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老农民谈“三年自然灾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5日 转载)
     作者:豫老朽
    
     本人农民,已步入暮年。亲历1958年那个荒唐的.灾难的年代.给人民造成的悲惨磨难;记述于后:看是否真的是所谓“三年自然灾害”1958年六月左右吧!最高领导发表了近两公分厚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天哪;数亿人民都强烈要求加入人民公社;因这是通向共产主义的阶梯。真的吗!!!!请看:本人所在大队,三个自然村,约两千多人;仅就本人近邻20多户私下议论5成以上出于无奈,不得不加入人民公社;还有另一个村的几户坚决不加入公社,被叫到大队部关在一间小房子内,由公社干部动员,第二天我给一个沾点亲的送饭,走到关他们的窗口外“我的妈呀一声”从窗内传出;我就没敢进去。几天后他们几户也就“所谓”积极要求加入人民公社了。 (博讯 boxun.com)

     
    在以后的20年里,六七十年代农民们的“无声反抗”达到极致,生产队几个人可干完的活。几十个人都去混,反正混一天可给十分;而这十分年终可分八分钱。如果你混的工分少,不够你分的粮食折款;还得欠队里钱。说一件农民的具体事:比方挖出的红薯:还需几个劳力过秤看这块地总的有多少斤。然后再分给各家。这样费时间.费劳动力.费了农民20年;就是社会主义。也就是把几亿农民禁锢在一起,整整浪费了20年的时间;还美其名曰:这是社会主义道路。还要说一点,在那个时代如果某人认真干活,人们在内心还骂某人“蠢猪”因为某人破坏了人们的无声反抗。某人破坏了人们企图早日挣脱禁锢的意图。
    
    公社解体以后:政府.舆论等工具都会说话了:大集体•大呼隆......政府.所有舆论工具,好像才知道是安徽凤阳小岗村发现的新大陆。其实非也!假如凤阳小岗村六七十年代这样做,后果会是怎样!试想刘少奇61年借给农民三分地(在以后的篇幅再写这三分地的事)的结果是什么?难道小岗村的农民比刘少奇的地位还高!如果六七十年代小岗村农民这样做,不打成反革命才怪呢!
       1958年的六月份吧,,最高领导又发出了人民食堂好,于是几亿人民又争先恐后积极要求加入人民食堂。看吧:就说我村.我大队.我县...千家万户长年省吃俭用节约的粮食;都强行没收集中一起共产;当然说大吃大喝可能不太准确,但和一家一户的节俭日子比,确实是大吃大喝了。当时人们都隐隐感到难道日子不过了;我村有一个村人皆知的老啃头,(就是他家存粮很多,但总舍不得吃,常以野菜树叶充饥)从他家没收的粮食就有三车(当时农村一种牛车)以至于60年他饿死后村人皆说:就是真有三年灾害,他也不至于饿死。
      
       还是六月份吧,每端住饭碗我就气得大骂:什么世道啊!(不能让别人听到)我爹骂我你不想活了;要知道对食堂不满,那是反党反毛主席的(现代人怎能想象哪个时代的政治空气)试想千把人的食堂几个人做饭,一大堆菜随便洗一下;哪像一家一户把菜摘干净;有时一碗饭里.三公分长的虫子直挺挺两三根。
        
       再说八字宪法,1958年秋季播种小麦时:县.公社的党政干部都下到大队,亲自督阵,根据土质好坏必须按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下麦种30——80斤。农民们都暗暗叫苦,种子下不进去那麽多,上级干部强制重播.横播.必须把规定的下重量播下去;农民们只能眼睁睁等着灾难的降临。更甚者各公社都建有样板田,我所在公社是抽调各大队团员青年,肩挑人抬把耕作层土壤堆一小山丘,名曰金字塔;把小麦种子摊一层,上面盖上一层土;就等1959年小麦大丰收了。
        
       我还以为仅我地区是这个样,曾和现在的邻居聊及那个时代的事;他是开封地区祁县人,76岁,现健在,他说他亲自经管靠井边三亩高产田,把麦种子倒在地里用推耙推平;上面盖上一层搅拌好的粪土,再洒上水。笑着说:你想59年能结麦穗吗!1958年亲自经历那场荒唐的.灾难的.还健在的人还很多,几十年来,那些舞文弄墨的高层人士.著书立说的专家学者.居然引经据典地说什么:三年自然灾害遭成60年的大饥荒。而且还说的很具体.某某省遭灾几千万亩;某某省.........奉劝这些学者,有胆量看看我一微小农夫的亲身经历,作出你们的解释;另外就连你们这些为“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摇旗呐喊几十年的学者们;也说是59.60.61(姑且说59.60.61年是自然灾害,按照这种不知哪个星球的逻辑,岂不是明年有灾害,今年就要饿死人)年三年灾害。那么61年的灾害和59.60年饿死人有什么联系呢!
      
       1958年中央制定了大跃进宏伟方针,好像冥冥之中鬼神都在帮忙。看吧:58年的夏季,各大报都在不断发红字高产号外:如(记不太准是否人民日报号外)河南某地(好像新乡地区)区某县.某村.经记者亲自过称亩产小麦4万几千几百斤几两,紧接着各大报亩产小麦.八万斤.十万斤.党中央的喉舌.人民日报号外,更是起劲起哄;据说高层有:务虚务实之说,意思就是某单位多报一点,可以带动大家。当然这成了后来的浮夸风。不过1958年的夏季却实是丰收,而且1958年的夏季粮食也颗粒归仓了。因那时是一家一户生产。
        
       1958年的秋季就不同了;我本人所在公社.县.所知确实是丰收年,但豫西地区千家万户赖以生存的主粮——红薯;基本全烂在地里。记得当时的口号是“以钢为纲”人人都去炼钢铁,所剩老弱还要大跃进;红薯秧人拔都来不及,牛套上扒(一种把地搪平的农业工具)拉过去红薯秧全挂掉了。县.公社.检查团就可以在大会上:“某某大队.某某队两天就收粮食几十亩。现代人或许会说粮食烂地里人们吃什么?放心:1958年夏季确实丰收再加上强行没收全体农民世代勤俭节约的粮食(当时那个年代生产低下.农民们的日子非常节俭)当时自然不愁吃了。
        
       每到晚上农村到处都传来哗啦啦的水车抽水浇地的声音;大跃进吗!(其实是把抽水的链子去掉,小孩都能推动的轮盘响声)记得那时我曾参加公社组织的参观团到地区各地参观。年代久远记忆模糊,但总的印象都和我公社一样,尤其在宛北一个叫鸭河口的地方;走在地里用脚一踢都是花生。
        
       我写了一步跃入:人民公社.大食堂.八字宪法,就要跃入共产主义了;下一步就要超英压美了。看吧!1958年秋冬之交,以钢为纲的口号指引下全国大炼钢铁的风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展开。我县的炼钢炉群是建在纵贯县城东西(现312国道)的大道沿线;看吧!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天幕下红彤彤蔚为壮观。炼钢炉群是用土块黄泥糊成直径约一米.高约两米的筒状建筑,再配一个木制大风箱,人们拉着风箱,喊着有节奏的号子;看架势真的要超英压美了。
       
       用什么作燃料呢?有:看吧,哪郁郁葱葱的山林.绿树茵茵的村落.松柏苍翠的坟茔.古刹。那管你百年古树千年古柏(形容古柏年代久远)都在这为了超英压美的风暴中,被砍伐一空;填在这土炉群中化为灰烬;劫难过后.山林光秃秃.村落光秃秃.坟莹.古刹.光秃秃,就连我们的祖先千辛万苦雕刻的古碑群.石牌坊.石狮.石龟.石羊.......都在劫难逃。记得当时由县城去南阳,路过一个叫王村的地方,路的北边(现在的312国道)横七竖八扔着石狮.石羊.石....据说后来都和我处的石碑群一样,被拉去烧成石灰了。更不要说那精美的壁画;都在这场劫难中永远消失了。
       
       用甚么炼铁呢?有:千家万户的锅.勺.铁铲,门箱柜上的铁制饰件.凡千家万户家中所有铁制物品;都被砸.被撬.填进了这小土炉群;古刹里的铁制文物,更是难逃其难。我处古刹里有一约200斤古铁钟,当时的七旬老翁说“他的父辈都不知该铁钟有多少年代”当然也被这土炉群所吞噬。
      
       也就在这场以钢为纲的口号指引下;全民炼铁的风暴中.1958年秋季丰产的粮食自然都无所谓让其烂在地里。因为有当年夏季的丰收,加上强行没收千家万户长年累月节俭的粮食。自然库里有的是粮食。当年是饿不着的。 我写了亲自经历1958年的……也就是所致1960年冤魂片野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吧;现代人想想看:1959年夏季的小麦收成是个什么样,当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和开封地区.许昌地区的几个老人谈及此事时;他们骂道:麦穗像蝇子头....(就是1958年播种时.农民无可奈何地被强制执行毛主席的农业八字宪法的结果。这也是1958年农民早料到的结果)但尽管1959年夏季由于以上原因造成大面积减产;收成甚微。那些样板田.万斤田更是绝收。
        
       但是那样的时代;仅以我亲自参加的公社大会为例:记得我所在公社17个大队,都不愿第一个汇报产量,但总得有一个先汇报:“我大队全体社员.认真学习贯彻.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取得了史无前例的亩产小麦800斤的好收成”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汇报产量依次递升;当然第十七个大队小麦产量最高,不但大会表扬.而且扛上一面大红旗高高兴兴回家去。而那第一个汇报如何如何努力取得800斤好收成的大队,自然成了倒霉蛋;大会受到批评不说.扛上一面白旗.垂头丧气回家去。
        
       下一步就是上缴国家粮食;既然粮食大丰收那就不能不顾国家;你汇报了小麦亩产800斤.或1800斤。那就按此产量,留下部分后全部上缴国家;本来收成甚微,生产队干部不得不把粮食全部上缴。这时58年没收全体农民的粮食.58年夏季丰收的粮食,通过大食堂大吃大喝,通过58年秋季把粮食大量撒在土里;这时仓库粮食已空。可想而知农民的处境了。
      
       1959年的事,再写一下秋冬季节我记忆最深的一次会议;就是上级对农民的生活安排。全县.各公社.都有上级领导亲自参加,各生产队正副队长.保管会计.大小头目。都集中到各大队研究安排社员生活,宗旨是:必须保证每个社员每天半斤粮食(500克)。粮食从哪里来呢(因为夏季.秋季.各队头目被逼虚报产量,当然被逼基本全部上交了)各基层干部都绞尽脑汁一直熬到后半夜三点多钟;总算有了办法“我们队上交时瞒报了产量”柴垛内埋藏3000斤粮食,牛棚内埋藏几千斤粮食。这样一算我们队就保证了每个社员每天半斤粮食。当然各个生产队都相继想出了办法,都能保证每个社员每天有半斤粮食吃。天蒙蒙亮时各生产队大小头目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都把本队的社员生活安排好了。微睁着腥松的眼睛回队了。相应的各公社干部,都回去向上级汇报自己所在队社员生活绝对有保证。
      
       那个时代的人就是有办法,至于社员吃什么呢......就像1958年夏季一样,上层领导有了“务虚务实精神”(虽然现在我无从考证这话出自哪层领导之口)夏季小麦就有了经过记者亲自过秤:小麦亩产四万斤.八万斤的号外报道。而59年的冬季眼看社员就要饿肚子,经上级领导集中各级大小头目开会;社员就有了每天半斤粮食吃的办法。你以为这是天方夜谭吗!不,千真万确。
        
       当无数个老人.孩子饿得皮包骨头,当我亲眼看着大伯微睁着双眼,微微蠕动着嘴唇发出几乎听不到的“饿呀.饿呀!慢慢的.慢慢的.就也再发不出声音了.......哪个年代就他一个人是这样离开的吗!据我所知我们豫西地区饿死人还不是较严重地区,但我们近邻八户人家,我二爷.小爷.大伯.三伯等共饿死6人。
        
       如果不把全民多年节约的粮食没收,集中一起大吃大喝搞共产;
        
       如果不搞什么农业八字宪法,把粮食种子强制农民超出正常播种量5倍6倍往地里下。造成59年夏季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
        
       如果不搞什麽全民炼钢铁(其实胡搞,农民们都说是劳民伤财)造成58年秋季本来大丰收的粮食全烂在地里。能饿死一个人吗!
        
       这是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吗?三年自然灾害是从哪一年算起,我前面已驳斥过;按上层人士.专家学者所说是59.60.61年三年灾害造成60年的大饥荒。真是奇了怪了,不知是哪一国的逻辑:明年有灾害,今年就要饿死人;中国几亿农民都是二百五。岂不悲哉!                                               
       本人看到过一篇“三年自然灾害”责任一文,觉得比较客观。但不同意如:“根据张戌(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里:如果没有粮食出口,中国人一个也不会饿死。我不知撰此文的作者是否算过一笔帐;好.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农民.愿意不知天高地厚的帮你算一算。当然我不知道到底出口了多少万吨粮食;权且说出口300万吨粮食,也就是60亿斤粮食。假设当时是六亿人,每人每天按半斤算(也就是500克)可以吃上20天。按此计算就不会饿死一个人吗!当然我上面说的6亿人.300万吨粮食都是假设。
      
       我一个低微的农民.不自量力的.来给你算算另外几笔账看,1958年强制农民(执行毛主席亲自指定的农业八字宪法)超出正常播种量数倍播种.就算是超出三倍.也就是每亩地多下种30斤小麦。记得当时我们小队200亩地左右,留下春地约50亩,也就是播种小麦150亩,算算看.一亩地浪费30斤小麦;这150亩地该是浪费4500斤小麦?而且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导致1959年夏季的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这150亩地的小麦就说每亩最低歉收50斤小麦(实际远不止这个数字)这150亩小麦就欠收7500千斤小麦?仅这一个小生产队的浪费,和绝不应该的歉收,就达12000斤小麦。这仅是最低最保守的估算;而一个大队.一个公社.一个县.一个地区.有多少个生产队?全河南省呢?请你们算算该是多少万斤或多少亿斤粮食。
      
       再说大食堂的浪费,因为有了1958年夏季的大丰收,加上没收千家万户长年累月节俭的粮食。过共产吗,(说大吃大喝可能不太准确 ,但和千家万户当时的日子相比,确实是大吃大喝了)这在其他省份农民们自己所说大食堂的生活;可得到验证。我还是算一笔帐吧;我村当时约有1000人,就按每人每天最少浪费一两(50克)算,一天的浪费就是100斤;而一个月.七个月共浪费21000斤粮食。这只是我一个村的浪费;而全公社.全县.全国有多少村?谁来算这笔账。有多少亿斤粮食被白白浪费了。我为什么说七个月呢?因为到了1959年没有粮食浪费了。
      
       再说1958年的秋季烂在地里的粮食有多少;仅就我们村四个生产队算,我们队光是红薯约20亩,每亩按当时最少1600斤计算;三万六千斤红薯就烂在地里了。这仅是我们村四个队中的一个队,而四个队就按我们队烂掉的算:共烂了十三万八千年红薯。我重复一遍,这十三万八千斤红薯只是我们一个村烂掉的。全大队.全公社.全县.全地区.全国。烂了多少粮食?谁来算这笔账;能饿死人吗!!!!能饿死人吗!!!!
      再说如果1958年不把树木砍光,1960年人们还可以有树皮.树叶吃,
      
       说几件题外话,1961年刘少奇让分给每个社员三分地;也就是还千千万万农民一点点自由;就是这三分地.就是这一点点自由;1962年农民不但吃饱了肚子;还不得不拿红薯干烧锅。当时我哥来信教训我:吃不完保存起来,怎么好拿粮食烧锅?我答复说:柴禾两角一斤,(因1958年树砍光了,柴奇贵)而红薯干八分钱一斤。我哥无言。
      
       当然刘少奇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那时农民最烦的就是经常要忆苦思甜。64年一次大会上领导培养的老贫农还没有上场,一个中年妇女就涕泪交流的上场诉说60年她爹妈都饿死了。当然没让她....不过领导也没追究她政治责任;因为她有点250
      1964年征兵时,我当时是民兵干部,所以知道上级的精神:凡是1960年家中有饿死人的青年;政审第一关就不能过。
      
   当时我县广为流传一中学生在他的日记里写道:万岁,吃饭站队,等上半天,吃上一碗。被人发现,据说被斗得死去活来

(博讯 boxun.com)
421822509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 李芳敏144000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 胡志伟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六)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论坛最新文章:
  • 黄背心社会运动一岁了
  • 费加罗报:香港因争议瘫痪
  • 香港律政司长在伦敦遭抗议者围攻 北京谴责伦敦火上浇油
  • 法国遭北极冷气横扫 罕见大雪33万家庭停电1人死亡
  • 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伦敦遭围攻跌倒 林正谴责“野蛮袭击”
  • 台版陈同佳在台被捕跨 境犯罪竟涉香港东南亚大陆
  • 被中国拘留的北海道大学教授回到日本
  • 青天白日旗和蒋家后代撑港 北京抓狂?
  • 香港二把手:港处完全无政府状态 环时踩多一脚
  • 台生逾半离港台宣布比照311震灾额外容纳各大学展开抢人行
  • 堵路第五天:交通续半瘫痪 警不积极清路障 市民质疑积民怨
  • 中国两大经济数据露疲态
  • 从香港撤回后有大陆学生吐槽环时报道不实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柬埔寨总理有条件释放反对人士
  • 报告:气候变迁衍生问题多 伤害一整个世代健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