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二)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 一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2日 转载)
    一平更多文章请看一平专栏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三
    
    《浩气长流——国画的诞生》一文记述:“2005年1月18日,王康带着几位朋友和公司员工,坐上一辆商务车,前往湖南衡山。……他们驱车直奔忠烈祠。”南岳忠烈祠是中国的抗日战争靖国神社,安葬着数千抗日阵亡将士遗骸;而且衡山,“这伟大的山岳与人类精神的联结。正是在南岳,中国最优秀的知识人群体在这里做出了‘问道不问贫’的典范。贺麟《近代唯心简释》、冯友兰《新理学》、金岳霖《论道》等等中国现代哲学最重要的成果在这里形成”。何应钦祭铭“正气磅礴,天地同流,渊渟岳峙,俎豆千秋!”
    
    然而,“新中国”后,南岳忠烈惨遭涂炭。1952年,湖南省政府指令“清除”南岳“反动遗迹”,组织民工将所有碑刻匾额凿毁;文革开始后,全园烈士墓被挖掘殆尽,骨灰遭抛撒,可谓旷古之恶行。要知道,这是国家行为。1944年,南岳沦陷,日军到忠烈堂也仅仅是零星放了几枪;而“新中国”何以如此亵渎为国捐躯之英烈?
    
    南岳忠烈的以上惨剧仅仅是“新中国”伟大业绩的小小一幕。1949年后,毛领导中共对中国民族,及其它的精神、历史、文化,进行了大规模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地系统性暴力摧毁:土改、镇反、思想改造、集体化、反右、文革……。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砸烂旧世界,建设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中国文明的复兴,必需从清理这一段历史开始,没有对毛共残害中国民族、摧毁中国文明的彻底批判,中国便无从重新步入文明。我们只有清楚中国民族与文明是如何被毁坏的,才能知道如何使之站立、复兴。我们需要像批判纳粹、希特勒、斯大林一样,清理毛泽东及中共反人类反文明的滔天之罪,这是重建中国文明的前提。只有清除中共的邪障,才能恢复中国民族的浩然正气。
    
    中共是在俄共策划下成立的,从起始便是第三国际的下属支部,遵其纲领,受其资助,服从其领导,向其汇报,有《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为证。俄国创建中共,是俄红色帝国向东方扩张的一部分,目的是使中国苏维埃化,纳入其势力范畴。可以说,由根儿上中共即是中国国家与民族的叛逆者,属于俄共势力(以后反目),为苏维埃奋斗,为之不惜损害、出卖国家与民族。1949年后,毛尽管一再煽动民族主义,但目的是为了“领导世界革命”——在斯大林之后充当革命霸主,他毫不顾及国家与民族之利益,哪怕大批饿死人民。二者前后一致。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孙中山由于要建立党军,寻求苏俄合作,苏俄给予孙大量的军火及财政援助,并派遣军事顾问帮助国民党建军北伐,同时要求允许中共党员参加国民党。此即国民党的联俄容共,开中国近代极权政治之端。孙中山联俄有实用之目的,但是俄共指使中共党员加入国民党,则另有所图:渗透于国民党内,扩大中共组织,控制国民党的权力,左右国民党的政策,使之倾向苏俄。之后,共产国际又决议改变中共方略,武装工农,进行土地改革和城市起义,并意图使国民党及武汉国民政府成为工农革命机构。这最终导致国民党清党,对中共进行镇压。汪精卫由拥俄拥共,后转而与之为敌,根于此。
    之后,中共发动南昌起义,决心组织军队,进行武装革命,推翻国民政府。1931年,中共在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颁布宪法、建立政府、发行货币。按照共产国际指示,其提出“要用武装保卫苏联”。当时中共代理总书记王明说“今天中国面临的是两国之争,即新生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与腐朽的中华民国的斗争”(见《王明传》。1931年6月,总书记向忠发被捕,米夫以国际名义指定由王明为代理书记)。1935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迁至陕甘宁,改名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首都为延安。至于1937年9月,国共二次合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才宣布取消。
    
    不能说中共完全没抗日,但是在八年抗战期间,中共让国军与日寇正面决战,而其却将主要精力用于趁机扩张军队和地盘。西安事变之前,中共红军在陕北仅有3人万左右,所辖不过3县,但是在到1945年,中共已经建立了16个根据地,军队达120万,所挟人口1亿以上。而国民政府在八年抗战中,损失了90%的兵力,400万军人,仅战死将领就有200多位。中共建国后,毛泽东多次“感谢日本的侵略”,“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让我们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见《毛泽东外交文选》)
    
    日本投降后,毛即刻发布命令:“实行广泛进军”,“扩大解放区和缩小沦陷区”,“发动二十万大军以夺取中原”,两个月内“抢占了三百座县城”和“广大乡村”,为争夺对日受降权,中共决河、炸桥、毁路,围歼国军,抢占东北,甚至准备武装解放上海。如辛灏年先生所说:“中共借争夺受降权所发动的叛乱实已首开内战的端绪”国共内战爆发后,中共为了取得苏俄的支持,先后与其签订了《哈尔滨协定》《莫斯科协定》,约定:苏俄可驻军东北、新疆;获有在东北的矿产开发权及陆空交通特权;中方向苏俄提供棉花、大豆等物产及劳工;而苏俄为中共提供军事武装(武装50万军队)——包括缴获的日军的全部武器,为中共培训军队,必要时秘密协助中共作战(《谁是新中国》)。如果没有苏俄的大批军援,中共赢不了这场战争。
    
    如果我们了解这段历史,就会清楚中共为什么要于抗战烈士陵园挖坟掘墓,将其碑文全部凿毁。如毛所言,枪杆子、笔杆子——暴力和谎言,中共靠此夺取政权,也靠此巩固政权。中共政权垄断舆论,剥夺人们言论权利,迫害知识者,目的就是以谎言统治人民。他们一方面掩盖真相,篡改历史,魔化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一方面编造毛泽东、共产党的神话,让人民信奉崇拜;如果谁胆敢质疑,即肉体消灭。
    
     四
    
    中共极权制度与传统专制制度有本质之别。常有人将毛极权归于中国帝王专制传统,大错。人类文明的历史大多是专制社会,西方的现代民主制度不过两三百年;古雅典是民主制,但是别忘了其也是奴隶制。文明是有限的,也是具体的,如果我们将文明虚拟地理想化,就将否定人类全部文明。人类传统专制社会属文明范畴,包括宗教制、封建制、帝国制、部落制等等;但是纳粹、共产制度则是反人类反文明的。
    
    传统专制社会是文明社会。纵向来说,其承继、延续传统,而传统是长久文明经验的积蓄,或者说传统即是文明的时间形式;横向来说,其尊重人性,维护群体共生原则,并此担负责任。而共产极权制度,于此两项都是破坏性的:对传统,其全盘否定,恶意诋毁,并进行暴力摧毁;而在社会内部,其主使仇恨、敌意、斗争和残杀,奴役人民,摧毁人性。传统专制是有限的,基本局限于政治、权力范畴,且有传统和规则;传统专制制度保护社会、族群、家庭、个人;尊重宗教、传统、文化、教育、公认价值;遵循社会既有秩序、礼仪、法规、道德,等等;可以说传统专制权力是传统文明的代表者及维护者。传统专制社会有欠缺,甚至很大,但是那是在具体的历史局限下形成的,难能避免。所有的社会、制度、文明都是有局限的。我们考察一种文明,不仅要看其政治制度,还要看与之相应的人文景观,人生存的处境及状态。
    
    共产革命是要开天辟地,砸碎旧世界的一切,建立一个暂新的共产天堂。如果这仅仅是精神虚妄,倒也无妨,但可怕的是,他们真刀真枪付诸于暴力实行,特别是以国家政权实施。一方面,他们摧毁人类长久积蓄的文明,对政治、社会、传统、宗教、司法、礼仪、文化、教育、习俗,乃至服饰、语言、文字,进行全方位革命;另一方面,他们垄断国家,从政治、军队、司法到经济、舆论、教育,对社会实行全面专政,剥夺民众的所有权利,任何人的生命、财产都可以随意夺取、奴役,毫无保障。极权制度将整个国家变为集中营。
    
    共产革命有两个要害,一是武装暴力;二是宗教化,他们是那个时代的(中共1921-1978)武装恐怖主义集团,并且赢了。人类需要极大的思想自由,否则就无发展和调整的眼界和空间;但是人类的许多思想可以想可以说,但是不能实行。马克思主义作为思想有所创见,也有合理之处,但他的政治学说则是虚妄,而他的暴力革命更危险。即使如此,作为思想、言论,这也在自由之内。但是,如果组织人民拿起武器去实行此虚妄,就是颠覆性的血腥灾难。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思想,但是在苏俄的暴力革命中,它被发展、制造为“宗教”。教义:马列主义是唯一真理,全体人民必须信仰;神:领袖至高无上,是绝对权力;教会:党组织。苏共此模式是基督教的异端翻本。共产革命与极权是基督教文明的一部分,但是之异端,负值衍生体;是“上帝死了之后”,撒旦——人的虚妄与权力野心——将天国移置地上的妄行。共产革命和极权在中国本土不能自发产生,因为中国文明中无此基因,比如系统完整的教义——抽象理性;严密有序的组织——规则与秩序;信仰的纯粹——精神的分立与单一,这些都是中国文明所缺少的。如果不是苏俄,共产意识不可能在中国生长起来。
    
    中共是苏俄在中国大地的私生子,也必须由苏俄扶植带领才能长大。但是,这两方叛逆异端的野合,恰恰结合了中西双方文明中最坏的东西。后者:一神教的绝对化、极端化、排异、非人性,加之俄国的残暴;前者:权力者的专横、权术,及底层的愚昧、残酷。因此毛泽东比斯大林凶恶,更有破坏性。斯大林教父在,毛尚有辖制;斯氏不在,毛即无顾忌,自立为神,他的反秩序、肆意妄为的天性复发,胡作非为,于是有大跃进、文革。毛的此之举,预示极权体制在中国既坚持不下去,也不能有序变革,中共和其所统治的国家最终将崩溃,结束于暴乱。
    
    中国人没有了儒家的束约,也无基督的束约,他们不接受法规,而权力强制又失去了力量(故而“唱红”派要请回毛泽东);健康的文明力量在毛时代就被彻底消灭了,近三十年又不得生长(消灭在萌芽状态)。中国社会实际已经解体,这是假、腐、黑不可抑制的根本原因。中共靠强权勉强支撑,但前面的大坑已经挖好,只是不知道哪一天,以怎样的方式掉下去。虽然如此,但我们不甘于此,乃需最后的努力,可谓知不可为而为之。
    
    中共革命是一场亚宗教化运动——保守地说有宗教性,虽然是伪是异端是歧途。如果没有宗教性:其不可能忽悠起如此多的民众;建立不起来统一、有序、有效的组织;不会有一大批为之舍命的勇士,没有他们,中共就不会成功。糟糕的是,它不是一场宗教正剧;中国的基督教正剧是当今的基督教家庭教会。马、列、毛教义的核心价值有三条: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把话说透了就是:仇恨、暴力、专政。一个国家、民族将之作为宗教信仰,其生态自然是土改、镇反、集体化、反右、大饥荒(大跃进)、文革,一点也不奇怪。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极权政权为了操纵民众,达至目的,有意利用人的宗教情绪,神话党、领袖及其意识形态。比如毛与红卫兵运动。
    
    (待续)
    
    首发 《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September 01, 201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83134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清政权的覆灭:一句谣言扣动辛亥革命扳机?
·辛亥革命总指挥赵伯先《保国歌》全文 (图)
·辛亥革命百年与立宪主义实践
·走出辛亥革命评价问题的困境/杨天树
·新闻目击;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武汉最后冲刺 (图)
·庆祝辛亥革命百年主会场武昌抓紧抢建 (图)
·民主中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启事
·天津辛亥革命遗址 10年消失7处
·武汉向海内外征集辛亥革命文物近400件
·武汉大兴土木 迎接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图)
·辛亥革命也敏感 京津高校辩论会被取消
·辛亥革命文献展免费开放 百年前照片亮相
·辛亥革命先驱后人共聚广州座谈 (图)
·中国会不会发生“二次辛亥革命”?
·贾庆林称将隆重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惊奇!辛亥革命爆发那年铁路局长罢免也是姓盛的接任
·浙江21位政协委员联名建议保护辛亥革命历史遗迹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国体育收藏品展览开幕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场革命,三种纪念
·杭州被曝强拆辛亥革命遗址 市人大叫停(图)
·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宁华激怒辛亥革命志士后裔孔星
·杭州辛亥革命纪念地等多座历史建筑被强拆(图)
·政协明年隆重举行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
·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孫文與辛亥革命/封从德 (图)
·《四书》、孔子与辛亥革命/卜大中
·继往开来纪念乐清县辛亥革命同盟会五位义士/陈维健 (图)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北京大学教授袁刚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陈维健
·辛亥革命百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刘放
·八旗子弟为什么敬拜 ——《辛亥革命》纪念馆/赵景洲(图)
·艾鸽《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十三亿孤儿/杨梦笔
·李智英:《辛亥革命99周年感怀》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徐文立:纪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巴黎动态(图)
·纪念辛亥革命诞生一百周年
·辛亥革命研究之:孙中山与废约/王国兴
·力虹:中国需要新的辛亥革命
·刘自立 辛亥革命几问
·傅芮岚:辛亥革命,是日本的胜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