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93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2日 来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上海黄菊市长4号令下达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上世纪末,上海市中心矗立起一座高架立交桥——成都路高架桥,后改称“南北高架立交桥”。据通车时,1995年12月11日《解放日报》报道:总投资59亿;建设工期777天(93.10.25~95.12.10);高架路长8.45公里;动迁居民1.8万户约10万市民。
    
    据本人回忆:1993年5月20日,原上海市长黄菊在全市党员大会上宣布了市长4号令,因市中心建造成都路高架桥,沿线10万市民房屋必须立即拆除,不管什么理由“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然而,居民拆迁后安置在哪里?还是未知数。我家住在成都北路888号近新闸路口,属于“红线内”动迁对象。那时黄菊不尽为上海市长,而且已是中央候补委员,江泽民的大红人。他的“三把火”是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五年超香港,后来媒体把“五年超香港”给删除了,可见市长4号令对拆迁市民是一场灾难!
    
    也是1993年的7月21日,上海《新民晚报》头版报道了副市长夏克强召开动员大会,并要求45天内完成搬迁。晚上,动迁市民自发聚集在“成都路新闸路口”骂政府拆迁不给房 ,本人也是利害关系人,拆迁直接影响到工作、学习、生活,当然积极主张进京控告黄菊违宪。“先拆迁腾地”上海又没有发生战争、又没有发生地震,我公开指责黄菊市长4号令脑子有病,难道我们拆迁户不要活了吗?还不到24小时,我的单位即向动迁指挥部散发了一份“我厂职工宋**是精神病人”的假证明,除了对我人身攻击之外,其目的就是为市长保驾护航,为强迁铺路架桥,我的话被便衣密报了。
    
    该假证上面盖了“劳动工资科”与“保健站”的公章,经向厂长汤志明反映,厂领导均不知道。从手续上有重大疑点,那此假证就非同一般——上面劳资科的“章”是科长白齐森所为,但白始终回避与本人对话,我专门发了挂号信致白,白收妥也不回复,其身份证号为3101061942062830252;上面保健站的“章”是医务室主任周秀凤所为,每次去医务室总会碰头,但却装模作样,瞒着本人什么意思?后来通过本厂同事蒋兰芳(她们均为复员军人)传递了该假证,但周答“记不清”。
    
    一个“回避”,一个“记不清”,其实这张假证与“截访”如出一辙,以防本人进京。大上海历来是“稳定”为首位的,要把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就发源于上海,我们拆迁居民受到全方位监控也不足为怪。动迁指挥部有位姓尤的女干部几乎三天两头到我家,动员我尽快签约搬离,但我明确的告诉她,没有现房搬不了,家中有老人怎么生活呢?拆房给房天经地义。
    
    秘密报告又上去了。我有个在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当副科级民警的弟弟宋嘉余突然回家,未经我同意,自说自话拿了我母亲的私章,于1993年11月10日把拆迁协议给签字了,这不是以市长名义对我弟弟政治绑架又是什么呢?我家这房子也不是政府给的,解放前就住在那里的,难道你黄菊想到北京争总理就可以发疯吗?
    
    眼看,房屋被强拆了,只能带着母亲在外流浪,有时挤在姐姐家里。更下流的是,已经明确协议上还我们的房子,给指挥部拿去做交易了,撕毁协议不还房了。一气之下,1996年2月10日我向北京9171信箱“美国之音”求援:本人带着年迈老人无家可归,请求关注中国人权!不料,刚刚过了两个月的5月3日,我母亲因支气管炎在上海普陀区石泉街道医院输液,当班的护士均挂着“巾帼文明”先进称号,但吊着、吊着晕倒了。惊恐之下,我在边上大声疾呼,从楼上下来一位唐医生给注射一支“非那更”,抢救及时才化险为夷,这是新中国以来我母亲遇到第一次医疗事故,太离奇了。
    
    事情还得回到开头的那张“宋**精神病人”的假证,既然侵犯了我的名誉权,起诉单位是最起码的,并定于2005年10月11日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开庭。我有个中学同学叫尹秉铙得知消息,一定要到庭旁听,当然我也欢迎。我与同学相约到法院,开庭审理结束后,我那老同学一定要用摩托车送我,盛情难却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出发了。车子行到“成都路新闸路路口”,还是拆迁老房字的老地方,一起意想不到的车祸发生了:事发地与以往不一样,这次站着个交通警察招呼“停!”,我同学把车停了,但没有将“支脚架”放下,人就走了,我连车带人翻倒在马路中央,太危险了,周围路人都骂我的那个同学!或许有人会说这是怀疑?但面对的是,发生在特别时间、特别地方、特别方式的一起足以让人死亡的车祸啊!真理也是从怀疑、探索中发现的,我为什么不能怀疑呢?这就是“妖魔”的组合。一个政府、一个政党如不受人民群众的监督,那势必会变成为产生“妖魔”的土壤!
    
    在大上海,我生活将近大半辈子,终于总结出来了:什么是“妖魔”?古人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人比作一种力量强,另一种力量还要强,这解释太肤浅了。我觉得:这里“道”就是正义、正道、正能量,然而,那么“魔”就是针对“正义、正道、正能量”的邪恶、诡计、妖魔鬼!从我在家门口指责黄菊的4号令“脑子有病”开始,到我单位的假证、到绑架我警察之弟、到袭击我母亲、到我遇到离奇车祸,这一切的一切,“妖魔”始终随尾于我,但我也不怕,人不能不说真话!
    
    上海市长黄菊“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4号犹如《西游记》里孙悟空身上的“一撮毛”,一吹就跳出来成百成千的“小妖精”,他们会除妖魔,但他们本身就是妖魔。如不除,世界将不得太平,我家上海市成都北路888号强迁就是最好的例证!
    
    发布人暨受害者:中国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
    2019年4月11日
    联系手机+86 -177 1708 5149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0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一):淘宝网售仿冒德国保险柜法院判消费者败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九):致公安部长“两会前”颜芬兰被关精神病院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八):上海政府“维稳”黑监牢之一“联楠宾馆”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七):上海闵行区政府“拆迁听证会”挂羊头卖狗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六):上海陆美春进入国家信访局被抓被拘被精神病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五):上海警察打人成“大亨”55人作证竟徒劳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四):法院徇私枉法造假案领导查后说“误笔”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三):老百姓“民告官”欺骗性在哪里?/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二):黑帮私闯民宅警察眼开眼闭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一):法院内档案被盗院长置若罔闻 /宋嘉鸿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高崗搞女人無數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 羊比狼更凶残
  •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 『基因』的稀释和『心因』的扩散
  •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 “九命七羊”的王蒙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 生命禅院一团有关“性”的迷雾/雪峰
  • 滕彪美国大学生指控「抖音」海外版窃取用户数据并传回中国
  • 台湾小小妮無止盡的自由
  • 徐沛去年此時抵達臺大
  • 杨岸达叫(教)你如何不从前
  • 谢选骏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杨岸达《叫(教)你如何不从前》
  • 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冯正虎控告上海三级法院八名院长——捍卫公民诉权
  • 谢选骏华人战胜了洋人
  • 台湾小小妮太監王國:自我閹割的大陸人
  • 胡志伟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少不丁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胡志伟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廖祖笙廖祖笙:兽治社会的“依法治国”
  • 胡志伟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论坛最新文章:
  • 欧洲议会外交安全报告忧专制政权网攻破坏台大选
  • 法专家:欧洲一带一路协议签署国贪腐指数均超高
  • “黑色星期四”启动法国反退休改革示威
  • 华为二次控告美国政府将其排除其参与联邦补贴项目“违宪”
  • 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起步 公交全面瘫痪
  • 港警奉旨“止暴制乱”半年抓了5856“暴徒”四成是学生
  • 法新社:女友要香港警察男友辞职否则就分手
  • 意国会不满陆阻黄之锋作证通过调查港警暴决议
  • 港泛民25名立法会议员动议弹劾特首林郑月娥
  • 大选临近的台湾 民主风景这边独好
  • 德国有可能法律禁止华为参与5G
  • 肯尼亚中资铁路 进口商被迫使用反提升运输成本
  • 大罢工登场 法国国铁:90%高铁列车将停驶
  • 全法大罢工前两天 游客请不要前往凡尔赛宫
  • 法国将迎来黑色星期四 巴黎出动6000名警力
  • 当心!政府推广“清洁煤” 河北多人中毒死亡
  • 美专家:王立强非共谍却让外界窥见中共情报系统运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