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美国解密档案:「孙立人三部曲」(四)

【博讯12月16日消息】 鲁斯克告诉其子理察鲁斯克说:「我从一个非常间接的来源,得到孙立人个人传来的讯息,他计画在北韩真正进攻的那个周末,将接管台湾。而当时我最不愿见到的就是台湾的混乱与无秩序状态,我当时循管道送讯息给孙立人,要他保持安静不要行动;因我们不要同时在手头上有两个问题,韩国和一个全然处于革命状态的台湾。」

文中所称孙立人「计画在北韩真正进攻的那个周末,将接管台湾。」应该是韩战之前的一个极短时期,而美国务院在北韩进攻的前六天,就已议定:「如果蒋介石拒绝台湾由联合国托管,美国应通知孙立人:如他愿意发动政变,以军力控制全岛,美国将提供必要的军事援助。」这段文字证明美国要孙发动政变予以援助,不是孙要发动政变而求美国援助。

鲁斯克开头就说:「我从一个非常间接的来源,得到孙立人个人传来的讯息。」在三+八年到三+九年(一九四九到一九五0)韩战爆发之前,台湾局势最为混乱,美国务院、国家安全会议、中情局等许多单位都派人到台湾活动,小岛上到处可见美国人,主要是在美国「弃蒋保台」的政策下游说与打探消息。他们之中只要是中等身分都可见到孙立人。陆训部有很多外语人才,设有编译处,有多人与美国人接触,他们告诉我:「这些老美都怪我不劝孙立人早点独立。」他们问老美:「是我们老总跟你表示他要独立吗?」老美说:「他没有说要独立,只是大骂许多重要人物,而且生气极了,迟早定会独立。」

档案中又记载:蒋介石曾面询孙立人:「我听到许多消息,你是否要美国支持造反」?孙答:「这是中共造谣,如果要造反,何能到处说。」这时中共在台湾的情报人员当然也多,造谣以促蒋杀孙,造成台湾的内乱,也除去中共眼中的大敌。所以在台湾活动的美国人,发回美国的许许多多捕风捉影的讯息外,也传递了中共制造的假情报。鲁斯克自承他所得的讯息从一个非常间接的来源。「间接」已不可靠,何况「非常间接」,已不知转了多少弯。何能相信!

中国时报根据档案记载:鲁斯克于六月初突然收到孙立人托人带来一纸讯息,表示愿意领导兵变以除蒋,要求美国支持或默许。」这是不符美国一直表示对孙支持的实际状况,至于要求「默许」,默许有用吗,这是+分荒唐的说法。有常识的人可断定这一讯息必出于伪造。

文中又说,「鲁斯克担心消息走漏,会危及孙立人的安全。把这一密件销毁,如此重要的文件,还没有给国务卿及总统看过,谁敢销毁。而且又并非一个危险的环境随时有人偷窃。再说鲁斯克可以很快的见到国务卿,国务卿可以很快见到总统,在国务卿及总统阅后再销毁也不迟。此事大违行政常规。

《韩战的起源》破鲁阴谋

芝加哥大学教授康明思(Bruce Cumings)在所著《韩战的起源》一书中说:「鲁斯克是一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实际上策划孙立人造反的就是他本人。但他的阴谋计画一直遭到孙立人的拒绝。」这是明白指出:鲁斯克所称他从非常间接的来源所得到的消息,完全是鲁斯克所搞的鬼把戏!孙立人从未改变主意。

综观已解密的档案,可以得到结论:第一,美国要孙立人反蒋保台,孙则表示忠于蒋。第二,麦帅两次派机迎孙,要孙反蒋保台,要枪有枪,要钱有钱,孙尚且拒绝,不可能再向助理国务卿、驻台代办、总领事之类,要求同意独立而予援助。

有一个说法:孙虽拒绝麦帅之议,后被打压,乃改变初衷。但对孙打压非自台湾始,在缅甸作战时,上级即屡次置之于危地。在东北作战之前,即削减其战力,到东北作战之后,有功不赏,防功害能,最后将孙部弃置死地而被消灭,对孙打压之大无逾于此。来台之后,孙如要独立,应在陈诚未到台湾之时。而且,在韩战之前,蒋对孙相当敷衍倚畀,在韩战之后才开始打压。解密档案中说孙在韩战之前改变主意,此一说法不通。

孙立人不是一个善变的人,他自美返国以来,对蒋矢忠、始终如一。在解除幽禁以后,他对人总是说:「我是清白的!我是冤枉的!」在弥留之际,尚对一个毫无为他平反之力的医生吐出这两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真。孙立人不会说假话,说假话的不是孙立人。

最重要的是:中外论孙案者,只知孙是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总司令,却不知他有职无权,不知他无兵,无兵拿什么来造反?可笑美国人肤浅,不能深入了解这一内情。不管美国解密档案如何说,在台活动的许多美国人有多少情报,都是瞎说!

美国捧了孙 也害了孙

有人说:孙立人完全靠美国帮忙,综观孙之生平,美国对孙最关键性的帮忙,是选评非正规军的税警团训练最好,因而得以改为正规军参加中国远征军。但以后的战绩,则是孙自己打出来的。在东北被迫离开自己的部队以后,蒋介石乃放心只用孙个人之长命其练兵,可见孙虽功高震主,仍能为「主」所容所用。大陆全部失守后,孙以练兵先到台湾,纵无美国帮忙,也可能顺理成章而负防卫台湾之责。但在美国「弃蒋保台」政策下,要蒋交兵权与孙,使孙的「震主」,变成「反主」「倒主」。

在韩战发生后,美国由弃蒋突变为保蒋,却为孙招来更大的打压。所以,可以说美国捧了孙立人,也害了孙立人!在孙被长期幽禁中,如果美国维持一贯支持的立场,美国大使三个月访孙一次,美国总统一年派特使探访一次,当可使孙既有面子又有里子。

孙在幽禁时期,国防部停发薪饷,在生活困苦时,曾向他的清华同学好友梁实秋借了二+万元(四+年前是个大数目),可见其借贷无门。最初当局将孙关起来,还顾虑美国的反应,而美国对孙这点最后的关心都没有,真是太不够朋友了!

常常发牢骚 得罪许多人

有一个误解必须加以说明。因为孙立人常常发牢骚,以为他常常骂人,以为他脾气不好,得罪许多人。因为大家关心新军,孙的访客,都会询问训练情形,于是孙自然会说明所遭遇的困难,也自然会说到某人的打压,所以孙之发牢骚,乃由于答客问,并非骂人,而是说明打压的事实。

孙对事不对人,他从未对他们作人身攻击。孙对有黄埔情结而排挤他的将领,皆多容忍,例如他经常到部队督训,军师长请假不到,孙从未加以指责,仍照常督训。孙在台上讲话,许多资深将领都在台下坐小板凳听讲,大家骂孙骄傲。但如在大操场上安排坐椅,成何体统!

孙是总统任命的陆军总司令,统领全国陆军,不是尊重他个人,而是尊重体制。古今中外皆然,如汉高祖拜韩信为大将,「一军皆惊」,当然包括许多比韩信资深的将领。又如周瑜少年为帅,老将黄盖等皆侍立帐下听令。史例不胜举。刘安祺大骂孙,我告孙,孙乃亲去看刘。于此可见孙的风度,不是一个与人为敌的人,在一般交际中,孙身长玉立、仪容秀整,是一个受严格的西方军事训练兼深厚的东方儒家教养、文质彬彬的绅士。凡是孙的友人,都可作证。

旧部对孙感情深

孙立人的部属对孙的情感之深,可举一例:孙幽禁后,每年可来台北荣民总医院体检,住在永和其夫人张晶英住处。许多旧部辗转传告:「老总来台北哪。」于是住台北者也有外埠来的,都到永和孙住处附近,那是一栋临街的二楼独栋住宅。孙不时走到二楼走廊上活动一下身体,这些旧部只能隔了一条大路远远凝视,讲话听不到,也不能大声打招呼。这时仍然有人在旁监视,也不敢引起他们的注意。只能远远凝视就达到目的了。每天上下午都有不同的旧部来此遥望。

七+七年+一月二+七日是孙九+寿辰,前一天「暖寿」的晚上,台中市向上路的日式房屋,挤满了人。后来的都站在院子里及大门外的路边。这些旧部都是从全岛东西南北而来,也有来自美澳日港大陆。我扶孙走到院中,黑压压的一片人,孙走到之处,他们都下跪。一位腿跌断了上了石膏撑著双拐的人也要下跪,孙拉住他急著说:「你不能跪,骨头会再断的!」他哭了,孙又到门外路旁,一个一个的执手,年龄最轻的也过了五+。有的白发满头,有的抱病而来,颤抖的手、颤抖的语言,初冬的寒风,吹不散他们的热情。

悲剧英雄 万世同叹

一次,我在陪吃饭时,有一段重要的谈话。我说:「历史上有许多英雄,有喜剧英雄,有悲剧英雄。喜剧英雄无人纪念他,只有悲剧英雄才令人同情崇拜。岳飞就是最显著的例子。但没有人愿意做悲剧英雄,因为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您已经是一位悲剧英雄,已付出三+三年的自由生命,为什么要把悲剧英雄变成喜剧英雄?而且真正的彻底的平反,由政府把整个事件说明白讲清楚,在可预见的短时期内都不可能做到,只有等待历史公正的裁判。

退一步说,即使现在得到真正的彻底的平反,您也老了,不能动了,也不能再做官了,对于您有什么好处呢?您今天已获自由,揭钧悲情一呼,立即获得各方响应舆论支持。郑为元命令监管人员撤退,他们另有系统,不受国防部长管辖,他们之所以不得不撤退,乃是顾虑社会舆论的压力。可知公道自在人心,已经可以得到安慰了。所以,您在自由之后,应该平心静气安度馀年,不要再争甚么了。」

在我讲了这段话以后,梅娘对我说:「张先生会讲话,立人平常只吃浅浅一碗饭,今天破例加了半碗饭了。」

我对孙的丧礼,也不主张通知政府官员,也不要那些敷衍的匾额,也不要不能说真话的褒扬令。奔丧的旧属就有万人,加上自动前来的个人与团体,当在万人以上。其中没有一个当权在位的大官,这才是一个悲剧英雄的丧礼。所以在郑为元主持的治丧会议中,从台中赶来辛苦治丧的干部,为了丧礼的尊荣,力争国防部的支持,我了解郑为元的为难,加以劝解,引起他们的不满。他们不知道我的真意,我要求的是一位悲剧英雄最高境界的丧礼。

公共电视制作人林乐群、大力赞助的郭冠英及飞碟电台广播节目的陈文茜,都采纳我的意见,标举孙是一位悲剧英雄。

监察院的孙案调查报告中说:「一人含冤,万世同叹!」悲剧英雄万世不朽矣。

(本文作者张佛千先生时任陆军总司令部、台湾防卫总司令部、新兵训练总司令部政战部主任,追随孙立人。)【2001/12/16 联合报】

(博讯记者:中国魂)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