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西安事件真相》(3.2) 张学良、杨虎城的“活路”/陈守中
(博讯2006年9月16日)
    (有兴趣赞助出版做本书出版人的朋友,请联系博讯。大概出版费用2000-3000美元)

三、张学良、杨虎城的"活路"---"小家庭"(割据)

     外患急於燃眉,国家处於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全国亿万军民强列要求国家统一,以能御外的时代召唤,以胡宗南为代表的中央军艰苦奋斗的模范行为,和感人事迹,使全国热血青年纷纷投效,也使张学良、杨虎城相形见绌,如芒刺在背,用另一种语言来描述:"那时杨虎城的部下,对杨的前途失去信心,都想自寻出路'飞上高枝作凤凰。'"[注12]本来"鸟栖良木,人择贤主"是极正常的事,但是张学良、杨虎城这类军阀却认是大逆不道的叛逆行为。张、杨等视此等"人往高处走","趋附"中央的"跳糟"行为,为被"被收买","一面找黑社会关系设法阻止"[注3];"一方面找中共组织'表示极迫切与我方联合及求助。'"[注3](杨虎城也与张学良一样,甚至不惜饮鸩止渴,引进中共与黑社会,以抵销十七路军内此一军队国家化的趋势,可见统一与割据,水火不容,割据者是多么害怕统一,害怕十七路军内军队国家化的趋势,视之为"瘟疫"、"第三期以上"的重"病";惊之似警钟、雷呜、山崩、地裂,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密谋对策[注3],寻找他们的"活路"。[注3]。)所有这一切,都是统一祖国大家庭疑聚力造成的。因而,他们唯一的活路,是从统一的祖国大家庭中出走,在国外势力支持下,建立属於他们自己的"小家庭"(割据)。[注3]以能躲避统一祖国大家庭的疑聚力,对他们部队的影响,从而达到牢固的控制他们部队的目的,张这种急於从统一的祖国大庭中出走的心情,既使最褒张的中国大陆官方西安事变史写作组组长,张魁堂先生的著作中,都有间接的记述:"一天,张(学良)突然用电话把刘鼎请到王曲太师洞,刘见张神色不同往常,感到诧异,张见刘来,先开口说:'我的日子难过,(正如他们用隐语写的极秘密的信中所说:"病已超过第三期以上,受不了。"[注29]张的日子怎么能不难过呢?)我想了几天,只有把部队拉出来,能拉多少算多少,我的部队别有用的家伙不少,很难对付,这几天,我翻来覆去地考虑,(张学良真正"翻来覆去地考虑"的并不是他口中所叫的抗日,而是对付他的部下分化问题。)干脆撤手,迟分不如早分,早下手为强'。"[注9]看来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若不早下手为强的话,张学良所说的"能拉出多少算多少"中,只剩下已跑光的张学良公馆机要人员,以及远避分州的特务团及抗先队。[注3]而别有用的家伙,则包括引中央军到岐山、武功的沈克师,把杨虎城在蒲城的民团全部缴械的骑十师,宣怖归顺中央的第五十三军、五十七军、六十七军、一百零五师、黄永安炮兵旅,以及公开说东北军坏话的何柱国,在潼关大骂的米春霖、谢珂。"[注3]张学良此时燃眉之急是如何牢固的控制他的军队,他认为,只有从统一的祖国的大家庭中出走,建立他自己的小家庭,才能防止军队国家化的时代趋势对东北军的冲击。如果再让此趋努发展下去,正如他们用隐语写成的密信中所说:"如果再下去,就会超过第三期以上,人就受不了。"[注1]张学良为了把靠他住的那一边的"一角","完全拿过来"而不惜与大老板打一架,并脱离统一祖国的大家庭,另起炉灶,建立他自己的"小家庭"(割据),这才是西安事变的远因(内因)。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致苏共密电:"东北军一旦脱离南京政府,则财政来源完全断绝,加上红军每月至少,应得到国际三百万元的资助。同时,东北军脱离南京後,武器来源也完全断绝。因此,飞机、重炮、各类步枪、机枪、架桥设备,以及各种弹药,都需要来自国际的援助。"[注3]请注意该密电中,二次提到"东北军一旦脱离南京政府",清楚的告诉世人:张学良在幕後做的是,"脱离南京政府",张学良争取俄援的目,并不是抗日,收复东北,而是为了应付"脱离南京政府"後,所面临的生存问题,证实以上分析。

    这里补充一点,张从未真正准备与日寇交手,他真正准备对付的人,是张心目中"西瓜偎大边","趋附"中央的东北军中的"屑小"。尽管张对东北军中的这一"趋炎附势""趋附"中央的趋势(即军队国家化趋势),深恶痛绝,惊恐万分。但此一趋势顺从民意,张既不便,也不能,更不敢挑破,既使在他们内部通信中,也要用隐语"病"[注1]来代表,可见张学良对此一趋势,讳莫如深。只能在抗日的烟幕下,极秘密的采取种种措施,阻止此一趋势的蔓延。(即前面引用的他们那一用隐语写成的密信中的"已经产生支节,陷入不浅。"[注29])竟被某些粗心的学者,因为他们只看到张抗日的烟幕,而没有看到张在此烟幕後的真实行动,就给张做出了"抗日情切"的结论。这批自觉的走上军队国家化道路的官兵们,他们才是东北军中的的先进分子,真正的忧国忧民之士,反倒被张等冠以"屑小"、"坏旦"、"被收买者"、"别有用的家伙人"、"右派"、"反革命分子",骑十六团团长董道泉是这一类人中杰出的代表,董团长"品学兼优。"[注13]受到我国传统文化道德的熏陶,深感"我俸我禄,民脂民膏",军人的天职是保境安民,每月领取国家几百万军费的十几万东北大军竟不能保卫西北民众的安宁,是军人的奇耻大辱,多次主动请缨,驱赶入侵他防区陇东的红军,董将军这一主动为国为民分忧的行为,与张学良以国家军队谋私行为背道而驰,为张所忌,惨遭张杀害。(正如大陆敏锐的学者所说:"董道泉之所以被杀,防泄密而灭口的成分固然有,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其丧失了张学良所反复强调的东北军之'立场';故张之杀董,既是环境所使然,更是心态所使然。此案深刻暴露了张学良与南京及东北军内部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准确地把握这些关系,将是我们展开西安事变深层研究的重要一环。"[注14]张学良所反复强调的东北军之"立场"又是甚么呢?是严拒东北军国家化,并视东北军国家化为使他受不了的"第三期"以上的重"病"。)这一群被张等以"右派"等不雅称乎的东北军官兵中,还包括遵循"养兵千朝,用在一时"的传统道德观念的职业军人,对他们来说不是在"鸡首"与"牛後"之间挑选,而是在"鸡尾"与"牛後"之间选择,他们以军为业,因而不在乎隶属於谁,倘若东北军国家化後,减少一层克扣军饷的"宦官。"[注9]他们的军饷,可能由"鸡尾"增至"牛後"。

    更重要的是九一八国难,神州大地,沦为日寇的俎上肉,四万万五千万同胞悬於暴日的屠刀下,倭寇的刺刀对着咽喉的危机感,使东北军广大官兵们认识到,只有全国统一,才能抵御外族入侵。技术兵种是这类东北军的突出代表,他们有技术,有才能,到哪里都有饭吃,他们甚至认为胡宗南有多好,若能"跳糟"的话,转入胡部,可更好的施展自已的抱负,发挥自己的才能,他们居然想"跳糟"!因而他们是典型的"被收买者"。所以才有"其旧有技术干部,他(指张)无一信任。"[注3]他们也更愈来愈不满张学良在国家民族垂危之秋,仍毫无心肝的密谋"另立局面"叛离中央。他们愈来愈不满张以国家的军队谋私行为,愈来愈"趋附"於中央。"甚至,在东北军的上层,这时也不乏愿意贯彻南京(中央政府)旨意之人。"[注3]"涉及最终走哪条路的重大问题上,他家这大房屋的'一角'(靠他住的这一边)还并不多。"[注3]甚至连军长缪澄流也对张以国家军队谋私的行为不满,而私下对蒋公的卫士说:"副司令身旁,近来出现些屑小(教唆他做对不起委员长的事)。"[注8]即东北军中,真正愿意跟随张学良的,只占少数,张学良怎能不心急如焚呢?甚至不惜饮鸩止渴,引进中共,以抵销东北军中此一中央化的趋势。

    相反,被张等以"左派"、"年青有为"、"少壮派"、"激进的抗日分子"、"狂热的爱国者"等称乎的,以应德田、孙铭九、苗剑秋等为代表的一群,则是连张的另一亲信王以哲,都认为是"副座豢养的宦官。"[注9]有人认为他们有强烈的抗日情绪。但是七七全面抗战後,他们中竟无一人敢於奔赴前线,与日军拼杀。相反,其"激进的抗日分子"之首孙铭九可耻的投降日伪[注15],官至日伪山东省保安司令。劫蒋的急先锋,东北军骑六师师长白风翔,这位"已急不可待",要立即赴老家热河打游击的"抗日激进分子",也不仅没有像他们口上所说的那样,奔赴抗日疆场,相反,投日叛国,充任日伪"东亚同盟军"司令,率邻八个师的伪军,为日军侵略中国开路。张身边的另一位亲信、"三剑客"之中的智多星、"少壮派"的政治领袖应德田,这位"盛世才式野心家"也"投日叛国,官至日伪河南省教育厅长。"[注15]张身边的"狂热的爱国者"之首苗剑秋,"三剑客"之中的宣传家、鼓动家,疯狂的号召东北军官兵像日本"二、二六"事件那样杀蒋,与中央为敌,并仇视自己的同胞,厌恶自己的家园,却对溅踏自己祖国领土,残杀自己同胞的日本,有着特殊的感情,视日本为其故乡,在日本这个人口稠密,物价昂贵,寸土寸金的国家内,有他个人的豪居,过着优厚的生活,其经济来源,也没有人能说清楚。其实苗剑秋早在西安事变前,就与日人关系密切,并被张学良派赴日本,进行卖国活动,以出卖祖国主权,换取日本支持张学良割据华北,苗失望而归,张抱头痛哭一场。[注6]从此例可看出苗剑秋与日人的关系,远非寻常。而真正的抗日英雄,如被日军称为"最难缠的对手"胡宗南军,"要当其他支那军十个军看待的关麟征军",以及重创日军的第五军、十三军、十八军、七十四军……。这些为中国历史增光添彩的先贤们,这些在南口、在淞沪、在昆仑关……浴血奋战的先烈们,竟要被以应德田、孙铭九等大汉奸为核心的集团,逼着去抗日,天理何在!公道何在!虽然抗日的号角激荡不了他们。但是权力欲望却能使应德田、孙铭九、苗剑秋……这一群猛士们血管膨胀,并使他们疯狂到要爆炸的程度,他号召东北军官兵仿照日本"二二六"事件一样杀蒋[注3],与中央为敌。并亲自怖署惨杀王以哲等,他们心中燃烧的,绝对不是抗日的烈火,而是权力的欲火;血管中沸腾的,也绝对不是抗日的热血,而是乱国的污血。他们是一群寄生在张这个"团体"上,依附张本人的"强干打手。"[注3]倘若东北军国家化後,他们将失去赖以生存的"母体",而无以为生,更失去攀升的机会。因而,他们对东北军内,顺应军队国家化时代潮流的官兵,恨之入骨,欲置于死地,而後快。(正如曾任张学良机要秘书,後任中共铁道部部长郭维城的文章中所说:"东北军内部部少数野心家妄图篡夺领导权,首先要夺电台之权,为此,他们抓了蒋斌,孙铭九疯狂向蒋斌连开数枪,打碎了蒋斌的满口牙齿,更灭绝人性地下令将他活埋",足见其对自己同胞残忍以及为了个人权位的疯狂。)他们利用张学良"不受操纵",不愿在统一的祖国大家庭中,做一位安位司职的方面大员,而要做一个"不受操纵",为所欲为"土皇帝"的"鸿鹄之志。"[注4]妄图成为他们构思中的张氏王国"西北大联合"的开国元勋。张则利用他们的疯狂性,以实现其"鸿鹄之志。"[注4]西安事变是这样一邦人秘密策划的"军事阴谋。"[注9]与"失去家园"、"流落异乡"、"怀念故土"、"魂萦梦系白山黑水"的广大东北军官兵无关。这是因为广大东北军官兵,不但事先不知他们的阴谋活动。相反,抵制他们不利于中央的言行,就以东北军高级领为例,军长王以哲:"张当初拥蒋,今又反蒋,是无信义,我绝不赞成。"[注3]军长何柱国:"坚决要求出兵(驱赶入侵他防区陇东的红军),联共的事,张没敢与何说,推说红军不好打,不予同意,但何坚决要出兵,张阻难不住,只好说'丢一人一枪,惟你是问。'随後立即把何的行军计划密告中共。"[注9]军长万福麟拒绝张要他进住郑州的命令。[注9]军长缪澄流,就对蒋公的卫士说:"副司令身旁,近来出现些屑小(教唆他做对不起委员长的事)。"[注8]军长于学忠:"一步怎么辨?"[注12]张学良召开东北军高级将领,宣布劫蒋计划的会议上,就以军长缪澄流的话开头,张摆出要拿缪军长开刀的架势,吓得缪流满面,当场求饶,张当场宣布缪不能离开总部辨公室半步。[注8]张就是如此裹胁东北军高级将领参於劫蒋的。

    甚至,连张派去劫蒋的士兵,也是被蒙骗参於军事行动的,请看孙铭九自夸,他是如何动员卫兵去劫蒋的:"我们的副司令被委员长扣押了,今天我们去救出我们的副司令。"[注8]

小结

    "据地"才能"称雄",正如毛必须依附在皮上一样,失去了地盘的张学良无以立足(皮之存,毛将焉附)的处境,是局外人很难体会到的。张学良晚年,在情急时,来不及选择词的情况下,用了最能表达他当年情怀的词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注4]来抱怨人们不理解他当年的心情,也无意中透露了西安事变的真正原因。

    且强敌入侵,使全国亿万军民,强烈要求统一御外的时代召唤,有如春雷,使东北军内军队国家的趋势,有如埋在泥土下的春笋,在迅速成长。外人很难听到的,埋在泥土下,东北军、十七路军军队国家化的春笋,生长时堆动泥土的声音,对张、杨来说,惊似警钟、雷呜、山崩、地裂,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密谋对策[注3],寻找他们的"活路"。[注3]军队是军阀的命根子,张学良(杨虎城)唯一的"活路"是千方百计的控制住他的军队,只有从统一的国家庭中出走,建立他自己的"小家庭",才能躲避军队国家的时代潮流,对东北军(十七路)的冲击,达到牢固的控制东北军(十七路军)的目的,这才是西安事变的远因(内因)。

    注释:

    [注1],<英雄本色-张学良口述-历史解密>,毕万闻,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P.184

    [注2],<张学良评传>,司马桑敦,EvergreenPublishingCo.1986年,第156页,P.189,183,167,156,243,193,201,302,第205页

    [注3],<西安事变新探>,杨奎松,1995年版,东大图书公司出版,第84---87页,第76页,第317页,第84页,P.15,84-87,92,95,102,143,365,89,207,208,305,98,38,286,324-326,348-350,89,29,94-96,101,109,110,142,143,201,273,271,56,145,365,89,207,208,305,98,38,286,324-326,348-350,89,29,94-96,101,109,110,142,143,201,273,271

    [注4],<百年家族----张学良>,李翠莲,立绪文化出版,2001年,第18,222页

    [注5],<张学良世纪传奇>,王书君,明镜出版社,2001年,P.1155,209,435,1087,1124,437,543

    [注6],<张学良-共产党-西安事变>,苏登基,远流出版社,1999年,第112页

    [注7],<时事新报>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九日

    [注8],<张学良研究>,李敖,李敖出版,1988年

    [注9],<张学良传>,张魁堂,新潮出版社出版,1993年,第265--266页,P.136,161,164,149,81,186,385,265,266,270P.136,161,164,149,81,186,85

    [注10],<蒋氏秘挡与蒋介石真相>,杨天石,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324,328页

    [注11]<国民党高级将领传>,王成斌主编,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

    [注12],<细说西安事变>,王禹廷,传记文学出版,1982年,第348页,第426页,第286页

    [注13],<西安事变料>,朱文原,台北国史馆,1994年

    [注14],董道泉事件的多角透视--西安事变纵横考之七,<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5,Vol.21,No.2,P.73-78,刘东社,摘要:董道泉之所以被杀,防泄密而灭口的成分固然有,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其丧失了张学良所反复强调的东北军之"立场";故张之杀董,既是环境所使然,更是心态所使然。此案深刻暴露了张学良与中共、南京及东北军内部高级将领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准确地把握这些关系,将是我们展开西安事变深层研究的重要一环。

    [注15],<高崇民遗稿>《西安事变资料》第2辑P11--65,人民出版社,1981年4月版)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三章 西安事变的远因(1)/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3)释蒋的条件? 与承诺?/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2)张学良从劫蒋到释蒋的心理历程/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张学良为甚么劫蒋,又为甚么释蒋(1)/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4)/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3)/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2)/陈守中
  • 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毛泽东到底在干甚么?/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3)/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2)/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1)/陈守中
  • 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张学良是否是秘密共产党员?/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诱因/陈守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