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牟传珩:中国司法黑幕触目惊心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1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揭底北京两级法院违法不敢受理的“千人诉讼案”
    
    崔永元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联手曝光最高法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院长周强干预法官依法办案黑幕,引发国内外舆论聚焦中国司法黑幕触目惊心。崔永元对最高法院曾称其造谣以藏污掩尘甚至用了国骂,以至于中央政法委不得不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应对海内外舆论的滔滔追责。
    
    公权部门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依据已被撤销的国务院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行政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即“工龄归零”恶政)权益,致使众多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悲惨境地,且不依法律,不遵程序,无法投诉,不能复议。如今,这些人有的病魔缠身,无钱医治;有的穷困潦倒,沿街乞讨;有的悲愤决绝,流亡他乡;有的维权无望,含恨而亡。这种断送为国家终生流血流汗的劳动者退休后路的“工龄归零”恶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夺、侵吞公民合法财产的犯罪行为。
    
    当今国家立法明确规定,没有法律依据的规范文件不得减损公民权益,更何况是主体已被撤销的计划年代旧信函。对此,最高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九十九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减损权利或者增加义务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规范依据”的, 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重大且明显违法”。然而,我们经历了长年依法维权,穷尽了体制内解决问题的各种途径。但今日中国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
    
    人社部告知“可起诉”——法院裁定“不立案”
    
    2017年底,海内外千人联名,又两次向执行(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的国家人社部提交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其公开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的有关法律依据。人社部为了规避诉讼,逃避责任,竟以信访方式答复公民信息公开申请,荒唐地给出85201号信访《告知单》称:“向有关部门反映”。 鉴于国家人社部用信访答复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属行政违法,我们又第二次向其提交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然而,人社部又拖延了一个多月,直到我们进京起诉他们时,才被迫寄来人社公开(2018)11号《告知书》称,“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并告知不服3个月内可起诉。
    
    依据法律规定,集团诉讼最多委派5名代表。据此,青岛4人代表会同北京何德普先生,共五人依法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正式起诉国家人社部。然而,北京二中院接收诉状后,明知此案系法定受理范围,却在3个月之久始终不给是否立案的通知与裁定,严重违反了法定立案程序与时限(应7日内决定是否立案),由此验证了他们一开始就对“民告官”案件设置障碍。基此,我们不得不向北京高级法院诉讼热线12368反复多次投诉,但均无结果。
    
    2018年5月1日,“千人公民起诉团”被迫向媒体发出《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违法至今不立案——五一劳动者抗议书》;2018年5月15日,又在媒体发出《致最高法、最高检控告追责函》,要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依法、依纪追究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玩忽职守,违法不作为相关人员的责任。
    
    在此背景下,2018年5月23日,北京中院不知是自行决定,还是被权力干预,3个月后才被迫给出(2018)京02行初字200号行政裁定。该裁定故意歪曲我们要求人社部公开其行政行为法律依据的信息,是“要求行政机关为其制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对若干政府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加工,行政机关予以拒绝的事项”,做出“ 不予立案”的荒唐结论,企图以此来掩盖其不敢受理“千人诉讼案”的违法事实。
    
    北京高级法院高级黑
    
    2018年6月1日,我们对北京中院“不予立案”裁定,依法向北京高院正式提起上诉。然而,本案上诉后又被搁置4个月之久,才接到他们的(1018)京行终3516号裁定,驳回了我们的上诉。该裁定不仅照抄原审法院相同的荒唐理由,更黑心称,“人社部是否作出答复,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在此姑且不论本案涉及我们“老无所养,病无所医”重大终生权益,仅就政府拒绝信息公开的本身,就是对公民知情权的侵犯。如此法理昭昭,怎么会“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可见北京高级法院高级黑!这种非法、野蛮、毫无底线的荒唐裁决,不仅公然否定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等相关规定;也彻底否定了人社公开(2018)11号告知“不服答复可起诉”的行政行为;更明火执仗地否定法律赋予公民对不服政府拒绝信息公开的起诉权。由此验证了北京高院违法滥权到连底裤都不穿的地步。一个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理案件,人社部也告知“可起诉”,但皇城根下的两级法院却裁定“不立案”——这是法律欺诈?人社部欺诈?还是法院欺诈?或者就是政府、法院的联手欺诈?如此立法、司法、行政事实上的相互否定、自我掌掴,可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的经典范例!
    
    欢迎北京两级法院出面澄清违法事实
    
    今日中国,在当政者高调宣称“依法治国”背景下,(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这种严重侵犯公民权益的违法滥政文件,已在社会舆论上遭到人人喊打,连全国人大十二届三次会议代表,都提出第5356号建议,要求废止“视同缴费年限”认定的条件限制。然而,面对社会舆论与公民维权,国家各个权力部门都在推诿责任,不敢担当;首都北京两级法院均违法侵权,“不予立案”;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哪里还有讲理、讲法的地方? 最高人民法院尚且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院长周强干预法官依法办案黑幕触目惊心,难怪其下级法院违法滥权到不穿底裤。本文欢迎北京两级法院出面澄清违法事实,推翻我们手中的全部证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306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青岛社保局违法行政,顶风做案
·牟传珩:“新时代”的“最大腐败”谁负责——所有公权执掌者
·牟传珩:“依法治国”真相的一次高层揭幕 (图)
·牟传珩:中国异见人士首告国家部委的一次尝试
·牟传珩:青岛中院行政庭受赠锦旗名至所归
·牟传珩:市民十问青岛社保局
·牟传珩:为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网上送锦旗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
·牟传珩:“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被人社部门文件讹诈
·牟传珩虎:“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何德普、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刘景明抗争维权遭驳回 (图)
·何德普、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刘景明等老政治犯依法为生存权抗争 行政诉讼遭驳回
·牟传珩二审法庭发言
·牟传珩、姜福祯诉社保案2月5日午2时上诉开庭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司法内幕(之二)
·十八大发言人:重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牟传珩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牟传珩
·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牟传珩
·牟传珩:崔永元2019年第—炮
·牟传珩:侵犯人权罪恶不能封闭在国家“内政黑箱”里
·十诉青岛中院行政庭枉法裁判,底气何来?/牟传珩
·亲身经历的中国法治大滑坡 /牟传珩 (图)
·牟传珩:全民追责“造假疫苗”的本源之害
·牟传珩:“依法治国”后宫为何包养非法“小妾”
·牟传珩:人社部急变“信访”答复为“政务公开”《告知》
·牟传珩姜福祯: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
·牟传珩:在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等待春天,但今年的春天不如监狱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牟传珩:能抬得起沉重的法槌吗——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二封公开信
·牟传珩:“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牟传珩: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公开信
·牟传珩:聆听民间社会抗争的脚步
·读牟传珩文章,补充民主墙史实见证 /陈尔晋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
·牟传珩:你盗了我的光环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牟传珩:访民之歌
·牟传珩:万炮齐轰人社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