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101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山东枣庄访民李玉对幼子的真心母爱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16日 来稿)
    
    我叫李玉,女,1983年4月8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永安乡黄庄村523号。我家有,父亲李培学,母亲吕显芬(瘫痪在床),大哥李根,本人李玉,为本村村民,农业户口。
    
    我家原有住房600平方米,是个二层楼。还有门市360平方米,经营日用百货、蔬菜水果、五金电器、儿童玩具等,已经近30年。还有两亩口粮田,种一家人的口粮。一家人以此为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小康。
    
    2007年我家遇到了拆迁,在我家所在的村子基础上,建了多个高档商品住宅小区——东湖豪庭、东湖明珠、金泰御苑等,这些小区内建有人工湖、游泳池、健身馆等高档设施,房价极高。
    
    其中有一、两栋楼是专为区乡公务员盖的,房价仅为市价的一半;其中区、乡委书记一级的可认购155-200平方米,科级、科级以下、事业单位教师等可认购120平方米。
    
    在拆迁中,给我家的补偿极不合理,我一家不能同意。为此,有关部门采取了“株连”的方式,即让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家人做“工作”,工作做不通,调离原单位或开除。我二哥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区黄庄中学当中学老师,作为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他很是珍惜。为此有关找到我二哥,让我二哥做我们一家人的工作,同意他们的不合理的拆迁补偿。
    
    作为家人,我们很是珍惜我二哥的中学老师的职业,一个农村孩子能当上中学老师多么不容易。但是,由于拆迁补偿太不合理,我们实在无法接受。黄庄中学校长殷泽明当着我们全家人、村委会、拆迁办,对我二哥说,如果做不通你家人的工作,就不要来上班了,你就不要当老师了。
    
    2008年5月14日我家遭强拆,我们一家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我姥姥一家人看我们实在可怜,暂时收留了我们。为此我一家人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的道路,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可是在2年的上访中,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
    
    到了2010年,我二哥对我们说,人家给了三套安置房,一个80平方米,两个105平方米,20万。
    
    1、这个安置实在是不合理,我们家原有960平方米,才补偿290平方米,我们实在是不能接受。
    
    2、作为家长,我的父亲李培学一直没有签字,是我二哥代签的,完全不符合手续。
    
    3、我父母住在80平方米的那套房,我大哥住在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二哥住在另一套105平方米的那套房,(我二哥应当享受事业单位教师认购的120平方米,可是以这105平方米这套拆迁安置房顶替了)。我没有房子住了。
    
    4、我2007年拆迁的时候25岁,是当村的村民,是常住人员,是农业户口,2亩口粮田中有我的一份。可是在拆迁中,我没有得不到一套住房,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
    
    为此,我个人开始了上访维权之路。
    
    先后到了村、乡、区、市的有关部门,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尽了屈辱,被打、被骂。为此到省(济南)上访,还不得不解决,为了不得不来到北京上访,可是依旧都不得解决。
    
    为了寻求“包青天”,为了得到路过的“有关的大领导”注意、关注,我写了上访材料摆在街头,曾点过鞭炮,曾在首长路过时“拦轿喊冤”,为此我曾被警告、训诫、行政拘留、取保候审。18大期间,在我怀孕2个月时,曾被关黑监狱,是永安乡夏庄一个被废弃的水泥厂。也许我的做法太傻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想只有如此,我的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但是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有时我十分悲观失望,尤其是我怀孕在身,肚子越来越大的时候,感到没有一点前途,不如一死了之。一天我走到天安门,实在想不开,想跳金水河,被武警救下。我很是感谢这个武警警察,不然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活到现在。
    
    没有想到,我想不开要跳天安门前金水河,因为无家可归面临生孩子时到了天安门,等等这些都成了我的罪状,在孩子刚满1岁时,还需要吃奶时,我就被抓,后被判刑4年。
    
    在狱中4年,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如被带15斤脚镣,并被手铐脚镣连着一起,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只能弯着腰,抱着腿,不能站直,无法走路,不能吃饭,不能自己大小便,夜里还要值班,无法入睡。
    
    曾被关单人牢房,2次,共64天,没水洗漱,每天只给1个小馒头,不到2两,有时一天一顿都没有。不让换洗衣服,只能坐在小凳子上,不许活动,头痒了都不让挠。
    
    手脚浮肿,血压低,有病也不给看,曾因晕倒都不给就医,还让接着站立,站不住,别人扶着也要站。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对孩子的想念。在我坐牢期间,孩子被送山东枣庄福利院。
    
    我出狱后去福利院看我的孩子,福利院不让我见,对我说,需要找村主任和乡的民政部门开证明,还需要找派出所的警察带着你来。
    
    费了很多周折,我终于见到了孩子,我发现孩子面黄消瘦,很不健康,我很是揪心。并发现,这里的软硬件条件都不是很好,一个阿姨需要照顾好多孩子,照顾不过来。
    
    我很想把孩子接走,可是我能把孩子接到哪里去了,我出狱后,依旧是无家可归,自己的温饱都时常遇到困难。我的孩子是生在上访维权的路上,难道还要陪着我一直在上访维权的路上走下去吗。
    
    上访维权道路可能是一条没有结果的道路,也许我的问题一生都得不到解决,我一生都要走下去,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
    
    我希望我孩子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希望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使他能过上常人的生活。
    
    多年的上访维权经历,使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没有一点信心,我希望欧美国家的有爱心的主内肢体能够收养我的孩子。
    
    我(李玉)的电话:1352160354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503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代理律师王秋实会见 河南焦作李玉凤曾绝食六天抗议 (图)
·河南省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被以“寻衅滋事”逮捕 (图)
·家属无钱为被刑拘河南维权人士李玉凤聘请律师 (图)
·一张纪念照片引来两次刑拘李玉凤再被陷害 (图)
·武汉中部投资博览会严厉“维稳” 李玉琴被殴打办法教班 (图)
·网友投诉:中国山东省李玉梅为女儿被他人杀害请愿!
·广西党委第五巡视组敷衍李玉琢的上访诉求 (图)
·李玉芳已刑满出狱 法官却说:判决书还没生效 (图)
·控告:监所侵害李玉芳权益、再现当年渣滓洞酷刑
·李玉臣二十年包地艰辛路 十一场官司坎坷途
·图 上海访民要求释放李玉芳 ,焦东海率众人道卫生局讨说法 (图)
·彭中林、李玉呼吁立即释放刘修召/视频 (图)
·彭中林、李玉呼吁立即释放刘修召
·临产妻子李玉强烈要求释放被捕的修召 /视频 (图)
·祭奠胡耀邦,快近临产妻子李玉强烈要求释放被抓捕的刘修召
·张家口市冤民的举报信/李玉莲 (图)
·寻人启示/李玉
·上访人的梦/李玉凤
·李玉莲向张越书记请教? (图)
·人权何在?上海维权市民北戴河蒙难记/李玉芳 (图)
·辽宁李玉华出租车遭掠夺诉告无门,凸显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之黑恶
·山东李玉明上访遭刑拘现被超期羁押 (图)
·河南维权人士李玉凤狱中遭虐待 望外界关注 (图)
·马兴瑞当选广东省长 李玉妹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图)
·接李玉凤妹妹电话:李玉凤被重判4年
·李玉芬:遭丰台区强拆之后停发退休金和医疗保险
·北京李玉芬挂条幅讨要养老金,物业人员用铁钩破坏 (图)
·李焕君母亲李玉芬:养老金被扣四年,投诉无门 (图)
·关注被阻出境照顾女儿李焕君 被欠退休费的李玉芬老人 (图)
·李焕君母亲李玉芬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请行政复议
·李双律师:会见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札记
·广东茂名市委统战部原部长李玉楷涉违纪遭双开
·河南李玉凤等十余维权人士五中全会举牌被刑拘
·广西桂林维权人士李玉琢被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 (图)
·广东茂名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李玉楷被逮捕
·桂林政府发电文不准桂林访民李玉 琢在北京 (图)
·桂林访民李玉琢进京上访 在火车站被截回 (图)
·数次绝食抗争被关押八个月的李玉凤走出看守所 (图)
·人权战士李玉凤女士今天出狱 (图)
·在京维权公民呼吁当局释放李玉凤 (图)
·李玉琴当时脸都红了,八路军小战士让末代贵妃失眠(图)
·张镇强:一人一票和言论自由是民主的核心内涵——答李玉琳老师 (图)
·观众解读凤凰卫视立场 张志新、李玉和谁幸福/哈亮
·上海杨浦区政府抢房子越来越猖獗/李玉芳
·六四.在我心中/李玉芳
·揭露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李玉芳
·胡锦涛总书记,难道真的是您下令要公安机关非法拘捕我们吗?/北京农民李玉奎
·回忆:我的右派朋友李玉滋/林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