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 (三)
(博讯2007年2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三 上海肃奸
    
     中美所军统局上海联合办事处成立后,在展开接收工作的同时,肃奸工作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1945年9月18日上海市政府与淞沪警备司令部正式成立。按照肃奸的具体计划,第一阶段是稳住在上海的汉奸。根据蒋委员长的旨意,戴指示负责接收的办公处特工给汉奸、伪军传话,还在收复区的各大中城市广泛张贴布告,从内容中表明肃奸的精神是凡给敌伪工作之汉奸,但问行为,不问职位,予以办理。这个原则公布后,大多数汉奸都认为自己在抗战中虽然卖国求荣,投降日本,但没有干大的坏事,所以都没有逃跑。直到9月中旬,抗战胜利已经1个多月,全国的肃奸工作依然没有大的动作。有些汉奸看到周佛海在上海、任援道在南京、丁默邨在杭州等地,依然像日伪时期一样,上窜下跳,到处行动,神气活现,十分活跃,好象自己不是汉奸,而是抗日的功臣,都成了战后的新贵和达官。汉奸们也开始打消了前途悲观的顾虑,自我乐观起来。原先一些东躲西藏的汉奸逐渐变得活跃起来,又开始互相走动,轻松地交流问长问短。这种宁静气氛的改变,汉奸们不断地暴露亮相,达到了肃奸工作第一步的工作要求。 (博讯 boxun.com)

    
    1945年9月20日晚,正是中秋节的团聚欢庆之夜。戴笠借此继续按计划进行,给汉奸们大灌迷魂汤。这一天晚在中美合作所军统局上海办事处的杜美路70号花园洋房里,到处是火树银花,灯红酒绿,灯光与月色交辉,一派祥和浓烈的节日气氛。戴笠在当晚向上海地区的高级汉奸和高级伪军将领发出了友好的邀请,请他们赴宴中秋赏月。汉奸们们都兴高采烈,异常兴奋,为自己又成为国民政府的红人和中美所军统局的座上宾而眉开眼笑。杜美路上各式各样的新式轿车接踵而来,汉奸们神采奕奕地鱼贯而入。其中比较著名的汉奸有伪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周佛海(兼上海市长)、伪立法院副院长廖斌、伪浙江省省长丁默邨、伪税警总团长熊剑东、汪伪特工负责人陈恭澍、万里浪、苏成德、胡均鹤等人。军统局和中美所处长组长以上的人员都参加宴会,人数达500之多。
    
    宴席间,戴笠代表中美所、军统局和国民政府肃奸委员会致词说,八年抗战,现已胜利,在座的有不少人在抗战期间出任伪职,这当然有各种原因。从今天起,只要能立功赎罪,政府是宽大为怀,既往不咎的。戴还重申,解决汉奸问题,政治重于法律。要求汉奸们相信蒋委员长,相信政府。由于节日气氛的烘托和喜庆之夜,汉奸们个个听得心花怒放,欣喜若狂,那种原先担心国民政府会出尔反尔,来个“一锅端”的疑虑被戴笠的一席话吹得烟消云散。
    
    戴笠在完全稳住汉奸们后,开始实施第二步计划。他在中秋节聚宴后,调集各方面力量,争取把汉奸们一网打尽。在肃奸委员会实施行动的工作会议上,戴正式把肃奸任务交给第三方面军二处处长毛森、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程一鸣、军统局上海站站长刘方雄负责,并调动集合了中美所和军统局所掌握的上海地区军、警、宪、特的全部力量,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在实施逮捕行动时,一律以第三方面军的名义进行。
    
    9月23日,正当汉奸的中秋酒宴意犹未尽、尚有余兴的时候,毛森、程一鸣、刘方雄指挥一百多个肃奸行动小组,拿着烫金的请帖,分头到各个指定的汉奸家中,称军统局在愚园路公馆请客,汉奸们都毫无戒备地跟着来到了愚园路公馆。待他们进了大院后,只见四周布满了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军警特工,先到的汉奸们都一个个垂头丧气,惊恐万状,后进的一看已成瓮中之鳖,插翅难逃,只好束手就擒。在杜美路70号中美所和军统联合办事处里,戴笠通宵达旦地坐镇指挥。这一晚,第一批预定抓捕的100多名罕见全部捉拿归案。
    
    9月24日晚上,毛森、程一鸣、刘方雄等人再次按行动计划指挥抓捕汉奸。当晚,行动人员又按指定的名单抓捕到100多人。这二批抓捕的汉奸全部关进原汪伪76号特工总部的监狱。后来的继续抓捕行动,关押的人越来越多,上海联合办事处又在南京成立了一个新的看守所,专门关押被抓的汉奸。
    
    在上海的肃奸行动中汪伪海军系统的汉奸也在抓捕之列,如汪伪海军部长凌霄,在南京被戴笠下令抓捕关押,汪伪海军部次长、伪中央海军校长姜西园,被戴笠以“通敌罪”诱捕,后枪决,海军中将周光祖,也遭逮捕后枪决等。戴笠还亲自点名将原军统出身,在抗战中投降叛变的26名汉奸列入抓捕名单。其中汪伪政治保卫局上海分局长万里浪,金华分局长及伪杭州市市长傅胜兰都是头号对象。万里浪毕业于军统局金华训练班,后派往上海。1939年被汪伪76号特工总部逮捕后投降,先后任76号第一处处长兼第四行动大队大队长,汪伪调查统计部第三厅厅长等职。由于万投敌较早,又在汪伪特工中有一定的地位,所以后来投敌的军统特工大都聚在他的名下,在汪伪特工组织内部形成了以他为首的“小军统”,很有实力,并到处作恶若是,破坏抗战,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和汪伪的气焰。抗战胜利后,万里浪和傅胜兰找到毛森,表示自首反新。毛森按照戴的布置,在表面上进行敷衍,利用他们揭发汉奸,检举汉奸。毛还任命万为上海市行动总指挥部调查室主任,专负责对汉奸的调查统计工作,并参加了上海肃奸初期抓捕汉奸的行动,但到9月下旬大规模肃奸行动前,万开始觉得情势对己不利,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潜逃至安徽蚌埠,但终为戴笠派出的行动人员抓获,押向上海,关进牢狱。
    
    在上海肃奸的行动中,还逮捕了一定数量的CC系和中统的投敌汉奸特务。因为汪伪76号的头目丁默邨、李士群都是CC系出身的人,诱降CC系特务投敌比较容易,这些投敌汉奸在抗战后期形势发生变化时,也有不少人称又与中统接上关系,成为“地下工作人员”,但肃奸委员会上海联合办事处并没手软,照样予以打击,如汪伪特工总部的南京区区长及政治保卫局局长苏成德被抓捕后,虽有人证明苏有曲线救国的成绩,但仍由上海高等法院判处其死刑。
    
    也有极个别汪伪汉奸中,虽已投敌但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并积极做了有利于国民政府抗战的工作而未遭制裁的,如原军统局上海区区长陈恭澍投敌后仅当了76号挂名顾问,抗战胜利前夕,又重新与军统建立了联系,做了一些工作,并被日军发现,日军沪南宪兵队将其逮捕入狱,日本投降后才放出。又如原中统上海特派员张瑞京,投敌后先后任汪伪76号南京区科长、特务行动大队长、陆军第七旅旅长、参军处中将参军等职,因张与汪精卫长子汪孟晋吃喝嫖赌,成为狐朋狗友,并由此将汪精卫在世时与国民政府和有关要人往来的实际箱信件等文件于日本投降后秘密透出提供给最高当局,使得国民政府更加掌握和了解了汪精卫的内幕。在肃奸中,张非但未遭抓捕,还受到国民政府嘉奖,并委任南京市敌产管理处长一职。另一个在抗战中投敌叛变的军统高级特工王天木,自知罪大恶极,得不到赦免和谅解,采取溜之大吉的计策。抗战胜利后,先逃至华北等地,又通过其他人帮助,逃出关外,不知去向,军统局也始终没有抓不到他。(待续) _(博讯记者:张重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二)
  • 完美的句号——中美合作所军统抗战胜利大肃奸(一)
  • “中美合作所”成立前的“破译女神”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有关更正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二)/张重阳
  • 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 (一)
  • 何蜀: 文艺作品中与历史上的中美合作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