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不肖女勾结湖南长沙长房联合霸占母亲与弱智妹大弟房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16日 来稿)
    
    投 訴 書
    

    尊敬的國台辦轉湖南長沙國台辦
    
    本人谷虹麗,嫁到台灣多年,三個小孩子尚年幼,老公年初中風重殘,經濟壓力極為沉重。昨晚突聞惡耗,哥哥谷學雄在湖南長沙珂信腫瘤醫院驟逝。我二姐谷學真剛剛說我哥哥死的頭一天傍晚,人還好好的。死前曾因家事跟大姐谷學英拌嘴吵過架。(這裡說明吵架的原因)據二姐講,上個月半夜,我哥莫名其妙地被人拉下床,撞到頭部,被送去醫院掛急診住院。我哥谷學雄前一陣子還可以騎電動車去大托精神病院看我三姐谷學紅,怎麼就突然死去了呢?所以,我哥的死因疑點重重。
    
    子宮頸癌晚期的老母親高齡80多歲,聞聽噩耗,傷心欲絕,滴米未進,整日泣不成聲,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可是擁有好幾間豪宅的大姐谷學英卻在媽媽面前揚言要霸佔大哥的房子。大哥的房子是我媽媽給他的,當初大哥離婚时,法院判定房子要給媽媽住一輩子的。可是媽媽媽看到大哥經濟困難,需要将家中房子出租一半,當生活費,就只身一人,只帶了幾件換洗衣服就搬到長沙芙蓉區我的陋屋居住。因老母親年事已高,又曾摔倒骨折過,需爬樓梯出入極為不便,導致生活起居十分艱難。大姊谷學英也躲得遠遠的,不知所踪,不膳養自己的老母親。
    
    9月14日,哥哥身體不適之際,大姐竟然叫上律師,叫了好幾個人,将哥谷學雄强抬到居委會,逼哥簽字将哥的房子過户給她,但是大哥谷學雄死活不从,而且9月16日大哥生命垂危之際大姊在他床前大吵大鬧, 當時哥哥氣得一口氣上不來就去世了,而且她有預謀地先還從很遠的地方把我家住精神病院的三姐谷學紅接出來,带到居委會,逼哥簽字把房子给她,以后由她来照顧三姐。媽媽還在世,老弱多病,病魔纏身,行走困難,生活不能自理,谷學英都能視而不顧,棄之不理了,還和他老公聯手毒打艱難照顧媽媽多年的二姐谷學真,導致二姐好幾個月都不能行走。現在竟然為了騙哥的房子假猩猩要来顧三姐,真有心要顧,她自己就家財萬貫了,隨便拿一套房子出來給三姐住就可以了,當務之急是應該把哥哥趕快送醫院搶救治療,而不是大費周章延誤治療時間,逼生命垂危的哥哥把房子過户給她。
    
    年初哥肺癌病重痛不欲生之計,大姐只是敷衍性地把哥帶去—般醫院消炎止痛,没作任何治療,耽誤—個多月的黃金治療期,在哥痛苦得大喊大叫之际,她还逼哥哥把房子過戶給他,這簡直是禽獸不如的野獸行為。
    
    因為哥哥平時都對大姐言聽計從,有什麼話什麼消息都不告訴我們。其原因很簡單,就是哥哥原來受黑心的大姐要挾和哄騙。大姐的目的不是對大哥好,就是惦記他的房產。後來二姐無意中得知哥哥重病,馬上去哥家中探望,并及時告訴我。聽到哥哥病重的消息,我馬上聯絡湖南長沙珂信腫瘤醫院的張主任,大哥才以得以安排住院治療。
    
    住精神療養院的三姐,医药费都政府補助全额补助,根本花不了多少錢,哥哥告訴我們,最近三姐每個月的政府補助,都在三姐戶頭裡,沒有動過,那還需要花什麼錢呢?而且,三姐谷學紅有一套政府补助的房子(只能暫時給她住,不能出租)!真要管,媽媽還在世,媽媽是三姊的監護人,也是由媽媽信任的人,指定的人来管。
    
    去年 8月份底,因為大姐不愿共同承擔媽的醫療费,電話打烂都不接,原来家住在水—方的電梯房人去樓空,遍尋不找的情形下,巧遇她的同事,才知她家在淺水灣又用現金買了2套高級電梯房。得知大姐谷學英經濟條件好,媽媽看我生活條件拮据,媽媽讓我把她送大姐家生活,要求大姐撫養。可是没想到病痛纏身的老母親受盡了他們全家的白眼外,還差點活生生被氣死。大姐谷學英和她老公聶勇在他們家當著我媽媽的面毒打他的女兒,眼睜睁看着獨自長期艱難照顧自已的愛女活生生在自已面前被禽獸扭著双脚拖行在地毒打,她只能在輪椅上眼泪雙流往肚里吞。他們夫妻演的這起苦肉計,就是給我媽媽臉色看的,想用這種卑劣的方式,趕媽媽走。
    
    媽媽在大姐谷學英家不到一個月就莫名其妙下體流膿、流血,惡臭難忍!媽媽苦苦哀求他的大女兒谷學她他去看醫生做檢查可是他女兒都置之不理,僅敷衍性地弄幾个蜗牛當作秘方給媽媽涂抹,萬般無奈,痛苦難忍的情形下,二姐谷學真又被大姐和大姐夫打傷卧病在床。當時110出警到現場,要他們出錢付醫療費。但是拥有好多間豪宅的谷学英和他老公賴皮,說身上沒有錢,并且只能借到4000元,因為我姐谷學真當時身上身無分文,等著錢去看醫生,就只能含淚拿了這4000元和解金,坐着我媽的輪椅由救護車帶去醫院。而且到醫院之後谷學英和他老公聶勇從來沒有探視,二姐谷学真臥床期間他們也沒有半句問候!
    
    媽媽的不得已向我求救,當下我也只好又請假半個月,丟下三個剛剛開學的小孩子,回家安排媽媽做檢查住院,結果珂信腫瘤醫生告訴我,媽媽的子宮頸已到到晚期,子宫都被膿血充满在臭爛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我因為自己的先生目前需要24小時照顧,三個小孩子年幼,實在沒法脫身,只能懇請鳳凰新聞社媒體的領導火速出面派人幫助我媽媽處理好我哥的後事,讓逝者入土為安!
                                      
    求助人:谷虹麗
    
    2017年9月17日
    谷學真:
    地址:長沙遠大一路228號安泰新村7棟101號
    谷虹麗:[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30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长沙二十几个楼盘“惊”装房维权
·谴责长沙湘湖管理局替共大公司逼迁天骄宾馆
·梁紹兰:长沙拆迁安置协议书,坑骗了拆迁户17年
·长沙万科魅力之城业主拉条幅维权 (图)
·长沙市部分玫瑰团队成员及其朋友举牌声援秦永敏 (图)
·探望709案家属 人权律师江天勇长沙失联逾24小时
·被捕律师谢阳妻子状告长沙看守所及检察院人员
·陈春兰橘子洲举牌抗议长沙芙蓉区强拆公民房屋不赔偿 (图)
·覃事文对湖南长沙芙蓉区法院犯罪集团的控告状
·湖南长沙陈春兰被强拆7年 北京流浪上访举牌喊冤 (图)
·湖南长沙芙蓉区陈春兰、望城谢美芝政府门前举牌喊冤 (图)
·关于湖南省儿童医院起诉患者行为《长沙维权公民观察员意见书》
·18位长沙公民集体绝食抗议公安非法拘留
·24岁大学生在长沙被官二代殴打致死 跪求扩散! (图)
·访民宋登菊长沙街头冒雨举牌喊冤 (图)
·张文达: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公权滥用暴力打压公民权利系列事件声明
·网友长沙曾姐家因地铁修建连续被捣毁 (图)
·湖南长沙王喜灏-血泪遗书
·张树根抗议湖南省长沙市枉法行政 (图)
·湖南长沙:岳麓区村民捍卫土地权遭毒打
·长沙公安局前高干受贿逾八百万判囚十年 (图)
·湖南首批取缔53家P2P网贷机构 长沙占了45家
·严防“十一共振”长沙警方抓捕多人
·力防“十一共振”长沙警方如临大敌抓捕多人 (图)
·贪官与开发商的野蛮吃相——湖南长沙银洲公寓业主的泣血抗争史
·性侵案后再次公开亮相 刘强东现身长沙 (图)
·长沙被吊照律师文东海法务公司开业
·原长沙轨交董事长彭旭峰外逃美国 或因畏罪潜逃 (图)
·香港媒体业者郭鑫疑遭高官报复,诱骗绑架长沙开庭
·茅台促销引发疯抢 长沙警方开枪制止
·长沙,湘潭,株洲三地公民聚会纪念709律师事件三周年 (图)
·长沙涉恶团伙持枪对娱乐场所收保护费 10人被刑拘 (图)
·长沙一幼儿园连遭弹珠袭击致吊顶垮塌 警方已介入 (图)
·长沙涉恶团伙以传销为名拘禁抢劫 15人沦为帮凶 (图)
·长沙警方破获网上贩卖枪支案 收缴枪支配件3万余件 (图)
·长沙轨交原董事长彭旭峰被追逃 其司机受贿已获刑
·滴滴回应“长沙司机提出给500摸女乘客”:司机被永久封号 (图)
·长沙有墓地售价百万可自行设计 陵园主打"江景墓" (图)
·广东清远不法人员抢走长沙法院查扣车辆 警方调查
·长沙拆迁区怪像:儿媳离婚嫁给公公 舅母与外甥结婚 (图)
·罗丹: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
·1967年长沙六千知青大逃亡始末
·1967年长沙六千知青大逃亡:道县大屠杀蔓延(5) (图)
·许克祥:马日事变长沙剷共始末
·毛泽东的婚礼和长沙城里的杨开慧
·青年毛泽东在长沙《大公报》发表一系列分裂中国的文章
·长沙参战老兵裘小平维权被刑拘 (图)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图)
·高洪明:长沙警方为啥逮捕人权律师江天勇?
·高洪明:昨天长沙谢阳案为何流产?
·长沙农村土地改革访问记感/雷敢
·陈杰人:现场感受长沙314突发事件
·长沙晚报:"公务员不好当"可以辞职转型 (图)
·长沙万家丽路高架.七律/毛彻谈
·长沙中院不应该这样杀掉民营企业家曾成杰/杨金柱
·长沙雨花区五一村不搞村民自治,村民损失10多亿 半年无人查处!!!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图)
·长沙“限购令” 不应仅仅止步于“限购”
·长沙市民政局使“幸福感城市”蒙羞
·没有毛泽东头像的硬币在长沙被拒绝使用(图)
·长沙爆炸案嫌犯刘赘衡的作案动机令人一头雾水/焦愚叟
·坚韧的草民刘赘衡为何炸长沙税务楼 请公布动机
·长沙房产局长石长松被妖魔化?/周碧华(图)
·长沙岳麓山将在25年内变成钢筋混凝土的大坟堆
·长沙市政府不能做房地产商的托/侯文学
·qw147000 :长沙---警察的世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