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叶文龙:延安时期的女性资源及其流向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1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叶文龙
    
    “妈妈为逃避包办婚姻投奔革命,成了共产党员后,却又由‘组织包办’嫁给了比他大16岁的我爸爸。”张宁在回忆录中说。
    
    叶文龙:延安时期的女性资源及其流向


    毛泽东曾说:“在延安,首长才吃得开,许多科学家、文学家都被人看不起。”
      
    1938 年,诗人何满子与志同道合的女学生郭维琼经武汉到延安。何在陕北公学学习;郭进入安吴堡青年训练班,两人保持着亲密联系。约半年后,何忽然接到郭的来信,说组织上安排她陪同一位老干部到晋察冀前线。何满子在名为《跋涉者》的自传中回忆:“‘陕公’与安吴堡青训班常有人来往,我得知一些情况,知道我们的关系完了。”
      
    延安中央党校的女学员们曾约定:不嫁老干部。但是,在现实面前,很多知识女性却在知识分子和老干部之间,面临两难抉择。丁玲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的“三八节有感”一文中,这样描述延安女性的尴尬: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 她们被画家们讽刺:“一个科长也嫁了么?”诗人们也说:“延安只有骑马的首长,、、、、、、艺术家在延安是找不到漂亮的情人的。”然而她们也在某种场合聆听着这样的训词:“他妈的,瞧不起我们老干部,说是土包子,要不是我们土包子,你想来延安吃小米!”
      
    一位40多岁的江西老红军娶了一位城市女生。老红军是八路军120师某旅政治部民运部部长,上前线后,收到女学生情书,最后一句:“我给你一个亲爱的吻。”部长持信找到捎信人:“她给我捎了东西,东西在哪里?”捎信人一脸茫然:“她没有捎东西啊?”部长指着信:“这不是给我一个亲爱的物?这个物在哪里?”这则笑翻故事很快成为“老红军”与“女学生”结合的经典段子。
      
    一位历经千辛万苦投奔延安的浙大女生,经“组织介绍”嫁给一位出身佃农的老干部。最初,革命热情很高的女生服从组织决定,照例周六回到老干部窑洞,往往一宿无话。日子一久,女生渐渐厌烦。一次,她邀丈夫月下散步,老干部说:“月亮有什么好,圆圆的活像一个烧饼。白天干了那么多的工作,晚上在外面乱走有什么意思?”浙大女生哭肿双眼,悄然离家,留下一道诗:“嫁得郎君不解情,竟将明月比烧饼;从今不盼礼拜六,春宵枉自值千金。”从此不归,组织上也无法说服女生。官司打到毛泽东处,毛写诗回应女生,替老干部辩护:“春花秋月枉多情,天上人间两画饼;寒来花月不能衣,饥时一饼胜千金。”
      
    老干部窗前选美,24小时闪婚的“革命爱情”,“演出”不断。林立果未婚妻张宁之父张富华,1929年参加红军,时任胶东军区某团政治部主任。女兵连晨操,军区司令许世友在窗前问张:“你看上哪一个?”张指着一高个美女:“我要那匹大洋马!”此女就是张宁母亲,胶东文登县侯家集方圆百里出名的大美人。次日,组织谈话,三言两语,好事就算定下了。第三天晚上,17岁的“大洋马”背着行军包进了张主任屋子。一桌花生红枣、一瓶土烧酒,就算结了婚。“妈妈为逃避包办婚姻投奔革命,成了共产党员后,却又由‘组织包办’嫁给了比他大16岁的我爸爸。”张宁在回忆录中说。
      
    延安时期,局势相对稳定,组织上也鼓励干部、官兵积极解决“个人问题”。干部们当然想找有点气质的姑娘,而要“有气质”,自然得上点学、读点书。米脂乃陕北首富县,该县地富女儿绝大多数上学,“该地成为红军干部选妻的重点。军内称米脂县为‘丈人县’。”
      
    1938年,16岁的何鸣刚入抗大,便成为很多人的追求对象。抗大队长兼教员聂凤智最终胜出,因为他不久兼任卫生所所长,与女护士何鸣有更多的“正当接触”。聂凤智的表白语:“我是党员,你也是党员,双方都是共产党员,也都没有传染病,双方自愿在一起,谁都不强迫谁。”聂凤智15岁参军,闻战则喜,身上有11个枪眼,负伤八次。何鸣:“他打仗勇敢,这一条就招人喜欢。”1940年元旦,26岁的聂凤智与18岁的何鸣在晋察冀结婚,抗大教育长罗瑞卿主持婚礼,吃了大白菜豆腐,“搞得还蛮热闹”。
      
    女性资源紧缺,男性之间的争斗自然就会加剧。萧军与萧红分手后,与丁玲谈过恋爱,后与青年女演员王德芬订婚,辗转赴延安。但延安后,大概王德芬又与萧三粘粘扯扯。一次边区文协开会,萧军、萧三、艾思奇、吴伯箫等十来人出席,萧军从靴中抽出匕首,往桌上一插:“萧三,我要宰了你!”弄得大家都很害怕,面面相觑。还是老实人艾思奇慢慢说了一句:“萧军,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啊,不能那么野蛮。”萧军才把匕首收起来。
      
    1937年11 月底,从苏联经迪化(乌鲁木齐)到延安的陈云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次年1月,陈云流鼻血旧疾复发,休养三个月。组织上考虑要派人照料,中组部秘书长邓洁受命到陕北公学第五队女生队去挑人。“经过五队支部研究,以为最合适的人选,是于若木(于陆华)。因为于若木是中共党员,而且历史清楚,政治上可靠。”3 月,陈云、于若木结婚。
      
    1938年,山西汾阳东南一带,八路军685 团团长杨得志掏出1块钱请带路老乡帮忙买点鸡蛋,竟买来20 斤。一位当地老乡替尚未婚娶的杨团长找来一位姑娘,长得俊,还是高小毕业,两头都愿意,但女方父亲要杨团长出100 块钱彩礼,杨最多只能给几百斤粮食,人家不干。杨得志后升任344 旅代旅长,过汾河前,杨得志还想带走这位姑娘,“可最后还是没有带成,主要还是因为拿不出那100 块钱来。”
      
    1938年,天津女生薛明投奔延安。第一次见面,贺龙便向薛明发出邀请:“我那儿有一个会做天津包子的厨师,今后你可以到我那儿去玩玩,看看这个天津包子像不像。”此后,虽经组织撮合,薛明一直没动心。她对贺龙真正动心是一次大雨。那次,薛明被派往贺龙驻地汇报学习整风文件心得,汇报结束后贺龙送薛明回住处。恰逢大雨,天黑路滑,薛明一只脚陷进泥沼,贺龙回头拉她。她一抬头,一个大闪电,贺龙穿着长筒皮靴,白衬衣扎进灰裤,腿长步大,虽然年纪较大,她还是觉得他很帅。这次雨夜送行迅速在西北局“传为佳话”。1942年8月,贺龙娶了比他小20岁的薛明。
      
    1939年10月,经陈赓撮合,41岁的彭德怀与21岁的中组部干事浦安修结婚,几位红三军团老战友参加婚礼。滕代远拿出一月津贴——五元,炖了一盆猪肉,买了花生、红枣,算是很热闹很上档次的婚礼了。
      
    1939年初秋,前方不少领导干部陆续回延安,以出席“七大”。邓小平与卓琳、孔原与许敏同时举行婚礼,杨家岭窑洞前摆了一长溜宴席,非常热闹,相互劝酒。留苏生孔原在战友的连连进攻下喝醉了,昏睡一晚上。邓小平却一杯杯与人“干”,神态自若。后被揭底,喝的大多是白开水。
      
    关于江青与毛泽东恋爱的具体经过,据江青透露是毛泽东主动找的她。据江青向美国人维特克介绍,到延安不久,毛泽东曾亲自找她出来,送给她一张他将在马列学院做报告的入场券。她感觉震惊又敬畏,始而谢绝,继而很快克服了自己的羞怯,接受了邀请。一直跟随毛泽东身边的叶子龙回忆,从洛川到延安后,“有一天,江青找到我,把两张戏票塞到我手里,说是请主席看戏,要我也去。那时,延安的文化活动很多,经常由部队和地方的文艺团体演节目,无论官兵一律购票入场,每张票5 分钱。我把票交给毛泽东,他真的去看了,是江青主演的平剧《打渔杀家》”。后来,毛泽东在他的住处多次接待过江青。
      
    1937 年1月毛泽东随中央机关进驻延安。江青从鲁艺调到中央军委办公室工作之前,周六晚上过来,周一早上回去。据警卫员蒋泽民回忆:“江青回来后,对毛泽东比较关心,照顾得也还周到。毛泽东工作累了,放下手中的笔靠在藤椅上休息时,江青立即给毛泽东点支烟,放在他手里,然后打开留声机,放一段乐曲。在那动听的像小河流水一样清清流放的音乐中,毛泽东很快消除了疲劳,又继续挥毫疾书。有时候,江青也给毛泽东唱段京戏,她的唱腔不错,毛泽东微笑着听着,欣赏着。”“江青初到杨家岭时,晚饭后经常陪毛泽东散步,我们警卫战士远远跟随,保卫他们的安全。火红的晚霞中,苍茫的暮色下,毛泽东和江青并肩而行,主席身材魁梧,江青窈窕。望着他们缓缓而行的背影,我从心里祝福他们幸福。”
      
    毛泽东在杨家岭住过的窑洞。坐北朝南,三孔窑洞围合成一个小院落。当中一间是起居接待室,两边分别是毛泽东、江青的卧室。毛泽东的卧室兼作书房、工作室。
      
    毛泽东与江青的恋情公开后,曾经在长征路上与贺子珍结伴为战友、当时在马列学院学习的谢飞后来回忆:“我们马列学院的学生全都不满意,气得直跺脚,这么个女人!有的公开写信,有的人秘密写信,不敢落自己的名字。我写了三封。大意是这样的:毛主席,我们希望你不要和江青结婚。贺子珍身体又不好,你们又生过五、六个孩子,老夫老妻了,江青这个人在这里影响不好,男女都骂她是妖精。”
      
    据杨尚昆晚年回忆:“在延安我觉得毛主席最忌恨洛甫的一件事,就是反对他同江青结婚。我是看到过洛甫写给毛主席的那封信的,那时毛主席住在凤凰山底下,他把罗瑞卿抓住写那个抗日游击战争的政治工作,他把这个信给罗瑞卿看了,罗就给我看了。洛甫那个态度很坚决的,不赞成他同江青结婚。以后不是经常毛主席开会就骂么,说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我看他最忌恨的是这件事。”

      
    陈云当时也反对毛泽东与江青的婚事,他曾以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名义找江青谈话,说毛主席有老婆,并未离婚,提请江青注意。江青回去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立马打电话给陈云,质问道:“你这个组织部长竟然管到我家里的事情来了?”
      
    1938年11月20日,毛泽东与江青结婚,在凤凰山窑洞里外摆席四桌,很普通的几个菜,一盆大米饭,没有酒也没有凳子,客人站着吃饭。毛泽东没出来,江青出来转了转,打打招呼。客人自打饭吃,吃完就走,也不辞行。
      
    1942年5月至1945年11月,苏联塔斯社记者兼共产国际驻延安观察员彼得·弗拉基米罗夫,在日记里记下对江青的深刻印象。她总是那么和蔼健谈,喜欢骑马,喜欢读书,对世界文学名著涉猎广泛。“江青照顾他(毛泽东)的健康、日常生活和衣食,是他最信得过的秘书。”平时家庭生活中,“毛泽东完全处于他的影响之下,他甚至一刻也离不开她。奥尔洛夫对我说,没有江青,毛就心神不定,有时甚至不肯试体温,不肯服药。”
      
    1947年3月,中共中央撤离延安,江青坚决要求与毛泽东在一起。行军路上,风餐露宿,道路泥泞,大部分时间借住老乡家里,江青身上染上了虱子和跳蚤,她没有怨言:“当时我身上有个搪瓷缸子,栓在皮带上,一个战士有个热水瓶,倒水给主席喝,给我喝,再给警卫战士喝,都在一个杯子里。” (博讯 boxun.com)
20813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青在延安被迫做人流 对医生哭喊:还我儿子
·江青在延安相夫教子的日子:毛泽东一刻都离不开她 (图)
·延安日记:窑洞中的特权
·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时为何最初矛头对准的是张闻天
·罗平汉:毛泽东为何要发动延安整风
·谁被毛泽东称为“延安的福尔摩斯”
·共产党内讧史 三位开国上将延安时徒刑
·揭秘红色延安十大美女结局 (图)
·延安文人
·延安时代的红色恋情:男女比例失调引发一桩情杀案
·周恩来在延安差点被开除出党
·盘点延安十大美女的命运 大多凄凉 (图)
·中共高层两次换妻高潮,第一次是延安抗战后
·王实味叫板延安供给制真相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八) (图)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七)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六) (图)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 (五)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四)
·陕西延安村民维权遭200警察镇压 (图)
·陕西延安市政协委员赵玉科勾结官员违法贪暴的行径 (图)
·陕西延安发生山体滑坡致4人被埋 其中2人已死亡
·延安永坪镇出租车运营户罢工五天 到西安上访 (图)
·陕西省延安市甘泉县公安局局长王昌平接受调查
·陕西省延安市甘泉县人民法院院长刘志秀接受调查
·广州的延安籍活动人士刘辉流落街头 (图)
·延安再现城管暴力执法商贩被打口鼻流血
·延安再现城管暴力执法 警方敷衍不作为/视频
·曝中石油欠延安环保费8亿,多次追缴无果
·延安吴起城管被指殴打商贩 副县长要求尽快查实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延安儿女》音乐会/视频
·博讯镜头:北京《延安儿女》音乐会实况/视频
·陈光标为延安老红军发红包 每个红包1千元
·延安警察带人闯公安局抢豪车:涉事者被辞
·延安一采油厂突发大火
·陕西延安发生山体崩塌,2死1伤
·延安离休高干无法助民解冤,包头黑恶势力竞敢对抗中央
·贵州省贵阳市延安西路:摊贩被打半死,百姓警察互殴
·廖保平:中共的「新延安整风运动」
·傅国涌:延安窑洞中的中央领导特权
·朱健国:“延安颂”让位“台湾颂”——“民国当归热”提速
·重读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拉杂谈/淳于雁
·查建国谈《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70周年
·在延安时,毛泽东自己奸杀了家里的保姆?/邬海人
·呼吁中国共产党开展比延安整风更为严厉的新一轮整党运动/曹飞云
·延安的福爾摩斯/倪匡
·前门村夫:奥巴马也想重走延安路?
·前门村夫:奥巴玛也想重走延安路?
·纪念“六四”和“延安精神的祖国苏联”解体
·延安市三十辉煌的政绩
·延安市富县村支书张学贵明目张胆贪占掠夺
·陕西延安市富县委书记周德喜执政实施霸王形象/李照生
·高华:我为什么研究延安整风
·吴敬琏夫人回应丈夫美谍案谣传:他一直偷听延安电台
·“王维林”可能是延安大学学生 还健在/步巨鸣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张成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