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美国解密档案:「孙立人三部曲」(三)

【博讯12月16日消息】 此外,他们又制造了「兵」谏一案,指孙立人要在蒋介石南部校阅时,上万言书,胁挟统帅,以清君侧。这一案最荒唐的是孙立人并没有兵,有一个师长唐守治原是新一军的师长,他后来在孙案发生马上向蒋经国输诚,蒋即派他任总政战部主任。

由此可以断定唐守治不会接受胁持总统的任务。再者,统帅校阅时,依规定各受校部队的枪炮都不许实弹,又何能胁迫统帅。保密局侦防孙案的组长谷正文在其回忆录中坦承,他向蒋经国报告兵谏案「并无整批部队参加」。蒋经国说;「太儿戏了。」其意当是指编故事的部长太幼稚了。焉有没有部队参加的兵变?又编造了更荒唐的故事:因为美驻韩统帅,即将返美担任陆军参谋长的泰勒上将来台,孙立人为他作「搜索演习」。

孙最重视「搜索」部队,是行军作战的最先前锋,探索敌情了解地形以订定攻守迂回的路线,在印缅作战时,必挑选最精干的官兵组「搜索」队。多有表现。此次抽调三个师的搜索兵,成立一个小组,由王善从任组长,计画共为一百二+人,未能到齐,在林口表演时不足一百人,在高雄西子湾表演时不足七+人。

所谓胁持阳明山、西子湾两处总统官邸,就是由王善从领导的这一小组执行。两处官邸戒备森严,这一小组怕在官邸外就被消灭了。不用说孙立人用兵缜密,就是稍有常识的人也不会做这样幼稚荒唐的事!

造反宣言? 荒诞矛盾

孙立人不可能造反,不仅没有兵,他所有的部属,文的武的,没有一个人会造反。先说副总司令贾幼慧,他是孙的清华同学,又同在美习军事,特加倚畀,大小事都管,其后安然退休;另一副总司令董嘉瑞,在国防部拚命为孙力争,但孙案发生,只是免职,后任其赴美依亲;先任参谋长后任副总司令的舒适存,对孙忠而常加谏劝;孙最尊重久居孙邸的余伯泉,后任副参谋总长及三军大学校长;机要秘书吴相湘,后在国内外大学执教,是研究近代史名家;机要秘书萧继宗,后任国民党中央文工会主委及正中书局董事长,是著名的作家;机要秘书刘厚,后任总统府第一局局长及考试委员;随从秘书沈克勤,后久任驻泰代表;温哈熊任随从副官,后任联勤总司令;孙幕中外语人才最盛,最著名的吴炳锺,后为参谋总长彭孟缉所倚重;先后担任主管作战的第三署及主管训练的第五署署长郑为元,后任国防部长;另一也是先后担任第三署及第五署署长的罗文浩,后任蒋介石最重视的石牌军官训练团教育长;兵工处处长严孝章,后久任荣民工程处处长。

所有孙的重要而亲信的干部,都不造反,孙无兵又无干部,一个人如何造反?历史上有一个人造反的前例吗?

在四+四年郭廷亮案发生后,情治单位透露一个机密消息:在南昌街孙宅搜出一份三+九年孙立人造反的中英文宣言,中文稿是徐复观所写,英文稿是陈石孚所写。这一消息的荒诞在于假如三+九年有这份造反宣言,早该销毁,岂能保留到四+四年,郭廷亮案发生仍留在家中,等待情治单位来搜取?

再看徐、陈之为人,徐复观奉蒋之命赴港创办「民主评论」,虽对蒋也有评论,乃是对政府的殷望,文字必恕必忠有其分寸,所以徐能台港来去自如。徐每次晤孙,对于孙之过于坦直深表忧心,力加劝导。而陈石孚是四+年(一九五一)由港来台,三+九年尚未到达。如何起草宣言,陈是孙的清华同学好友,所以聘为陆军总部主任秘书(黑官),也是清华同学的吴国桢聘为省府参议,都是审拟英文文书,省府事多,陆总部事少,每日只到陆总部一小时,其间并应总统府之聘,翻译总统所著育乐两篇。最后由蒋孟麟聘为农复会英文秘书,因农复会待遇好,乃专任此职。

陈之为人,满门桃李,皆沐春风,谦和淡泊,世所共知。所以徐、陈二人,绝不会做出造反宣言的荒诞之事。据说当蒋经国看到这份情报时,曾指示:「你们不要对外说。」大概知道部下造假太不高明,难以教人相信。

策孙反蒋 美三试无功

从美国解密档案中,说明「弃蒋保台」,是美对台政策。一九四九年初,美国家安全会议经多次会议,认为国民政府迅将失去全部大陆,台湾这艘不沈的航空母舰,对太平洋的防御有其重要性,不能任其落入中共之手,决定弃蒋保台。首先建议由孙立人接管台湾的是美大使馆参事莫成德(Livington T, Merchant),曾由司徒雷登大使向广州李代总统交涉,撤换陈诚代之以孙立人,李宗仁坦承,他无此权力,应向蒋介石建议。

美国要孙立人独立,最重要的一次是远东盟军统帅麦克阿瑟派遣情报处长专机来台,迎请孙立人赴东京,孙答须向蒋介石请示。于是第二次又派机来迎,孙于三+八年(一九四九)二月+日飞抵东京,麦帅告以大陆将全部沦陷,美国不信任蒋介石,要孙反蒋保台,而由美国全力支持,要枪给枪,要钱给钱。孙答以他忠于蒋介石,在他危难中愈应守中国人的道义。孙回台报告陈诚后,于三月二+四日飞溪口向蒋介石报告。麦帅邀孙到东京,事极机密,孙只告诉贾幼慧与我,因此我深知他之忠蒋而拒麦,完全出于自己的决定。贾与我只是极赞他的高明,孙以为他这样坦诚效忠,以后蒋对他不会再有疑忌。

美国第二次试探孙立人反蒋保台的意愿,是在麦帅约谈的半年之后。美助理国务卿鲁斯克邀请在印缅与孙有战友之谊的莫里尔(Frank Merrill)赴台湾访问老友孙立人,孙除发牢骚外,依然表示不反蒋。

美国第三次试探孙立人意向的是大使馆代办史特朗(Robert Strong)与美前总领事克伦兹(Kenneth Krentz)同抵台北,克伦兹在与孙立人晤谈后告史特朗:他当面向孙表示,如果孙同意反蒋保台,美国将会彻底支持。但遭到孙的拒绝。值得注意的是史特朗对孙立人的批评。他在三+九年五月+一日发给国务院中国科科长一封极机密的电报:「我认为孙立人是一位有能力的军人,只对军事有兴趣,没有政治智慧与天才。任命他为陆军指挥官,他有足够的能力做好他份内的工作,而不能负担任何政治角色。」这是在解密档案中看到唯一的美国人对孙立人有如此深刻的了解。

一九五0年五月三+一日,国务卿艾奇逊与鲁斯克及巡回大使吉赛普议定:台湾沦陷,已属不可避免,美国决不支持蒋介石,蒋唯一能做的是请求联合国托管。台湾获得联合国托管后,杜鲁门总统即派遣第七舰队协防台湾。

韩战挽救蒋介石政权

过了半个月,一九五0年六月+五日,我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何世礼,向麦帅的情报处长转达一项绝对机密的讯息:蒋介石紧急要求麦帅统辖整个远东包括台湾的防务,他和台湾各级政府及人民均愿接受麦帅的指挥调度。蒋并强调声明,他愿意交出权力,但绝不交给孙立人。根据这一解密档案透露,蒋是在万不得已的危急情势下,不愿请求托管而代之以愿受麦帅指挥,他可能将权力交给陈诚,明下野而暗居幕后。

三天后,六月+九日,美国务院召开对台政策会议,议定:一、蒋介石及其党羽必须离开台湾,民事军事交与美国指定之中国人。二、美海军协防台湾。三、通知孙立人,如能发动政变以军力控制全岛,美国将提供必要的军事援助和建议。又隔了六天,六月二+五日,韩战爆发,杜鲁门立即宣布派遣第七舰队协防台湾。鲁斯克说:韩战挽救了蒋介石政权。

以上所引,都是根据「孙立人传」作者沈克勤在华府遍查美国务院解密档案的摘录。

推翻政府? 漏洞百出

联合报引述档案中:「美国驻台领事的克伦兹给鲁斯克的信中说:美经济合作总署台湾区主任克莱格带回孙立人的秘密口信:孙立人对克莱格坦白表示,他和一群自由派人士认为,国民党正在摧毁台湾,加速中共占领的危险,他们计画推翻政府,建立一个能符合人民需要的政权,消灭贪污和无能,他们有信心能保护台湾,孙立人想要知道,政变之后,能不能得到美国的支持。」

麦帅即曾当面向孙表示:「要枪给枪,要钱给钱。」在以后的+六个月中,国务院也多次表示支持,孙立人即使是痴子,也不会提出「能不能得到美国支持」的问题。

文中又说:「孙立人和一群自由派人士建立一个符合人民需要的政府。」这个漏洞就更大了。所谓自由派人士如是指二二八事变中的台湾人士,孙一个人都不认识。「自由中国」杂志主编雷震与刘汝明部同轮退台,刘部受到孙奉命整编,令刘部「徒手登陆」而大为不满,不与孙往来。

后来成立的在野党也尚未成气候,孙都不认识他们,孙的旧部有一个「立新社」,「立」是孙之名,「新」是新一军,大约有一两千人,他们都是孙案的受害者,虽然悲愤之极,但从未参加在野党的游行。孙的九+寿辰集会中,及孙的丧礼中,对在野党的代表敬表感谢,但拒绝他们的演说,怕他们借题发挥。

如所谓自由人士是指徐复观、胡秋原,他们都重视台湾的安全,同舟共命,虽有批评,皆出善意,从无造反的言论,他们主编的刊物,人所共见。至于社会贤达如成舍我,党外名人如吴三连等都与孙无接触。我因认识人多,都要我介绍见孙,我怕惹麻烦,所以请准为了工作关系留居凤山基地。但与孙寸步不离的随从参谋陈良□对孙忠而有识见,他知道贾幼慧劝说无效的事,只有我可以说服。所以孙在台北所见的人陈都一一相告;因此我敢保证孙的身旁绝无所谓「一群自由派人士」,可以认定美驻台前领事之言是胡说八道!(博讯记者:中国魂)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美国解密档案:「孙立人三部曲」(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