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70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共产党对男人作恶作贱使家庭遭殃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3日 来稿)
    
    荣军医院那女人向附近的人诉说:“我现在是来照顾我弟弟的,他在小区里中风跌倒,手脚瘫痪不能动,给人送到医院来。他现在将近57岁,既无钱又无老婆也不能退休,全靠他老妈的钱来医病,还连累到我们的兄弟姐妹······“,及由此引起的家庭矛盾等悲惨说话。
     我一听,由叹息转为愤怒,这样的事情总发生在男人身上,而不会发生在女人身上,因为很简单,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全都退休了,正享受着领取退休金的幸福生活。而男人呢?就悲惨了,正如上述发生的事情,他不能拿退休金(生活的唯一来源),那有钱看病呢?他不连累家人,难道看着等死吗?这都是中国万恶的退休制度所害惨,也可以讲这是共产党迫害男人伤及家庭的罪证。

    
    共产党实行的男60女50岁的退休年龄,真害惨了无数男人及家庭。共产党声称的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但做起来对女人一套,对男人又另一套,为什么不准男人50岁办理退休呢?如果男女都能在50岁办理退休,那就绝不会发生上述家庭惨剧,同时男女幸福,家庭和睦,更不会伤及家庭利益。
    
    但共产党的无情黑毒性决定了它对男人如此黑心使坏,明知退休年龄对男人不公平不公义,却就是不理睬不同情。其实这些事情妇联也知道得很清楚,只不过妇联是个自私组织,“反正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我女人身上,我妇联就不用管“,这就使男人受苦受罪了,没人替男人说话(这是中国男人地位低下的有力证据),那共产党会就“理直气壮“地装聋作哑了,就会不管男人的死活了,也就不管你家庭发生什么惨剧了。
    
    所以说“早退休早幸福,迟退休祸临头“就是这个道理,上述例子就是活生生的例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01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被人社部门文件讹诈
·浙江省城爆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集体维权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机构“改革”导致职能瘫痪——“‘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3)
·牟传珩虎:“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海外工作简报与致千人联署知会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四原告上诉状
·鲁青讯: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关于废除“工龄归零”政策的公民建议书
·工龄归零,老无所养:"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维权调研报告56 (图)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鲁青: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工龄归零:公民连署建议新名单
·牟传珩:“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关于“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全球华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说明
·高洪明:工龄归零政策是恶意非法剥夺劳动者的恶政!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
·王红旗:职工养老保险“工龄归零”的不公平法规该废除了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陷入舆论风暴
  • 惊传美国商会会长入澳门遭扣2时后驱离
  • 过半英人欢迎持英护照港人在英国生活
  • 华为有失民心后官方怪罪美国
  • 回击国际批评 中国官方发新疆反恐影片
  • 法国:改革不了的国家?
  • 德国宪法保护局呼吁提防中国 黑客袭击
  • 新曝巴基斯坦少女卖嫁中国沦奴 巴官方疑捂盖
  • 日本文件自证征慰安妇是国家行为
  • 在巴黎西南郊,一个住有大约600名西藏人的营地被拆除
  • 2021: 世界普装摄像头10亿 多在中国
  • 谣传总统选票造假 有党酿20万人监票 台湾国选会辟谣
  • 敏感时机英国军船穿台湾海峡
  • 中国兰州兽医研究所爆发布氏杆菌病 疑扩大趋势
  • 孟晚舟来信为何引发中国人反感?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