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05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2日 来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上海黄菊市长4号令下达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上世纪末,上海市中心矗立起一座高架立交桥——成都路高架桥,后改称“南北高架立交桥”。据通车时,1995年12月11日《解放日报》报道:总投资59亿;建设工期777天(93.10.25~95.12.10);高架路长8.45公里;动迁居民1.8万户约10万市民。
    
    据本人回忆:1993年5月20日,原上海市长黄菊在全市党员大会上宣布了市长4号令,因市中心建造成都路高架桥,沿线10万市民房屋必须立即拆除,不管什么理由“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然而,居民拆迁后安置在哪里?还是未知数。我家住在成都北路888号近新闸路口,属于“红线内”动迁对象。那时黄菊不尽为上海市长,而且已是中央候补委员,江泽民的大红人。他的“三把火”是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五年超香港,后来媒体把“五年超香港”给删除了,可见市长4号令对拆迁市民是一场灾难!
    
    也是1993年的7月21日,上海《新民晚报》头版报道了副市长夏克强召开动员大会,并要求45天内完成搬迁。晚上,动迁市民自发聚集在“成都路新闸路口”骂政府拆迁不给房 ,本人也是利害关系人,拆迁直接影响到工作、学习、生活,当然积极主张进京控告黄菊违宪。“先拆迁腾地”上海又没有发生战争、又没有发生地震,我公开指责黄菊市长4号令脑子有病,难道我们拆迁户不要活了吗?还不到24小时,我的单位即向动迁指挥部散发了一份“我厂职工宋**是精神病人”的假证明,除了对我人身攻击之外,其目的就是为市长保驾护航,为强迁铺路架桥,我的话被便衣密报了。
    
    该假证上面盖了“劳动工资科”与“保健站”的公章,经向厂长汤志明反映,厂领导均不知道。从手续上有重大疑点,那此假证就非同一般——上面劳资科的“章”是科长白齐森所为,但白始终回避与本人对话,我专门发了挂号信致白,白收妥也不回复,其身份证号为3101061942062830252;上面保健站的“章”是医务室主任周秀凤所为,每次去医务室总会碰头,但却装模作样,瞒着本人什么意思?后来通过本厂同事蒋兰芳(她们均为复员军人)传递了该假证,但周答“记不清”。
    
    一个“回避”,一个“记不清”,其实这张假证与“截访”如出一辙,以防本人进京。大上海历来是“稳定”为首位的,要把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就发源于上海,我们拆迁居民受到全方位监控也不足为怪。动迁指挥部有位姓尤的女干部几乎三天两头到我家,动员我尽快签约搬离,但我明确的告诉她,没有现房搬不了,家中有老人怎么生活呢?拆房给房天经地义。
    
    秘密报告又上去了。我有个在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当副科级民警的弟弟宋嘉余突然回家,未经我同意,自说自话拿了我母亲的私章,于1993年11月10日把拆迁协议给签字了,这不是以市长名义对我弟弟政治绑架又是什么呢?我家这房子也不是政府给的,解放前就住在那里的,难道你黄菊想到北京争总理就可以发疯吗?
    
    眼看,房屋被强拆了,只能带着母亲在外流浪,有时挤在姐姐家里。更下流的是,已经明确协议上还我们的房子,给指挥部拿去做交易了,撕毁协议不还房了。一气之下,1996年2月10日我向北京9171信箱“美国之音”求援:本人带着年迈老人无家可归,请求关注中国人权!不料,刚刚过了两个月的5月3日,我母亲因支气管炎在上海普陀区石泉街道医院输液,当班的护士均挂着“巾帼文明”先进称号,但吊着、吊着晕倒了。惊恐之下,我在边上大声疾呼,从楼上下来一位唐医生给注射一支“非那更”,抢救及时才化险为夷,这是新中国以来我母亲遇到第一次医疗事故,太离奇了。
    
    事情还得回到开头的那张“宋**精神病人”的假证,既然侵犯了我的名誉权,起诉单位是最起码的,并定于2005年10月11日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开庭。我有个中学同学叫尹秉铙得知消息,一定要到庭旁听,当然我也欢迎。我与同学相约到法院,开庭审理结束后,我那老同学一定要用摩托车送我,盛情难却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出发了。车子行到“成都路新闸路路口”,还是拆迁老房字的老地方,一起意想不到的车祸发生了:事发地与以往不一样,这次站着个交通警察招呼“停!”,我同学把车停了,但没有将“支脚架”放下,人就走了,我连车带人翻倒在马路中央,太危险了,周围路人都骂我的那个同学!或许有人会说这是怀疑?但面对的是,发生在特别时间、特别地方、特别方式的一起足以让人死亡的车祸啊!真理也是从怀疑、探索中发现的,我为什么不能怀疑呢?这就是“妖魔”的组合。一个政府、一个政党如不受人民群众的监督,那势必会变成为产生“妖魔”的土壤!
    
    在大上海,我生活将近大半辈子,终于总结出来了:什么是“妖魔”?古人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人比作一种力量强,另一种力量还要强,这解释太肤浅了。我觉得:这里“道”就是正义、正道、正能量,然而,那么“魔”就是针对“正义、正道、正能量”的邪恶、诡计、妖魔鬼!从我在家门口指责黄菊的4号令“脑子有病”开始,到我单位的假证、到绑架我警察之弟、到袭击我母亲、到我遇到离奇车祸,这一切的一切,“妖魔”始终随尾于我,但我也不怕,人不能不说真话!
    
    上海市长黄菊“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4号犹如《西游记》里孙悟空身上的“一撮毛”,一吹就跳出来成百成千的“小妖精”,他们会除妖魔,但他们本身就是妖魔。如不除,世界将不得太平,我家上海市成都北路888号强迁就是最好的例证!
    
    发布人暨受害者:中国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
    2019年4月11日
    联系手机+86 -177 1708 5149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0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一):淘宝网售仿冒德国保险柜法院判消费者败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九):致公安部长“两会前”颜芬兰被关精神病院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八):上海政府“维稳”黑监牢之一“联楠宾馆”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七):上海闵行区政府“拆迁听证会”挂羊头卖狗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六):上海陆美春进入国家信访局被抓被拘被精神病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五):上海警察打人成“大亨”55人作证竟徒劳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四):法院徇私枉法造假案领导查后说“误笔”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三):老百姓“民告官”欺骗性在哪里?/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二):黑帮私闯民宅警察眼开眼闭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一):法院内档案被盗院长置若罔闻 /宋嘉鸿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 人人向錢看齊個個見利忘義
  •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 垃圾桶里的天才
  •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谢选骏逃犯都是合法的
  • 胡志伟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曾节明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谢选骏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悠悠南山下越南1919年廢科舉試:為國語字“崛起”大開綠燈? 
  • 谢选骏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 人生拾遗小杂谈——他妈的
  • 胡志伟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 台湾小小妮郝龍斌宣布參選黨魁 國民黨不夠……
  • 胡志伟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 台湾小小妮天津相聲:戲曲之鄉!
  • 高洪明宿命:中国梦只能在与美国精英梦博弈中实现
  • 台湾小小妮票騙到了,放任倒閉放!唉!自選自受💔
  • 胡志伟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 谢选骏老鼠冒险雷探长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神圣的圣经将几乎不可能找到。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扩散亚洲 再掀18年前非典恶梦
  • 武汉肺炎 北京快速陷落 一日多例确诊
  • 美国向朝鲜半岛部署两个航母战斗群
  • 孔子学院 美国马里兰大学今年要关 北京恐引多米诺骨
  • 网传解放军泄密攻台路线图
  • 2020法国古典乐坛十大不容错过的演出
  • 北京或照搬非典经验严控武汉肺炎
  • 政法期刊曾刊奇文《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
  • 马来西亚遣返150集装箱塑料废物回原籍国
  • 利比亚危机柏林国际会议未能促成交战双方对话
  • 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政府出招大力发展制造业
  • 国民党3月7日补选党主席郝龙斌朱立伦周锡玮受瞩目
  • 日本法务大臣视察戈恩逃跑的关西国际机场
  • 惊曝北京眼科医生也被砍了
  • 巴黎圆厅饭店遭火烧 马克龙慰问或惹怨
  • 弃华为欧洲5G落后说 欧盟执委厉斥无稽
  • 武汉肺炎疫情或允许出省 两天入侵广东上海浙江与北京 微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