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898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7日 转载)
    
    来源:邓小平文选
    
    1989年6月9日,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万里、李先念、彭真、王震、薄一波等人的陪同下,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并发表讲话,为“六四”事件定性。这是“六四”发生后,邓小平首次公开露面。他在讲话中说:“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我们的敌人是多么凶残,对他们,连百分之一的原谅都不应有。”本文摘自《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原题为《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全文如下。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并讲话。陈云缺席(图源:新华社)
    
    同志们辛苦了!
    
    首先,我对在这场斗争中英勇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指战员和公安干警的同志们表示沉痛的哀悼!对在这场斗争中负伤的几千名解放军指战员、武警指战员和公安干警的同志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对所有参加这场斗争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指战员和公安干警的同志们致以亲切的问候!
    
    我提议,大家起立,为死难的烈士们默哀!
    
    利用这个机会,我讲几句话。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而现在来,对我们比较有利。最有利的是,我们有一大批老同志健在,他们经历的风波多,懂得事情的利害关系,他们是支持对暴乱采取坚决行动的。虽然有一些同志一时还不理解,但最终是会理解的,会支持中央这个决定的。
    
    《人民日报》四月二十六日社论,把问题的性质定为动乱。“动乱”这两个字恰如其分,一些人反对的就是这两个字,要修改的也是这两个字。实践证明,这个判断是准确的。后来事态进一步发展到反革命暴乱,也是必然的。我们有一批老同志健在,包括军队,也有一批各个时期参加革命的骨干还在,因此,事情现在爆发,处理起来比较容易。处理这一事件的主要难点在于,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小撮坏人混杂在那么多青年学生和围观的群众中间,阵线一时分不清楚,使我们许多应该采取的行动难以出手。如果没有我们党这么多老同志支持,甚至连事件的性质都难以确定。一些同志不了解问题的性质,认为这只是单纯的对待群众的问题,实际上,对方不只是一些是非不分的群众,还有一批造反派和大量的社会渣滓。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这是问题的实质。不懂得这个根本问题,就是性质不清楚。我相信,经过认真做工作,能取得党内绝大多数同志对定性和处理的拥护。
    
    事情一爆发出来,就很明确。他们的根本口号主要是两个,一是要打倒共产党,一是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他们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人民要求反腐败,我们当然接受。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提出的所谓反腐败的口号,我们也要当好话来接受。当然,这个口号仅仅是他们的一个陪衬,而其核心是打倒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这次平息暴乱中,我们那么多同志负了伤,甚至牺牲了,武器也被抢去了,这是为什么?也是因为好人坏人混杂在一起,使我们有些应该采取的断然措施难于出手。处理这件事对我们军队是一次很严峻的政治考验,实践证明,我们的解放军考试合格。如果用坦克压过去,就会在全国造成是非不清。所以,我要感谢解放军指战员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暴乱事件。尽管损失是令人痛心的,但可以赢得人民,使是非不明的人改变观点。让大家看看,解放军究竟是什么人,有没有血洗天安门,流血的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清楚了,就使我们取得了主动。虽然牺牲了许多同志非常令人痛心,但客观地分析事件的过程,人们就不得不承认,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这也有助于人民理解在这场斗争中我们所采取的方法,今后解放军遇到问题,采取措施,就都可以得到人民的支持了。这里顺便说一下,以后再不能让人把武器夺去了。总之,这是一个考验,考试是合格的。虽然军队里老同志不是很多了,战士们大都是十八九岁、二十岁出头的娃娃,但他们仍然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在生命危险面前,他们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党的教导,没有忘记国家利益,面对死亡毫不含糊。慷慨赴死,从容就义,他们当之无愧。我讲考试合格,就是指军队仍然是人民子弟兵,这个性质合格。这个军队还是我们的老红军的传统。这次过的是真正的政治关、生死关,不容易呀!这表明,人民子弟兵真正是党和国家的钢铁长城。这表明,不管我们受到多么大的损失,不管如何更新换代,我们这个军队永远是党领导下的军队,永远是国家的捍卫者,永远是社会主义的捍卫者,永远是人民利益的捍卫者,是最可爱的人!同时,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我们的敌人是多么凶残,对他们,连百分之一的原谅都不应有。
    
    这次事件爆发出来,很值得我们思索,促使我们很冷静地考虑一下过去,也考虑一下未来。也许这件坏事会使我们改革开放的步子迈得更稳、更好,甚至于更快,使我们的失误纠正得更快,使我们的长处发扬得更好。今天我不可能展开来讲,只是提出课题。
    
    第一个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包括我们发展战略的“三部曲”,正确不正确?是不是因为发生了这次动乱,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就发生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个“左”的目标?是否还要继续用它作为我们今后奋斗的目标?这些大的问题,必须作出明确、肯定的回答。我们第一个翻一番的目标已经完成了,第二个翻一番的目标计划用十二年完成,再往后五十年,达到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这就是我们的战略目标。对此,我想我们做出的不是一个“左”的判断,制定的也不是一个过急的目标。因此,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应当说,我们所制定的战略目标,现在至少不能说是失败的。在六十一年后,一个十五亿人口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是了不起的事情。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应该是能够做到的。不能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生,就说我们的战略目标错了。
    
    第二个问题,党的十三大概括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对不对?两个基本点,即四个坚持和改革开放,是不是错了?我最近总在想这个问题。我们没有错。四个坚持本身没有错,如果说有错误的话,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不够一贯,没有把它作为基本思想来教育人民,教育学生,教育全体干部和共产党员。这次事件的性质,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四个坚持的对立。四个坚持、思想政治工作、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精神污染,我们不是没有讲,而是缺乏一贯性,没有行动,甚至讲得都很少。不是错在四个坚持本身,而是错在坚持得不够一贯,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太差。一九八○年元旦,我在政协讲话,讲了“四个保证”,其中有一条叫“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艰苦奋斗是我们的传统,艰苦朴素的教育今后要抓紧,一直要抓六十至七十年。我们的国家越发展,越要抓艰苦创业。提倡艰苦创业精神,也有助于克服腐败现象。建国以来我们一直在讲艰苦创业,后来日子稍微好一点,就提倡高消费,于是,各方面的浪费现象蔓延,加上思想政治工作薄弱、法制不健全,什么违法乱纪和腐败现象等等,都出来了。我对外国人讲,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不单纯是对学校、青年学生,是泛指对人民的教育。对于艰苦创业,对于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将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种教育都很少,这是我们很大的失误。
    
    改革开放这个基本点错了没有?没有错。没有改革开放,怎么会有今天?这十年人民生活水平有较大提高,应该说我们上了一个台阶,尽管出现了通货膨胀等问题,但十年改革开放的成绩要充分估计够。当然,改革开放必然会有西方的许多坏的影响进来,对此,我们从来没有估计不足。八十年代初建立经济特区时,我与广东同志谈,要两手抓,一手要抓改革开放,一手要抓严厉打击经济犯罪,包括抓思想政治工作。就是两点论。但今天回头来看,出现了明显的不足,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一硬一软不相称,配合得不好。讲这点,可能对我们以后制定方针政策有好处。还有,我们要继续坚持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这个不能改。实际工作中,在调整时期,我们可以加强或者多一点计划性,而在另一个时候多一点市场调节,搞得更灵活一些。以后还是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重要的是,切不要把中国搞成一个关闭性的国家。实行关闭政策的做法对我们极为不利,连信息都不灵通。现在不是讲信息重要吗?确实很重要。做管理工作的人没有信息,就是鼻子不通,耳目不灵。再是绝不能重复回到过去那样,把经济搞得死死的。我提出的这个建议,请常委研究。这也是个比较急迫的问题,总要接触的问题。
    
    这是总结我们过去十年。我们的一些基本提法,从发展战略到方针政策,包括改革开放,都是对的。要说不够,就是改革开放得还不够。我们在改革中遇到的难题比在开放中遇到的难题要多。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要坚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度,而不是美国式的三权鼎立制度。实际上,西方国家也并不都是实行三权鼎立式的制度。美国骂我们镇压学生,他们处理国内学潮和骚乱,还不是出动了警察和军队,还不是抓人、流血?他们是镇压学生和人民,而我们则是平息反革命暴乱。他们有什么资格批评我们!今后,在处理这类问题的时候,倒是要注意,一个动态出现,不要使它蔓延。
    
    以后我们怎么办?我说,我们原来制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照样干下去,坚定不移地干下去。除了个别语言有的需要变动一下,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政策都不变。这个问题已经提出来了,请大家认真考虑一下。至于一些做法,如投资方向、资金使用方向等,我赞成加强基础工业和农业。基础工业,无非是原材料工业、交通、能源等,要加强这方面的投资,要坚持十到二十年,宁肯欠债,也要加强。这也是开放,在这方面,胆子要大一些,不会有大的失误。多搞一点电,多搞一点铁路、公路、航运,能办很多事情。钢,外国人判断我们将来需要一亿二千万吨,现在我们接近六千万吨,还差一半。如果在现有企业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增加两千万吨,就可少进口钢材。借点外债用在这些方面,也叫改革开放。现在的问题不是改革开放政策对不对,搞不搞,而是如何搞,开哪方面,关哪方面。
    
    要坚定不移地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要认真总结经验,对的要继续坚持,失误的要纠正,不足的要加点劲。总之,要总结现在,看到未来。
    
    利用这个机会,我就讲这一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4505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勇敢四川成都90后年青人身穿纪念六四T恤抗议
·六四抗议或行为艺术至少9人失联 (图)
·卡城十多位市民中领馆前举行六四28周年纪念活动 (图)
·中国一大学生朋友圈转港六四晚会照被强逼退学 (图)
·广东大学生转六四晚会照 被退学 (图)
·“六四”恐怖维稳持续 周莉等维权人士遭警方带走
·“六四”纪念日 维权人士天安门抛撒数百份传单
·广东大学生转六四晚会照 被逼退学 (图)
·天安门母亲团体代表和六四难属到万安公墓祭拜亲人
·“六四”敏感日 众民主人士、维权人士被上岗、旅游、失联
·六四挡坦克震撼国际 “王维林”仍在中国
·沈良庆:年年六四被骚扰,今天传唤最奇葩 (图)
·六四28年后:中国是纸牌屋还是麻将长城 (图)
·纽约举行纪念六四28周年烛光晚会
·六四前夕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 (图)
·北京天安门母亲悼念六四遇难亲属
·六四已有28年 挡坦克车的他还活着吗? (图)
·美国密件曝光 揭六四凌晨长安街杀戮 (图)
·中国异议维权者六四遭传拘或强制旅游 (图)
·八九学生领袖之一王德邦因写文章纪念六四遭传唤
·铮铮铁骨岂容羞 转眼又到六四/西山客
·六四镇压带来经济繁荣是弥天大谎撒
·钟明评: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曾节明
·我们要用敌人的鲜血祭奠六四学生的在天之灵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图)
·六四事件28年 挥之不去的阴霾 (图)
·港有望入阁的罗致光称六四是“爱国民主运动” (图)
·【法广六四专题】张伦:六四民主诉求依然是中国的现实所在 (图)
·“六四”伴随中国人走过28年 (图)
·方政:要推动六四进入联合国世遗名录 (图)
·王德邦:2017年“六四”绝食感言
·六四悼念,重刊《张英答相林缅怀蒋纬国》
·《解放报》:八九-六四没有愈合的伤口 (图)
·【法广六四专题】安琪:六四应是正名而不是平反的问题 (图)
·【法广六四专题】王军涛:我们的共同命运就是要结束暴政 (图)
·六四二十八周年祭(一)/武振荣
·赵常青:纪念“六四”,勿忘“国伤”
·李金芳:因纪念六四被长期羁押遭受酷刑的糜崇骠夫妇 (图)
·谢选骏: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