 永丰札记谈一谈郭网红的寒冬时分
  • 芦笛的驳壳郭文贵多边主义下的荒诞人生
  • 王光宪郭文贵刀下留赵岩,意欲何为?
  • 曾节明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 吕洪来-自由谈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野火低俗妆腔破底线自欺欺人掩窘境
  • 陈泱潮中國民主化和平轉型大變革對象與策略(全文)
  • 雷激杜撰“世纪贼王”实属电影情节
  • 廖祖笙泰宁佛教主张佛门要与众生共担愁苦
  • 徐光从一纸旧合同看出了什么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六)
  • 谢选骏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 生命禅院《修仙篇》之一:天仙与佛的区别(一)
  • 高洪明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之我见
  • 曾节明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论坛最新文章:
  • 朝警告或与美重回“交火” 特朗普:不能著急
  • 巨贪成小蝇:张少春被控罪金额大大低于网传
  • 二次“脱欧”公投否?英首相将于议会舌战群雄
  • 德国葡萄农进军中国市场
  • 土外长:特朗普同意引渡未遂政变幕后黑手葛兰
  • 德国将加强对外国公司收购德企股份干预
  • 加拿大驻华大使与第二名在华被押加国公民会面
  • 法国 “黄背心”风头减弱 马克龙民调下跌无底线
  • 香港网红闹市撒币炒作人群哄抢 遭警方逮捕
  • 马英九出书回忆8年执政 抨击“太阳花学运误国”
  • 孟晚舟近况:受中国国安部门严密监控?
  • 法黄背心诉求:经济转政治 要更多公投参与决策
  • 习近平炫中国下一个40年 给全世界提个醒
  • 波兰全球气候大会通过执行巴黎协定细则
  • 澳洲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国首都 暂不迁使馆
  • 四川宜宾5.7级地震山石滑坡或10人伤
  • 北方四岛:超半数日本人同意先收回两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